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套親熱天堂,過來幫幫忙!(第五更!)
loading...

藥師兜對於中忍考試的流程十分了解。


曾經他作為大蛇丸的臥底,連續三年的時間參加中忍考試,為大蛇丸尋找合適的容器人選,中忍考試的規則簡直倒背如流。


不論這些下忍有多少人通過第二場天地卷軸爭奪戰,木葉都會在第三場考試的時候,對參加考試的人選進行精簡,挑選強大的下忍,想方設法讓戰鬥變得精彩絕倫。


畢竟第三場考試的正賽會有許多大名權貴觀看。


如果讓正賽拖拖拉拉地舉行,現場再來點兒揪頭發掐臉擰嘴巴等狀況,隻怕觀眾會對忍者這個職業產生什麽偏見。


“咳咳咳咳…”


一個臉色蒼白、眼神有些虛浮的木葉忍者拿著一本筆記,輕咳了幾聲後,才開口道:“我來宣布一下預選賽的規則…咳咳咳…所有人將會分成一對一的小組進行實戰。”


說完之後,這家夥又咳嗽了幾聲,一副病得要死的樣子。


這個木葉忍者正是第三場考試的主考官月光疾風。


等到月光疾風緩過神來之後,才繼續道:“戰鬥不會禁止你們使用任何手段,隻有一方倒下、死亡或者認輸的情況,一場戰鬥才會結束;不過我在認為勝負已分的情況,會主動介入戰場,免得出現無辜傷亡。”


然而底下的下忍們卻對月光疾風產生了不信任感。


這位主考官明明看起來像是病重得隨時可能倒下,會比他們還要先死掉的樣子啊!


白詫異地看了一眼上原奈落玩味的目光,輕聲問道:“上原,你似乎對他很感興趣,這個主考官很強嗎?”


“或許吧。”


上原奈落失聲笑著搖了搖頭。


誰也無法判斷月光疾風到底是否強大,不過有一點卻是所有人都公認的,他的女朋友卯月夕顏很漂亮。


上原奈落在意的不是卯月夕顏的顏值。


上原更在意的是,月光疾風的女朋友卯月夕顏知道宇智波帶土的真相,隻是她似乎並未泄露出什麽秘密。


比如宇智波帶土害死四代火影夫婦這件事。


當初上原奈落親自假冒宇智波帶土自爆,其中最關鍵的這件凶案卻沒有被引爆出來。


這個秘密被木葉或者卡卡西遮掩了下去。


上原奈落的眼神微微略過了眾人,口中輕哼了一聲,心裏悄悄產生了一個新的計劃。


然而還不等上原奈落偷偷計劃怎麽套路木葉的時候,木葉忍者先給他來了一手陰的!


月光疾風看了一眼對戰屏幕,高聲念出了第一場中忍考試的選手:“第一場,輝夜君麻呂對戰上原奈落!”


“……”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停在了輝夜君麻呂和上原奈落的身上,這兩個雨忍毫無疑問是本屆中忍考試所有考生裏麵,單人戰鬥力最強的兩個人!


難道這就讓他們直接開始自相殘殺了嗎?


音隱村的帶隊上忍注視著這一切,嘴角閃過了一絲輕蔑:“哼,我還沒有動手,你就先動手了呢!”


其他上忍的目光也微微有些詫異。


最強的兩人在預選賽就開始廝殺,要是說這件事純粹是巧合,未免概率也太低了吧?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我認輸!”


輝夜君麻呂波瀾不驚地直接宣布認輸。


如果是麵對上原奈落,不論是從身份上還是從實力上,君麻呂都不能參與這場戰鬥。


至於上原奈落自己。


從月光疾風宣布對戰雙方的時候,上原的身體就紋絲不動,顯然他早就已經知道了輝夜君麻呂的選擇。


唯獨白有些惋惜地開口勸慰著身邊的隊友:“好可惜,如果君麻呂沒有碰到上原的話,他一定可以晉級的。”


“無所謂。”


輝夜君麻呂毫不在意。


中忍考試的預選賽有條不紊地進行著,除了第一場過後,其他的對戰雙方似乎都變得正常了起來。


“第二場,手鞠對戰天天。”


這一場戰鬥幾乎沒什麽懸念,天天這位忍界大富豪積攢的忍具盡數被手鞠的風遁忍術吹去,幾乎毫無還手之力,手鞠輕鬆取勝,甚至還有閑心調侃木葉幾句。


可惜接下來的戰鬥,讓手鞠的臉色驟然變了。


“第三場,勘九郎對戰宇智波佐助!”


