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我既能去做曉的任務,又要去參加同盟會談
loading...

上原奈落也顧不得那麽多,又在藥師兜的指引下搜刮了一堆大蛇丸研究的蛇類忍術,趁著限時兌換時間,統統丟進了兌換列表。


除此之外,藥師兜也沒有閑著。


藥師兜也讓上原奈落處理了一批大蛇丸不怎麽使用的實驗儀器,這些都是他將來要在雨隱村開設生物科學實驗室用的。


這家夥總是喜歡在上司的事裏插點兒自己的私事。


上原奈落也不在乎,甚至還想更進一步:“你說要不然我都帶走吧!反正這次大蛇丸又襲擊了木葉,綱手估計很快就會派人來圍剿音隱村了!”


“……”


藥師兜無語地看了上原奈落一眼,推了推自己的眼鏡,他有點兒懷疑上原奈落早就在打這座基地的主意!


先是打著盜取羅生門通靈契約卷軸的主意和大蛇丸一起去襲擊木葉,接著又在過程中讓大蛇丸背黑鍋,現在又打著木葉很快襲擊大蛇丸基地的名號,搬空大蛇丸的基地。


畢竟這幾年來,大蛇丸主要精力都在這座基地。


這裏有些科學實驗儀器是大蛇丸親手做的,忍界都買不到合適的,甚至都找不到能夠重新製作出來的人。


“行了,那我就都帶走了。”


上原奈落拿了一大堆封印卷軸,把大蛇丸的實驗基地搬空之後,揮手和藥師兜告別。


臨走之前,上原奈落才通靈出宇智波帶土,讓他把大蛇丸、初代火影和二代火影的穢土轉生體都統統放了出來。


“混蛋!”


大蛇丸咬牙切齒地望著上原奈落遠去的背影,猛地握緊了自己的拳頭:“上原奈落,我還沒有跟你算賬!”


“下次一塊兒算吧!”


上原奈落回頭眯著眼睛看著大蛇丸,露出了一個友好和善的笑容之後,瞬間消失在了大蛇丸的麵前。


“又是時空間忍術!”


大蛇丸的眉頭皺了起來,神色難看道:“難怪這家夥總是忽然出現,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大蛇丸大人…”


藥師兜扶起了大蛇丸,表情有些尷尬道:“奈落大人把這座實驗基地已經全部都掏空了。”


大蛇丸這才注意到音隱村的秘密基地已經空蕩蕩的,一股火氣頓時湧了上來,他又快壓抑不住自己的怒氣了!


可惜他又不能衝著藥師兜發脾氣。


畢竟藥師兜也沒有實力攔住上原奈落。


“我…算了。”


大蛇丸握緊了拳頭漸漸鬆開,沉聲道:“這次我去木葉又暴露了行蹤,估計綱手很快就會派人來圍剿音隱村,這座基地反正也保不住了,我們去北方基地!”


大蛇丸已經預知了危機的來臨。


木葉村為了調集足夠的人手圍剿大蛇丸,已經決定不惜代價想要結束和岩隱村在草之國的對峙。


為了避免爆發忍界大戰,綱手開始使用政治和外交手段解決,決定發起了一次同盟會談。


除了風之國和水之國以外,雨之國和瀧之國這兩個臨近土之國的小國,也收到了綱手的邀請。


這位五代火影的手段比她的老師猿飛日斬還要更強一些,威逼利誘的辦法都用上了,綱手這個女人實在有點兒不要臉,搞得這些國家實在沒什麽辦法,隻能灰頭土臉地答應她的要求。


忍界最強大國木葉隱村的首領都不要臉了,這種事兒是真沒地方說理去。


雨隱村內。


依舊是瓢潑大雨。


上原奈落回到村子的時候,小南的手中正翻看著一份木葉使者送來的邀請書,她的臉上有些許複雜和遲疑。


等到小南聽到上原的動靜抬起頭的時候,臉上的遲疑頓去,眉眼忍不住彎了彎,輕笑道:“奈落,你回來得剛好。”


“老師?”


