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一個用起爆符買烤魚的囂張忍者(求月票!)
loading...
前往尋找四尾的路上。

估計是宇智波帶土背叛對白絕的打擊有點兒大。

白絕本體這一路上都說宇智波帶土的壞話,這和過去一直說宇智波帶土友善的上原奈落完全相反。

“如果不是宇智波帶土那個叛徒的話,我們也不至於提前行動,最安全的辦法,應該是等到三尾徹底重生,然後分派人手一舉抓獲所有的人柱力。”

白絕幽幽地歎了一口氣,頗有些無奈:“真不知道帶土那家夥為什麽要背叛我們…”

“好了,不提那個叛徒了。”

黑絕甕聲打斷了白絕的話,沉聲道:“現在最要緊的是,先把在忍界活動的四尾和六尾兩個人柱力抓起來,免得他們落在宇智波帶土的手中。”

“嗯。”

上原奈落在旁邊點了點頭,臉色顯得有些凝重:“雖然帶土前輩的能力已經被大多數人知曉,但是也沒有多少人能夠輕易破解,人柱力或許也不是他的對手。”

“沒錯。”

黑絕點了點頭之後,陰笑著安撫上原奈落:“不過宇智波帶土並不知道人柱力的行蹤,他隻能慢慢地等待機會。

那個叛徒在沒有情報的情況下,想要從五大國手中奪走人柱力,機會可是十分渺茫的。”

“嗯。”

上原奈落隨口回應了一句。

上原奈落一邊在嘴上應付著黑絕,一邊在心裏暗暗操控著宇智波帶土,讓他馬上從土之國的邊境出發,跟上他們的腳步。

因為有著足夠的情報支持,上原奈落他們這一路上沒有遭遇任何敵人,輕鬆抵達了四尾人柱力現在的位置。

據說四尾人柱力名字叫老紫,這家夥的脾氣極其暴躁,性格也像岩隱村的石頭一樣頑固,老紫由於跟三代土影大野木不和,幹脆直接離開了村子,化身成為一名雲遊僧人。

雲遊僧人的生活嘛…

其實還是有點兒苦的。

現在的老紫正坐在一處小溪邊,小心翼翼地烤著幾條魚,因為手裏頭沒什麽錢,這幾條魚就是他的午餐。

“孫悟空,你不喜歡吃烤魚嗎?”

“不喜歡嗎?那也沒什麽辦法。”

“這裏的荒山我可找不到什麽桃子,而且那種東西也填不飽肚子,隻能將就著吃飽再說了。”

老紫一邊烤魚一邊絮絮叨叨地對著肚子裏的四尾說著悄悄話,他雖然是在外雲遊,也並沒有耽誤修行。

除了修煉熔遁忍術,也在和體內的四尾溝通。

這些年來,老紫和孫悟空的關係倒是越來越近了,他已經可以調動四尾的部分力量用來戰鬥。

沙沙沙…

沙沙沙…

一個青年忍者踩著溪水走向了老紫,他看著老紫的烤魚,臉上露出了一副凶狠的表情:“喂,老家夥,你的烤魚味道不錯,我很喜歡,給你一張起爆符,把你的烤魚讓給我!”

青年忍者甩動著一張起爆符,卻甩出了幾百萬的氣勢,一副趾高氣揚的模樣,仿佛是給予恩賜一般。

這個青年忍者正是上原奈落。

老紫不認識上原奈落,也不把他放在眼裏,隻是不緊不慢地轉動著烤架,慢悠悠地開口道:“這裏可是荒郊野外,起爆符可沒什麽用處…”

根據老紫的觀察,這個青年忍者應該是某個小忍村出來執行任務的,畢竟五大國忍村基本上都會對他這種人物記錄。

老紫隻當這個青年忍者是個不懂事又沒禮貌的家夥。

依照忍界的定律,實力越強的忍者,越是能夠忍耐,像這種沒禮貌的家夥,顯然是活不長的。

如果是在戰場中,老紫認為自己可以殺掉幾十個甚至上百個這樣的看起來氣勢囂張但是實力極其低下的忍者。

現在,老紫懶得搭理他。

“我可是忍者大人!”

青年忍者慢慢地俯下身,死死地盯著眼前的老紫,滿臉怒意道:“喂,你敢反抗忍者大人的意誌嗎?”

老紫平靜地搖了搖頭,波瀾不驚地開口道:“忍者也沒什麽了不起的,而且看你這小鬼的樣子,也不像是什麽正經的忍者…”

正經忍者哪兒有這麽囂張的?

一個忍者在荒郊野外看到一個人,應該做的是仔細偵查是否是敵人,然後決定是否出手戰鬥,而不是這麽貿貿然地衝出來,囂張地從別人手中搶烤魚!

“你敢侮辱我?”

青年忍者大怒,一拳就砸向了老紫!

老紫伸出自己的手掌,就想抓住青年忍者的拳頭,臉上甚至還有些惋惜:“現在的年輕人都已經變成這樣了麽?”

下一刻,青年忍者的拳頭驟然加速!

在老紫的眼中閃過一抹驚訝的時候,那隻拳頭躲過了他的防禦,一拳砸在了他的臉上!

砰!

老紫整個人被打飛了出去!

