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我想聽男人的故事
loading...

“土遁·地動核!”


一個雨忍迅速合手結印,雙掌拍在了地上,一道查克拉飛速從地底朝著上原奈落的方向遊動過去。


這是一個能夠改變地形的忍術!


“嗯?”


上原奈落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自己的腳下一沉,整個人失足陷落了下去,落在了一個方形大坑之中。


隻是雨忍利用地動核術式製造出來的大坑有些狹窄,上原奈落甚至隻要伸手就夠到兩邊的岩壁。


旁邊的雨忍們看到同伴的忍術奏效,幾乎無縫銜接,同時結印釋放忍術:“水遁·水衝波!”


三股水浪從他們口中噴出,迅速匯成一道長河,朝著上原奈落陷落的方形大坑噴湧而去!


上原奈落一腳踩在坑底,借助舞空術站在了空中,輕鬆避過了地上的水浪之後,他輕輕地鼓了鼓掌:“你們的配合真好,差一點點我就有可能被你們埋進去了…”


“……”


他的鼓掌對於雨忍來說,無疑是一種羞辱!


為首的服部平川卻根本不在意,隻是顧自合手結著自己的手印,他在強迫自己的結印速度更快一點!


再快一點!


因為他現在釋放的忍術需要的手印有點兒多,甚至有可能是忍界需要結印最多的術式。


他想要使用水遁·水龍彈之術。


畢竟他的同伴已經創造了這麽有利的水遁忍術環境,當然要使用這個強大的水遁忍術!


服部平川有點兒想問候一下木葉村的二代火影,為什麽發明這麽複雜的水遁忍術,竟然需要44個手印!


上原奈落站在空中掃視著地上的眾人,目光緩緩停留在了瘋狂結印的服部平川身上:“喂,釋放一個忍術就要結那麽手印,你還是個正經忍者麽?”


“……”


雨忍們紛紛滿頭問號。


服部平川不理會上原的挑釁,隻是繼續低頭結著水龍彈之術的手印,再等六秒,再結出十八個手印,他就能完成這個術式。


上原奈落皺了皺眉頭,望著那個專心致誌結印的忍者,甩手擲出了自己剛剛凝聚的查克拉魔偶圓球:“指令…衝擊波!”


這麽多手印,不會是那些奇奇怪怪的禁術吧?


為了安全,直接打斷他吧!


小巧的查克拉魔偶落在了一群雨忍的腳下,驟然開始旋轉,空間在他們的周圍甚至都被扭曲起來…


一群雨忍被扭曲的空間拉扯到了一起,東倒西歪地撞在彼此身上,每個人的大腦裏都是一陣眩暈感。


被打斷結印的雨隱上忍服部平川心裏暗罵了一聲木葉的二代火影,那個家夥發明的忍術的時候為什麽不能改良一下結印方式?


四十四個手印,哪怕他能做到一秒結出三個印式,也需要十五秒左右!


上原奈落一腳踏在了服部平川的身上,奪過他身上的忍刀,一刀插在了他的身旁,輕聲道:“來跟我打個賭啊?”


“呸!”


服部平川張口就要吐出一口血沫!


上原奈落避過血沫,忍不住衝他輕笑了一聲:“這個世界本來就夠爛了,你的情緒這麽暴躁,還能活得下去嗎?”


“……”


服部平川咬牙切齒了一會兒,忽然開口道:“你這小鬼,一點兒也不像你的年紀!”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上原奈落攤了攤手,無可奈何道:“還不是因為你們這些家夥在雨之國作惡太多,逼得我隻能變得早熟起來吧!”


“……”


服部平川愣了一會兒,沉聲道:“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雨隱村、讓雨之國變得更偉大,些許人的痛楚隻不過是必須付出的代價!”


“好了,我對你們的夢想沒興趣。”


上原奈落指了指旁邊的四個雨忍:“還是讓我們來聊聊近在眼前的事吧!你們哪些人是中忍?”


四個雨忍互相對視了一眼。


上原奈落已經根據他們的目光,瞬息之間分辨了出來,其中被關注最多的兩個忍者,必定是中忍隊長。


上原的指縫中忽然竄出了兩張卡牌,驟然射中了其中兩個中忍隊長的胸口,血液從他們的心髒處流了出來!


被他踩在腳下的服部平川看到了這一幕,心中隻能升起一股無力和痛恨,立刻開口大罵:“混蛋!我一定要殺了你!”


他的部下一共隻有四支忍者小隊,其中三支是標準的中忍隊長+下忍成員的小隊,另外一支則是他自己直屬的三個中忍。


剛才上原奈落殺掉的,是他直屬的兩個部下,一直陪同他參與了十幾年的戰鬥,是能夠生死依托的隊友!


“別太著急想死!”


上原奈落腳下用力壓住了服部平川,伸手指了指剩下的兩個雨忍,開口問道:“將來還有更多同伴會去冥界陪著他們的,我們要說的是剩下的這兩個下忍…喏,要和我賭一把麽?”


“什麽賭?”


服部平川臉上一片冰寒。


上原奈落看起來頗有興致,輕聲道:“你現在講出來個能讓我開心的故事,我就放你們走,怎麽樣?”


這個賭約聽起來就十分離奇。


什麽叫給他講個讓他開心的笑話,他的開心標準到底是什麽?


服部平川的腦子一時間有些轉不過來,他的想法竟然不是反抗,而是這個十幾歲的少年喜歡聽什麽樣的故事?


服部平川沉默了一會兒,神色費解地望著上原:“我的確遇到過很多事,但是…至少你也要告訴我,你喜歡什麽樣的故事吧?”


“如果我告訴你,這場賭約就沒有意思了,所以祈禱你講出來的故事,能讓我開心,才能讓那兩個下忍和你自己得救…”


上原奈落一邊說著話,一邊微微蹲下身,聲音漸漸冷冽得有些滲人:“如果你的故事不能讓我滿意的話…那就祈禱你們的死狀能夠正常一點兒吧!”


“……”


服部平川的臉色難看至極,隻是他看了一眼那兩個戰戰兢兢的下忍,低下頭沉聲道:“你當真會信守諾言,不會羞辱我嗎?”


“當然不會。”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忽然道:“對了,你不是中忍吧?如果是中忍的話,我們就不用走流程了,我直接送你去冥界…”


服部平川摸不準上原奈落的情緒,連忙開口道:“不,我是村子裏的上忍。”


“哦,那就把你的命先寄存起來。”


上原奈落非常滿意服部平川是一名上忍,拍了拍手道:“那麽,接下來就請上忍大人給我講點兒男人浪漫的故事吧!”


“……”


服部平川麻木地點著頭,大腦裏一陣打轉。


為什麽他們會遇到這麽一個神經病?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