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就你話多!
loading...
情報成員總是很容易值得被人相信。

畢竟照美冥獲取情報的手段比較單一,而且鬼燈滿月的弟弟鬼燈水月還在她的保護之下,她對於鬼燈滿月還是十分相信的。

鬼燈滿月可是二代水影大人的家族後裔,怎麽可能會背叛霧隱村給她傳遞假情報呢?

鬼燈滿月匆匆向照美冥傳遞了一堆情報之後,帶著重病的林檎雨由利回來向上原奈落複命。

他們回來的一路上,林檎雨由利這個最後一位沒有投靠曉的忍刀七人眾,對鬼燈滿月漸漸有些好奇起來。

兄弟兩個實在是長得太像了。

林檎雨由利從朋友鬼燈水月的口中,他的哥哥鬼燈滿月一直是個混蛋,是他恨不得殺之而後快的叛徒。

現在看來,鬼燈水月的態度難免有失偏頗。

鬼燈滿月並沒有弟弟口中說得那麽壞。

比起鬼燈水月那個幼稚的小夥伴,林檎雨由利還是更想了解鬼燈滿月這位號稱能夠通靈七把忍刀的天才前輩。

鬼燈滿月似乎並不是一個單純的叛忍。

這個男人就像是個謎團一樣,讓人忍不住想知道更多。

可惜鬼燈滿月的嘴巴很嚴,一路上幾乎沒有吐露任何消息,唯一告訴林檎雨由利的,就是可以幫她治病。

“為什麽要找人幫我醫治?”

林檎雨由利挑了挑眉毛,嘴角露出一口尖銳的小牙:“前輩是因為我是霧隱村第一位女性忍刀七人眾,是你的後輩,還是因為我是水月的朋友?”

“…因為有人需要你的力量。”

鬼燈滿月的回答非常直男,甚至比起他的上司絲毫不會遜色,而且他又補充了一句:“不過我更想直接殺了你,畢竟你的力量並不強,甚至扛不住大人的一擊,我不覺得有必要讓你加入我們。”

“大人?”

林檎雨由利的臉上明顯更好奇了,她緊盯著鬼燈滿月的臉色,想要從他身上看出什麽東西:“什麽大人?前輩現在的主人嗎?真是好奇啊,能夠征服滿月前輩的人…”

“……”

鬼燈滿月懶得理她。

因為林檎雨由利很快就見到了鬼燈滿月口中的大人。

清晨。

雨之國的未名湖。

這裏是曉組織基地的附近。

鬼燈滿月和林檎雨由利趕到這裏的時候,就看到一個青年忍者站在湖邊修煉,他隻是在練習簡單的結印。

就是這個結印速度嘛…

忍界其他忍者結印的時候都是生怕自己的速度不夠快,讓人根本看不清手勢甚至看不到動作。

然而這個青年忍者練習結印的時候,速度慢得仿佛在做瑜伽,讓人看得一陣火大。

“不要去打擾大人修煉。”

鬼燈滿月攔住了林檎雨由利的腳步,專心致誌地望著在湖邊修煉的青年忍者。

“前輩,我們要見的不會是這個人吧?”

林檎雨由利看著湖邊那個練習結印的青年忍者,她的臉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神色難看道:“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他是在學習水遁·水龍彈的結印手勢吧?”

“沒錯。”

鬼燈滿月點了點頭。

林檎雨由利又看了鬼燈滿月一眼,遲疑著開口道:“他剛才一個手印出錯了吧?前輩確定這是在修煉?”

“嗯,我看到了。”

鬼燈滿月又點了點頭。

林檎雨由利的眼神更奇怪了,她的臉上甚至有些費解,或許鬼燈滿月前輩並不在意這位所謂的大人?

根據林檎雨由利的觀察,那個青年忍者身上絲毫沒有半點兒強者的氣勢,甚至有點兒像個蹩腳的下忍。

為什麽鬼燈滿月要投靠他呢?

