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把這個地方做成大蛇丸入侵的樣子(為青衿Mni盟主加更!)
loading...
一般神經脫線的人都是很好相處的。

剛剛被穢土轉生複活的波風水門也是這麽認為的,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溫和的笑容:“那個…能先告訴我到底怎麽回事嗎?”

“還是別了吧!”

上原奈落的臉上頓時有些遲疑道:“畢竟就算我告訴你怎麽回事,你也沒辦法解決問題啊!”

“……”

波風水門差點兒被一句話噎死,良久過後他才恢複了自己那副溫和模樣:“或許我還是有一些辦法的,在一些忍術方麵我還是有一些研究的,是木葉遭受了危機嗎?”

“是啊!”

上原奈落臉色憂傷地點了點頭,輕聲解釋道:“我用二代火影研發的禁術把四代火影閣下複活了,目的是想要控製你危害忍界毀滅木葉,事實我都告訴你了,你能改變眼前的這一切嗎?”

“……”

波風水門的臉色瞬間冷淡了下來。

原來眼前的家夥是敵人!

波風水門剛開始見到上原奈落好聲好氣地說話,他還真以為是木葉的朋友呢!

明明是用著最溫和的態度,卻偏偏說著最冷酷的話,這種說話方式真是有點兒熟悉啊…

波風水門的身影瞬身消失,下一刻他就出現在了上原奈落的身後,一顆螺旋丸在他的掌中生成,眼看就要落到上原奈落的身上!

上原奈落幾乎同時豎起了自己的一根手指,操縱著波風水門停下了動作,他的臉上滿是對這位金色閃光的讚歎:“哪怕沒有使用飛雷神之術,閣下的速度也很快呢!”

“這是怎麽回事…”

波風水門的身體無法動彈,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手掌操縱著螺旋丸按在了牆上!

上原奈落轉過神來,滿臉費解地望著眼前的波風水門:“這該讓我怎麽說呢?如果沒有把握控製你的話,那我為什麽要複活你呢?兜,拿副棺材把人裝起來!”

“…是。”

藥師兜平靜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鏡。

站在藥師兜旁邊的香磷,也下意識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鏡。

香磷心裏的感覺竟然還不錯,她和藥師兜都戴著眼鏡,乍看起來還是挺般配的!

然而下一刻香磷的臉上忽然閃過一抹驚訝,她猛地抬起頭看向了上原奈落和藥師兜:“奈落大人,兜大人,有人朝著這個方向趕過來來,是一支四人小隊!”

“嗯?”

上原奈落的雙目閃過一道金光,他瞬間開啟了狩獵律動,就看到了視野之內出現了四個人的標誌。

這支小隊應該是木葉的日常巡邏小隊。

對他們來說根本不是什麽麻煩,即便是第五代火影綱手親自趕到這裏,也沒什麽太大的問題。

“兜,停下吧!”

上原奈落望著剛剛解封了一副棺材的藥師兜,又轉頭看向了無法動彈的波風水門,勾了勾自己的嘴角:“剛剛複活了四代火影閣下,就有人來幫忙讓我們測試一下他的戰鬥能力麽?”

上原奈落重新豎起了自己的手指,操控著波風水門走向了門外,輕笑道:“那就讓我看看金色閃光的戰鬥吧!”

一柄寫著忍愛之劍的苦無被波風水門紮在了牆麵上,隨即波風水門就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三秒過後。

波風水門再度出現在忍愛之劍的苦無邊上,臉上明顯露出了些許痛苦,在這三秒的時間裏,他輕鬆殺掉了前來偵查的忍者小隊。

那支忍者小隊甚至還來不及觀察到他的身影,緊接著就被波風水門直接擊潰,所有隊員盡數被殺!

“好快!”

香磷的眼神中閃過了一抹震驚,等到她再度進行感知的時候,臉頰上留下了一滴冷汗:“敵人的查克拉已經消失了…”

“呼,真是可怕啊…”

藥師兜也下意識地推著鼻梁上的眼鏡,嘴角露出了一個驚悚過後的放鬆笑容:“短短幾秒鍾而已,甚至還來不及眨眼,一支忍者小隊的成員竟然就被輕鬆殺光了!”

上原奈落滿意地衝著波風水門點了點頭。

嗯,這波不虧,從此他又多了一個底牌。

啪啪啪…

上原奈落拍動著自己的巴掌,高聲誇讚道:“來,鼓掌!慶祝我們的四代火影閣下開門紅!”

“……”

藥師兜和香磷臉色尷尬地拍了拍手掌。

波風水門冷冷地望著上原奈落,咬了咬牙道:“你這家夥到底是什麽人…”

這是一個極度危險的敵人!

雖然波風水門和上原奈落相處的時間很短,但是這位四代火影閣下已經意識到了上原奈落的危險。

非但是實力上的危險,他的精神狀態更危險。

哪裏會有人在敵人死亡之後鼓掌相慶的,難道不都應該哀歎無辜之人的死亡嗎?

“唉,嚴格來說咱們之間還有點關係。”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輕聲感歎道:“我的老師也是自來也大人的弟子,這麽算起來的話我們還是自己人呢!”

如果依照時間來算的話,小南他們幾個還是自來也收下的第一批弟子呢!哪怕是波風水門都是後來才收的。

“你到底是什麽人!”

波風水門搖了搖頭,神色異常難看道:“如果你的老師是自來也老師的弟子,他不可能教出像你這樣邪惡的人!”

