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上原奈落,月之眼計劃指定合作夥伴!
loading...
“嗯,一次非常成功的穢土轉生實驗。”

上原奈落揮手將棺材收了起來,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意,朝著大蛇丸伸出了自己的手掌:“看來大蛇丸先生沒有騙我,那就祝我們合作愉快。”

“哼,這可稱不上有多愉快。”

大蛇丸的表情又不好了,這次雖然他也有點兒收獲,但是他損失得明顯也很多,怎麽看都隻有上原奈落這家夥賺得最多。

上原奈落看著大蛇丸笑道:“別這麽說,你的性命不是保住了麽?來,開心點兒,笑一個?”

“……”

笑你個頭啊!

大蛇丸懶得理他,轉身就要離開這裏。

反正他的主要目的已經達到,得到白絕之後大蛇丸還需要啟動很多實驗,加快完善他的不屍轉生和穢土轉生。

現在大蛇丸已經有了腹稿。

那就是利用白絕的特性培育出一個強大的身體,從而將這具身體作為藍本,想方設法進行克隆或者複製。

正當大蛇丸要帶著藥師兜走的時候,上原奈落忽然開口又叫住了他:“大蛇丸先生,別著急走啊,我們之前說的忘記了嗎?難道你不去幫我拿羅生門的通靈契約嗎?”

“現在可不是什麽好時機。”

大蛇丸搖了搖頭,沉聲道:“木葉之亂還沒有過去多長時間,木葉的警惕性會很高的!”

“放心,他們很快就會不得不放鬆警惕。”

上原奈落看著大蛇丸一本正經的表情,就忍不住看著他斜眼笑:“這段時間木葉和岩隱村可能會在草之國對峙衝突,所以防衛或許有空虛,我們可以趁著這段時間過去…”

“如果是綱手繼任火影之前他們或許有可能衝突,但是在綱手上任之後,兩天秤大野木應該不會如此不智啊…”

大蛇丸低聲說著話,略微了思考了幾秒之後,看著上原奈落那副惡作劇般的笑容,他似乎想到了什麽,整個人都不太好了。

大蛇丸陰沉著自己的臉色道:“上原奈落,你這家夥不會把草隱村毀滅了吧?”

“猜對了呢!”

上原奈落眯著自己的眼睛,笑得異常和善:“那個村子滿是罪孽,大蛇丸先生何必跟他們合作呢?像我這樣優質的合作對象才是最合適的吧!”

優質個鬼啊!

你他媽純粹是吸著合作夥伴的血!

大蛇丸又忍不住想要罵人了,在木葉之亂結束以後,各個國家都擔心會遭到木葉的報複,不敢和他有什麽牽扯。

在這種情況下,隻有一直處於邊界戰爭狀態草隱村無可奈何,隻能選擇跟他合作,大蛇丸難得尋找到一個新的資源地和資金來源,就這樣被上原奈落毀了。

媽的,好想殺人啊!

大蛇丸幾乎毫不掩飾自己的對上原奈落的殺意和厭惡的目光,今天他除了得到幾隻白絕,收獲的都是壞消息!

“大蛇丸,看看你的眼神…”

上原奈落頓了頓,慢慢地走到了大蛇丸的麵前,輕笑著繼續挑釁道:“我真是喜歡你這種討厭我但是又幹不掉我的樣子…”

“兜,走了。”

大蛇丸真的不想搭理他。

上原奈落又高聲叫道:“龍地洞的通靈契約和羅生門的通靈契約呢?答應我的事做不到的話,我還會收取利息的!”

大蛇丸的腳步頓了頓,沒回頭地開口道:“三天之後,我們在田之國和火之國邊境的偏南小鎮集合,我先帶你去龍地洞,如果你能活下來的話,我們就一起去木葉。”

“非常好。”

上原奈落滿意地點了點頭,等到藥師兜走到他的身邊之後,忽然伸出了自己的手臂,攔住了藥師兜的腳步。

看到藥師兜有些詫異的目光之後,上原奈落的眼眸微微低垂,低聲吩咐道:“這次的任務完成得很漂亮,回去之後可以引導大蛇丸研究屍鬼封盡,死神的肚子裏可是有個強大的靈魂呢!”

