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即將迎來新的成員(第三更!)
loading...

日向雛田繼任宗家族長接受眾多分家忍者叩拜的時候,上原奈落躲藏在一個小山洞裏,打了個響亮的噴嚏。


“最近得罪的人好多…”


上原奈落裹了裹身上的黑色忍者服,低聲感歎道:“割了一茬木葉的韭菜,以後行事要低調些了,天天挨罵可真是受不了。”


上原奈落猜測得沒錯,的確有人在罵他。


火之國,短冊街上。


自來也和漩渦鳴人終於找到了綱手,並且告訴了她木葉之亂和猿飛日斬的死訊,以及邀請她擔任第五代火影的事。


綱手的注意力很快就放到了殺死猿飛日斬的凶手上,她猛地捏碎了自己的酒杯:“等等…聯合大蛇丸製造木葉之亂,殺死老頭子的家夥是叫上原奈落麽?”


這個名字她可是記憶猶新!


這幾年來每當綱手輸得幹幹淨淨時,就會想念那個給她送錢的雨忍少年,他們那個時候玩得多歡樂啊!


沒想到再度聽起這個名字的時候,那個有些羞澀的小鬼竟然已經成為了大蛇丸製造木葉之亂的幫凶!


綱手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銀牙緊咬:“當初我該殺了他的!難怪和他在賭桌上的時候我一直在贏,那個時候命運就在提醒我,應該殺掉那個小鬼的!”


從自來也的話中判斷,那個叫上原奈落的小家夥成長速度驚人,居然已經可以和三忍級別的自來也戰鬥了。


如果她當初殺了上原奈落,木葉或許也不會遭受現在這麽大的損失,猿飛日斬或許也不會喪命。


“呃…”


自來也歎了一口氣,出聲為上原奈落解釋道:“其實他也是出於無奈吧!畢竟那個小家夥也是得到了半藏的授意…”


這個場合不太合適詳細說。


等到他們兩個私下裏相處的時候,自來也才把誌村團藏和猿飛日斬兩個老頭子的齷齪事告訴了綱手。


金發女忍者氣得一拳打飛了自來也:“現在的木葉就是個爛攤子,讓我去做第五代火影?”


“沒有比你更合適的人選了。”


自來也幽幽地歎了一口氣,揉了揉自己的胸膛,沉聲解釋道:“哪怕是我擔任火影,木葉也有分崩離析的危險…綱手,隻有你是最合適的人。”


因為綱手是初代火影和二代火影的孫女,又是整個忍界久負盛名的醫療忍者,十分受人尊崇,除了人有點兒不太正經,無疑是最適合成為火影的人。


“好啊!”


綱手忽然擲出了兩個骰子,輕笑道:“隻要你輸給我,我就答應你的請求!”


“……”


自來也不搭她的腔。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綱手的眉頭皺了皺,一把將兩個骰子捏成了碎末,不悅地嘟囔道:“還不如上原奈落那個小鬼有勇氣…真是可惜了一個賭友,再見的時候就是敵人了呢!”


“別想那麽多了。”


自來也打斷了綱手的話,沉聲道:“不出意外的話,你們永遠也不會再見麵了!”


上原奈落並不知道綱手和自來也在談他的事。


上原奈落正躲在小山洞裏感歎人生艱難的時候,他的戒指傳來了通訊,長門向他發來了警報:“輝夜君麻呂和白回來了,小南要和你通話,她現在看起來很生氣,我攔不住她。”


“長門大人,我在一個山洞裏。”


上原奈落撫摸著手裏的戒指,向戒指內輸入了查克拉之後,小聲道:“這裏信號不太好,查克拉能傳送得過來嗎?”


然而很快長門就沒有了回音。


過了一會兒,戒指裏傳來小南壓抑著暴怒的聲音:“奈落,你現在在哪兒?馬上回到村子!”


“老師,我這邊還有些事要處理…”


“不要說那些無用敷衍的話,你長大之後膽量也越來越大了,竟然敢和大蛇丸聯合去刺殺木葉的三代火影!”


