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我的手斷了啊!
loading...

“喝!”


迪達拉站在空中一聲厲喝。


一群圍繞在我愛羅身邊的黏土炸彈飛鳥撲棱了幾下翅膀,隨即瞬間在我愛羅身邊爆炸。


可惜黏土飛鳥的爆炸威力不足以擊穿我愛羅的砂盾防禦,隻能勉強讓我愛羅稍微注意一下這些小飛鳥的威脅。


迪達拉這家夥,嘻嘻哈哈地炸了一堆東西,非但沒有傷到我愛羅分毫,反而卻被我愛羅的砂之巨手追得到處亂飛。


這家夥是真的玩得很開心啊!


站在砂隱村內的上原奈落、長門和赤砂之蠍有點兒無聊,隻能看著砂忍們一次又一次向遠古巨龍發起衝擊,然後一次又一次地被輕鬆擊潰。


長門皺了皺眉頭,望著周圍一群被擊倒的砂忍,忍不住出聲問道:“砂隱村一直都這麽弱嗎?”


“呃…”


赤砂之蠍頓時有些語塞。


沉默思索了片刻之後,赤砂之蠍終於還是找到了一個理由:“這些小家夥們沒有經曆過真正的戰爭,如果是婆婆在執政的話,應該還能組織起有效的反擊來吧!”


蠍說的這句話真是給他奶奶的臉上貼金了。


依照砂隱村現在的情況,遭遇到了曉組織兩支小隊的突襲,尤其是還有上原奈落和長門兩個家夥,別說是讓他奶奶來了,哪怕是讓初代風影、二代風影、三代風影和四代風影都來了也沒用!


有時候打臉來得就是很快。


就在赤砂之蠍剛剛說完這句話之後,兩個老邁的人影出現在砂隱村,正是千代婆婆和海老藏。


作為前幾年在四代風影過世之後,於危難之際出山穩住了砂隱村的千代婆婆和海老藏,被砂忍們當作了救星。


現在砂隱村遭遇了曉組織的突襲,又一次陷入了滅國的危機之中,砂忍們終於還是忍不住,又去派人讓兩位隱退的老人出麵了。


千代婆婆和海老藏也沒有含糊。


兩位老人見到求援的忍者之後,立刻就趕來了砂隱村內,他們可是親手見證了砂隱村的興衰,怎麽可能放任村子陷入危機!


千代婆婆飛身落在了一個高塔上。


這位風燭殘年的老婆婆神色凝重地望著遠古巨龍背上的赤砂之蠍,沉聲開口道:“真是好久不見了呢…乖孫孫…”


赤砂之蠍:“……”


明明應該感覺他們曉組織占據了優勢。


但是聽到了千代婆婆的話之後,不論是上原奈落還是赤砂之蠍都隱隱覺得他們的氣勢弱了不少。


媽的,一個隊友被敵人喊孫子…


他們竟然還都不能反駁!


上原奈落無語地瞥了一眼身邊的赤砂之蠍,轉頭看向了千代婆婆以及她背後的一群砂隱忍者:“好了,現在千代婆婆來了,那就讓我們看看他們怎麽組織反擊吧!”


“讓我來吧!”


赤砂之蠍製止了操作遠古巨龍的上原奈落,陰沉著聲音開口道:“對付婆婆的話,單單隻是這條龍可是遠遠不夠的。”


說完之後,赤砂之蠍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了兩個卷軸,其中一個卷軸上寫著三,另一個卷軸上寫著四。


一陣煙霧聲響起。


三代風影和四代風影的人傀儡出現在了赤砂之蠍的身邊,在他手中的查克拉線下飛快地衝向了千代婆婆!


“三代目和四代目!”


“是四代風影大人!”


每個砂隱忍者都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那兩具人傀儡!


沒想到有朝一日保護村子的兩位風影大人,今天竟然會成為敵人手中的武器,並且被用來襲擊砂隱村!


“封印術·開!”


千代也絲毫不肯示弱,甩手打開了兩個卷軸。


其中一個卷軸上寫著父,另一個卷軸上寫著母。


這兩具看起來成色明顯不太行的傀儡出現在了千代的身邊,被她操縱著迎向了三代風影和四代風影的傀儡!


“切!”


赤砂之蠍冷哼了一聲,四代風影身邊的砂金和三代風影身邊的磁鐵飛快化為一根根千本!


黑色和金色的千本密密麻麻地遮蓋了天空,下一刻這些千本就朝著千代的方向射了過去。


“機光盾封!”


千代婆婆瞬間操縱著父與母的傀儡落在了自己的麵前,化身為一麵盾牌,擋下了密密麻麻的千本。


“哼!”


赤砂之蠍冷眼望著那麵盾牌,手指微微動作,隻見三代風影和四代風影瞬間飛到了高空之中,砂金和磁鐵再度在他們的身邊凝聚!


下一刻,密密麻麻的磁鐵和砂金化為一團黑金色的巨浪,朝著地麵的砂忍部隊和千代婆婆席卷而去!