“明白。”

藥師兜平靜地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絲毫未變。

兩人短暫地交流了一句話之後,藥師兜就大踏步地向前走去,追上了大蛇丸的腳步。

等到大蛇丸和藥師兜走了一段距離之後。

大蛇丸忽然看著藥師兜開口問道:“剛才我好像看到你停下了,上原奈落那家夥跟你說了什麽?”

“嗬嗬…”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臉上瞬間堆起了一副虛假的笑容:“奈落大人希望我監視大蛇丸大人,一旦您擁有了威脅他的力量,立刻讓我向他匯報。”

大蛇丸也露出了一副笑意:“那你會嗎?”

“當然會向奈落大人匯報。”

藥師兜點了點頭之後,微笑著繼續道:“不過我會帶著大蛇丸大人一起去找他,然後和您一起殺掉他。”

這個回答讓大蛇丸極為滿意。

在藥師兜的身上,永遠都是一層接一層的間諜外衣,每個人都認為藥師兜會成為他們的間諜。

大蛇丸相信藥師兜是最忠誠於他的。

至少比起其他人而言。

大蛇丸滿意地點點頭後,繼續邁步向前:“走吧,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處理。”

“是。”

藥師兜恭敬地點了點頭。

他們兩個離開之後,原地隻剩下了上原奈落自己,他正在做一個新的實驗,那就是殺掉白絕,看看能否觸發黑暗收割。

可惜的是,係統似乎沒這個bug。

隻有被稱為忍者的人才能觸發黑暗收割,顯然白絕這種生物不在忍者的範疇之內,畢竟普通人通過神樹的培養就會化為白絕,這應該是一種怪物吧!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上原奈落俯視著底下十萬沉睡的白絕,慢慢地攤開了自己的手掌:“木遁·絞殺之藤!”

無數帶著尖刺的藤蔓從地麵蔓延出來!

每一根藤蔓都迅速穿透著白絕的身體,將它們徹底殺死!

“仙人模式·開!”

上原奈落的背後直接張開了一雙白色羽翼,一處又一處的地麵之下冒出了藤蔓!

在上原奈落龐大的查克拉支持下,不消片刻之後,地底之下的十萬白絕就被藤蔓徹底覆蓋,讓它們在睡夢中徹底死去!

這些千年之前被大筒木輝夜製造出來的怪物,在一夕之間被上原奈落毀滅殆盡!

不過這也不意味著白絕的絕種。

因為黑絕和白絕共同一個身體,那一隻和黑絕一同活動的正是是白絕本體,也是最強的一隻白絕。

它可以在強大的忍者身上種植孢子之術,孢子會吸收查克拉從而重新化身為白絕。

上原奈落毀掉了十萬白絕之後,望著地上的滿地荊棘,滿意地拍了拍自己的手掌:“這樣看起來就像宇智波帶土和大蛇丸做的了…希望黑絕那家夥不要發瘋吧!”

整個忍界沒有多少木遁忍者。

目前已知的木遁忍者隻有四位,曉組織的絕,穢土轉生出來的千手柱間,宇智波帶土,木葉的忍者大和。

黑絕隻要看到這一幕的話,應該會把凶手鎖定在宇智波帶土和大蛇丸的身上吧?

這個忍界什麽都不可靠。

唯獨忍術是不會騙人的。

誰能相信殺死十萬白絕所使用的木遁,其實是上原奈落這個身上沒什麽血繼的忍者用出來的呢?

在這鐵一般的證據之下,不論什麽都不好使。

上原奈落又用木遁技能和火遁技能在這片大地上製造了一些交戰的痕跡,想辦法把戰場做得更逼真一點兒。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畢竟他還需要繼續蒙騙黑絕監控人柱力的行蹤,順便也是為了讓黑絕幫忙找到宇智波斑的屍體,否則誰來做大筒木輝夜複活的軀殼呢?

做完了這一切之後,上原奈落悄然消失,深藏功與名。

清晨。

太陽破開了迷霧。

一隻豬籠草鑽出了地麵,露出了絕的臉,它掃視著地底下死得幹幹淨淨的白絕,心中頓時升起了一股怒火。

這些白絕都是大筒木輝夜一點點攢下來的啊!

