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無法突破的高塔(第三更!)
loading...

在痛苦中重生吧!


不得不說,這句的確很符合佐助的人生。


上原奈落還沒有從這個豐厚的獎勵中清醒過來,第一個念頭就是哪個英雄說的這句話?


他完全沒有聽到過。


上原奈落沉下心來思考,依照之前的獎勵,關於宇智波佐助現在的任務獎勵應該是與火遁忍術有關,那就是與火屬性的英雄。


不行的話那就是雷屬性的英雄。


上原奈落試探性地念了兩個名字:“黑暗之女安妮,複仇焰魂布蘭德…”


任務完成,英雄傳承開啟。


上原奈落早就習慣了這一切,隻是當他看到四個技能的時候,臉上還是有些壓抑不住的開心。


火焰烙印:向前方射出一團速度飛快的火球,火球會引爆敵人及其周圍的區域,技能最低消耗查克拉50點,技能冷卻時間3秒。


烈焰之柱:延遲0.6秒後,在目標區域一片烈焰之柱,灼燒區域內地一切,技能最低消耗查克拉60點,技能冷卻時間4秒。


烈火燃燒:能夠憑空從敵人的身上引發一團強烈的爆裂火焰,灼燒敵人的身體,技能最低消耗查克拉70點,技能冷卻時間4秒。


烈焰風暴:釋放一顆極具破壞力的火焰之種攻擊目標之後,會在目標周圍的敵人進行彈跳攻擊,最低進行5次彈跳,技能最低消耗查克拉100點,技能冷卻時間40秒。


從今天開始,上原奈落可以稱呼自己為火遁忍者了。


他剛剛得到了的英雄傳承,每一個火遁技能都十分強大,尤其是其中烈火燃燒,竟然能夠憑空生出火焰,竟然還有點兒像天照的攻擊方式!


當然最可怕的還是烈焰風暴,隻要上原奈落的查克拉足夠多,就能讓烈焰風暴蔓延整個戰場!


唯一的問題是…


這種術式很有可能被水陣壁擋下。


“算了,回頭找幹柿鬼鮫實驗一下。”


上原奈落低頭看向了被自己打倒的宇智波佐助,他的臉色重新變得和善起來,揮手為佐助治療了身上的傷勢。


旁邊的春野櫻看到上原奈落揮手就把佐助的傷勢全部治愈,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醫療忍術學習起來應該很簡單,而且也能幫到佐助君和鳴人他們…”


隻是春野櫻並不知道,不是所有人的醫療忍術都能像上原奈落一樣輕鬆且效果拔群,哪怕是現在的綱手也要差上一籌。


上原奈落沒有關注春野櫻,他隻是微笑地看著佐助,態度明顯從戰鬥中的冷酷變得溫暖起來:“佐助,你的實力雖然還差一些,但是你的天分和努力都不缺,我相信你很快就能超過宇智波鼬。”


反正說點兒好聽的又不用花錢!


至於那堆亂七八糟的宇智波鼬不死佐助這輩子隻能是個弟弟這些話就不必說了,免得再鬧出人命。


宇智波佐助可是上原非常想要保留的韭菜苗,而且將來還能再割幾茬的。


“……”


佐助明顯有些不適應上原奈落的變臉速度之快,他的情緒快速消退,甚至還有些自卑道:“可是我連你都無法戰勝…”


“贏不了我不是很正常嗎?”


上原奈落輕笑了一聲,拍了拍佐助的肩膀道:“哈,其實我輸給宇智波鼬的時候才十二歲,現在就算宇智波鼬站在我麵前,他也輕易不敢說還能跟我戰鬥!”


“你今年十六歲…”


雖然宇智波佐助知道上原奈落是在激勵他,佐助還是開始低頭估算,他沉聲道:“我絕對不可能花費四年的時間才能戰勝宇智波鼬,我可等不了那麽久的時間!”


“……”


上原奈落臉上的表情頓時一滯。


四年之後佐助能不能戰勝宇智波鼬還兩說呢,張口嘲諷到了上原奈落,宇智波佐助這家夥比上原想象中的更欠揍啊!


“好了,不說這些了。”


上原奈落轉頭看向了漩渦鳴人,臉上的笑容更為和善:“鳴人,需要我來指點你一下嗎?”


“哎,真的嗎?”


