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考試前夜,聽到消息的漩渦鳴人
loading...

“小鬼,你以後別想讓我幫你戰鬥!”


蛤蟆文太不敢去看上原奈落,隻是怒氣衝衝地朝著漩渦鳴人嚷了一句之後,直接解散了自己的通靈。


“哎?”


漩渦鳴人一臉懵逼地撓頭,又轉頭看了一眼上原奈落:“蛤蟆老大,它是什麽情況?”


上原奈落皺了皺自己的眉頭,有些慚愧道:“會不會是輸給我惱羞成怒了?我是不是做錯事了?”


“沒有,怎麽會呢!”


漩渦鳴人匆匆擺了擺手,連聲道:“不管怎麽說,本來你也是想要幫我嘛,可能是它覺得自己實力太差勁了吧!”


雖然鳴人感覺有哪裏不太對…


但是仔細想想,上原奈落做的也沒有錯。


隻是結果有點兒不如人意,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呢?


上原奈落倒是收獲了自己的任務獎勵,這次擊敗蛤蟆文太,讓上原就此得到了一個通靈契約。


支線任務:擊敗蛤蟆文太(1/1),任務已完成,獎勵通靈契約河流之王塔姆。


通靈契約:召喚河流之王塔姆,消耗查克拉1000點。


這個契約,有點兒一言難盡。


不管怎麽說,總歸是聊勝於無。


木葉的日子漸漸平靜了下來。


隻是在這股平靜之中,孕育著更深的波濤,尤其是在第三場考試的監考官月光疾風離奇死亡之後。


為了調查各大盟國和大蛇丸到底有什麽陰謀,木葉派出了大量暗部前往各個國家進行調查。


雨隱村倒是成為了木葉唯一值得信任的盟國。


根據卡卡西的情報,大蛇丸曾經盜取過雨隱村的寶物,引起了雨隱村的追殺,而且上原奈落和大蛇丸一直針鋒相對,多次打亂大蛇丸的計劃。


中忍考試正賽的前一天晚上。


上原奈落的旅店房間之內,他的身上披著一件仿製的禦神袍和鬥笠,雖然他可以使用天生幻魅變身,但是這也是為了預防發生遭遇戰鬥的時候被人發現他的真麵目。


這件衣服和火影鬥笠,還是藥師兜搞來的。


上原奈落站在鏡子前,翻了翻禦神袍的衣領:“我就喜歡火影的禦神袍的小領子,不愧是木葉村的首領穿的衣服,比起咱們曉組織的普通成員製服,還要自由舒服一點兒。”


“是。”


藥師兜穿著一身暗部的衣服,站在上原奈落的身邊幫他拖著假的火影鬥笠。


由於上原奈落可以百分百信任的人手不足,隻能暫時讓藥師兜擔任今晚的配角。


“台詞都記好了嗎?”


上原奈落接過了火影鬥笠,順口問了一句。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低聲笑道:“已經全部記住了,我隻是好奇奈落大人為什麽要這麽大張旗鼓地針對漩渦鳴人,不如奈落大人離開木葉的時候直接擄走他…”


“不行,我得讓他主動願意跟我們走。”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輕笑道:“漩渦鳴人的力量遠超你的想象,等著瞧吧,他會讓你大吃一驚的!”


“奈落大人的意思是…”


“隻是這麽一說而已。”


上原奈落戴上了火影鬥笠之後,輕聲道:“等到他離開木葉之後,我就會把他帶到曉的基地,九尾人柱力這份禮物,小南老師肯定也會喜歡吧!”


“明白了。”


藥師兜點了點頭,披上了一個黑色的兜帽。


莫名地感覺他的新老板腦子又進水了!


這幾天時間,上原奈落已經偵查過了,漩渦鳴人家的周圍並沒有什麽監視的暗部,或許是因為他已經成為了忍者,木葉也沒有繼續浪費力量保護他。


深夜。


月光亮時。


漩渦鳴人罕見地有些失眠,因為明天他想要在大庭廣眾之下戰勝自己的對手,獲得村民們的認可。


正當漩渦鳴人失眠的時候,一個聲音忽然傳入了他的耳中:“三代火影大人,漩渦鳴人已經睡了,您是來檢查他的封印嗎?”


