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考試前夜,被戲殺的團藏(第三更!求訂閱!求推薦票!)
loading...

夜色更黑了。


漩渦鳴人跟著春野櫻離開了住處。


其實根本沒有什麽暗部在監視著漩渦鳴人,而那個假裝暗部的人正在和他的新上司去另一個地方。


藥師兜脫下了自己身上的暗部裝束,輕聲誇讚道:“不愧是奈落大人,思慮果然十分周祥,一個人偷聽到的消息,總比別人告訴他的消息更為可信。”


說實話,藥師兜陪著表演的時候都有些心驚膽戰。


他一直以為上原奈落是一個親木葉派,沒想到上原奈落動起手來這麽幹脆,直接引誘木葉的九尾人柱力暴走!


這個新上司,除了情商不高,在智謀和隱忍這一方麵當真是頂尖。


如果整個忍界將來發生劇變,藥師兜毫不懷疑他的新上司就是幕後推動這一切的黑手!


“嗬嗬…基本操作。”


上原奈落輕笑了一聲,摘下自己頭上的火影鬥笠,脫下了自己身上的禦神袍,他並不知道漩渦鳴人後來和春野櫻一起離開的事。


因為他們還有一件大事要做。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手指,輕聲道:“怎麽樣,兜,你今晚約到誌村團藏了嗎?”


“當然。”


藥師兜微笑著點了點頭,低聲解釋道:“現在誌村團藏還在等著明天大蛇丸大人殺掉三代火影之後,坐上木葉第五代火影的位置呢!他可是比誰都對木葉崩潰計劃上心!”


“有意思…”


上原奈落笑了笑,勾起了自己的嘴角:“那我們就去瞧瞧這位木葉的五代半火影吧!”


木葉村。


根組織的秘密基地。


這裏遠離了木葉的塵世喧囂,一直隱藏在木葉的邊緣位置,方便讓誌村團藏進行一些黑暗中的醜事。


今晚,誌村團藏有些緊張。


不是因為別的緣故,而是因為明天木葉崩潰計劃一旦成功,那將會是他最有可能問鼎火影之位的時候。


因此今晚藥師兜臨時約他來商議,誌村團藏特地趕來,生怕明天的計劃發生什麽變故。


今天他都已經六十九了啊!


如果還坐不上火影的位置,隨著他的年齡增長,這個機會會變得越來越渺茫的。


啪嗒!


空蕩蕩的基地內傳來了重物倒地的聲音。


這個聲音聽起來有點兒像屍體倒在了地上!


誌村團藏猛地抬起頭來,看了一眼身邊的親信部下,冷聲吩咐道:“取根,去看看發生什麽事了!”


“是,大人!”


油女取根飛身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奔去,然後下一秒他的身體就倒飛了回來,有人一擊把他打飛!


油女取根的身體驟然撞在了基地內的石柱上,猛地噴出一口血來,片刻後就沒了聲息。


來人漫不經心地抬起頭,看向了誌村團藏:“久仰大名啊!木葉的誌村團藏大人!”


“雨忍!”


誌村團藏的眉頭一皺,看向了來人之後,瞬間認出了他的身份:“你是這次來參加中忍考試的上原奈落!”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這個身份倒是沒錯。”


上原奈落從自己的忍具包中掏出了一枚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上,輕聲道:“現在容許我親自介紹一下自己的另一個身份吧!我是曉的實習生,上原奈落!”


話音落下之後,上原奈落的身影瞬步出現在團藏的背後,揮手就要擰斷誌村團藏的腦袋。


誌村團藏猛地架起自己的忍刀,擋下了上原的襲擊,他的聲音有些低沉道:“好快的瞬身術…難怪敢來刺殺我。”


“你的動作也不慢啊團藏大人!”


上原奈落膝蓋忽然揚起撞在了團藏的胸膛上,望著這位風燭殘年的老人猛地吐出一口鮮血,防禦之勢瞬間崩解。


上原奈落淩空一腳把他踢倒在地!


“竟然還是個體術高手嗎?”


誌村團藏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他感覺自己的骨頭都不知道被上原奈落打斷了多少,這樣下去可沒有辦法戰鬥。


誌村團藏猛地拔出一刀,一刀砍斷了自己手臂的封印鐵具,一隻密密麻麻地鑲嵌著寫輪眼的白色手臂露了出來。


手臂上的一隻寫輪眼悄然閉上了眼睛。


“這就發動了嗎?”


上原奈落勾起了自己的嘴角,望著地上的誌村團藏化為一片虛影,他輕聲道:“那就讓我再次感受一下,連續殺掉一個人是什麽感覺吧!”


誌村團藏使用的正是宇智波的禁術伊邪那岐。


這個禁術堪稱是一個神技,能夠讓施術者將不利於自己的現實轉化成為幻術,從而避過任何傷害。


甚至包括死亡。


代價自然是寫輪眼的失明。


然而誌村團藏可是有著滿滿一隻手臂的寫輪眼!