下一刻。

湖邊的那個青年忍者完成自己錯漏百出的結印手勢,衝著湖水高聲喝道:“水遁·水龍彈之術!”

刹那之間,風起雲湧!

一條足有數百米甚至上千米長的水龍從青年忍者的身邊凝聚出來,那條水龍不僅體型龐大,甚至長相也是栩栩如生,連一縷鱗片都能清晰可見!

林檎雨由利的目光微凝!

青年忍者釋放的水龍彈之術的威力,比起其他忍者的術式威力,絕對要強上十倍不止!哪怕是在湖邊借著湖水的優勢,這也足夠讓人驚訝了!

單單隻是水遁忍者的威力上,林檎雨由利沒有見過任何一個能與青年忍者的水龍彈之術媲美的忍者。

啪啪啪啪…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正當林檎雨由利還在驚歎的時候,鬼燈滿月早已鼓起了自己的手掌,輕聲讚歎道:“真可怕啊…不愧是上原大人呢!”

“哎,過譽了過譽了。”

青年忍者滿臉謙虛地衝著鬼燈滿月擺了擺手,轉頭看向了林檎雨由利:“剛才我都聽到了,我的結印手勢好像確實錯了一個…”

說完這句話之後,青年忍者拍了拍林檎雨由利的肩膀,一道光芒籠罩在林檎雨由利的身上。

正當林檎雨由利詫異自己身上籠罩的這團光芒是什麽的時候,青年忍者忽然伸出掐住了她的喉嚨!

“呃啊?”

林檎雨由利驚愕不已。

青年忍者嘀嘀咕咕道:“就你話多!我不知道手印結錯了嗎?難道我還要重新結印嗎?四十四個印呢!”

說完之後,青年忍者幹脆利落地扭斷了林檎雨由利的脖子。

直到意識徹底喪失之後,林檎雨由利簡直都不敢相信,她隻是順口提了一個錯誤,就要被人直接殺掉了嗎?

這個青年忍者到底是何方神聖!

怎麽比他們霧隱忍者還要嗜殺!

林檎雨由利的屍體啪嗒一聲摔在了地上。

下一秒,林檎雨由利的意識重新回歸,茫然地抬起頭打量著周圍,就像剛才隻是做了一場噩夢一樣。

不,不是噩夢。

林檎雨由利後怕地摸了摸自己的脖頸,那一刻她感覺自己真的死了,靈魂甚至都即將脫離身體。

但是不知道為什麽,她又重新複活了過來。

青年忍者俯下身來,看著躺在地上的女忍者:“你的身體怎麽樣?感覺病好了嗎?”

“……”

林檎雨由利下意識地想起了病痛的折磨,然而她卻再也沒有感覺到病痛,隻是覺得自己脖子有點兒疼。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剛才是治病…

還是被眼前的人殺死,又被他重新複活了?

“看來病好了。”

青年忍者輕笑了一聲,蹲在了林檎雨由利的麵前:“既然現在病好了,那你願不願意成為我的部下呢?”

“如果我不答應呢?”

林檎雨由利抬起頭問道。

青年忍者臉上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那我一直不斷重複一個過程,殺掉你複活你,再殺掉你再複活你,反正我的查克拉很多,就看看我們兩個人誰更有耐心一點…”

青年忍者漫不經心地繼續道:“最終的結果,要麽是你徹底放棄向我臣服,要麽是我徹底放棄直接殺了你。”

“……”

林檎雨由利心中一緊。

然而下一刻,這個青年忍者又繼續道:“當然,即使你死了之後估計也不會太好過,我也可以控製你的靈魂。”

林檎雨由利無語地看了一眼青年忍者,慢慢握緊了自己的拳頭,這還讓她能怎麽選!

林檎雨由利思索了一會兒,忽然笑道:“即使我要投靠一個人,總要知道自己的新上司是誰吧?”

