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叫我上原影帝
loading...

木葉真的落入了黑暗。


當漩渦鳴人竹筒倒豆子一樣說完了一切之後,自來也的臉色越發凝重,甚至自來也本身也曾見識過許多黑暗。


然而九尾之亂是猿飛日斬指使的。


這個消息未免也太過驚人,稍不注意泄露出去的話,就會引起木葉大亂的,自來也揮手叫來了一名木葉暗部,沉聲問道:“老頭子現在在哪兒?”


“火影大人已經被人殺害了!”


一名暗部隊長飛快地衝了過來,第一句話就讓自來也臉色又變了,今天到底是什麽情況?


這名暗部隊長說完之後,又遞上了一張卷軸:“自來也大人,殺害火影的凶手已經被我們圍住,這是我們從凶手的身邊搶到的,請您來處置吧!”


幸好自來也的威望足夠高,否則這名暗部隊長也不知道該怎麽辦了,畢竟卷軸上的消息太過驚人。


自來也打量了一眼局勢已經穩定下來,他才慢慢地打開了那封寫著同盟書字樣的卷軸,一點點地細細看了下來。


今天的信息量有點兒大。


誌村團藏竟然暗地裏和雨隱村達成了這種喪權辱國性的同盟,甚至包括承認山椒魚半藏為雨影,支持雨之國對土之國的戰爭,支持雨之國侵占草之國的土地,支持雨隱村圍剿曉組織…


至於他為什麽要這麽做…


這個理由就有現成,而且已經發生了。


如果團藏沒有簽訂這份同盟書,為什麽一個雨忍會去冒著戰爭風險刺殺三代火影猿飛日斬?


“不過這真的符合團藏的性子?那家夥不是張口閉口就是為了木葉嗎?怎麽可能會簽訂這種同盟書…”


自來也皺緊了眉頭,猶自有些懷疑的時候,旗木卡卡西終於費盡力氣擊敗了千代婆婆,來到了自來也的麵前。


過來之後,旗木卡卡西就一句話釘死了團藏的罪狀:“砂忍高層參謀馬基已經招供,正是誌村團藏和大蛇丸邀請他們來參加木葉崩潰計劃的,代價是將風之國的任務歸還給砂隱村…”


說完之後,旗木卡卡西又開口補充了一句:“對了,自來也大人,還有一個消息,昨晚根部基發生劇烈交戰,誌村團藏疑似失蹤或者遇害,凶手可能是宇智波鼬或者宇智波帶土…”


“我這裏也有一條消息。”


自來也的表情有些難看地抬起頭道:“十二年前,宇智波帶土很可能是受我們火影大人的指使發動了九尾之亂…卡卡西,據說你也是其中一個知情者?”


旗木卡卡西:“……”


為什麽自來也會知道這件事?


這個消息也是漩渦鳴人告訴自來也的。


昨晚漩渦鳴人偷聽到的情報有點兒多,一股腦地都告訴了自來也。


麵對一個親口被父親承諾可以信任的人,漩渦鳴人也不會猜疑。


自來也剛才聽到這個鳴人被插帶進來的消息還有些不相信,然而看到旗木卡卡西的表情,顯然自來也的心裏已經有了答案。


“火影這個位置真是個大麻煩啊…”


自來也揉了揉自己的額頭,沉聲道:“過去的事先不說,現在兩個老頭子都已經死了,卻給我們留下了那麽多問題。”


旗木卡卡西點了點頭後,輕聲道:“不過現在襲擊村子的砂忍們已經被控製起來了,為首的千代也已經被抓了起來,一尾人柱力的暴走也被製止了…”


“看來隻剩下那個刺殺了老頭子的雨忍了吧?”


自來也慢慢站起身來,打量著遠處還在大殺四方的上原奈落,沉聲道:“我記得那個小鬼之前和木葉的關係還不錯吧?派人去告訴他,誌村團藏已經死了,他的戰鬥已經失去了意義。”


“那就讓我和凱去吧!”


旗木卡卡西揮手抽出了一柄苦無,輕聲道:“我和上原那家夥的關係還不錯,盡可能去勸降他吧,不過他殺了三代火影大人,我們該怎麽處置他?”


“先把人控製住,聯係雨隱村協商吧!”


自來也沉聲吩咐了一句,他還沒把上原奈落放在心上。


中忍考試賽場的高台上。


上原奈落已經擊潰了一波又一波的木葉忍者,他的黑暗收割疊得飛快,轉眼間三圍屬性就已經增加四五百點了。


旗木卡卡西和邁特凱飛身跳到了高台上,揮手斥退了圍攻上原奈落的暗部忍者,免得他們被無辜殃及。


等到所有人都退開之後,旗木卡卡西才開口勸說道:“放下武器吧,上原,你們已經輸了!


而且我們看到了雨隱村和誌村團藏私定的同盟書,但是昨夜誌村團藏已經死了,你們的同盟書是無效的…”


“死了?誌村團藏死了?”


上原奈落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灰暗,他猛地握緊了手中的紫色查克拉闊劍,對準了旗木卡卡西!


上原奈落的嘴唇有些顫抖,他的聲音漸漸有些激動起來:“我已經提前向半藏大人報告了這個喜訊,你們現在告訴我同盟書是無效的,這讓我怎麽和半藏大人交代!”