小南根本不聽他的解釋,哪怕隔著遙遠的距離,上原奈落也能想象到小南現在的神色肯定非常冷淡,仿佛對一切都漠不關心。


而這恰恰是她最生氣的狀態。


“老師…”


上原奈落垂下了頭,歎了一口氣撒個小謊:“如果我不去刺殺三代火影,就無法見到幕後主導中忍考試之亂的誌村團藏,就在之前我見到了誌村團藏並且殺掉了他。”


誌村團藏在木葉的定義是失蹤。


這種事可以由著上原奈落盡管編造。


戒指的另一邊聽到了這番話之後,頓時陷入了沉默,顯然不論是長門還是小南,都有些震驚於這條消息。


小南的聲音聽起來似乎緩和了好多,她低聲道:“奈落,先回來吧!現在外麵對你來說太過危險,雖然木葉暫時陷入麻煩沒空追捕你,但是等他們恢複過來,不會輕易放過殺死火影的凶手。”


“老師,但是我這邊出了一點問題。”


上原奈落沉聲解釋道:“宇智波鼬和幹柿鬼鮫去木葉搶奪九尾失利,曉的情報可能在木葉泄露了…”


小南聽到了上原奈落話語中的沉重,低聲安撫自己的弟子:“不可能永遠有躲藏在幕後的組織,何況曉的事有我們來處理,你現在要做的是立刻回到雨之國。”


“小南,上原已經長大了。”


長門在另一邊勸說小南之後,開口道:“不用擔心,上原,你想做什麽都可以放手去做,六道佩恩就是你的後盾,遇到危險之後立刻召喚六道佩恩,我會在天道體內準備充足的查克拉。”


“長門,不要太寵溺他了。”


小南冷聲責備了一句長門之後,聲音忽然變得有些清冷:“我聽說木葉的旗木卡卡西給了你幾本書?”


上原奈落:“……”


白那個家夥怎麽嘴那麽碎?


這種事也是能向小南匯報的麽?


“注意遵守忍者三禁。”


小南冷聲警告了一句之後,繼續道:“以後記得交朋友要慎重,那個試圖帶壞你的旗木卡卡西,等我們去木葉捕捉九尾的時候,我不會放過他的。”


上原奈落:“……”


這還能讓他說什麽?


當然是讓旗木卡卡西自求多福了!


“好的,我記下了。”


上原奈落認真地點了點頭之後,輕聲承諾道:“我發現了一個適合成為實習生的小鬼,過幾天我找到他之後就會把他帶回去。”


“注意自己的安全。”


長門叮囑了一句之後,忽然聲音低沉地開口道:“上原,謝謝你幫我找回來的族人。”


說完這句話之後,長門就切斷了查克拉的聯係。


雨隱村內的高塔上,小南皺了皺眉頭,臉色冷若冰霜,有些不滿地打量著長門:“我還有很多話要叮囑他…”


長門搖了搖頭,低聲勸阻道:“上原處在一個青春期的年齡,你說的太多了,他就會產生逆反心理。”


長門看到小南有些狐疑的目光,繼續開口解釋道:“其實上原願意主動做一些事,這也是對他的一種鍛煉,至少我們可以不用擔心雨隱村和曉的未來了。”


小南低頭沉思了一會兒之後,猛地抬起頭道:“那就等奈落回來之後,就讓他擔任雨隱村的首領,治理整個雨隱村和雨之國,免得他總是離開我們身邊。”


“……”


長門不想再和小南溝通了。


小南總是想把上原奈落當成孩子一樣綁在自己身上,生怕他出現一點問題,但是男人不出去經曆一些磨難怎麽會知道生活艱難,怎麽會知道家裏才是最溫暖的港灣?


當然長門也不至於真的讓上原奈落陷入危險。


等到小南離開之後,長門立刻讓天道佩恩用幻燈身之術下達命令,讓幹柿鬼鮫和宇智波鼬前往協助上原奈落,完成一個招攬新成員的任務,實則是保護上原奈落的安全。


這簡直就是離譜。


可惜這個命令不由拒絕。


沒過幾天。


上原奈落就看到了來到他身邊的幹柿鬼鮫和宇智波鼬,三個人窩在這個小山洞裏大眼瞪小眼。


宇智波鼬開口就想套路情報:“我們招攬的新成員是木葉忍者嗎?是那個代號為孤兒的木葉叛忍嗎?”


