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佐助真是又菜又多餘
loading...

“上原奈落,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宇智波佐助打量著在場的眾人,終於決定將目光放在了上原奈落的身上,因為他認為上原奈落應該是這三個人裏麵最弱的一個。


“容我為你介紹一下。”


上原奈落友好地朝著宇智波佐助伸出了自己的手掌,親切地開口解釋道:“宇智波佐助,我代表致力於維護忍界和平的曉組織正式向你發出邀請,招攬你成為我們其中的一名實習生。”


“你們看起來可都不是什麽好東西!”


宇智波佐助陰沉著臉盯著上原奈落道:“枉費我還以為你是一個好人,原來你和宇智波鼬是同夥!”


“我一直都是一個好人。”


上原奈落臉上的笑容不減,甚至還有些春風得意:“等你跟我相處久了就會知道…現在告訴我,你願意加入了嗎?曉組織雖然禁止內部爭鬥,但是可不禁止兄弟相殘呢!”


“……”


宇智波佐助沉默了一會兒,轉頭看向了宇智波鼬:“宇智波鼬這家夥在你們組織裏是什麽身份!”


“鼬先生可是曉的正式成員!”


上原奈落輕笑著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宇智波佐助:“我們兩個隻是組織裏的實習生,當我們實力足夠的時候,首領大人就會準許我們成為正式成員。”


這個解釋非常容易理解。


宇智波佐助瞬間就明白了身份高低,他忍不住朝著上原奈落冷哼道“在中忍考試的時候那麽囂張,我還以為你是什麽了不得的家夥,沒想到你也隻是一個實習生。”


“……”


上原奈落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


顯然宇智波佐助的話戳痛了他的傷心處。


這麽多年以來,上原奈落申請成為正式成員的次數可不少,每一次都被小南拒絕,甚至長門開口求情都不行。


每當上原奈落見到那一身紅雲黑袍校服的時候,都會止不住地想起那個獎勵豐厚的支線任務。


然而那個成為曉正式成員的支線任務就像賭贏綱手、讓鳴人黑化這些任務難度一樣高,簡直成了上原的心病。


這也太扯淡了啊!


問題到底出在了哪裏啊!


明明上原自己已經非常努力了,為了讓小南見到自己的實力變得越來越強,上原奈落幾乎每天都會做出一副努力修煉的樣子。


不論小南讓他做什麽,他都會盡力去完成。


結果每次提起成為曉的正式成員,小南隻會哄著他在村子裏乖乖修煉,跟著她一起學習治理雨隱村。


簡直和哄小孩兒一樣。


上原奈落臉上的笑容重新洋溢了起來,他卻轉頭看向了宇智波鼬,輕聲問道:“鼬先生,我能代替你管教一下你的弟弟嗎?免得他在組織裏口無遮攔,得罪了其他前輩。”


“隨意。”


宇智波鼬漫不經心地轉過了頭。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哢嚓!


一聲清脆地骨裂聲響起!


上原奈落猛地用力擰斷了佐助的手臂!


“呃啊…”


宇智波佐助不由得慘呼出聲。


宇智波佐助的叫聲太過痛苦,引得宇智波鼬也不由自主地轉過身來,注視著佐助的傷口,微微皺起了眉頭。


上原奈落手掌泛過一抹綠色,一邊為宇智波佐助治療著他的傷口,一邊輕笑著勸說道:“雖然我也是實習生,但是你是在我之後加入的曉,以後記得要叫我前輩,懂了嗎?”


“……”


宇智波佐助隻是咬牙不語。


正當上原奈落想要繼續動手的時候,一柄渾身捆著繃帶的大刀落在了他的身邊,阻止了他的動作。


幹柿鬼鮫的嘴角含笑,輕聲道:“畢竟也要給鼬先生一點麵子,雖然他們兩個是生死仇人,但總歸也還是兄弟…”


“……”


宇智波鼬看著幹柿鬼鮫的眼神中頓時有了一絲感激。


上原奈落望著幹柿鬼鮫的眼神中頓時多了一絲危險,這個間諜怎麽回事?是不是離得遠了,心裏有點兒飄了?


宇智波佐助卻完全不領情,甚至冷聲開口道:“誰和他是兄弟,自從他殺了爸爸媽媽和所有族人之後,就是我恨不得把他砍成肉泥的仇人!”


“鼬先生,你看…”


幹柿鬼鮫頓時擺出了一副無奈的樣子。


宇智波鼬搖了搖頭,低聲道:“不用理會他,宇智波佐助從小實力就不堪一擊,隻會用嘴巴囂張逞強,我說過…”


宇智波鼬的話忽然停了下來,因為他感覺如果再說宇智波佐助不合適成為曉的成員,估計幹柿鬼鮫和上原奈落又會說什麽既然佐助不合適那就殺掉他之類的狠話。


這可真是愁人。


宇智波鼬都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了。


宇智波鼬一點點地收攏起了自己的衣領,輕聲道:“算了,我們走吧,抓緊時間趕回組織的基地,免得再遇到木葉的追擊!”


