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是拿了帶土的劇本嗎?(第四更!求月票!)
loading...
上原奈落的計劃成功了。

半個月的時間,草之國來回倒手了七八次。

麵對岩隱村時刻可能雇傭曉組織強攻草之國,綱手認為在這片土地和一群s級叛忍來回糾纏的話,是十分不理智的。

經過多番考量,綱手一邊催促霧隱村和砂隱村集體威脅岩隱村的安全,一邊聯係雨隱村,商議他們共同打擊曉組織的事。

綱手終於意識到了棘手之處。

畢竟霧隱村和砂隱村不會摻和到這種事。

而有著共同打擊曉組織意願的、又能和木葉聯合作戰的,隻有雨隱村能成為他們的盟友。

畢竟在綱手的認知中,曉組織那群家夥曾經投靠過山椒魚半藏,後來他們又在宇智波帶土的挑唆下背叛了半藏。

所以小南在雨隱村裏收到綱手的邀請時都驚了!

她的弟子到底是怎麽操作的?

為什麽雨隱村和木葉村要聯合打擊曉組織?

因此小南火速聯係了長門,問問她的好弟子到底在幹嘛!這才剛剛成為曉的正式成員,怎麽就又搞些花裏胡哨的東西!

“隻是一場戲而已。”

上原奈落坐在一群曉的成員中間,輕笑著開口道:“剛好我們可以收獲三代土影大野木的傭金,又可以借此機會讓木葉把草之國的土地讓出來一部分。”

木葉想要的隻是遏製岩隱村。

哪怕岩隱村麵對霧隱村和砂隱村的威脅,大野木也不在意木葉的麻煩,他們隻要還有錢雇傭曉組織,就不必擔心草之國的戰事。

大野木隻要肯出錢,隨時就能占領草之國。

“小鬼,你還真是邪惡啊!”

角都輕哼了一聲,皺了皺自己的眉頭:“沒想到竟然還有這種賺錢的方法,我們下次能挑撥木葉和砂隱村的戰爭嗎?”

誰能想到,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單單隻是從大野木那裏得到的金錢,就超過了過去一年任務才能集齊的資金。

就是這錢賺得有點兒燙手。

角都可不在乎錢燙不燙手,是不是符合忍者規則,這位老爺子是隻想要錢,隻要數錢就能讓他快樂。

因此角都立刻發散思維,想到了木葉和砂隱村中間夾雜的川之國,隻不過那個國家沒有忍村,也沒多少人想要。

赤砂之蠍搖了搖頭,甕聲開口道:“川之國的地勢不好,而且四代風影被上原殺了之後,砂隱村可是窮得很呢!”

“木葉就不肯出錢雇傭我們嗎?”

角都的心情有點兒不太美麗,對於他這種金錢至上的人來說,木葉真的是個理想型的大客戶啊!

畢竟木葉是忍界最富裕的忍村。

“木葉可是非常驕傲的。”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輕笑道:“而且聽說帶土前輩…不,是宇智波帶土似乎也在襲擊木葉忍者,五代目火影估計是拿我們組織當作是針對他們的叛忍組織了吧!”

這事兒就是他在幕後操辦的。

在綱手的眼中,曉組織就是村子裏的s級叛忍宇智波帶土創建領導的邪惡組織,一直以來是以挑撥大國戰爭為目的。

倘若這個曉組織是隻拿錢辦事的話,綱手說不定還真會考慮一下雇傭他們。

但是這個曉組織是挑唆戰爭的,綱手肯定不會相信他們。

“這種輕鬆又爽快的任務估計很快就沒有了。”

迪達拉歎了一口氣,遙望著土之國的方向:“這樣持續下去,老頭子那個摳門的家夥也快舍不得出錢了吧!”

迪達拉是大野木的弟子。

對於自己的老師,迪達拉還是很了解的。

三代土影大野木是既心疼人又心疼錢,這次爭奪草之國的土地,大野木估計就快扛不住雇傭曉的花費了。

說不定很快岩隱村就會和木葉談判。

“那就看誰先撐不住了。”

上原奈落慢慢地把玩著手裏的戒指,輕笑道:“明天我會轉道雨之國前往去和五代目火影談判,如果依然失利的話,那就拜托各位前輩了!”

“……”

曉的成員們紛紛點了點頭。

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的臉色依舊複雜。

顯然這一次上原奈落和綱手談判的時候就順利多了。

這位木葉的五代火影大人見到上原奈落之後,直接幹脆利落地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第一件事,我同意讓出一部分草之國的土地,但是雨隱村必須和木葉結成軍事同盟,隨時反擊岩隱村的二次入侵,當然這個聯盟僅限於草之國事務。”

綱手依舊表現得十分理智。

火之國並不缺少富饒的土地,木葉隻需要那些能夠隨時抵禦岩隱村入侵和隨時攻入岩隱村的土地就足夠了。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他也不認為綱手會隻提出一個條件:“我同意這個條件,火影閣下請繼續說其他條件吧!”

