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曉組織的新成員,參上!(第三更!求訂閱!)
loading...

中央高塔。


長門的實驗室裏。


上原奈落的忍具包仿佛百寶箱一樣,從裏麵接連掏出了一支柱間細胞,一個個裝滿了實驗儀器的卷軸。


“這是柱間細胞,其他的都是實驗器材。”


上原奈落拍了拍自己的手掌,輕聲道:“我把大蛇丸那家夥在音隱村的基地搬空了,這些都是從那裏帶回來的,用來在村子裏建造一間生物科學實驗室。”


“先不說這些。”


長門搖了搖頭,低頭沉思了一會兒,遲疑著開口問道:“那個…奈落,你最近是不是有喜歡的女生了?”


“嗯?”


上原奈落詫異地看了一眼長門,狐疑地挑了挑自己的眉毛:“怎麽會忽然這麽問?你又知道了什麽?”


“咳咳咳…”


長門捂唇輕咳了幾聲,低下頭開口道:“我剛才通過佩恩的眼睛看到你把傘遞給你一個女生了,但是那個女生似乎還很小,這種事是不對的…”


“喂喂喂,什麽意思啊!”


上原奈落抱著自己的肩膀,靠在桌邊不滿道:“我辛辛苦苦給你找來了能夠治愈你的材料,你問我這些?不關心自己的身體,關心一些亂七八糟的事?”


“我不是,我沒有。”


長門搖了搖頭,飛快地略過了這個話題:“好了好了,不說這些了,先恭喜你成為曉的正式成員!”


“嗬嗬嗬嗬…”


上原奈落頓時笑得合不攏嘴,擺了擺手道:“我也沒想到小南老師會忽然願意答應,半個月後就要離開這裏去做任務了,這半個月我先陪你在這裏做實驗。”


“好。”


長門點了點頭,眨了眨眼睛。


小南之所以會同意,還不是因為他一直在背後勸說?


小家夥長大了,現在連喜歡什麽人也不告訴他,難道忘了他們兩個是一個陣營的嗎?


長門和上原奈落的相處方式很獨特,兩個人相差了十五歲,既像是長輩和晚輩,又像是忘年交的好朋友。


當年長門還操縱著天道佩恩對上原奈落指手畫腳,簡直是大大的不滿意,自從幾年前殺掉了山椒魚半藏之後,心結仿佛解開了一樣,又開始默默地關心這個小家夥。


半個月的時間。


柱間細胞的培養速度很快。


當然這種東西自然是不能直接在長門的身上進行移植的,因此香磷成為了第一個受益人。


根據忍界公知的定論,漩渦一族和千手一族是遠親關係,血脈中有一定的聯係,兩族的查克拉和體力都十分充沛。


因此,漩渦一族也是最適合移植柱間細胞的。


香磷一直以來長期被草隱忍者們吸取生命力,為她移植柱間細胞也算有益處,也能增加她的實力,免得真的在曉組織裏麵隻能當一個不能用的移動血包。


雨隱村的實驗台上。


柱間細胞的移植手術由佩恩主持,上原奈落在旁邊旁觀,隨時打算切下香磷身體上的某一塊,然後再用星之灌注保住她的命。


幸好手術移植還算成功。


唯獨可惜的是,依然沒有能夠覺醒木遁。


而且她的肩膀上,長出了一個張臉。


“這是什麽情況?”


佩恩的輪回眼裏麵有一點兒茫然,他盯著香磷手臂上長出來的臉,他的手術應該沒有出現任何失誤啊!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額頭,輕聲道:“可能是柱間細胞太純了,不然另一個手術再等一段時間?”


“不用。”


佩恩搖了搖頭,沉聲道:“既然實驗成功了,那就證明這是有作用的,香磷,你的感覺怎麽樣?”


“沒什麽感覺…”


香磷慢慢地坐了起來,握緊了自己的拳頭,輕聲道:“不對,體內的查克拉增強了很多,身體的力量也增加了不少。”


說完之後,香磷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臂:“就是這張臉感覺有些古怪…”


“這是初代火影千手柱間的臉。”


上原奈落敲了敲那張臉,無所謂地攤了攤手道:“沒事,這是移植柱間細胞的正常反應,畢竟用了人家的細胞,還不許人家在身上留個記號嗎?”