不得不說,擁有了三代風影和四代風影兩個傀儡之後,赤砂之蠍的實力提升非常之大。


兩具都具有著磁遁血繼能力的風影傀儡,他們所能發揮出來的作用遠遠不止1+1=2這麽簡單!


哪怕是千代婆婆和砂忍們也無法在這波黑金色的浪花之中生存,他們隻能飛快地退避開來,免得淹沒其中。


“查克拉消耗好大…”


赤砂之蠍歎了一口氣之後,轉頭看向了上原奈落:“喂,上原,去催促迪達拉那個小鬼快點,我可不想在這裏繼續浪費時間!”


“……”


上原奈落無語地看了赤砂之蠍一眼。


大哥你麵對自己的奶奶想要放水我們可以理解,但是能不能稍微放點兒有水平的?


你這才和千代過了兩招啊!


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攻打了兩個國家呢!


“蠍前輩。”


上原奈落擼了擼自己的袖子,慢吞吞地走到他的身邊,合攏了自己的手掌:“你先退下休息,讓我來吧…”


赤砂之蠍倔強地搖了搖頭,冷聲道:“你是在瞧不起我嗎?我隻是等得不耐煩了!對付婆婆的話,你這小鬼還差一些,傀儡師可沒你想象得那麽簡單!”


哪怕他想放水,旁邊還有一個監工的呢!


赤砂之蠍咬了咬牙,飛身而起,操縱著三代風影和四代風影的傀儡衝了上去,和千代婆婆戰成了一團。


千代婆婆絲毫不可示弱,即使她直接用父與母的傀儡和赤砂之蠍的戰鬥中略微能夠穩住局麵,但是對砂隱村的局勢卻毫無幫助。


畢竟她的到來是拯救砂隱村的,而不是來引出來赤砂之蠍這麽一個曉組織的恐怖成員!


“白秘技·近鬆十人眾!”


千代婆婆揮手召喚出了近鬆十人眾,這是她手中最強大的十個傀儡,每個傀儡都有著他們獨特的技法!


“還是老樣子啊!”


赤砂之蠍抬頭看了一眼近鬆十人眾,猛地掀開了自己身上的緋流琥,露出了自己的真容!


一個青年模樣的蠍。


如果按照年齡來說的話,赤砂之蠍今年應該已經三十多歲了,卻依舊和他十幾歲的時候一般無二。


千代婆婆一句話就道破了真相,她的身體微微有些顫抖:“你…把自己做成了傀儡!”


“隻有這樣才能實現永恒的藝術。”


赤砂之蠍慢條斯理的打開了一幅卷軸。


是的,赤砂之蠍把自己做成了人傀儡。


正是因為他成為了人傀儡,才能變得不老不死。


然而這卻是傀儡師絕對禁止的事項,哪怕是把別人的屍體做成人傀儡就已經是觸碰了禁術,何況赤砂之蠍把自己做成了傀儡。


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能看出來千代婆婆很生氣。


上原奈落坐在遠古巨龍的頭頂,摸了摸自己下巴轉頭看向了長門,開口問道:“哎,這樣一來蠍前輩就不能娶妻生子,傳宗接代了啊!難怪老婆婆那麽生氣…”


“……”


長門無語地看了上原一眼,現在是他們討論這個的時候嗎?赤砂之蠍能不能娶妻生子關我們什麽事啊!


不過說起來…


千代婆婆之所以這麽生氣,可能真的是上原奈落說的那樣,因為唯一的孫子成為了人傀儡,從此以後家族斷絕了?


長門揉了揉自己的額頭,他為什麽要想那些亂七八糟的!


不對,這也不是亂七八糟的。


長門一臉認真地拍了拍上原奈落的肩膀,沉聲道:“不要去學習那些亂七八糟的禁術,不要像蠍一樣,曉的未來還需要你來傳承。


上原,我和小南除了實現彌彥的夢想,其實剩下的心願就是看到你能娶妻生子,今年你已經二十歲了吧?”


“別說這些。”


上原奈落的臉色一木,慢慢推開了他的手掌:“我們還在砂隱村捕捉一尾人柱力,認真一點,收起你那危險的思想。”


長門:“……”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整個戰場似乎隻有他們兩個最悠閑啊!


赤砂之蠍和千代婆婆的戰鬥徹底進入了白熱化,上百個身披紅衣的傀儡被他解封飛了出來:“赤秘技·百機操演!”


似乎是為了證實自己的賣力,赤砂之蠍直接使用自己的得意禁術,上百個傀儡瞬間擊潰了千代婆婆身邊的砂忍,和近鬆十人眾戰成了一團!


沒過一會兒,上百個紅衣傀儡損失慘重。


蠍的百機操演和近鬆十人眾拚了個兩敗俱傷。


正當赤砂之蠍打算繼續操縱著三代風影和四代風影傀儡戰鬥的時候,空中的迪達拉終於完成了任務。


迪達拉駕馭著黏土飛鳥落在了遠古巨龍的背上,匆匆大喊道:“喂,快來幫我療傷,我的手斷了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