“不,我隻是來看看。”


一個蒼老的聲音傳入了鳴人的耳中,這個聲音一直很熟悉,就是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的聲音。


然而下一刻猿飛日斬說的話讓漩渦鳴人聽得有些難受:“漩渦鳴人的情況怎麽樣,明天是許多大名權貴都會前來觀看的中忍考試,絕對不能因為他出現什麽差錯。”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漩渦鳴人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被角,他難道在猿飛日斬的印象裏,也一直是個搗亂的孩子嗎?


明明他已經開始學著做一個真正的忍者了。


下一秒,陌生的暗部聲音繼續傳入了鳴人的耳中:“火影大人放心,一旦他的查克拉泄露,我會立刻上報;但是如果他的查克拉異常到我認為無法處置的情況下…”


“你有權力就地格殺他。”


猿飛日斬蒼老的聲音聽著有些冷漠:“多年之前,我命令宇智波帶土處理波風水門和漩渦玖辛奈的時候,宇智波帶土就犯了失誤,解封了漩渦玖辛奈體內的九尾,導致村子裏損失慘重。”


暗部忍不住慶幸地說了一句:“幸好那個時候四代火影大人沒有察覺,將九尾封印到了自己兒子的體內,才讓木葉幸免於難…”


“所以我才派你來監視鳴人。”


猿飛日斬慢吞吞地感慨道:“十二年過去了,漩渦鳴人這個小鬼竟然還沒有辦法使用九尾的力量,比起他的母親漩渦玖辛奈還要差勁,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小廢物…”


“……”


暗部忍者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才開口回答道:“但是漩渦鳴人會忠於火影大人,他的母親隻是忠於他的丈夫波風水門。”


門外的兩人暫時陷入了沉默。


房間內偷聽的漩渦鳴人緊緊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不敢發出什麽聲息,他的眼淚一滴滴地落了下來打濕了被褥。


漩渦鳴人從未想過,他第一次得到自己父親母親的消息,竟然是這樣從自己一向尊敬的人口中聽到!


漩渦玖辛奈,這個名字是他的母親。


波風水門,這個名字是他的父親。


但是這兩個人都是被猿飛日斬害死的!


漩渦鳴人的喉嚨壓抑著,不敢發出任何聲音,生怕被外麵的人察覺,隻是他的情緒卻在漸漸變得有些憤怒!


然而現在漩渦鳴人十分清楚,他強行忍耐自己的悲痛,因為隻要他有任何動靜,甚至查克拉有什麽異動,外麵的猿飛日斬和那個陌生人就會立刻出現殺掉他。


外麵安靜了一會兒之後,猿飛日斬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你這麽勸說我留下漩渦鳴人的性命,是這麽多年監視他,心慈手軟了嗎?”


“不。”


暗部忍者低聲道:“我隻是覺得漩渦鳴人是最適合容納九尾的容器,貿然殺死的話不好尋找新的容器…”


“是啊,漩渦一族的後裔並不好找。”


猿飛日斬低聲說了一句,輕聲歎道:“之前草隱村參加中忍考試的隊伍裏有一個漩渦後裔小女孩兒,可惜聽說那個女孩兒叛逃了草隱村,去投靠雨隱村了。”


說完之後,猿飛日斬又感慨道:“早知如此,當年漩渦玖辛奈請求我們去拯救她的故鄉時,我就應該派人過去,擄來幾個漩渦一族的小家夥,當作九尾容器的備選。”


“……”


門外的暗部沉默了一會兒,似乎是不知道應該說什麽。


過了一會兒之後,他才開口道:“這段時間村子裏似乎開始有人認可漩渦鳴人了,您的計劃或許會有阻礙,需要除掉他們嗎?”


“沒那個必要。”


猿飛日斬搖了搖頭,聲音中有些說不出的陰森:“當年我禁止其他人接觸漩渦鳴人,就是為了讓他能夠一心一意忠誠於我,現在他對我十分依賴,這個命令已經無所謂了。”


“卡卡西那邊怎麽處理?”


