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木葉已經落入了黑暗!
loading...
“我無意於木葉為敵…”

上原奈落說完這句話後隱隱感覺哪裏不太對,三代火影的屍體還在他身邊放著呢,這話說出來自己都覺得尷尬。

其中一個戴著麵具暗部冷聲罵道:“聯合大蛇丸殺害三代火影大人,還想要欺騙我們嗎?”

“殺了他,為火影大人報仇!”

木葉忍者們頓時群情激憤起來。

上原奈落隻能無可奈何地出手,一拳一個木葉忍者,一方麵是為了黑暗收割的收益,另一方麵也是靜靜地等待轉機。

其實就是等待爆發演技的機會。

畢竟這隻是一群暗部和普通忍者,剛一交手就被人奪走了暗藏的同盟書卷軸,實在是有點兒假。

等過一會兒之後,找個機會賣個破綻,順理成章地被人把卷軸搶走,那就是他演技爆發的時候。

這個機會來之不易。

很快就有人突襲攻到了上原奈落的身邊,一腳將上原奈落踹飛了出去,一封卷軸隨著上原奈落倒飛出去而跌落下來。

上原奈落臉色大變,剛剛站起身來就要衝過去!

然而這已經太遲了,已經有一名暗部搶走了卷軸,並且看到了上麵的同盟書字樣。

“不好!”

上原奈落飛身撲向了那名暗部,隻是以他的力量似乎‘無法突破’這群人數眾多的防線,隻能眼睜睜地望著那名暗部帶著卷軸去尋找上司。

負責圍攻上原奈落的暗部高聲指揮道:“攔住他,這家夥拚命想要搶奪的,一定是重要情報!”

“……”

上原奈落麵露無奈,終於開始拚命,招招狠下辣手。

與此同時,賽場上的整體局勢也漸漸發生了變化。

雖說三代火影猿飛日斬已經戰死,但是整個木葉已經徹底占據了優勢,砂隱村的希望一尾守鶴也不靠譜。

一尾守鶴和四尾化的漩渦鳴人打得不可開交,邁特凱還時不時地在旁邊添亂。

砂隱村的忍者得不到尾獸的支援,再加上他們埋伏在外的與援軍也被紛紛擊退,以及大蛇丸的撤走,砂忍們再也無力支撐。

千代婆婆迫不得已之下,一時之間也拿不下旗木卡卡西,隻能下達命令想辦法回收一尾之後,立刻撤退。

至於千代婆婆自己,已經不打算活著離開,打算豁出性命留在這裏殺掉旗木卡卡西了!

可惜的是,一個人的到來讓在場的砂忍們徹底絕望。

木葉三忍之一的自來也趕回了木葉,他先擊潰了外圍來源的砂忍之後,又帶著援兵包圍了整個賽場。

“先封印九尾!”

自來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搶先封印暴走的九尾。

畢竟砂忍們隻是甕中之鱉,而九尾一旦出現差錯徹底現身的話,對於整個木葉來說,那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當然封印九尾之前,也要先壓製一尾。

“通靈之術·屋台崩壞之術!”

自來也飛快地合手結印之後,一隻背著巨大忍刀的蛤蟆從天而降,坐在了一尾守鶴的身上,將一尾壓倒在地!

正是妙木山的蛤蟆廣!

哪怕守鶴嘶吼著想要逃離,也暫時無法逃脫蛤蟆廣的鉗製,這就暫時穩固了局勢,能讓自來也有時間控製九尾。

“土遁·黃泉沼!”

自來也迅速合手結印,一團巨大的沼澤出現在了四尾化的漩渦鳴人身邊,他周圍頭發猛地射出,纏向了漩渦鳴人的身體:“忍法·亂獅子發之術!”

四尾化的漩渦鳴人頓時動彈不得!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正當自來也小心翼翼地打算上前施加封印的時候,亂獅子發之術瞬間崩解!

原本四尾化的漩渦鳴人背後又多了一條尾巴!

而且這條尾巴正在變得越來越多!

五尾…

六尾…

七尾…

八尾…

“來不及了嗎?”

自來也的眼神微變,現在漩渦鳴人體內的九尾查克拉越來越多,這樣下去已經徹底沒有辦法簡單地施加封印了。

正當自來也有些絕望,打算以死封印的時候,漩渦鳴人身上的九尾查克拉忽然開始飛速消退下來。

簡直有些不可思議!

就像是九尾想要出來的臨門一腳,忽然又重新被封印了!