這場戰鬥倒是精彩了很多,隻可惜宇智波佐助直接使用火遁忍術燒斷了傀儡線之後,打得勘九郎毫無還手之力。


“第四場,油女誌乃對戰山中井野。”


這一場油女誌乃甚至不需要怎麽動手,一顆顆蟲子就逼得山中井野棄權認輸。


“第五場,秋道丁次對戰奈良鹿丸!”


這場對決雙方剛出來,不等奈良鹿丸率先舉手認輸,秋道丁次就搶先一步犧牲自己,高聲喊了出來:“我認輸!”


“第六場,漩渦鳴人對戰犬塚牙。”


這是一場有味道的戰鬥。


犬塚牙占據了優勢的情況下,因為過於靈敏的嗅覺,嗅到了一股臭味,被漩渦鳴人輕鬆擊潰。


“第七場,日向寧次對戰日向雛田。”


或許是在死亡森林裏麵一起組隊過,日向寧次並未對日向雛田下什麽狠手,但是依舊毫不留情地擊敗了自己的小堂妹。


上原奈落望著日向雛田被人抬下去,又看著日向寧次遺憾地歎了一口氣,凡是打了雛田的人,能有幾個活下去的?


上原忽然想起了自己在死亡森林做過的事。


凡是擊敗了其他的木葉十二小強,無疑獎勵都非常豐厚,隻有打了雛田的時候,係統隻給了一百金幣。


沒事,他不會死的。


就算他死了,也有複活技能。


“第八場,春野櫻對戰白!”


月光疾風的聲音打斷了上原奈落的思考,他看了一眼身邊的白,意味深長地衝著他點了點頭道:“不要浪費時間,解決的速度快一點,我想看下一場比賽。”


“明白。”


白翻身跳到了賽場上。


單單隻是體術的靈活程度就讓人能看出他的功底,再加上白的姣好可愛的容貌和冰遁血繼,引得賽場角落的某人不住地舔嘴唇。


偽裝成為音隱上忍的大蛇丸,舔舐著自己的嘴唇,滿臉豔羨地望著底下的青年忍者:“不論是這個叫白的小鬼還是那個叫輝夜君麻呂的小家夥,都是上佳的容器!”


冰遁血繼和屍骨脈血繼,都有成為他容器的資格。


隻可惜想要奪取輝夜君麻呂和白的身體,比奪取宇智波佐助的身體還要困難。


春野櫻上台之後有些不太自信,哪怕兩個隊友拚命激勵她,但依舊還是黯然敗在了白的手下。


這場中忍考試的預選賽,終於到了最後的重頭戲!


上原奈落的目光緩緩流轉,望著那兩個被他毆打過的忍者,分別是我愛羅和李洛克,嘴角忍不住咧了咧。


最後一場戰鬥是最為精彩的!


或許隻有上原奈落和輝夜君麻呂兩人未能正常進行的戰鬥,才有可能能與這場戰鬥媲美。


開啟了杜門的李洛克強硬地擊穿了我愛羅的砂之鎧甲,最終因為身體素質無法跟上,無奈落敗。


從此以後,李洛克應該就會被封號了。


誰也沒想到,正當上原奈落帶著輝夜君麻呂和白回到旅店之後,打算商量著怎麽打發中忍考試正賽開始前這一個月時間的時候,兩個人找上了門來。


旗木卡卡西敲了敲門,倚在門口望著上原奈落:“上原,剛剛聽那幾個小家夥和紅豆說起,你的醫療忍術很高明,能不能幫忙治療一下我們村子裏那個孩子?”


要不是實在沒辦法,聽禦手洗紅豆和第七班那幾個小家夥誇讚過上原的醫療忍術,卡卡西也不會找上來。


“拜托了!”


邁特凱飛快地從旗木卡卡西的背後閃出身來,衝著上原奈落深深地鞠了一躬,涕淚橫流地開口懇求道:“拜托閣下救救李那個孩子,我們感激不盡!”


“可是…”


上原奈落有些遲疑。


他有些不太確定自己的治療到底有沒有用。


畢竟李洛克傷到的可是骨頭什麽的,據說連綱手那個女人都束手無策,他又能發揮什麽作用?


雖說上原的確有個幫忙治療的支線任務。


而且最麻煩的是,上原奈落有點兒擔心在這裏治好了一個李洛克,將來飛出來一個八門小李,回頭一腳踢在他身上。


幸好他還有幾個複活和無敵技能…


反正隻要保證自己的層數高就行了。


旗木卡卡西看著上原奈落歎了一口氣,扶了扶自己的額頭,輕聲道:“隻要你肯答應幫忙試試,一套親熱天堂簽名典藏版,以及忍界限量發行的最新係列親熱暴力…”


“你以為我是什麽人?”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旗木卡卡西,皺起了自己的眉頭道:“好了,先帶我去看看情況吧,我可不敢保證能治好他…”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