這名暗部又繼續問道:“之前火影大人讓卡卡西離開暗部,監視漩渦鳴人的一舉一動,現在他似乎對鳴人很關心。”


“不用擔心。”


猿飛日斬的蒼老聲音中充滿了自信:“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帶土是隊友,他隻是對漩渦鳴人愧疚罷了。”


暗部忍者的聲音中頓時多了一絲笑意:“火影大人說的是,畢竟卡卡西對帶土殺死鳴人父母的事都知情,卻一直在悄悄隱瞞…”


“唔…”


正當這名暗部說完之後,房間內的漩渦鳴人再也壓抑不住,眼淚止不住地在臉上流淌,喉嚨裏忍不住發出了一個音節。


當漩渦鳴人意識到自己的失措之後,立刻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把自己的眼淚擦了下去,就躲進了自己的被子裏。


外麵的聲音頓時安靜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房間裏的窗戶被悄然打開,很快又悄然關住,顯然是有人來查看他的情況。


片刻後,猿飛日斬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既然這裏沒什麽情況,你在這裏好好監視他,明天就是中忍考試正賽,所有的大名權貴都會在場,一定不能讓漩渦鳴人出現絲毫紕漏。”


“是,火影大人。”


門外的暗部低聲答應了一句。


很快,外麵頓時安靜了下來。


房間內的漩渦鳴人緊緊地咬著自己的被子,涕淚橫流卻不敢出聲,因為他知道外麵還有忍者監視著他。


十二年的夢想。


今夜徹底被人摧毀。


漩渦鳴人的手指狠狠地掐著自己的大腿,腿上到處都是傷口,他要拚命壓製住自己的情緒,不讓自己出現任何異常。


這些年來,難怪他拚命想要得到村民的認可,換來的卻是疏遠;每當他心裏受傷的時候,猿飛日斬就會出現在他麵前,教給他要學會忍耐痛苦。


生命裏的一切光明和黑暗。


原來隻不過是火影樓那位老人在操控。


漩渦鳴人的身軀微微顫抖著,回憶起自己通靈出蛤蟆文太的場景,他的心神頓時沉入了無邊的封印水牢。


漩渦鳴人滿眼都是漆黑,緩緩走到了水牢邊上,抬起頭看向了水牢內那個巨大的身影,陰沉著聲音開口道:“臭狐狸,你是叫九尾對吧?你想出來,對吧?”


“吼!”


九尾張開了血盆大口,望著水牢邊那個幼小的身影,忽然高聲笑道:“哈哈哈哈哈…小鬼,如果你現在讓我出去的話,我就幫你把那個老東西和整個木葉撕成碎片!”


顯然剛才漩渦鳴人聽到的一切,九尾也盡數聽到了。


其中的一些隱秘,連九尾都不是特別清楚。


不過這對九尾來說是個好機會,鳴人越是黑暗,它越容易操控鳴人!


九尾也沒想到木葉這樣的村子竟然這麽陰暗,不愧是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那兩個陰貨王八蛋共同創造的忍村!


木葉的人,總是那麽擅長自相殘殺!


“不,這不夠他們償還的。”


漩渦鳴人望著九尾慢慢地搖了搖頭,他身上的黑氣越來越濃鬱了:“明天是個重要的日子,陪我大鬧一場吧!”


九尾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猙獰的笑容:“小鬼,真沒想到我們第二次見麵你就開竅了啊!小鬼,你比漩渦玖辛奈那個女人聰明多了!”


那個臭女人,明明擁有它這麽強大的力量,非但不想著怎麽使用,反而隻想著把它鎮壓起來。


甚至在外麵遇到生氣的事,還找它來發脾氣!


媽的,因果輪回,報應不爽啊!


如今輪到她的兒子受苦受難了,作為漩渦玖辛奈的房客,九尾認為它應該好好引導一下漩渦鳴人這家夥!


明天,就是它的出閘時間了!


“鳴人。”


有人敲了敲房間的窗戶。


漩渦鳴人轉頭看去,看到了春野櫻站在他的窗邊。


粉紅色頭發的少女神色間有些緊張地開口道:“這些天我一直沒有見到佐助君,明天他都快考試了,佐助君家裏還是沒人在,你能陪我去找找他嗎?”


“好。”


聽到春野櫻的請求,漩渦鳴人立刻放下了心事,飛身爬出了窗外:“小櫻,你怎麽會晚上去佐助家?”


“因為我覺得這個時間無論如何他也該回家了。”


春野櫻皺了皺眉頭,滿臉不安地開口道:“但是直到現在他還是沒有出現…嗯,鳴人,你的臉,你剛才是…”


漩渦鳴人一把捂住了春野櫻的嘴巴,神色緊張地豎起了自己的手指,生怕那個所謂一直監視他的暗部知道情況。


漩渦鳴人咧了咧嘴,抹了一把自己的臉,強顏歡笑道:“好了,我先陪你去找佐助吧!那家夥估計躲在什麽地方偷偷努力修煉呢!”


有的人,即使心裏早已變得千瘡百孔,卻還在喜歡的人麵前掩飾著自己的傷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