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告訴鬼燈滿月,他的弟弟恨意還不夠深!
loading...

鬼燈水月出現在這裏確實奇怪。


當初鬼燈水月的哥哥鬼燈滿月投靠了上原奈落,在他叛逃霧隱村之前,向照美冥交代自己是為了去做曉的間諜,所以將弟弟鬼燈水月托付給照美冥照顧。


這幾年來鬼燈滿月也曾經傳遞過一些重要消息,雖說都是上原奈落指使的,但是畢竟也讓霧隱村嚐到了一點兒實惠。


在照美冥的心中,鬼燈滿月的身份和重要性應該非常高,她肯定會照顧好鬼燈滿月的弟弟。


但凡有點兒政治智商的霧隱高層,都不會放任鬼燈水月出現危險,何況是照美冥這個極有可能繼任第五代水影的女人。


鬼燈水月就是牽扯鬼燈滿月的人質和羈絆。


倘若鬼燈水月出現意外的話,那就直接意味著霧隱村會徹底失去一位強大的上忍和四把忍刀,最重要的是照美冥會徹底失去鬼燈滿月這個情報來源。


正當上原奈落詫異的時候,藥師兜的回答讓他滿臉懵逼:“鬼燈水月是前不久主動投靠大蛇丸大人的,他想要從大蛇丸大人這裏得到力量,然後去殺死自己的哥哥…”


“……”


上原奈落整個人都有點兒懵。


鬼燈滿月拿到了哥哥宇智波鼬的劇本,所以鬼燈水月這家夥也拿到了弟弟宇智波佐助的劇本?


難道這個忍界注定要有一對兄弟和大蛇丸牽扯起來?


簡直離譜。


藥師兜看了一眼在培養皿中沉睡的鬼燈水月,低聲開口解釋道:“除此以外,鬼燈水月還口出狂言提出了一個條件,他想要大蛇丸解救一個名叫林檎雨由利的女忍者。”


“所以鬼燈水月這小子是談戀愛了麽?”


上原奈落挑了挑眉毛,他的笑容忽然停住,皺起了自己的眉頭道:“等等,這個林檎雨由利我怎麽聽著耳熟?”


藥師兜點了點頭,輕聲道:“她是霧隱村最近出現的天才忍者,因為她去年尋回了霧隱村遺失的雷刀·牙,並且得到了雷刀的認可,因此林檎雨由利也成為了新一代的忍刀七人眾。”


藥師兜解釋完林檎雨由利的來曆之後,又看了看鬼燈水月,輕聲繼續道:“根據鬼燈水月的交代,林檎雨由利現在得了一種罕見的疾病,整個霧隱村沒有人能救她。”


“水之國病死的人不少啊!”


上原奈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轉頭看著藥師兜問道:“林檎雨由利現在在哪兒呢?不會也在這座基地吧!”


“不。”


藥師兜搖了搖頭,頗為感慨地看了一眼鬼燈水月:“林檎雨由利應該在霧隱村的醫院吧!鬼燈水月似乎很講義氣,他和林檎雨由利的關係不錯,而且從未想過謀奪林檎雨由利的忍刀。”


藥師兜看著鬼燈水月,歎息了一聲道:“我和鬼燈水月聊過幾次天,他曾經提到過,如果林檎雨由利死了,鬼燈水月非但不會拿走她的忍刀,他會把霧隱村僅有的一柄忍刀雷刀·牙作為她的陪葬品,或許是為了激勵林檎雨由利的求生欲望吧!”


鬼燈水月的膽子其實不大,智力也不高。


甚至這個小鬼的性格還有些貪婪,然而他卻能夠為了自己的朋友放棄雷刀·牙這種級別的忍刀。


倘若林檎雨由利死了,作為霧隱村內唯一能使用這把忍刀的忍者鬼燈水月放棄繼承忍刀的話,那麽雷刀·牙就有可能蒙塵。


這個智力看起來不高的鬼燈水月,應該是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激勵自己的朋友活下去。


“真是個儍小子啊…”


上原奈落撫摸著培養皿,觀察著裏麵沉睡的鬼燈水月,輕聲道:“大蛇丸那家夥怎麽可能會治好你的朋友呢?”


“…是。”


藥師兜滿臉尷尬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道:“大蛇丸大人非但沒有答應他的請求,反而將他囚禁在了這裏,當作研究水化秘術的材料。”


“真是造孽啊!”


