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給他找個朋友
loading...

忍界第一女富豪,有錢到不講道理。


上原奈落就這樣懷揣著一億張起爆符和一根召喚佩恩的查克拉傳感器,在小南的揮手作別中,離開了曉的基地。


除了他以外,其他的忍者們也都要各自執行任務。


淺藍色頭發的女人站在基地門口,注視著上原的身影漸漸消失不見,她臉上的憂色還未褪去。


旁邊的角都和宇智波鼬表情有點兒微妙。


角都是曉組織年紀最大的人,他的見識最廣,看著小南的模樣,他忍不住道:“哼,忍者難道還能一輩子不會遇到危險麽?”


小南瞟了他一眼後,眉頭緊鎖著開口道:“奈落跟我們不一樣,他今年才十二歲,還是個孩子…”


“我在十二歲的時候就已經開始獨自執行任務了!”


角都臉上更是不滿,又看了一眼宇智波鼬:“喂,宇智波一族的小鬼,你們木葉忍者的畢業年齡也是十二歲吧?”


“嗯。”


宇智波鼬點了點頭,他是七歲從忍者學校畢業,十一歲的時候就已經成為了暗部分隊長,十三歲的年紀就因為滅族事件成為了木葉的s級叛忍。


看著小南的模樣,宇智波鼬還是決定在旁邊說幾句:“小南,他的年紀隻比我小一歲,但是他的實力很強…如果第一次見麵的時候,不是因為他的大意,或許我也會落敗。”


“唔…”


小南的眉心頓時平和了下來,點了點頭道:“好,那我們現在就去湯忍村吧!”


“……”


宇智波鼬閉眼歎氣。


果然,不論是哪個年紀、哪種性格的女人,隻要順著她們的意思,就能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小南帶著角都和宇智波鼬離開了基地,前往湯忍村尋找飛段的蹤跡,一個空間漩渦出現在他們原本站立的位置。


神秘麵具男的身影從空間漩渦中鑽了出來,對著空無一人的空氣開口道:“黑絕,我去看看組織裏的那位實習生,到底要怎麽去拉攏鬼鮫加入組織…”


他的聲音不複在曉組織會議上的滑稽嬉笑,反而有些沉重,聲音中儼然有些上位者的陰沉和威嚴。


地麵上鑽出了一隻豬籠草,半身白色半身黑色的怪物出現在了地上,沙啞著嗓音開口道:“帶土,不要對一個小鬼這麽關注吧?他的存在又不會妨礙到我們的計劃,將來還會成為一個收集尾獸的打手。”


“那個叫上原的小鬼可沒有陰暗的過去!”


神秘麵具男冷笑了一聲,低頭俯視著地上的絕,繼續道:“他將來會認同我們的理念嗎?自從佩恩和小南找到他之後,一直在保護著他,這一次不動手,下一次可未必會有這個機會!”


“嗯?你想對他做點兒什麽?如果殺掉他的話,小南和佩恩一定會懷疑我們,帶土,這和我們的計劃不符。”


絕搖了搖頭,現在的一切正在按照他們的計劃進行,它不太希望眼前的神秘麵具男節外生枝。


“放心,我不會殺掉他!”


麵具男伸手抓著自己臉上的花紋麵具,低聲道:“我會像過去操縱宇智波鼬一樣,操縱著上原奈落墮入黑暗…


之前你也見到了,他才十二歲,就輕鬆擊敗了一支上忍混編小隊,現在他至少已經有了上忍的實力,將來或許還會更強,絕對不能讓他對長門忠心耿耿!”


小南和上原奈落在外進攻雨忍據點的時候,黑絕和麵具男也在暗地裏悄悄觀察著上原的狀況。


當他們見到上原奈落使用了雷遁忍術輕鬆擊潰了那支二十多人的小隊之後,黑絕的心情還好,它見多了大場麵。


黑絕沙啞的嗓音中有些疑惑,它詫異地抬頭看著麵具男:“十二歲擁有上忍級別的查克拉和力量,似乎並沒什麽值得關注的地方,比如木葉村的旗木卡卡西…”


“他和卡卡西那個廢物不一樣。”


麵具男冷聲打斷了黑絕的話,順口罵了一句木葉那個在十二歲就晉升上忍的天才忍者。


不出意外的話,上原奈落將來肯定能夠達到影級的實力,他不像曉組織的角都、宇智波鼬和蠍,屬於曉組織的中立派係,而是屬於長門和小南的助力。


上原奈落的存在,可能會讓麵具男將來直接在明麵上掌控曉組織出現偏差,這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隱患。


但是…


麵具男忽然意識到,如果他策反了上原奈落,反而能讓那個小鬼發揮更廣泛的用途。


麵具男甚至還可以對上原奈落進行反向利用,讓他成為打入小南和長門之間的間諜,竊取小南和長門的情報消息;也可以借助上原奈落,影響小南和長門的動作。


比如,將來完全可以在時機成熟之後,誘導長門直接襲擊各大忍村,讓他和五大忍村兩敗俱傷!


“想要改變那個小鬼,可不容易…”


黑絕低聲說著自己收集的情報:“上原奈落的父親,在十二年前為了保護小南戰死;他的母親,也在幾個月前病亡…除了長門和小南以外,他的身上沒有存在任何羈絆。”


打碎一個忍者的羈絆,讓這個忍者墮入黑暗,這是最為快捷的辦法,而且他們還有一定實操經驗。


問題是,上原奈落是個孤兒啊!


目前來看的話,上原奈落和小南的羈絆感情最深,但是小南出事的話,長門可能會放棄收集尾獸,直接化身為滅世魔王。


萬一長門的輪回眼出現什麽差錯的話,用得不償失來形容都有些過於單調…


不說黑絕,神秘麵具男也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所以他打算通過另一種辦法引導上原:“羈絆這種無用之物是可以培養的。”


黑絕看向了麵具男,感覺自己聽到了什麽了不得的事:“帶土,難道你想為那個小鬼安排一個朋友麽?想要毀掉一個羈絆容易,想要培養的話就困難多了…”


“哼,總會有辦法的。”


神秘麵具男攥了攥自己的手掌,低聲道:“幫我準備一隻白絕,我來為它準備一個合適的身份!”


黑絕無奈地點了點頭:“行吧,你開心就好。”


反正這也不是什麽重要的事,成功了對他們有利,失敗的話也無所謂。


上原奈落還不知道有人想為他安排一個朋友,他陷入了另一個麻煩,由於過去他從未離開過雨之國,對於忍界地理還不太熟悉。


而他的任務是前往水之國招攬幹柿鬼鮫。


非但要出國,還要出海。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