事到如今,宇智波鼬也隻能苦中作樂。


宇智波佐助加入曉組織之後,他也能夠經常見到佐助,親自保護佐助的安全,事情似乎也不算特別糟糕。


唯一的痛苦,就是佐助仇恨的目光了。


隻不過這個時間並不會太久了,剛才宇智波佐助和漩渦鳴人決裂戰鬥的時候,已經由雙勾玉寫輪眼進化成了三勾玉寫輪眼。


宇智波鼬心中開始盤算,他要挑個什麽機會讓佐助能夠開啟萬花筒寫輪眼,那個時候他就能安然去死了。


甚至宇智波鼬完全不介意用自己的死,讓佐助解除心結。


隻不過在死之前,一定要安排好佐助的人生,假如佐助那個時候還待在曉組織的話,怕是要被人一直欺負的。


可惜這隻是宇智波鼬一廂情願的想法。


路過一家甜品店的時候,幹柿鬼鮫提議在這家店裏吃午飯,宇智波佐助當即表示不滿:“我討厭納豆和甜食。”


“但是鼬先生非常喜歡甜食。”


幹柿鬼鮫嘴角勾了勾,望著宇智波佐助笑得很是惡劣,他似乎是為了幫助宇智波鼬,所以尤其喜歡欺負佐助。


宇智波鼬在旁邊看得頗為無奈,隻能轉頭看向了一個局外人:“上原午飯想吃什麽?”


上原奈落漫不經心地看了一眼幹柿鬼鮫:“最近口味有點兒清奇,想吃鯊魚魚翅。”


“……”


聽到上原奈落的話,幹柿鬼鮫的臉色頓時不太好看,明顯變得老實了不少。


一行人吃飽喝足之後。


宇智波佐助看著宇智波鼬喝水的機會,手掌中驟然閃過一道電光,朝著宇智波鼬的方向衝了上去:“千鳥!”


嘭!


宇智波佐助被宇智波鼬一腳踹倒在地!


宇智波鼬又是一腳緊緊地踩斷了佐助的手腕之後,才慢吞吞地開口道:“上原,這點傷勢應該沒問題吧?我可不想在榨幹佐助的剩餘利用價值之前,讓他變成一個徹徹底底的廢物。”


“放心。”


上原奈落輕笑了一聲,揮手治愈了佐助的傷口:“隻要你不把佐助的腦袋擰下來,我都能治好他。”


他們一行人回轉雨之國的路上,甚至還沒有離開火之國的邊境,宇智波佐助中途就以每天三次以上的頻率偷襲刺殺宇智波鼬,每次都是被宇智波鼬輕鬆擊潰。


一路上宇智波佐助刺殺倒是沒有成功過一次,反而是換來了幹柿鬼鮫的疏遠和宇智波鼬的不安。


宇智波鼬覺得佐助不懂得隱忍。


鬼鮫覺得佐助真是又菜事又多。


曉組織在這邊萬分嫌棄宇智波佐助的時候,忍界的另一位喜歡收養孤兒的忍者暴跳如雷。


音隱村內。


犧牲了音忍四人眾,卻還沒有得到佐助的消息,大蛇丸的脾氣明顯暴躁了不少:“到底是怎麽回事?我現在這具身體馬上要瀕臨極限了,鬼童丸他們還沒有把佐助帶回來!”


“或許是我們的計劃出現了一些偏差。”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無可奈何地勸說道:“大蛇丸大人,不如先進行一次不屍轉生吧!而且宇智波佐助的寫輪眼血繼未必是大蛇丸大人最優的選擇…”


“但是現在他是最合適的!”


大蛇丸一拳砸在了實驗台上,由於用力過度,他隻能顫顫巍巍地躺倒在旁邊的椅子上:“先去幫我準備這一次不屍轉生吧!一具新的身體還能支撐三年的時間,剛好在這三年時間裏讓我去抓捕研究白絕…”


說完之後,大蛇丸慢慢地偏過頭,一雙蛇瞳之中夾雜了一絲危險和感激:“兜,還要多謝你帶回來了一具白絕的屍體,讓我又找到了一種新的可能。”


藥師兜轉身就要離開的時候忽然停下了腳步,臉上顯得越發恭敬:“不,是我要感謝大蛇丸大人,因為您的存在,才讓我看到了最適合忍者的道路。”


“嗬嗬嗬嗬…”


大蛇丸慢慢地笑著扶住了自己的額頭,低聲道:“不錯,我又發現了一條新的道路,隻要我們能夠抓到數量足夠多的白絕,穢土轉生…不屍轉生…還能進一步完善!”


大蛇丸慢慢地轉過頭,看向了自己身邊一幅刻著初字的棺木,眼神中閃過了一絲癡迷:“隻要得到白絕,很快我就能擁有初代火影的力量!”


自從大蛇丸開始研究白絕的屍體之後,迅速發現這種生物的奇妙構造,這種生物完全不像是忍者,他們的身體似乎能夠兼容任何查克拉的存在。


這一點非常神奇。


隻要能夠兼容查克拉,就意味著能夠容納任何血繼限界,對於大蛇丸而言,他希望得到的血繼就能夠融入白絕體內。


隻要得到一具活的白絕,隻要那具白絕能夠容納木遁血繼,大蛇丸認為他完全可以憑借木遁的力量在忍界立足!


最重要的是,白絕的身體構造非常獨特。


大蛇丸發現白絕這種生物或許能夠作為穢土轉生的祭品容器,或許能夠讓亡者發揮出強大的力量,唯一的問題就是力量強大的穢土轉生者不太容易控製。


還有白絕這東西到底應該去哪兒找?


大蛇丸輕輕地叩擊著自己的手指,陰冷的瞳孔微微縮緊,他慢慢地呢喃道:“我記得絕那家夥一直是曉的情報人員,這些白絕應該都是它的分身,隻是絕那家夥平日裏行蹤不定,看來得想辦法從一個曉的成員嘴裏套出它的情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