不論是讓這些白絕作為情報偵查人員,還是讓它們成為戰鬥力,都是上好的材料!

絕鑽出了地麵之後,望著底下的荊棘藤蔓痕跡,它又走了幾步,看了看那些白絕身上的傷口。

毫無疑問。

這些白絕身上致死的傷口都是由木遁造成的,除了木遁忍術以外,沒有其他傷口。

過了一會兒。

黑絕慢慢地抬起了頭。

這座基地的隱秘程度,是絕對不會被其他人發覺的。

哪怕有人察覺,基地附近的白絕們也會提早匯報,盡可能地避免外人到來。

宇智波帶土背叛了它們!

這個問題很難捉摸,很有可能是他認為自己把控不住月之眼計劃的主動性,畢竟宇智波一族盡是一群二五仔。

也有可能是宇智波帶土迷途知返,又要去做木葉忍者?

總之,十萬白絕的死,絕對和宇智波帶土脫不了幹係!

黑絕陰沉著聲音開口道:“宇智波帶土已經背叛了我們,這些年來我們隻看到他的木遁忍術進步飛快,沒想到他竟然會用木遁來對付我們…”

“未必吧?”

白絕對宇智波帶土還有些好感,輕聲解釋道:“或許是大蛇丸穢土轉生出來的千手柱間呢?能夠在短短時間內殺掉我們的十萬同伴,千手柱間也有這種能力。”

“你認為大蛇丸有可能發現這座基地嗎!”

黑絕對於白絕的智商有些恨鐵不成鋼:“這座基地周圍盤踞著多少你的同類,有誰能瞞過它們的感知,能將所有的白絕全部殺死,除了它們信任的帶土還能有誰做到!”

這個就是源於對白絕的自信了。

畢竟除非有人提前布置甚至查清了一切,否則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殺盡所有潛藏在這座隱秘基地附近的白絕。

除了宇智波帶土,誰能做到這一點?

“現在我們該怎麽辦?”

白絕有些迷茫,似乎有一點兒對月之眼計劃喪失信心了。

“放心,這一切都沒有超乎我的預料。”

黑絕的心情漸漸鎮定了下來,聲音中多了一些智珠在握的自信:“我們不是早就打算放棄宇智波帶土了嗎?

宇智波一族除了斑以外,大都是一些靠不住的人。

宇智波帶土也是這樣,宇智波鼬也是一樣,因為他們都是當年那些卑劣地背叛了斑的宇智波後裔。

當初我們選擇宇智波帶土成為同伴,是我們認為他和我們一樣想要改變這個忍界,現在看來宇智波帶土根本不能為我們所用。

他的背叛不會打亂我們的任何計劃,唯一麻煩的是月之眼計劃可能會被泄露出去,抓捕尾獸的行動必須要提前準備了!”

白絕提出了自己的疑問:“但是現在情報還沒有收集完成,貿然開始收集尾獸的話,很有可能會引起其他忍村的警惕…如果人柱力故意躲藏起來的話,我們很難發現他們的蹤跡啊!”

“那就先加緊收集情報吧!”

黑絕陰沉著聲音道:“不過這裏的白絕被殺光了,隻能依靠你的孢子之術製造白絕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黑絕忽然意識到了一件事:“這樣一來,似乎我們的盟友隻剩下上原奈落那個小鬼了啊!”

宇智波帶土背叛之後,上原奈落這個家夥已經成為了忍界唯一還相信他們的人…也是利用價值最高的人!

在查清真相之前,這個小家夥,必須要保護好!

萬一他要是出了差錯,月之眼計劃沒有其他人在暗中推動曉實行的話,完蛋的可能性會大大增加。

這個棋子,可是很重要的。

白絕的聲音裏頓時多了一絲緊張:“上原可是我們影響小南和長門的重要人物,必須去提醒他,宇智波帶土背叛我們的事,而且上原根本不會對宇智波帶土設防!”

“是啊…”

黑絕的聲音裏也多了一些複雜,它沉聲道:“上原他這幾年來一直都認為宇智波帶土是同伴,萬一帶土偷襲他的話,幾乎百分百會得手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