青年忍者擰了擰自己的手腕,滿臉不屑地望著老紫開口道:“哼,這就是得罪忍者大人的下場!看在你烤魚的手藝還不錯的份上,今天就饒你一命!”

老紫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摸著臉上的傷痕,看著青年忍者的眼神漸漸變得認真起來:“力量這麽強,難怪敢這麽囂張…不過力量可不能決定勝負!”

說完之後,老紫猛地朝著青年忍者的方向衝了過去!

一陣激烈的拳打腳踢體術戰鬥過後,老紫再次被青年忍者打倒在地,狼狽地趴在地上!

青年忍者一腳踢在了他的腰上,嘴裏罵罵咧咧地開口道:“怎麽?還敢跟我戰鬥?我可是忍者!”

聽起來他十分自豪於自己的忍者身份。

如果不是老紫,而是個普通人,估計會把這個青年忍者當作一個依仗著自己忍者身份到處欺壓平民的人。

然而老紫自己可是是四尾人柱力。

這一次老紫終於察覺到哪裏不太對勁。

一個普通青年忍者的體術怎麽可能這麽強!

而且體術必定是長年累月修煉才能精通,一個能夠花費很長時間來磨煉看起來沒什麽用處的體術的忍者,怎麽可能是搶烤魚的人?

這個青年忍者有問題!

媽的,而且有大問題!

老紫的臉上漸漸浮現了一抹凝重,他飛身躲過了青年忍者的毆打,目光認真地望著那個舉止輕佻的青年,聲音漸漸變得陰沉:“小鬼,你是哪個村子派來的人?”

“想問我的村子去告狀嗎?”

青年忍者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漫不經心道:“哪怕你去告狀也無所謂,我的老師是村子裏的實權高層,而且我很快就會成為村子裏的下一任首領!”

說完之後,青年忍者又輕蔑地看著老紫道:“之前我可是好心用起爆符買你的烤魚,竟然還敢拒絕我,區區一個雲遊僧人,還敢跟我這個忍者動手?”

“別裝了!”

老紫整個人都不好了。

要不是剛才那番體術交鋒,老紫絲毫沒有占到什麽便宜,說不定現在他還真信了眼前的青年忍者隻是一個路過的不懂事沒禮貌又囂張的小家夥。

一個看起來才十幾歲的青年,竟然能夠在體術上勝過他這個磨煉多年的岩隱上忍!

別扯淡了!

老紫慢慢地合攏了自己的手掌,沉聲道:“你到底是誰派來的?是大野木那老東西嗎?還是其他村子的…”

“大野木…這個名字好耳熟…”

青年忍者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下一秒他的臉色大變,結結巴巴地開口道:“那不是…那不是傳說中五大忍村的岩隱村三代土影大人的名諱嗎?你是什麽人…你怎麽敢直呼大野木大人的名字!”

聽到大野木的名字之後,青年忍者明顯變得膽小起來,似乎他很害怕這個名字。

這個表現很正常。

五大國忍村對於小忍者來說就是龐然大物。

老紫卻咬了咬牙,隻覺得眼前的青年忍者全身都是表演的痕跡,氣得他高聲罵道:“小鬼,別演了!如果你現在不說的話,過一會兒很有可能會送命的!”

下一刻,老紫猛地合攏了自己的手掌,張口噴湧出一顆顆熔岩球:“熔遁·灼河流岩之術!”

“火遁·烈焰風暴!”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一團火焰從青年忍者的手中噴湧而出。

無盡的烈焰風暴瞬間吞噬了一顆顆熔岩球,劇烈的爆炸響徹在兩人耳邊,衝擊波席卷了周圍的一切!

濃濃的灰煙之中。

青年忍者的身影慢慢走了出來,他的臉上依舊還是那副囂張的表情,隻是多了一些驚訝:“哈?難怪你這家夥敢反抗我,原來也是個忍者啊!”

青年忍者冷笑了一聲,合攏了自己的手掌,不屑道:“那就記住了,忍者和忍者之間也是不同的!”

“等等…”

老紫匆匆伸出了自己的手掌,製止了青年忍者的下一步動作,臉色古怪地看著他:“你不認識我嗎?”

“你以為自己是誰,我為什麽要認識你?”

青年忍者咧了咧自己的嘴角,嗤笑道:“不管你是誰,竟然敢跟我鬥,哼,你知道我是誰嗎?”

“……”

老紫的表情有點兒崩。

媽的,是他自己真的想多了嗎?

為什麽感覺眼前的這個青年忍者其實是個白癡啊!

老紫的腦子裏瞬間開始回憶,他和青年忍者發生的一切,顯然青年忍者似乎真的不在意他是誰。

或許是某個小忍村的天才。

而且看起來還是被長輩慣壞了的。

這也很正常。

畢竟小忍村出來一些天才忍者不容易,村子裏的首領肯定是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裏怕飛了。

“不是敵人麽…”

老紫鬆了一口氣,又慢慢握緊了自己的拳頭,看著青年忍者沉聲道:“看來要替你們村子裏的長輩好好教育一下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了!”

正當老紫的警惕心剛剛下去的時候,他體內的孫悟空開口提醒道:“喂,老紫,別放鬆!那個小鬼體內的查克拉超乎你的想象,我感覺他的查克拉很危險!”

“嗯,放心。”

老紫滿口應承了下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