香磷:“……”


佩恩:“……”


這都什麽亂七八糟的。


既然手術成功的話,長門本體的移植手術也可以進行了,依舊是由天道佩恩操刀。


實質上就是自己給自己動手術。


也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麽感覺。


上原奈落打算回頭問問藥師兜,反正藥師兜移植神威寫輪眼和柱間細胞什麽的,手術也都得靠他自己。


長門的手術就比較麻煩了。


他的手術需要提前用柱間細胞培植出兩條腿的形狀,然後把這些柱間細胞移植到他的腿上。


長門躺在手術台上,感受著柱間細胞帶來的分量,他的身體漸漸有些充盈起來,顯然他移植的效果遠遠比香磷更好。


“我還想移植更多。”


長門皺起了自己的眉頭,操縱著天道佩恩又去準備柱間細胞,顯然他認為自己可能需要更多柱間細胞。


如果過多的話,甚至他可以完全發揮出輪回眼的力量。


“不行。”


上原奈落攔住了佩恩,看向了手術台上的長門,沉聲道:“不能移植太多,隻能按照香磷移植的計量。”


長門不清楚真相,上原奈落清楚一些。


長門之所以能夠容納足夠多的柱間細胞,是因為他身上有著輪回眼的存在,輪回眼能夠抑製一切力量。


但是,這雙輪回眼不是長門擁有的,而是屬於宇智波斑的。


更何況,宇智波斑在上原奈落和黑絕這兩個幕後黑手的操控之下,幾乎是必定會在忍界複活的。


黑絕是為了它的媽媽。


上原是為了主線任務進度。


這個時候,如果貿然讓長門移植太多柱間細胞的話,對將來的長門十分不利。


長門就是有一點兒好處,那就是能聽人勸。


這也是他的缺點,遇到有人勸他,他就聽了。


上原奈落歪著頭看著長門坐回了輪椅上,嘖了一聲,輕輕地搖了搖頭:“你這總是習慣聽人勸說的毛病,以後要改改,不能總是別人勸說你幾句,你就改了自己的計劃。”


長門皺眉沉思了會兒,又要重新爬回手術台上:“那我現在重新移植柱間細胞…”


“等等,我不是這個意思!”


上原奈落匆忙地搖了搖頭,用力把他按在了輪椅上:“以後你隻聽我和小南老師說的話就行了,其他人說的一概不要聽,尤其是像迪達拉那種小黃毛…”


“……”


長門忍不住瞪了他一眼,片刻之後,他忽然推開了上原奈落,自己嚐試著一步步站了起來。


雖然長門走得有些踉蹌,但是終歸還是在一步步走著。


長門有些驚喜地一步步走著,抬起頭看著上原奈落道:“上原,我又能重新站起來了…”


借助柱間細胞的能量,長門終於又能站起來了,但是他的小腿上卻長了一張千手柱間的臉。


初代火影也太不要臉了!


這是想把臉長在哪裏就長在哪裏啊!


上原奈落攙扶著有些顫抖的長門坐下,無語地看了他一眼:“行了行了,看到了,看到了,趕緊把褲子穿上!”


長門:“……”


你這是什麽奇奇怪怪的話!


如果要是讓小南聽到了,還不知道會怎麽想他們呢!


