第二十一章 沒錯,我就是宇智波帶土!
loading...

羈絆,是忍界最複雜的關係。


上原奈落和神秘麵具男現在彼此都不知道,他們兩個打算要為對方準備的禮物,其實性質都是一模一樣的,都是利用人的情感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神秘麵具男想要利用花鈴作為間諜和上原奈落達成羈絆,從而再打碎羈絆,讓上原墮入黑暗。


上原奈落認為,與其任由神秘麵具男暗地裏追蹤自己,布置陰謀,不如為他招來一個大麻煩。


人啊,遲早都是要麵對自己的過去。


而且上原奈落和神秘麵具男對自我認知都很充分,十分相信自己的智商,兩個人都認為自己的計劃堪稱無懈可擊。


現在整個忍界知道神秘麵具男身份的人,數來數去也絕不可能超過一隻手掌。


神秘麵具男絕對不會想到,上原能夠通過蜉蝣之術橫穿邊界,飛快地趕到火之國;其次,隻要上原沒有暴露自己的真麵目,神秘麵具男就查不出來是他幹的。


旗木卡卡西走上前去,看著樹下的神秘麵具男,出聲問道:“你是什麽人?潛入火之國有什麽目的?”


“這裏是我的故國。”


上原奈落化身的麵具男攤開自己的手掌,輕聲道:“木葉的暗部大人,我不可以回到自己的家鄉嗎?”


上原感覺自己的演技有些完美,一個離家多年的遊子思想之情,被他演繹著淋漓盡致。


可惜他的身邊隻有兩個不明真相的觀眾,木葉的暗部忍者根本不吃這一套,卯月夕顏揮舞著忍刀對準了他,沉聲道:“喂,先摘下你的麵具!”


“這恐怕不太公平。”


上原奈落摸了摸自己臉上的花紋麵具,抬起頭看向了白毛忍者,輕聲道:“如果是故友相見的話,我們應該各自摘下彼此的麵具,你覺得呢,旗木卡卡西?”


鏘啷!


白毛忍者猛地拔出了自己的忍刀,弓起了自己的腰,擺出了一副戰鬥的姿態,口中卻還有些漫不經心道:“唔,知道我在暗部任職,並且能夠認出我來,看來的確是個熟悉的人呢!”


旗木卡卡西的大腦飛快地思考著!


眼前的麵具男隱藏著自己的身份,說明他的身份見不得光,最有可能是木葉的叛忍或者是團藏的根部忍者。


然而前不久木葉的宇智波一族覆滅之後,誌村團藏被三代火影莫名其妙地關了禁閉,整個根部也被徹底打散。


那麽,隻能是木葉的叛忍。


恰好,卡卡西確實知道一個合適的人選。


那個覆滅了自己的家族,成為了木葉s級叛忍的男人,正是卡卡西在暗部的前任隊友,宇智波鼬。


但是在卡卡西的認知裏,宇智波鼬的家教一向很好,不論是麵對敵人還是麵對村子裏的同伴,一直都非常有禮貌。


眼前的神秘麵具男這麽做作,宇智波鼬應該幹不出來這種事,但是宇智波一族都是神經病,誰知道他會變成什麽樣呢?


除了宇智波鼬,他實在想不到還有誰。


旗木卡卡西握緊了自己的忍刀,猩紅色的寫輪眼注視著麵具男,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沉聲問道:“你是宇智波鼬?”


“……”


空氣中似乎安靜了一瞬之後,麵具男伸出了一根手指搖了搖頭:“你猜錯了啊…卡卡西!”


旗木卡卡西聽到他的話之後,沉默了一會兒,忽然握著手中的忍刀衝了上來,口中冷漠道:“既然你還在裝神弄鬼的話,那現在就讓我來幫你摘下麵具吧!”


“……”


神秘麵具男似乎被嚇到了,匆匆忙忙才閃身避過了卡卡西的攻擊之後,縱身跳到了樹上,聲音也漸漸變得陰沉起來:“不愧是你啊,卡卡西…殺死隊友的時候還是這麽毫不留情呢!”


旗木卡卡西的身形頓時僵住!


這一刻,他又一次想起了每一晚都會夢到的琳,那個滿臉痛苦地死在他的雷切之下,渾身鮮血淋漓的少女。


卯月夕顏看了一眼身形僵住地卡卡西,高聲辯解道:“混蛋!你在胡說什麽,前輩才不是那種人…”


“哼…真的不是嗎?”


神秘麵具男俯視著地下的兩人,緩緩摘下了自己臉上的麵具,露出了一半完好一半滿是傷疤的麵孔。


這就是宇智波帶土的真容。


上原奈落所使用的天生幻魅能夠模仿偽裝成任意一個人,自然也能模仿出來宇智波帶土的模樣。


上原奈落手中握著麵具,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的笑意:“卡卡西,還認得我嗎?”


“……”


旗木卡卡西的手掌青筋畢露,用力握著自己的忍刀,像是想要把那柄忍刀握成碎片!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即便過了這麽多年,宇智波帶土的容貌早有變化,但是卡卡西依舊能夠認得出他的輪廓,但是那個他多年前親手埋葬的人,怎麽可能會複活過來?


旗木卡卡西摘下了自己臉上的麵具,滿臉不敢置信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你是…帶土?”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原奈落牌子的宇智波帶土放聲大笑,高聲道:“沒想到寫輪眼卡卡西還能記得我這個吊車尾,真是難得啊!”


“帶土…”


旗木卡卡西的聲音有些幹澀,他根本不知道應該如何麵對自己舊友的嘲諷,許多話在喉嚨裏卻說不出來。


卯月夕顏站在了卡卡西的身邊,神色凝重道:“前輩,他是那個戰死的英雄帶土嗎?他現在…是叛逃了嗎?”


卯月夕顏的話瞬間將兩人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將近十餘年的時間過去了,宇智波帶土既然還活著,那他為什麽沒有回到木葉,是因為琳的戰死嗎?


“帶土,你那個時候為什麽不肯回到村子…如果老師他們知道你還活著的話…”旗木卡卡西的話又一次頓住,他們的老師波風水門早在八年前的九尾之亂中戰死了。


“水門老師和玖辛奈師母,是我殺的呢!”


上原奈落偽裝的宇智波帶土低下頭,注視著旗木卡卡西僵硬的臉,微笑著開口道:“想不到吧?九尾的封印是我打開的,是我用寫輪眼控製了它…你也察覺到了吧,那天我送給你成為上忍的禮物,隱藏著很驚人的力量,對吧?”


“……”


旗木卡卡西的大腦中一片混沌。


因為帶土口中說的話太過驚人,讓他原本冷靜的思維變得一片紊亂,甚至連帶土現在所說的話,仿佛都是幻聽。


“好了,卡卡西,珍惜那隻寫輪眼吧,它可是擁有著超乎你想象的力量,我還要去為琳複仇,再見了!”


上原奈落招了招手,縱身躍起幾個起落朝著遠處跳去,還不等卡卡西和卯月夕顏的反應過來,他的身影就已經消失不見。


上原奈落躲入密林之中,借助蜉蝣之術潛入到了一棵大樹上,看了一眼瘋狂尋找帶土蹤跡的卡卡西,悄無聲息地沉入了地底之下。


今天,他做了一件好人好事。


大家好,我們公眾.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隻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