“哦?”

上原奈落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他看著波風水門笑了笑道:“這麽說來的話,四代火影閣下是知道自來也的弟子教出來的弟子應該是什麽樣的呢?”

上原奈落慢慢合攏了自己的手掌,繼續笑道:“我記得四代火影閣下也是自來也大人的弟子吧!那就讓我們來看看,您教出來的弟子都是些什麽貨色吧!”

上原奈落飛快地合攏了自己的手掌,一掌拍在了地上,一個棺材從他的通靈陣中鑽了出來:“忍法·通靈之術·穢土轉生!”

這個棺材蓋慢慢打開。

宇智波帶土的聲音先傳了出來:“喂,上原奈落,再不放我出去的話,關在神威空間裏的四尾人柱力就要餓死了!”

“這是…”

波風水門疑惑地看向了棺材。

隻見那副棺材蓋慢慢倒下,露出了宇智波帶土的身影。

宇智波帶土第一眼並未看到上原奈落,反而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金發身影,他那副玩世不恭的態度瞬間收斂了起來。

“老師?水門老師?”

宇智波帶土心中立刻大怒。

喂喂喂,搞什麽鬼啊!

為什麽上原奈落這個混蛋要把水門穢土複活!

難道這家夥根本不知道自己沒臉見這位老師嗎?

波風水門臉上的震驚一閃而逝,他有些不敢置信地望著宇智波帶土,遲疑著片刻才認了出來:“你是…帶土嗎?”

“…是,老師。”

宇智波帶土臉色尷尬地垂下了頭。

上原奈落敲了敲宇智波帶土棺材板,輕笑了一聲道:“怎麽樣,火影閣下,這就是您教出來的弟子,他是個什麽樣子的人,我就不介紹了,你們將來可以聊聊!”

上原奈落揮手重新拉下了宇智波帶土的棺材板,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道:“放心,我相信你們會有很多話題可以聊的!”

“喂喂喂,上原奈落,放我出去!”

宇智波帶土拚命拍打著棺材,情緒明顯有些暴怒:“我已經答應為你效力了,你這混蛋為什麽還要打擾水門老師的靈魂!”

“怎麽了?”

上原奈落臉上的笑容不減:“不是你這家夥製造了九尾之亂,殺掉了自己的老師嗎?我隻是把他複活了而已…你不應該感謝我嗎!”

“混蛋!混蛋!”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水門老師,對不起!”

“老師!老師!老師…”

宇智波帶土拍著棺材板大罵,又有些悲傷地哭泣著道歉,然而他的意誌根本無力反抗上原奈落,隻能任由自己的棺材漸漸沉入了地麵的通靈陣中。

“看到了嗎?”

上原奈落朝著波風水門攤開了自己的手掌:“那位就是火影閣下親自教出來的弟子,咱們應該都算是自來也大人的門下,你覺得到底是他邪惡呢?還是我邪惡呢?”

“……”

波風水門還在消化著自己得到的消息。

九尾之亂是個關鍵詞匯,他立刻就想到了那一夜損失慘重的木葉,那一夜家破人亡的自己…

為什麽上原奈落會說是宇智波帶土製造的九尾之亂?

而且剛才宇智波帶土還沒有否認?

“好了,這些問題你可以慢慢想。”

上原奈落操縱著波風水門一步步踏進了棺材,又親自為他蓋上了棺材板,輕笑著用手指敲了敲棺木:“放心,今天你見到的隻是第一個,將來你還會見到很多故人!”

“……”

藥師兜和香磷不敢言語。

這兩個人莫名其妙地就理解了上原奈落控製他人的辦法,不,或者說是折磨他人的辦法。

那就是情感的羈絆。

這一點恰好和木葉截然不同。

木葉一點點地培養著忍者們的感情,讓他們建立起友誼或者愛情的羈絆,從而讓他們無法拋棄自己的朋友、隊友和家鄉。

上原奈落也在利用這種羈絆。

隻是他會用這種羈絆折磨敵人。

香磷下意識地擦了一下自己臉上的汗水,利用敵人的感情來折磨和擊敗敵人,這種手段也太殘忍了吧?

如果將來上原奈落操縱著波風水門去和自來也戰鬥,那會不會是一場對於師徒間的噩夢…

這個上司,簡直是一個真正的魔鬼!

如果上原奈落知道香磷的想法,肯定會對此不屑一顧,波風水門這種級別的部下怎麽能用來對付自來也呢!

拿來對付漩渦鳴人不行嗎?

將來漩渦鳴人開著九喇嘛模式參加忍界大戰,結果迎麵遇到自己的老爸也開著九喇嘛模式迎戰…

嘶,畫麵有了。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轉頭看向了藥師兜:“好了,把這裏收拾一下,然後把大蛇丸先生蛻下來的蛇皮丟到那群木葉忍者的屍體上,做成大蛇丸先生又一次潛入木葉的樣子…”

藥師兜:“……”

他的新上司真的不能好好做個人嗎?

大蛇丸現在都被已經被你逼的隻剩下小白蛇苟延殘喘了啊,都這個樣子,還要往他身上潑髒水嗎?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身體僵硬的藥師兜,頓時挑了挑眉毛,不滿地催促道:“快點兒幹活啊!愣著幹嘛呢!把這裏的事兒解決了之後,我還有其他任務交代你呢!”

————

求月票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