封印空間之內。

漩渦鳴人昏昏沉沉地想要撕下封印的時候,一隻手臂抓住了他的手掌,一個溫和的聲音落入了鳴人的耳中:“鳴人,你真的要解開這道封印嗎?”

“那我又能做什麽…”

漩渦鳴人慢慢地轉過頭,看到了一個溫潤的金發忍者,他的眼中閃過一道光亮:“你是…”

金發忍者的眼睛笑著彎了彎,宛如一個小太陽:“如果沒有錯的話,我應該是你的父親。”

正是第四代火影波風水門。

見到漩渦鳴人之後,波風水門也並沒有隱瞞什麽,隻是簡單地說起了漩渦鳴人出生前的九尾之亂:“當年你出生的時候,有一個神秘麵具男襲擊了你的媽媽…”

“神秘麵具男是宇智波帶土。”

漩渦鳴人直接揭開了這個秘密,甚至他還補充了一句:“當年指使宇智波帶土襲擊爸爸媽媽的,就是木葉的三代火影爺爺,他是為了奪回自己的權勢…”

“……”

波風水門整個人都傻了。

片刻之後,波風水門立刻皺起了自己的眉頭道:“不可能,三代火影大人不是貪戀權勢的,等等,是帶土襲擊了我們,這更不可能,帶土是最善良的人…”

“當初我也認為三代爺爺很善良。”

漩渦鳴人打斷了波風水門的話,低聲道:“上一代九尾的容器是媽媽吧?三代火影爺爺想要利用九尾的力量,但是你們卻做不到這一點,所以他才指使宇智波帶土暗害了你們。”

漩渦鳴人又開口繼續補充道:“還有一件事,宇智波帶土已經是村子裏的s級叛忍了。”

“但是…”

波風水門的眉頭皺得越來越緊,他的眉毛都想要擰起來,有些話他自己都說不下去了。

現在看起來宇智波帶土倘若已經成為了s級叛忍,意味著他實力強大且危害嚴重,這個事實是擺脫不掉的。

猿飛日斬看起來的確不像是貪戀權勢的人。

但是…

事實仔細想想,有些地方卻非常明顯。

波風水門又驟然想起了當年他登上火影之位的緣故,就是因為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由於第三次忍界大戰中的失策,被逼得主動退位。

然而猿飛日斬並沒有選擇靠近誌村團藏的大蛇丸,而是選擇了他這個自來也的弟子。

從那以後,三代火影依舊是以顧問的身份協助治理木葉,波風水門也一直在聽從他的指導行事。

“我也一直認為火影爺爺是村子裏唯一照顧我的人…”

漩渦鳴人的臉色難看,囁嚅道:“但是他讓村子裏的所有人都不許接觸我,所以他照顧我,時時來看望我,是想要我依賴他。”

“四代目。”

牢籠裏的九尾露出了滿口利齒,望著門外父子兩人,甕聲大笑道:“這些可都是這個小鬼偷偷聽到的,四代目,不要再對這個黑暗的村子抱有善意了…”

“……”

波風水門懶得理會九尾,隻是扶住了自己兒子的肩膀,迅速叮囑自己的兒子道:“鳴人,去找自來也老師!他是我的老師,也是我唯一信任的人,去找他,告訴他你知道的事,他一定會查清真相的!木葉落入了黑暗的話,自來也老師一定不會坐視不理的!”

“是好色仙人嗎?”

漩渦鳴人身上的黑暗漸漸褪去,想起了那個白發老男人:“那不是一個超級老色鬼嗎?”

“呃…你不要關注這些。”

波風水門的臉色有些尷尬,他摸了摸兒子的腦袋,輕聲道:“你的名字就是來源於他的書呢!自來也老師是最為正義的忍者,離開這裏之後,立刻就去找他!”

“是,我知道了!”

漩渦鳴人的身影悄然消失。

當漩渦鳴人離開這座封印空間之後,波風水門的身影慢慢消散。

他已經死了,隻能寄希望於自己的老師。

事實總是那麽巧。

當漩渦鳴人清醒過來之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來也,這個白發男人神色擔憂地扯開他的衣服,檢查著九尾的封印。

“好色仙人!”

漩渦鳴人猛地抱住了自來也,眼淚順著他的臉頰慢慢流淌下來:“爸爸讓我來找你,他說木葉已經落入了黑暗的話,隻有找到你才能改變這一切!”

“什麽?”

自來也整個人也傻了。

木葉什麽時候落入了黑暗?

還有漩渦鳴人的爸爸是什麽情況?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