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手頭有點兒緊啊鬼鮫!
loading...

火之國內,暗流湧動。


木葉高層暫時以和平手段解決了所有外敵之後,立即騰出手來清理內亂,明麵上是追查大蛇丸的間諜。


暗地裏自來也親自出馬,開始監督調查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的心腹,尋找那個號稱一直監視著漩渦鳴人的暗部,避免三代火影的黑暗隱私被其他人利用。


這些消息絕對不能泄露出去!


倘若是風影、土影和雷影那種臉皮厚的家夥也就算了,人家不在乎哪些事能不能見人,隻要對村子有利的就會去做。


然而猿飛日斬的人設可不一樣。


隻是無論自來也如何追查那些曾經負責保護過漩渦鳴人的暗部,都未曾查到有這個人,自來也隻能暫時將其定義為失蹤。


不太巧的是,自來也查到了許多猿飛日斬的黑暗之後,比如暗中支持大蛇丸和誌村團藏進行木葉人體實驗研究等等。


這些黑暗隱秘直接讓猿飛日斬一直以來的老好人形象徹底崩解,同時也有一個專門負責猿飛日斬黑暗之事的暗部資料。


這些資料寫的非常詳細。


古怪的是,這個暗部的代號叫孤兒。


自來也和木葉高層認為這個代號為孤兒的暗部可能是直屬於猿飛日斬自己,並且一直在單獨行動,沒有任何搭檔的同伴。


畢竟代號就是孤兒啊!


野外的小河邊。


藥師兜把手中的烤魚遞給了上原奈落:“奈落大人,這段時間木葉在追查那一晚在漩渦鳴人窗外稟報的暗部,看來我離開時為他們遺留的小禮物應該很快就會被發現了。”


“什麽禮物?”


“三代火影大人的一些黑暗曆史。”


藥師兜意味深長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鏡,輕聲道:“我一直認為身為一名合格的間諜,我們絕對不能讓人察覺到一件事裏麵多了兩個不該出現的人。


否則的話很容易會懷疑到我們頭上,哪怕是一絲懷疑,在那些不需要講證據的暗部麵前,可是會帶來仇恨的。


不論是大蛇丸大人還是奈落大人,都在木葉崩潰計劃中吸引了太多仇恨,我剛好可以借此讓木葉陷入更大的混亂。”


藥師兜這家夥是要用一連串的事實證據,坐實那一晚在漩渦鳴人窗邊自爆的人,一定是猿飛日斬和一名暗部忍者。


藥師兜並沒有隱瞞他的計劃。


既然木葉開始調查這件事,他很快就會順理成章地安排一名代號為孤兒的木葉暗部叛逃,把已經戰死的猿飛日斬一手導演了九尾之亂、暗害了四代火影夫婦的消息告訴更多人。


藥師兜說完自己的計劃之後,又補充了一句非常具有哲理的名言:“既然是要做戲表演,那就一定要做全。”


“你真是個人才啊!”


上原奈落歎了一口氣,藥師兜這家夥不愧會在曆史上成為忍界曾經真正的幕後黑手,什麽事都會安排仔細。


上原奈落忽然挑了挑眉毛,好奇地開口問道:“三代火影真的有那麽黑暗的曆史嗎?”


“比奈落大人編纂要多一些。”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藥師兜點了點頭之後,低聲道:“一個執掌木葉大權將近四十年的火影,怎麽可能會是一個慈祥的老人呢?有些人年紀大了,就會以慈悲麵目粉飾太平。”


作為間諜,藥師兜知道的事也不少。


隻是這麽一位高智商的部下,隱隱襯托得上原這個幕後黑手不太合格,上原有那麽多情報,做事還不如藥師兜做事仔細!


上原奈落想了一會兒,手中的烤魚都有些乏味了起來,他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道:“不想吃了,在村子裏小南老師天天做烤魚,在這裏你也給我做烤魚!”


“呃…”


藥師兜的臉色頓時有些尷尬起來:“這個時間太晚了,明天我去附近的鎮子上買一些丸子吧?”


“不用了,我知道一個地方有賣。”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輕聲道:“我去直接找幹柿鬼鮫那家夥,你做好自己的事,不要讓我失望。”


“是。”


藥師兜恭恭敬敬地低下頭,看著一疊卡牌慢慢出現在上原奈落的腳下,隨即瞬間帶著消失在了他的麵前。


良久過後,藥師兜才慢慢地抬起頭,握著手裏的烤魚,有些惋惜道:“奈落大人似乎有些不諳世事呢…火之國那些流浪兒因為不會捕魚,隻能在垃圾場裏撿吃的啊!”


然而藥師兜摸了摸自己忍具包的卷軸,上原奈落還真沒有拿走用來建造孤兒院的資金。


藥師兜忍不住歎了一口氣道:“隻是比起大蛇丸大人,似乎奈落大人更為純粹啊!”