綱手點了點頭,繼續道:“第二件事,雨隱村必須和木葉聯合打擊曉組織的行動,雙方共同分享彼此得到的關於曉的情報。”

“沒問題。”

上原奈落勾了勾自己的嘴角,微笑著開口道:“半藏大人也非常樂意有人一起幫忙消滅曉。”

綱手說完之後,遲疑著說出了自己的第三個條件:“第三件事,閣下需要協助木葉在大蛇丸方麵的情報。”

“這個就更沒問題了。”

上原奈落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對於出賣大蛇丸的情報換取雨隱村的利益,他心裏還真沒什麽負擔。

隻不過上原奈落依舊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如果木葉圍剿大蛇丸的話,我們雨隱村的一件寶物也被大蛇丸竊取了,我希望物歸原主。”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這事兒純屬扯淡。

提起這件事主要是為了博取綱手的信任。

因為上原奈落心中清楚,木葉圍剿大蛇丸的話,頂多去圍剿一個音隱村那個被搬空的基地。

而且那個基地還是他搬空的。

大蛇丸那家夥早就逃之夭夭了。

“可以。”

綱手自然是不知道這些的,她輕輕地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為未來的木葉背上了一筆債務。

說完這些正事之後,綱手臉上的笑容頓時堆了起來,她慢慢從自己的胸口掏出了兩個骰子:“最後一個要求,那就是陪我一起玩兒幾把,這個要求不過份吧!”

“…不過份。”

上原奈落慢慢地點了點頭。

這個女人到底是多愛賭博啊!

十分鍾後。

綱手慢慢地抓起了桌子上的骰子,一點點用力把它們捏成了碎末,口中輕笑道:“又贏了呢!”

隨之她慢慢抬起頭看向了上原奈落,臉上的笑容一點點變得冰冷起來:“上一次我贏了你很多,結果三代火影被你刺殺了!這一次我又贏了,是不是意味著木葉的第五代火影也會死在你手裏呢?”

“抱歉,我也不想的。”

上原奈落搖頭歎了一口氣。

要是你這女人將來亂搞的話,別說你這木葉的五代火影,哪怕是木葉的六代火影、七代火影都有可能死在他的手裏!

綱手收斂了臉上的笑容,不再提過去那些糟心事,伸手拍了拍上原奈落的肩膀:“走吧,小鬼!我已經不會再相信命運了!”

自從她遇到漩渦鳴人之後,就不會再相信這些了。

忍界哪兒有什麽命運,隻不過是借口而已!

“那就預祝我們合作愉快。”

“希望如此!”

雖然贏了不少上原的欠條,綱手臉上還是有些不愉,或許是因為她這個人霸道慣了,還是第一次拉上別人一起分享勝利果實。

草之國的土地最終一分為三。

雨之國取得了一部分相對富饒的土地,木葉取得了一些戰略要衝,比如當年的神無毗橋一帶,岩隱村取得了一點邊角料,算是勉強為自己留下了一些顏麵。

對於木葉來說,他們已經得到了想要的。

而且隨著木葉圍剿了大蛇丸的音隱村之後,雖說他們並沒有尋找到大蛇丸的蹤跡,但是成功毀滅了音隱村。

田之國重新回到了木葉的懷抱。

雖說不算火之國的領土,但是也屬於木葉的轄地。

對於雨隱村來說,他們的收獲比木葉也很大,除了土地之外,還有曉組織受雇帶來的大筆傭金。

唯獨大野木差點兒虧死。

各國瓜分了草之國,邊界重新定下來之後,雖然三方偶爾還有摩擦,但是忍界都認為草之國事件已經徹底結束。

忍界漸漸趨於平靜的時候。

黑絕悄然找到了上原奈落。

黑絕有些按捺不住,想要提前開啟進行月之眼計劃:“有些尾獸,已經可以提前開始捕捉了。”

“等等…”

上原奈落皺了皺眉頭,沉聲問道:“貿然襲擊五大國人柱力的話,大概率會引起反彈吧?而且不是前不久查探的消息,水之國的三尾還沒有重生嗎?”

黑絕點了點頭,沉聲道:“但是有的家夥可不會老老實實地待在原地,我們可以先抓住那些不太乖巧的家夥,比如四尾人柱力和六尾人柱力,他們的行蹤可沒有多少人知道。”

“不是說要從一尾開始嗎?”

“話是這麽說沒錯。”

黑絕的眼神中隱隱有一些憂慮:“但是宇智波帶土在草之國十分活躍,我懷疑他可能盯上了木葉的九尾,我很擔心他可能會提前捕捉某個尾獸威脅我們的月之眼計劃…”

上原奈落:“……”

這怎麽說起呢?

行吧,這也是他的鍋。

宇智波帶土在草之國跑來跑去,結果什麽也沒幹,似乎真的像是企圖得到剛好在草之國修煉的木葉九尾人柱力…

“放心。”

黑絕似乎感覺到了上原奈落有些擔心,輕聲道:“除了三尾以外,所有人柱力都在我的監控之下。”

“嗯…”

上原奈落臉色沉重地點了點頭:“我記得陰陽遁黑棒可以囚禁尾獸的行動,提前捕捉一些不受重視的人柱力也可以…但是這件事我似乎不太好提議。”

“當然。”

黑絕陰笑著點了點頭道:“我會在曉的會議上提議,由你和我組隊前往探查四尾的情報,如果時機合適的話,你就直接通靈出佩恩,我們直接抓住他!”

“好。”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

等等,他為什麽要和黑絕組隊?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如果和黑絕組隊的話,他是拿了宇智波帶土的幕後劇本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