上原奈落的表情微微有些疑惑,他還有些不太習慣,這還是第一次回村的時候小南沒有生氣。


這還不趕緊趁熱打鐵?


上原奈落幹脆利落地掏出封印之書,眯著自己的眼睛微笑地遞給了小南:“老師,這次給你帶的禮物!”


小南臉上的笑容漸漸褪去,隻剩下一絲疑惑和不解:“這…又是誰的屍體嗎?”


“不是!”


上原奈落拍打著封印之書,輕聲解釋道:“這是木葉村的封印之書,前幾天大蛇丸不是襲擊了木葉嗎?那家夥應該就是在那個時候搶到了封印之書,剛好我潛入他的基地,就找到了這個。”


“嗯?你又偷偷去追蹤大蛇丸了嗎?”


小南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正要開口教育上原奈落幾句的時候,下意識地又閉上了嘴巴。


片刻之後,小南臉上的表情才稍有緩解,輕聲歎了一口氣道:“自從大蛇丸掌握了穢土轉生之術竟然兩次毫發無傷地襲擊了木葉,實力比起過去不同以往,不要輕易讓自己陷入險境。”


“嗯。”


上原奈落乖巧地點了點頭。


小南慢慢地踮起腳尖,伸出自己的手掌幫上原奈落整理著他的額前頭發,輕聲繼續道:“之前你不是說要成為曉的正式成員嗎?我和長門都已經同意了,剛好最近有一個比較繁忙的任務需要人手,不過出去執行任務的時候一定要戴上兜帽,隱藏自己的身份。”


“好。什麽任務?”


“襲擊草之國的木葉暗部。”


小南放下了手中的卷軸,拿出了另一個卷軸,輕聲道:“三代土影大野木向曉提出了一次高價委托,讓我們曉的成員幫助他們襲擊木葉暗部,以及破壞五代火影發起的同盟國會談。”


這一筆是曉組織接到的最大單任務。


不過這次的任務需要的人手不少,畢竟要在草之國各地都發起全麵襲擊木葉暗部的行動,一天之內就要把木葉暗部全部趕出草之國,不是一支小隊能輕易完成的。


何況後續還要想辦法破壞由五代火影綱手、霧隱村高層兼實際掌權人照美冥、砂隱村顧問長老千代、瀧隱村首領涉木等人組成的同盟國會談。


最簡單的辦法,曉組織的人手又需要分散到各地去襲擊綱手、照美冥和千代等人的小隊,殺死或者擊退他們。


危險性也比過去的任務高了許多。


“同盟國會談?”


上原奈落終於開心自己能成為曉的成員之後,倒是有些好奇起來,他最近還真沒有收到什麽新聞。


“這是由五代火影綱手發起的。”


小南又把之前放在桌子上的卷軸拿了起來,遞給了上原奈落:“地點在草之國大名府,時間是兩個星期之後,木葉倒是也邀請了我們雨隱村參加,何況他們要讓你或者山椒魚半藏參加,但是你要去執行曉的任務…”


小南慢慢抬起頭看著上原奈落,輕聲道:“說實話我倒是很願意去讓你參加這次會談,剛好可以讓忍界承認你是未來的雨隱村首領,隻是長門說讓你自己做出選擇…”


“……”


上原奈落下意識地握住了卷軸。


過了一會兒之後,上原奈落忽然仰起頭輕笑道:“我去參加這次同盟會談,順便也一起去執行任務吧!”


“嗯?”


“如果單單隻是看地圖的話,不論是岩隱村還是木葉得到了草之國的全部土地,對於臨近草之國的我們來說都是很危險的,這樣我們幾乎有大半的邊境都要和他們牽連在一起。”


上原奈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思索了一會兒,慢慢地抬起頭道:“由曉組織的成員先去襲擊木葉暗部,把木葉村的暗部全部趕出草之國,木葉村肯定不可能放棄,同盟國會談肯定會繼續吧?”