但是長門能站起來走路了的確是個好消息,隻要經過簡單地鍛煉,他很快就能重新恢複正常行動。


正當長門打算親自去告訴小南的時候,上原奈落忽然拉住了長門,嘀嘀咕咕說了點兒什麽,兩個人又把這個消息隱瞞了下來。


十天後。


上原奈落終於穿上了曉的正式製服,順便也領取了一套兜帽和鬥笠,用來遮掩自己的身份,而且小南還限製他在戰鬥之中,不能使用自己的得意忍術。


因為雨隱村未來的首領,在曉的計劃成功之前,絕對不能和曉組織有任何牽扯。


這一點,上原奈落也是這麽認為的。


上原奈落摸了摸身上的祥雲黑袍,心裏有點兒小開心。


支線任務:穿上紅雲黑袍,成為曉之天團的正式成員(1/1),任務已完成,獎勵s級叛忍認證。


s級叛忍認證:增加生命能量10000點,增加查克拉能量10000點,增加自然能量10000點,增加生命恢複效果50%,增加查克拉能量恢複效果50%,增加自然能量提取效果50%。


看到係統麵板的獎勵之後,上原奈落的眼神明顯有些幽怨,當年如果他加入曉組織之後,就被小南認定為正式成員的話,他估計早就成為一個影級強者了!


在上原奈落沒有得到黑暗收割之前,上原奈落的屬性點也隻不過和穿上這身紅雲黑袍的獎勵持平而已啊!


現在上原奈落的各個屬性點都已經超過了五萬點,顯然也不可能有太多興奮了。


“好了。”


小南伸出手掌幫上原奈落整理著衣服,輕笑著看著他道:“奈落,這次我會作為你的隊友,和你一起出去執行任務,我們很久沒有一起執行任務了,不高興嗎?”


“高興…”


上原奈落的眼角抽了抽,看了一眼他們後方的來人,沉聲道:“但是,老師,我已經為自己找到了一個新的隊友…”


“什麽?”


小南忍不住抬起頭,有些驚訝地看了他一眼:“你是想讓宇智波佐助那個小鬼還是香磷做你的隊友嗎?”


小南迅速搖了搖頭道:“這件事我不能答應,這次的任務很危險,必須有人保護好你。”


“不,他的新隊友是組織的一個老前輩。”


長門穿著一身同樣的祥雲黑袍,掀開了自己頭上的鬥笠,站在了他們的身邊:“我這個前輩,應該可以做他的隊友吧?”


“長門…”


小南滿臉震驚地望著走到她身邊的長門,忍不住捂了捂自己的嘴唇,眼中隱隱有些淚花:“你…你能站起來了嗎?”


當年小南愧疚的事有很多。


除了眾多成員戰死,就是長門的雙腿殘疾。


現在陡然看到長門走到了她的麵前,小南下意識地後退了幾步,有些不太相信眼前的一切。


“咳咳咳…”


上原奈落伸手幫著小南擦拭著眼角的淚花,捧著她的臉頰柔聲安慰道:“好了好了,老師,其實十天前長門大人就已經手術成功能夠站起來了,但是我覺得應該給你一個驚喜啊!”


“混蛋!”


“好了好了,老師…”


長門在旁邊看著他們偷笑,上原奈落安撫了好一陣過後,小南的情緒才安穩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小南忽然開口道:“所以,你們兩個早就商量過了,讓我留在村子裏,你們一起出去執行任務?”


“是啊!”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長門,兩個人有些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十天之前,我們兩個就決定好了,這次一起出去執行任務。”


“走了走了。”


上原奈落攬住了長門的肩膀,衝著小南招了招手道:“老師,我和長門大人先走了啊!還要去組織的基地集合呢!”


說完之後,兩個人也不敢去看小南呆愣的表情,肩並肩走出了雨隱村,絮絮叨叨地商量著什麽,曉的新手成員身份暴露無疑。


畢竟,哪一組的成員也不會像上原奈落和長門他們兩個一樣,在表麵上也保持著友善的關係。


長門看向上原奈落,忽然好奇地開口道:“對了,我們兩個在組織的代號你想好了嗎?”


“還沒想好。”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你覺得紅毛和黑發死神怎麽樣?”


“不怎麽樣…”


長門費解地看了一眼上原奈落。


上原奈落撓了撓自己的下巴,又提出了一個新的建議:“紅毛和黑夜惡魔呢?”


“更不怎麽樣了…”


“紅毛和黑夜天使呢?”


“什麽亂七八糟的,你跟紅毛過不去門檻了嗎?”


“那就小紅帽和黑皇?”


“不能正常點嗎?”