上原奈落的手臂猛地握緊,手臂也漸漸變得顫抖起來:“旗木卡卡西,我來到木葉參加中忍考試,就是想要告訴所有人,雨隱村是不可被人欺淩的!


為了能讓雨隱村變得更強大,為了讓雨之國在你們這些大國中間生存下去,我不惜出賣自己的良心,和誌村團藏訂立了一個盟約,現在你告訴我同盟書是無效的!


我絕不接受!


我絕對不會接受的!


旗木卡卡西!那是誌村團藏親筆簽訂的同盟書!誌村團藏閣下承諾過,他會支持我們的,木葉會支持我們的!


他答應過我的!”


這幾分鍾之內說的話,做的動作表情,讓上原奈落認為自己此生可能都不會再有這樣逼真的表演了。


他,一個雨隱天才忍者。


在這幾分鍾之內,把一個期望故鄉變得強大的雨忍瀕臨崩潰的形象演繹得淋漓盡致。


上原奈落感覺自己可能有些壓抑不住喉嚨裏的笑聲,幹脆仰天借勢發出了一陣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卡卡西,你們木葉高層簽訂的同盟書,怎麽能無效呢?你在和我開玩笑對吧?”


上原奈落臉上的笑容漸漸有些恐怖:“卡卡西,我們是朋友,凱,我們也是朋友,你們在開玩笑對吧?我今天才得到的同盟書,為此我違背了良心刺殺了一個長者,結果你告訴我同盟書是無效的!”


“……”


旗木卡卡西和邁特凱陷入了沉默。


他們十分理解上原奈落這種崩潰的心情,甚至心理還有些惋惜,這可是一個天才忍者,非但實力強大,還擅長醫療忍術。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上原奈落在木葉的這一個月,他們見到的上原奈落總是彬彬有禮的樣子,對待每一個人都十分和善。


現在上原的臉上卻滿是瘋狂的笑容!


“上原,冷靜點。”


旗木卡卡西一時間甚至為自己剛才懷疑上原奈落是不是偽裝的善良有些羞愧,他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手掌,示意上原奈落暫時先冷靜下來。


旗木卡卡西繼續勸說道:“你先冷靜下來,這件事是不可能逆轉的,而且你很有可能被團藏欺騙了!”


“是啊,北原奈落閣下!”


邁特凱的臉色有些嚴肅地學著卡卡西勸說道:“先冷靜一下,一切都還有的商議,雖然那份同盟書是無效的,但是木葉和雨隱村還是友好的盟國啊!”


“嗬嗬嗬嗬嗬…”


上原奈落翻轉著手掌,涼涼地笑了出來:“誌村團藏閣下欺騙了我嗎?那我又算什麽?你們知道一個雨忍欺騙半藏大人是什麽罪過嗎?那不是我一個人的死能抵消半藏大人怒火的!”


上原奈落說著這些話的時候,甚至自己都覺得山椒魚半藏還活著一樣,他咬了咬牙繼續道:“我的老師,我的長輩,都會因為這件事而受到牽連,你知道他們對我的意義嗎!”


“我能理解你的感受。”


旗木卡卡西歎了一口氣。


誌村團藏果然是個大坑,誰跳誰死啊。


當年卡卡西還年輕的時候,誌村團藏引誘他刺殺猿飛日斬的時候,猿飛日斬就應該處死他的。


否則的話,今天也不會發生這麽大的慘案。


甚至猿飛日斬自己,也被團藏引誘而來的敵人殺死。


上原奈落猛地握緊了自己手中的紫色查克拉闊劍,眼神中漸漸露出了一抹瘋狂:“卡卡西先生,凱先生,同盟書絕對不能無效的,我絕對不接受!”


上原奈落猛地揮起了手中的查克拉闊劍:“如果木葉不承認,那我就用自己的力量,拿到同盟書上的東西!”


“……”


旗木卡卡西無可奈何地拔出了自己的苦無,輕聲歎道:“算了,先抓住他吧!凱,注意小心,上原這家夥可不好對付!”


“卡卡西,我們沒有緩和餘地了嗎?”


邁特凱一點點地纏緊自己手上的繃帶,沉聲道:“讓我和李的救命恩人戰鬥的話,是一件很丟臉的事啊!”


“等到抓住他之後,我們再為他想辦法吧!”


旗木卡卡西飛身朝著上原奈落衝了過去:“上原的精神狀態不對,隻能先把他拿下了,對於木葉而言,平息混亂才是最重要的!”


“卡卡西,你以為自己能夠戰勝我?”


上原奈落揮起了紫色闊劍和卡卡西戰成了一團,他的聲音漸漸有些沙啞:“現在我就拿你的命,去換木葉承認我們的盟書!”


“……”


旗木卡卡西滿臉都是無奈。


這個精神崩潰的家夥,也不看看局勢?


整個木葉已經恢複了平靜,所有敵人不是逃走就是投降或者被擒,隻剩下一個雨忍,又能掀起什麽風浪呢?


然而還真有人對上原奈落抱有期待。


某個角落裏。


藥師兜送走了輝夜君麻呂和白之後,又悄然回到了這裏,他望著高台屋頂上有些瘋魔的上原奈落,忍不住幽幽地歎了一口氣。


“演得真是賣力啊…奈落大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