上原奈落捏了捏自己的手指,輕笑道:“然後我再去參加同盟國會談,看看能否和木葉達成一些條款,比如得到一部分防禦要地。”


這就相當於兩頭吃。


隻不過一邊是利用曉組織和岩隱村的任務委托,讓木葉在草之國的爭奪中陷入劣勢;再利用雨隱忍者的身份,幫助木葉奪取草之國的土地,順便反擊岩隱村。


上原奈落心裏很有數。


草之國的麵積不下於雨之國,雨隱村能從裏麵得到一部分就已經不錯了,根本不可能得到太多。


“……”


小南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忽然牽住了他的手掌,另一隻手撫摸著他的臉頰,唇邊的嘴角彎了彎,輕笑著開口道:“長門說的沒錯,奈落還真是長大了呢!”


“呃,還好吧!”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上原忽然覺得臉上有些發燙,指腹輕輕地摩裟著小南的手指,隻感覺小南的手指有點兒滑。


窗外的雨越來越大了。


一個頭頂發髻的少女下忍忽然在窗外高聲道:“天使大人,我們剛剛巡邏到這裏,發現有人入侵了進來…”


“嗯?紫陽花?”


小南下意識地縮回了自己的手掌,慢慢地轉過頭看著進來的少女,輕聲解釋道:“沒有人入侵,是奈落回來了。”


“奈落前輩回來了嗎?”


紫陽花在窗外停了一會兒,捏了捏自己的小拳頭之後,又衝著小南躬了躬身退開了這裏。


“唔,這麽大雨也要巡邏嗎?”


上原奈落有些好奇地望著紫陽花的身影步入雨中:“不是一直由雨虎自在之術進行感知防禦的嗎?”


小南搖了搖頭,低聲道:“總是要培養村子裏忍者的習慣,雨隱村遲早是要靠你們這些年輕人的。”


“怎麽會呢?”


上原奈落挑了挑眉,輕笑著搖了搖頭道:“小南老師今年也才剛剛三十二歲嘛!還很年輕啊!”


這是實話。


三十歲左右是女人最成熟的時間。


小南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輕聲道:“好了,既然回來了,就去看看長門吧,他也一定很想你了。”


“嗯。”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輕聲道:“我也給他帶了一份禮物,剛好也應該是能夠幫到他的。”


“等等…”


眼看著上原奈落推門離開的時候,小南的手掌忽然輕動,一張張折紙化為了一扇紙傘,遞給了上原奈落:“外麵的雨下得很大,不要再淋濕衣服了。”


“……”


上原奈落有些一言難盡地看了一眼紙傘,話說外麵這麽大的雨,紙傘真的有用嗎?


何況以他的體質,又怎麽可能會怕淋雨!


離開了小南的辦公室之後,上原奈落打量著周圍,看了一眼一群正在冒雨巡邏的雨隱下忍小隊。


三個人撐著兩把油傘。


其中的紫陽花走在中間,顯得有些可憐巴巴的。


唔,自從他離開之後,雨隱村的經費變得這麽緊巴了麽?


“喏,拿著吧!”


上原奈落把自己的紙傘遞給了中間的紫陽花,輕聲道:“你們幾個還要繼續巡邏,我去中央高塔見佩恩大人,不怎麽用得著傘。”


“是。”


紫陽花拘束地伸出了手掌,喏喏地開口道:“我不想要你的東西,但是我知道這把傘是天使大人做的,所以我才會接過來。”


上原奈落:“……”


所以你是喜歡小南不喜歡我?


忍界的小姑娘一個個都是什麽毛病!


隻是當紫陽花伸出手掌接過上原奈落手中紙傘的時候,隻見那柄簡單的紙傘上的查克拉忽然消散,整個紙傘散了架,化作了一張張白紙落在了水中。


紫陽花慢慢地抬起頭,眼神中漸漸露出了一絲悲憤:“奈落前輩,你是故意的嗎?”


整個雨隱村誰不知道紫陽花對小南的崇拜!


上原毀掉的可是小南做的紙傘!


上原奈落慢慢轉過頭看向了小南辦公室的窗邊,那裏站著一個身材高挑的身影注視著這裏,除了小南沒有第二個人。


上原奈落看著悲憤的小姑娘,搖頭歎了一口氣道:“說實話你可能不信,我也想去問問我的老師。”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