這幾天那個名為孤兒的木葉叛忍鬧得很凶,連宇智波鼬和幹柿鬼鮫都聽到了他的消息,忍界許多人都在關注這件事。


“不是。”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輕聲解釋道:“不過也差不多,這次我們招攬的忍者倒也是個小時候父母雙亡的孤兒…”


而且你這濃眉大眼的就是害他成為孤兒的凶手!


宇智波鼬點了點頭,心裏開始盤算到底招攬的是誰,畢竟曉組織一向是以實力優先,木葉能夠符合條件的少之又少。


“難道是凱先生?還是卡卡西先生?”


木葉的孤兒有點兒多,一時之間宇智波鼬就想出來這兩個,畢竟隻有這兩個人的實力還算符合曉的標準。


這可就不太妙了。


如果是邁特凱的話還可以,但是旗木卡卡西那個人如果背叛了木葉的話,對於木葉的打擊是致命的。


可惜上原奈落一直保密,堅持不肯泄露這個消息,搞得宇智波鼬心裏有些不安。


“放心吧。”


上原奈落輕笑道:“鼬先生,如果你和新成員有什麽矛盾的話,我會幫你的。”


“多謝。”


宇智波鼬又開始思考了。


如果這個叛忍對木葉危害足夠大的話,那就打著有矛盾的稱號,直接殺掉他!


上原奈落悄然打開了命運技能,勾了勾自己的嘴角:“好了,我們去終結之穀吧!就在那裏等著我們的新成員吧!”


終結之穀。


一切按照預期在上演。


上原奈落和宇智波鼬、幹柿鬼鮫抵達終結之穀的時候,這座峽穀依舊還是十分平靜,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間的巨大雕像佇立在這座終結穀內,看起來威風凜凜。


剛剛抵達這裏,上原奈落就有五百金幣入賬,果然火之國或者木葉開局才是正確的打開方式啊!


“我們來終結之穀有什麽意義?”


“因為這裏是故友決裂的地方啊!”


上原奈落指了指遠處飛奔而來的一個人影,依舊在背後追逐他的人,輕笑道:“看到了嗎?那就是我們的新成員。”


前方逃亡的人正是宇智波佐助。


後麵追逐他的人正是漩渦鳴人。


曆史被他強製按入了既定軌道,綱手那個女人才回到木葉繼任第五代火影不久,音忍四人眾就在某個深夜現身帶走了宇智波佐助,一群木葉下忍追了出來。


音忍四人眾為了掩護佐助逃走,正在和木葉下忍們激戰,漩渦鳴人也在朋友們的掩護上追上了佐助。


終結穀內,一場昔日隊友決裂的戲碼上演。


宇智波鼬望著終結穀下方戰鬥的兩個少年,臉色陡然變得難看起來,不論是他的弟弟宇智波佐助還是木葉的九尾人柱力,無論是哪一個人被曉組織抓走都不是什麽好事!


“怎麽樣?”


上原奈落俯視著湖麵上激戰中的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輕笑了一聲道:“鼬先生,你來挑一個吧!我們是帶走你的弟弟,還是帶走木葉的九尾人柱力呢?”


幹柿鬼鮫咧了咧嘴,提出了不同的意見:“哦?小實習生,是首領有什麽特殊的命令麽?兩個小鬼不能都帶走嗎?”


“當然可以。”


上原奈落笑得十分開心:“這樣你們小隊抓捕九尾人柱力的任務也能完成!”


上原奈落和幹柿鬼鮫在這裏一唱一和,擾得宇智波鼬心緒不寧,他感覺自己遭遇到了加入曉組織以來最大的考驗。


宇智波鼬咬了咬牙,雙目頓時變得一片猩紅,他沉聲開口道:“宇智波佐助的實力太弱,他還和我有著徹骨的仇恨…”


“那就殺掉他。”


上原奈落似笑非笑地看了宇智波鼬一眼,輕聲繼續道:“鬼鮫前輩,殺掉佐助,抓住木葉的九尾人柱力…這種事交給你沒什麽問題吧?”


“我很樂意。”


幹柿鬼鮫扛起了自己的鮫肌大刀,笑得十分暢快,演得也十分逼真:“這個小鬼之前對鼬先生不夠恭敬,剛好讓我用他的腦袋為鼬先生出出氣!”


宇智波鼬:“……”


媽的,需要你這鯊魚臉多事?


上原奈落和幹柿鬼鮫這兩個人是要現場活活逼死他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