下一刻,誌村團藏的身影忽然從空氣中鑽了出來,一刀斬向了上原奈落的咽喉!


哢嚓!


忍刀被上原奈落橫手打斷!


斷裂的一截忍刀瞬間被上原奈落握住,甩手就插入了誌村團藏的喉嚨之上,想要再度解決團藏的性命!


可惜團藏似乎還在伊邪那岐的持續時間,這一招並未造成什麽傷害,上原奈落隻能飛身退後幾步。


“風遁·風之刃。”


誌村團藏也同時後退,拔出了一柄苦無,用自己的風遁查克拉重新製造了一柄利刃。


原本他想借助伊邪那岐的持續時間殺掉上原奈落,隻可惜被上原奈落依靠硬實力直接破解。


上原奈落慢悠悠地開口道:“竟然還能在持續時間裏不受任何傷害嗎?真巧啊,我也有類似的技能!”


下一秒,上原的身影再度瞬步出現在團藏的身後,聲音陰沉著開口道:“但是我們是不一樣的!”


一股巨力砸在了團藏的背後,幾乎讓誌村團藏的身體呈現一個人體不可能做到的彎曲狀態!


顯然他的脊椎斷了!


誌村團藏咬了咬牙,手臂上的寫輪眼再度閉上了一隻。


上原奈落輕笑著開口道:“手臂上的寫輪眼還剩九隻,再加上你眼眶裏隱藏的那一隻就是十隻,剛好我也好好想想應該怎麽殺掉你或者抓走你。”


“去死吧!”


誌村團藏的身影再度從空氣中浮現,手中的風之刃距離上原奈落隻差分毫,他要借助伊邪那岐的剩餘時間殺掉上原!


然而一道人影擋住了團藏的動作。


正是現身的藥師兜。


上原奈落望著出現的藥師兜,輕聲道:“誌村團藏剩下十隻寫輪眼,最多持續十分鍾的伊邪那岐,我可以給你開啟一個持續十分鍾的無敵術式,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說完之後,上原奈落抬手在藥師兜的身上增加了一個聖裁之刻的光罩,緊接著上原自己釋放了一個煙幕消失得無影無蹤。


聖裁之刻的無敵能夠持續3秒時間,最低消耗100點查克拉,然而兩件熾天使之擁能夠把這個查克拉消耗降低到50點。


上原奈落花費了一萬點查克拉釋放聖裁之刻,剛好能夠為藥師兜提供十分鍾的無敵時間。


“多謝大人。”


藥師兜感激地看著上原奈落消失在了煙幕之中。


誌村團藏的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他看著藥師兜咬牙切齒道:“是你想要殺我,還是大蛇丸那家夥想殺我?”


“忍界沒有人不想殺了團藏大人吧?”


藥師兜低下頭推了推自己的眼鏡,他的笑容漸漸變得有些陰森恐怖:“我隻是想要殺了團藏大人,用來祭奠院長而已…”


“你是為了藥師野乃宇?”


誌村團藏冷冷地望著藥師兜,又看著無論如何也無法突破的金色光罩,飛身後退釋放了一團風遁忍術:“風遁·大突破!”


他想要借助風遁忍術吹散煙幕,找出上原奈落的位置!


隻要殺了上原奈落,自然能解散藥師兜身上的無敵術式。


然而這團煙霧消散之後,上原奈落臉上的表情變得有點不太好看:“兜,不要讓我等太久,也不要讓他打擾我。”


“明白。”


藥師兜點了點頭,綠色的查克拉手術刀出現在了他的指尖。


雖然藥師兜沒有強大的實力,想要殺掉誌村團藏很難,但是他投靠了一個強大的老板啊!


有時候,一個人的眼界會非常重要。


誌村團藏這家夥的眼界就有點兒窄了,張口木葉閉口火影,這輩子都沒有去真正認清忍界的變化。


藥師兜得到上原奈落的承諾自然敢去拚命,更何況哪怕他死了,也認為自己能夠複活。


誌村團藏就不一樣了…


寫輪眼是用一隻少一隻啊!


十分鍾過後。


直到藥師兜在十分鍾的時間之內,采用了以命搏命的打法,讓誌村團藏手臂上剩下的九隻寫輪眼全部閉上。


誌村團藏萬不得已之下,望著身上爆發的柱間細胞,隻能揮刀斷臂求生!


此時此刻,誌村團藏隻剩下了一隻當年從宇智波止水那裏奪來的別天神,這也是他最後的機會。


“呼…呼…呼…”


誌村團藏喘著粗氣,撕下了自己的繃帶,露出了那一隻別天神萬花筒寫輪眼,現在他必須做出抉擇了。


到底對誰使用別天神之術?


然而藥師兜的下一句話讓誌村團藏的麵色大變:“奈落大人,我懷疑那隻寫輪眼是宇智波止水的別天神寫輪眼,畢竟誌村團藏可不會隨便移植三勾玉…”


“你怎麽會知道…”


誌村團藏的臉色十分難看。


藥師兜輕笑著繼續開口道:“這可是大蛇丸大人讓我留意的消息,我們來殺你,就是為了搶奪這隻別天神啊!”