“喂喂喂,這麽霸氣的都不行,難道我的代號要叫黑狗?”


“……”


兩個人一路嘀嘀咕咕地趕到了曉的基地,顯然這兩個戴著鬥笠的家夥引起了所有成員的注意,一個個好奇的目光望了過來。


長門自然是需要隱藏身份的。


上原奈落則完全沒有這個必要,幹脆直接掀起了自己的鬥笠,露出了一臉的陰笑:“從今天開始,請各位前輩多多指教,順便請稱呼我的代號。”


“哦,對了。”


上原奈落慢慢地望著在場的所有人,聲音漸漸有些冰冷:“出門在外的時候,叫我白蓮就好,切記不要喊錯這個名字,否則的話,殺了你們哦!”


“嗬嗬嗬嗬…”


其他人還沒有說什麽,幹柿鬼鮫忽然開口大笑了幾聲後,輕聲道:“我們的初代水影閣下名字似乎就叫白蓮?”


上原奈落的表情瞬間崩解,然後他無所謂地攤了攤手道:“那你們以後叫我綠茶也行,站在我旁邊這位,就叫他紅茶吧!”


長門:“……”


不要隨意給他一個這麽隨意的代號啊!


果不其然,上原奈落的舉動立刻引起了迪達拉的不滿:“喂,小家夥,這麽隨意,你們以為執行任務是去喝下午茶的嗎?”


“以我們的實力…”


上原奈落攬住長門的肩膀,斜眼打量著在場的眾人:“其實執行任務跟去喝下午茶也沒什麽區別,你說對吧,紅茶?”


“對…”


長門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下一刻長門隱藏在鬥笠之下的表情瞬間變了變,對個鬼啊對!他為什麽要讓上原奈落來起什麽代號!


他自己又不是不擅長起名字!


畢竟整個曉的成員代號都是他親自取的!


角都皺了皺眉頭,冷聲開口道:“小鬼,成為正式成員不代表你也有資格這麽囂張!”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額頭,輕聲道:“快,紅茶,露一手給他們看看!”


“……”


長門無語地看了上原奈落一眼,長門當然不會選擇露一手給大家看看,因為他有更好的解決辦法。


“好了,不要爭執了。”


在長門的操縱下,天道佩恩開口道:“他們是曉的新成員,一個是上原奈落,代號為東君,另一個新成員,代號為歸壹…”


上原奈落立刻舉手,高聲道:“佩恩大人,我覺得我的隊友非常不喜歡這個代號!”


眾多成員紛紛投給了上原奈落一個驚訝的目光,顯然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敢反對佩恩的意見。


上原奈落會受到什麽教訓呢?


佩恩非但沒有教訓,反而是開口辯駁道:“不,他很喜歡,這一點我之前告訴過他了。”


“……”


上原奈落怏怏地閉上了嘴巴。


長門和佩恩的手指都在下意識地握緊,他真的有點兒後悔一直以來支持上原成為正式成員了,現在他有點兒想開除上原了。


這也太調皮了吧!


隻不過有些話還是要說到前頭。


佩恩望著在場的眾人,沉聲繼續道:“另外,如果誰敢對外泄露出去組織成員的身份情報,會遭受曉無窮無盡的追殺!”


顯然,這一點著重強調就是為了上原奈落。


佩恩打量著在場眾人的表情,認真地點了點頭開口道:“這一次任務的具體行動就由上原奈落來負責吧!


畢竟上原以一人之力毀滅了草隱村的人,也是他挑起來了岩隱村和木葉的對峙。”


聽到佩恩的話之後,眾人的臉上神色各異。


在場的確有不少人攻打過一個國家,毀滅過一所城鎮,但是草隱村這種中型忍村,除了五大國之外,戰力也能排到前列。


想要毀滅草隱村的話,可沒那麽簡單。


那個實習生小鬼,實力一直以來的確很強,但是從來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強,這一次,或許就能看到了…


上原奈落扭了扭自己的手腕,看著在場眾人各異的表情,勾起了自己的嘴角:“那這一路上,就請各位前輩多多照顧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