“唔,我叫上原奈落。”

青年忍者伸出手把林檎雨由利拖了上來,開口誇讚道:“恭喜你做出了一個正確的選擇。”

林檎雨由利:“……”

看到林檎雨由利加入上原奈落的麾下之後,鬼燈滿月才開口道:“大人,那我現在帶她去見小南大人和佩恩大人。”

“嗯。”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隨意地招了招手道:“她的實力還不夠強,暫時就讓她跟著你們一起行動吧!”

“明白。”

鬼燈滿月帶著林檎雨由利離開之後。

上原奈落悄然打開了自己的係統麵板,看了看自己擊敗林檎雨由利的任務獎勵,這是他最後一個擊敗的忍刀七人眾。

支線任務:獲得40個自己的部下(4/40),任務未完成,獎勵未知。

支線任務:擊敗忍刀七人眾(7/7),任務已完成,獎勵隱藏傳承任務一次。

隱藏傳承任務:我將在你的墳墓上起舞!說出一個正確的名字。

這是一個喜歡跳舞的英雄!

宇智波斑一定會有共同語言。

上原奈落沉思了一會兒之後,提起了那個永遠在被人砍的名字:“刀鋒舞者艾瑞莉婭!”

任務已完成,英雄傳承開啟。

鋒刃:獲得查克拉武器鋒刃,可以自由操縱鋒刃攻擊,每柄查克拉鋒刃存在期間,每秒消耗查克拉1點。

利刃衝擊:向一個敵人發起衝鋒,每當殺死一個敵人之後就會重新刷新此技能,技能消耗查克拉20點,技能冷卻時間無。

距破之舞:操縱著所有鋒刃出現在自己的周圍防禦,減免自身受到50%傷害,技能消耗查克拉70點,技能冷卻時間無。

先鋒之刃:朝著直線方向射出所有查克拉鋒刃,最終形成一片由鋒刃組成的鐵幕包圍圈,技能消耗查克拉100點,技能冷卻時間無。

上原奈落慢慢抬起了自己的手掌,一柄柄奇形怪狀的查克拉鋒刃出現在他的背後,這些鋒刃長得有點兒像忍界一種回旋手裏劍。

這個傳承太弱了。

說實話真沒什麽用處。

不,還是有用的。

上原奈落操縱著一柄柄鋒刃猛地射入了一棵棵大樹,隨即這些鋒刃又在他的操縱下飛了回來,重新懸浮在他的背後。

至少這東西很帥。

這一天,曉組織低調地加入了一名新成員。

霧隱村在這一天丟失了他們的最後一把忍刀,也丟失了最後一位忍刀七人眾。

然而遠處霧隱村的照美冥絲毫未覺,整個霧隱村遇到了新的麻煩,那就是宇智波帶土的騷擾。

整個忍界都開始承受著宇智波帶土的騷擾。

而且沒有人知道宇智波帶土到底想幹嘛,這家夥似乎隻是單純地時不時襲擊各大忍村,刷一刷自己的存在感。

當然誰也不會認為,宇智波帶土隻是刷存在感。

可惜的是,麵對宇智波帶土的騷擾,各大忍村也沒什麽辦法,除非提前埋伏,否則不可能抓到他。

但是誰又能查到宇智波帶土現身的地點?

時間一點點地過去,宇智波帶土的名聲越來越臭。

黑絕也摸不清宇智波帶土到底有什麽目的,但是肯定是想破壞月之眼計劃,因此黑絕也變得越來越心急。

上原奈落倒是穩如泰山,因為他知道那個宇智波帶土是藥師兜用白絕外衣偽裝的。

自從藥師兜在龍地洞修煉了一段時間之後,成功地掌握了仙人模式,就開始遵照上原的命令執行任務。

上原奈落估摸著三尾重生的時間,也是曉組織收集尾獸計劃開始的時間,才讓藥師兜暫時停止了行動,讓他散發一下大蛇丸死在了實驗中的消息。

除此以外,上原依舊命令藥師兜繼續在忍界挖掘那些強者的墳墓,慢慢讓他引起黑絕的注意。

這樣一來,黑絕別無選擇。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