上原奈落的臉色變得有些憤憤不平,聲音裏明顯夾雜了一絲怒意:“哼,大蛇丸那個家夥,竟然連鬼燈水月這樣老實巴交的孩子都要欺騙!”


“……”


藥師兜沉默了。


藥師兜不想接過上原奈落的話題。


如果不是眼前的新老板上原奈落欺騙大蛇丸的次數太多,搞得大蛇丸也學壞了,懶得維持自己的信譽,鬼燈水月怎麽可能會成為下一個被欺騙的受害者呢?


大蛇丸會騙人的根源在誰身上…


上原奈落大人心裏就沒點兒數麽?估計連上原奈落自己都查不清,到底坑騙大蛇丸多少次了吧!


藥師兜歎了一口氣,終於還是無可奈何地開口問道:“奈落大人想怎麽做呢?”


“先把他放走吧!”


上原奈落一拳砸中了培養皿,沉聲道:“鬼燈水月畢竟算是我手底下的儲備成員,不能讓他被關在暗無天日的秘密基地裏,必須要讓他回去好好曆練一下!”


嘩啦!


當培養皿被瞬間打破之後,其中沉睡的鬼燈水月就已經赫然蘇醒,他的眼睛猛地張開,露出了自己的滿口鯊齒的笑意!


下一刻,培養皿內的水頓時飛濺而出!


鬼燈水月瞬間動用了水花秘術,他的身影瞬間化為一團水浪,潛入了飛濺的水花這種,就要借機隱匿身形逃離這裏!


“太沒禮貌了吧?”


香磷低喝了一聲,背後伸出了兩條金黃色的鎖鏈,正是漩渦一族的天賦封印術金剛封鎖!


兩條金黃色的鎖鏈滲入水中,將鬼燈滿月從水浪中卷了出來,把他狠狠地摔在了上原奈落的麵前!


香磷站在上原奈落和藥師兜的身後,推了推自己的高倍數眼鏡,帶著一股別樣的帥氣:“在離開之前,至少也要拜見一下拯救了你的奈落大人吧!”


“……”


鬼燈水月的眼珠子轉了轉,打量著麵前的三人,最終目光停留在了正中間的上原奈落身上:“你是什麽人?”


“我隻是一個趕走了大蛇丸的人。”


上原奈落麵帶微笑地矮下身來,殷切地扶起了鬼燈水月,溫和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家夥,是我的部下太失禮了,如果我知道你被囚禁在大蛇丸的基地,一定會早早來解救你的。”


“你…”


鬼燈水月有點兒不適應上原奈落的熱情,他的神色間有些詫異:“你是什麽人?你認識我嗎?”


“我是照美冥閣下的老朋友。”


上原奈落衝著鬼燈水月笑了笑,一副大家都是自己人的態度,顯然這個時候不能提鬼燈滿月,那就隻能提起照美冥了。


上原奈落看著鬼燈水月依舊有些警惕的目光,輕笑道:“算了,你快點回霧隱村吧!不用懷疑我的身份,如果懷疑的話,可以向照美冥閣下求證。”


“你真的是那女人的朋友?”


鬼燈水月的眼神中依舊滿是疑慮。


隻不過既然眼前的這個叫什麽奈落的家夥肯放他走,那這個機會當然不能錯過了!


鬼燈水月一點兒也不想在這個陰暗的地方待下去,看到上原奈落沒有開口阻攔,立刻轉身幾個縱跳,離開了這座基地。


上原奈落目視著鬼燈水月離去,嘴角的笑容卻越來越詭異:“這就走了?還真是沒禮貌啊…”


藥師兜恭敬地在他旁邊低下頭,輕聲問道:“奈落大人,需要我去追他回來嗎?”


香磷臉上泛著一絲可疑的紅暈,大包大攬地開口道:“不需要兜大人,我去就可以了!”


“不用。”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製止了他們的想法,隻是繼續道:“告訴鬼燈滿月,他的弟弟鬼燈水月恨意還不夠深,實力還不夠強…”


上原奈落勾了勾自己的嘴角:“讓鬼燈滿月再回一趟霧隱村,去教訓一頓他的弟弟,然後把林檎雨由利和雷刀帶回來吧!”


藥師兜:“……”


香磷:“……”


欺負鬼燈水月的事先不說。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如果他們兩個沒記錯的話,第二代雷刀的主人林檎雨由利應該是霧隱村最後一位忍刀七人眾了吧?


您這是要把霧隱村的血抽幹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