“是大蛇丸讓你們這麽做的嗎?”


誌村團藏的臉色忽然平靜了下來,他慢慢地解開了自己的衣服,輕聲歎道:“與蛇為謀,果然會遭到反噬啊!”


“想要發動裏四象封印術嗎?”


上原奈落看著誌村團藏,慢悠悠地開口道:“幸好大蛇丸大人研究過這個禁術,就教給了我們一個破解裏四象封印術的辦法,免得別天神寫輪眼被你毀壞。”


“……”


誌村團藏的眼神一變。


下一刻,這位老人臉色一橫,猛地咬牙伸手抓向了自己的眼眶,硬生生地扣下來了那隻別天神寫輪眼!


緊接著,誌村團藏就用力將那隻寫輪眼捏成了碎肉。


對於大蛇丸這種忍術天才,研究出來能夠破解裏四象封印術的辦法也不奇怪,誌村團藏可不想別天神落入大蛇丸的手中!


上原奈落匆匆忙忙伸出了自己的手,表情緊張地望著誌村團藏的動作,開口勸阻道:“喂,不要!”


然而等到誌村團藏捏碎了別天神寫輪眼之後,上原奈落慢悠悠地開口道:“哦,我剛才是騙你的,其實我不是大蛇丸的手下。”


“……”


誌村團藏牙呲欲裂,張口就想開罵。


這個混蛋雨忍怎麽能這樣?那他為什麽會知道那麽多情報,就像真的是大蛇丸的手下一樣!


自毀墳墓的誌村團藏幾乎想要吐血。


媽的,他剛才硬生生地把眼睛扣下來這種事到底有多疼,這兩個小王八蛋知道嗎?


最重要的是,這兩個家夥加起來比他強很多,還要騙他!


他們不是正經的忍者,他們沒有心。


誌村團藏恨恨地咬了咬牙,自顧自地安慰道:“算了,隻要別天神不會危害到木葉,老夫死而無憾。”


“哎?”


上原奈落忽然笑了笑道:“那你不知道另一隻別天神寫輪眼在誰的手裏嗎?那個人對於木葉來說可是大大的危險呢!”


“……”


誌村團藏猛地抬起頭緊盯著上原奈落,片刻後他又搖了搖頭道:“你們這兩個家夥費盡心機刺殺老夫,即使我知道了這個消息又能如何?”


“團藏大人這話可說錯了。”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看到誌村團藏的目光中陡然多了一絲希望,他輕笑道:“其實我們刺殺你,還真沒有費什麽心機…”


藥師兜點了點頭,他的臉上也掛著一絲微笑:“是啊…團藏,我們隻是想要殺了你,然後就來了。”


這話倒是事實。


製訂一個刺殺誌村團藏的計劃,他們兩個人一共就說了兩句話。


第一句是,想殺團藏。


第二句是,引誘團藏出來私會。


這就是隱藏在黑暗係的壞處了,如果實力不夠的話,隨時都可能會遭遇刺殺。


上原奈落話鋒一轉,忽然開口道:“不過這也不容易,木葉村外,不知道多少人排隊想要殺你都沒有我們這樣的機會呢!”


“你…你們…”


誌村團藏被氣得噴出一口血來。


原本他的心理素質很高,隻是因為現在生死掌握在其他人的手裏,再加上上原奈落和藥師兜句句戳他的痛處…


上原奈落把玩著自己手上的戒指,眼神中閃過一道光亮:“放心吧,明天你的老朋友三代火影閣下就會去陪你。”


下一刻,上原奈落身影瞬步出現在團藏身後,在他耳邊輕聲道:“告訴你的秘密,自從四年前開始,我就在推動你們的木葉崩潰計劃了。”


“什麽?”


誌村團藏用力想要扭過頭去。


然而一截紫色闊劍從他的胸口冒了出來!


誌村團藏眼神中隱藏著無數的怨恨,緩緩倒在了地上。


上原奈落看著這位已經接近彌留狀態的老人,他慢慢地蹲了下來,歎了一口氣道:“哦,對了,其實我們沒有辦法破解裏四象封印…我啊,隻是想要你的完整屍體,送給別人當禮物。”


“……”


誌村團藏唯一能動的,隻剩下他的獨眼。


那隻眼睛仿佛充血一樣,惡狠狠地望著上原奈落。


上原奈落無奈地搖了搖頭道:“你別這麽看著我啊,我這人膽子小,要不你看看兜,這家夥臉上總是笑眯眯的,其實心裏最黑了…”


“……”


藥師兜臉上笑眯眯,沒有說什麽。


要不是這個上司剛讓他爽了一把,連殺了九次誌村團藏,而且實力實在太強,藥師兜真想跟他好好掰扯掰扯到底誰的心最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