寂靜的叢林裏。


幹柿鬼鮫和宇智波鼬朝著木葉的方向行進著。


他們在火之國聽到了中忍考試之亂的消息,也得知了猿飛日斬的死訊,但是宇智波鼬並不知道團藏的死訊。


因此宇智波鼬打算回到木葉警告團藏,順便也想去看看自己的弟弟宇智波佐助是否安然無恙。


路過一家路邊小店的時候,幹柿鬼鮫看到了小店台階上,坐著一個狼吞虎咽的青年,他的嘴裏很沒吃相地叼著一個丸子。


“鼬先生。”


幹柿鬼鮫咧了咧嘴,輕笑地望著那個青年道:“你看那個落魄的家夥是不是很像我們組織的實習生…”


“確實很像。”


宇智波鼬抬起頭仔細看了一會兒,臉色頓時有些不太好看:“嗯?那就是上原奈落吧?他怎麽會在這裏?”


這似乎不太應該。


據說這家夥剛在木葉刺殺了木葉的三代火影,甚至借助忍者半神山椒魚半藏的名聲,逼迫木葉簽下了承認半藏為雨影的同盟協議。


木葉果然不是什麽好東西。


真正的協議隻有雨隱村和木葉村知道。


消息傳出來之後,假如山椒魚半藏真的還活著,估計會把上原奈落這個簽協議的人腦袋都給擰下來。


嗖!


一根竹簽紮在了幹柿鬼鮫的腳下。


上原奈落黑著臉看向了幹柿鬼鮫,伸出了自己的手掌:“鬼鮫前輩,鼬先生,最近手頭有點兒緊,借點兒錢。”


“說實話,不敢借。”


幹柿鬼鮫飛快地搖了搖頭,絲毫不顧自己其實是上原奈落的間諜身份,低聲解釋道:“萬一你出了什麽問題,小南前輩問起來,我這邊可擔不起這個責任。”


幹柿鬼鮫咧了咧嘴,繼續道:“聽說最近木葉三忍之一的綱手在火之國十分活躍,我可不敢讓自己的錢打水漂了…”


“……”


上原奈落嘟囔了一句膽小鬼,轉頭看向了宇智波鼬,要不是宇智波鼬在這兒,他一定給鬼鮫做一頓烤魚翅嚐嚐。


然而一旦在私下裏的時候,幹柿鬼鮫又會對上原奈落異常恭敬,完美地演繹了一個間諜的生活。


但是在表麵上相遇的時候,鬼鮫這王八蛋總是喜歡搞他心態,裝作一副大家不熟的樣子。


宇智波鼬直接避開了借錢這種小事,反而開口問道:“上原,你怎麽還在這裏,還沒有回雨隱村?”


“我沒路費啊!”


上原奈落的嘴角輕笑道。


你這沒路費是個什麽鬼理由啊!


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宇智波鼬解開了自己的衣領,掏出了自己的錢包,生硬地轉移話題:“你剛才說借錢,需要借多少?”


“一百萬兩吧?”


上原奈落開口就說了一個大數字之後,繼續道:“下次我可以多批給你們一百五十萬兩活動經費。”


“沒有那麽多。”


宇智波鼬掏出了一疊錢遞給了上原奈落:“我這裏隻有十萬兩,不要告訴小南前輩是我借給你的。”


“我懂的。”


上原奈落從善如流地收起了錢:“你們呢,佩恩大人有交代什麽任務嗎?我有可以幫助兩位的地方嗎?”


“不愧是組織的財政官,真是拿了錢就好說話啊!”


幹柿鬼鮫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宇智波鼬,低聲笑道:“嗬嗬嗬嗬…我們想要借著木葉混亂的機會,去調查木葉的九尾人柱力,看看能否抓走他。”


“這個任務倒是簡單…”


上原奈落瞥了一眼這兩個人,壓低了自己的聲音道:“整個木葉現在是一團糟,如果你們暴露了曉的存在,還不能為曉帶回九尾人柱力的話,是不是意味著已經沒有存在的價值了呢?”


“……”


宇智波鼬的眼神微微移動,歎了一口氣道:“這是首領的命令,我們隻能拚盡自己的性命去完成。”


“曉不會容納無能之輩。”


上原奈落眨了眨自己的眼睛,輕聲道:“如果你們失敗的話,組織應該會提交招攬一個新的備選實習生上崗競爭,不過不用擔心,這個人的實力比你們要弱小很多。”


上原奈落輕笑著開口繼續道:“如果鼬先生願意的話,可以隨時殺掉那個新成員,我相信組織裏的人不會怪罪你的。”


“多謝了。”


宇智波鼬點了點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