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這仗打得我都不知道怎麽輸!
loading...

當整個曉組織的成員出戰陣容確定的時候,上原奈落真的不知道這場任務怎麽做才會失敗。


這個陣容拿出去,消滅木葉都有可能。


宇智波鼬,幹柿鬼鮫,赤砂之蠍,迪達拉,角都,飛段,桃地再不斬,鬼燈滿月,白,輝夜君麻呂,絕。


以及上原奈落和長門。


哦,還有個叫宇智波佐助的添頭。


畢竟宇智波鼬不放心他的弟弟一個人待在曉組織。


與之而來也是無數的麻煩。


曉組織的成員基本上都是誰都不服誰,霧隱村出來的這幾位知道上原奈落的實力,基本上都是跟著上原混的,尤其是最強的幹柿鬼鮫和鬼燈滿月更是鐵杆心腹。


迪達拉、赤砂之蠍和角都、飛段,這兩隊待在一起就會吵起來,動不動就要鬧著給對方點兒顏色看看。


正當迪達拉和飛段要動手的時候,上原奈落忽然高聲道:“喂喂喂,前輩們,快來看,火山爆發了!”


“什麽?”


所有人都驚訝地看向了上原奈落,又順著他的方向看了過去,哪兒有什麽火山爆發啊?


迪達拉不滿地瞪了一眼上原奈落:“哪兒有啊!喂,上原,你這混蛋不要隨便騙人啊!”


“我沒有哦,看清楚啊!變!”


上原奈落忽然打了個響指,釋放了自己的烈焰之柱技能。


正當眾人有些疑惑的時候,遠處一個方圓數公裏大的區域忽然噴發出一股強大的烈焰!


那股烈焰幾乎直衝數千米高的天空,甚至將藍天都染上了一抹紅色,熾熱的火浪幾乎撲麵而來!


哪怕曉的所有人距離烈焰中心還有一段距離,依舊感受到了空氣傳來的灼燒感。


“……”


所有人的下巴都差點兒被嚇掉了!


在場沒有人低估上原奈落的實力,然而就這麽隨隨便便地釋放出了一股足以毀天滅地的火遁忍術,還是讓人感到了一絲驚懼。


不論是釋放忍術的距離還是範圍,以及極快的釋放速度,都讓所有人的心頭打了一個寒顫。


這種級別的忍術,能躲過嗎?


當然躲不過去。


難怪上原奈落這家夥能輕易摧毀草隱村。


哪怕是最跳脫的迪達拉和飛段,見到上原奈落的忍術之後,兩個人都老實了不少。


上原奈落慢慢轉過身,望著在場的所有猛地合起了自己的手掌,嘴角微笑道:“我相信大家一定會為了這次任務精誠合作,對嗎?”


所有人看了一眼上原奈落,又望著上原奈落的背後那些慢慢從數千米的高空墜落的烈焰,下意識地皺起了自己的眉頭。


宇智波鼬低下頭,壓抑著自己心中的驚駭,這種級別的火遁忍術明顯超過了他的認知。


曆代宇智波一族,都沒有這麽強大的火遁忍者!


宇智波佐助的眼中隱隱有些放光,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忍不住輕笑了一聲,這個哥哥是怕了嗎?


哼,他們宇智波可是有著寫輪眼的。


隻要找到機會,宇智波佐助有信心用寫輪眼把上原奈落的忍術複製過來,這可是足以毀天滅地的強大忍術,連宇智波鼬也為之畏懼的力量啊!


“又變強了呢!”


幹柿鬼鮫咧了咧嘴。


對於上原奈落的力量,他早就見怪不怪了。


上原奈落這家夥連最神秘的時空間技能都擅長,最簡單的火遁技能又算得了什麽?


長門壓了壓自己額頭上的鬥笠,勾起了自己的嘴角:“上原這小家夥,比起過去真的強了很多呢!”


“哼,小南真是教出了一個好弟子啊!”


赤砂之蠍冷哼了一聲,他其實最討厭這種超大範圍的忍術,因為這種強大的忍術太克製他這種傀儡師了。


“作為老師的弟子,當然不能讓她丟臉啊!”


上原奈落飛身落在了長門的身邊,小聲問道:“我剛才表現怎麽樣?他們是不是被嚇到了?”


“……”


長門無語地點了點頭。


顯然上原奈落露了一手的效果十分顯著,在場的眾人對他的話也正視了起來,前往草之國的路上也順利了很多。


情報人員絕也送來了一份情報。


雨之國和草之國邊境活躍著一支木葉的暗部忍者小隊,以及駐紮著大約五支普通木葉忍者小隊,顯然是提防雨隱村的。


“圍住他們,留個活口,其他全殺。”


上原奈落製訂的策略十分簡單粗暴。


曉組織近乎於全員出動,這還不是怎麽打怎麽贏?


曉的成員們對於上原奈落的戰略也十分滿意。


畢竟大部分曉組織的成員都喜歡依仗自己的實力直接上去莽,根本不擔心遇到的敵人,反正都不可能打得過他們。


草之國邊境的峽穀。


木葉的暗部小隊成員們匯合,各自交流著彼此的情報,確認雨隱村的忍者並沒有在草之國集中。


“哈嘍,木葉的朋友們,你們好嗎?”


一個聲音忽然落入了這隊暗部成員的耳中,四個忍者迅速反應過來,各自抓著手中的武器警惕地打量著周圍。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隻見一個岩石上出現了一個穿著祥雲黑袍的忍者。


由於宇智波鼬和幹柿鬼鮫曾經入侵過木葉,因此這些暗部也收到過火影樓的命令,遇到曉的成員收集情報之後立即撤退。


畢竟一群s級叛忍組成的雇傭兵組織,其中的每一組成員都不是一支暗部忍者能夠應付的。


根據綱手對叛忍的戰力評估。


木葉至少也要三支以上的暗部小隊才能抗衡。


“曉組織的人?”


為首的暗部隊長臉色一變,立刻分配了任務:“我們其中速度最快的豐川把情報帶回去,其他人跟我一起掩護他,大家集中力量暫時撤退!”


然而下一刻這名暗部隊長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因為一個個身穿祥雲黑袍的忍者出現在了他們的周圍。


至少十個曉組織的成員。


其中就包括曾經入侵木葉的宇智波鼬和幹柿鬼鮫。


這下別說這支木葉小隊想要逃走了,能留個全屍就不錯了,甚至連人頭都不夠分的。


“我指揮得不錯吧?”


上原奈落轉頭衝著身邊的長門微笑,他依靠著命運技能計算了這支木葉暗部的移動方向,成功將這支小隊包圍。


長門無奈地點了點頭。


木葉暗部小隊們有些悲壯地衝向了最弱的方向,在他們看來應該是輝夜君麻呂和白這兩個小個子最容易應付!


輝夜君麻呂慢慢地迎著衝鋒的暗部小隊衝了上去,一根根白骨鑽出了他的身體:“屍骨脈·唐鬆之舞!”


其他成員仿佛看猴戲一樣看著君麻呂表演。


五分鍾後。


輝夜君麻呂拎著一個半死的暗部,丟到了上原奈落的麵前,輕聲道:“上原,這家夥實力最強,應該是他們的隊長。”


“那就隻能拜托你查清他腦子的情報了。”


上原奈落攤了攤手,看向了旁邊的長門。


長門點了點頭,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拍在了木葉暗部隊長的腦袋上,低聲喝道:“人間道·心層潛之術!”


查清情報之後,長門猛地抽出了這名暗部隊長的靈魂,輕聲道:“木葉一共派往了草之國十三支暗部小隊,分散在草之國的各個地方,除此以外還有大約三百人左右的普通忍者部隊。”


“我們的任務隻是清除暗部對吧?”


“沒錯。”


長門點了點頭道:“或許是兩天秤大野木也不認為我們能夠應付數量龐大的忍者部隊,所以隻委托我們清除掉木葉暗部,可能是因為這些暗部一直在襲殺岩隱村的偵查忍者吧!”


上原奈落忍不住嘖嘖感歎:“嘖,想要從草之國這麽大的地方找出剩下的十二支暗部小隊可不容易啊!”


飛段扛著自己的鐮刀走了過來,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殺掉所有的木葉忍者不就完成了任務嗎?”


“我還是覺得應該拿多少錢辦多少事。”


角都輕蔑地看了一眼飛段,沉聲道:“如果我們還附帶免費幫他們殺掉駐紮在草之國的所有木葉忍者,以後還怎麽做生意?”


角都冷哼了一聲繼續道:“哼,如果我們要順帶殺掉盤踞在草之國的木葉忍者,必須讓大野木加錢!”


加錢這個字用得極好。


看得出來,角都的確是個生意人。


別的不說,一碼歸一碼還是算得挺準確的。


“我倒是也讚同角都前輩的意見。”


上原奈落慢慢地點了點頭之後,輕聲道:“原以為木葉的五代目火影隻派了一堆暗部偵查,沒想到她還派了那麽多忍者部隊…”


赤砂之蠍敲了敲自己的戒指,甕聲道:“要不要問問小南那邊,看看大野木那邊肯不肯加錢,不然隻是找一些木葉暗部的話,這一路上可是很無聊的!”


“是啊!”


迪達拉揚起了頭,瞥了一眼地上的屍體:“這點兒任務根本不值得我們所有成員的出動,我和蠍前輩去解決掉吧!”


原以為是場史詩級難度,沒想到隻是普通級別的任務,小心點行事的話,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完成。


“未必會有那麽容易。”


長門捂唇輕咳了幾聲後,又開口補充道:“根據我得到的情報,負責指揮草之國行動的人是木葉的拷貝忍者旗木卡卡西,還有一位大人物隨時可以支援他。”


宇智波佐助下意識地皺起了自己的眉頭,他聽到了自己授業老師的名字:“旗木卡卡西?”


“大人物?”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道:“估計是木葉三忍之一的自來也吧!我先去問一下小南老師,看看岩隱村那邊肯不肯加錢。”


很快,小南那邊就傳來了消息。


兩天秤大野木願意加了一筆錢,逐出或者殺死所有草之國境內的木葉忍者。


倘若岩隱村和木葉正麵衝突的話,岩忍的損失肯定不低,甚至有可能引發忍界大戰,使用曉組織的話就比較便宜了。


“可惜了…”


角都皺了皺眉頭,歎了一口氣道:“如果我們有雷之國的合作渠道,清理這群木葉忍者還能再收一份錢。”


上原奈落:“……”


曉的眾人:“……”


角都這家夥是真的掉錢眼裏啊!


一個任務收兩個大國忍村的錢,看把你能的吧!


“走吧!讓我們去會會那位木葉的拷貝忍者!”


上原奈落轉頭打量著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鼬,輕笑道:“卡卡西先生可是我們在場幾位的老朋友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