漩渦鳴人臉上的表情瞬間有些欣喜。


隻是漩渦鳴人剛剛同意之後,旁邊的春野櫻一拳砸在了鳴人的腦袋上:“鳴人,我們還在參加考試呢!中忍考試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要結束了,挑戰上原前輩可以等到考試結束之後!”


漩渦鳴人頓時有些委屈:“可是佐助…”


春野櫻暴躁地又是一拳砸了下來:“佐助君是有重要的事才請教上原前輩的!不要浪費時間了!”


春野櫻可真是一個老雙標了。


在這個粉頭發小姑娘的逼迫下,漩渦鳴人暫時放棄了和上原奈落切磋切磋的想法,先趕往中心高塔完成第二場考試。


上原奈落的表情漸漸有些詭異,這幾天相處下來的話,春野櫻可是壞了他不少事了啊,這筆賬遲早得算一算的…


當然,以春野櫻肯定是受不住他算賬,要不算到春野櫻未來的那位老師身上?


死亡森林。


中心高塔。


現在這裏聚攏了不少小隊,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著戰鬥,因為拿到卷軸的小隊無法進入高塔,沒有拿到卷軸的小隊直接開搶!


即使這場考試禁止隨意組隊結成盟友,然而同村的忍者為了避免被人分頭圍攻,隻能暫時待在一起活動。


或許是因為木葉忍者組隊結盟的最多,剛好也可以讓他們磨煉一番,木葉方麵也沒有人派出來製止。


作為年齡相近的新人,木葉第三班、第八班和第十班自然就聚集在了一起,成為死亡森林高塔附近最強大的兩股力量之一。


至於另一股強大的力量,自然就是砂隱村的我愛羅小隊,因為我愛羅的黃沙防禦有點兒,也成為了下忍們公認的最強下忍。


不,我愛羅還不是最強。


最強的下忍,應該是那個禁止他們進入高塔的那個白發少年,他的速度之快、力量之強,連我愛羅的砂之鎧甲都無法防禦!


那個少年,就是名為輝夜君麻呂的雨隱天才!


如何擊敗輝夜君麻呂進入中心高塔完成考試,這個問題這幾天一直困擾著我愛羅,也同樣困擾著日向寧次、奈良鹿丸和油女誌乃等一群木葉下忍。


“那個輝夜君麻呂是天生的戰鬥機器嗎?”


犬塚牙的表情十分費解,重重地一拳砸在了地上,冷聲道:“最後一天了,他的精神還沒有鬆懈下來!”


“他的速度也很快。”


日向寧次看了一眼坐在角落的日向雛田,低聲繼續道:“即使我用白眼看穿他的動作,但是也很難跟上他的動作…而且那家夥還有一個擁有冰遁血繼的同伴。”


‘這還不是最麻煩的。’


奈良鹿丸捂著自己的臉,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如果我們都沒記錯的話,在考試第一天就擊敗我們的那個上原奈落,也是他們的同伴對吧?”


“嗯。”


李洛克表情嚴肅地點了點頭,他的額頭上浮出了一層細細的汗水,沉聲道:“麵對那個白頭發的家夥,我還有信心跟他戰鬥…但是麵對那個上原奈落,我幾乎毫無還手之力!”


油女誌乃在角落裏慢吞吞地開口道:“我的意見一樣,不過我在外圍用毒蟲布置了陷阱,希望能阻止上原奈落跟他們會合。”


山中井野難得正經地發表了自己的意見:“不如等第七班的人過來吧!以佐助君和寧次學長的實力,兩屆最強新人,應該能戰勝那個白發小帥哥吧?”


“……”


日向寧次沉默了一會兒,輕輕地搖了搖頭道:“即使是寫輪眼血繼也能看穿他的動作,但是以佐助的速度…”


這句話裏意猶未盡。


畢竟李洛克都把佐助吊著打了一頓,而日向寧次可是經常在訓練切磋時把李洛克吊著打的!


李洛克在旁邊看了一眼寧次,遲疑著開口道:“其實也並非沒有突破的希望,我還有一招專門留給寧次的招式,應該可以擊敗他…”


“李!”


天天猛地開口打斷了李洛克的話。


“那一招會對身體造成很大傷害吧?”


旁邊的油女誌乃看著這一幕若有所思,他一口揭穿了李洛克的想法之後,掃視著在場所有人,輕聲開口道:“大家看似合作,其實也隻是各自為戰,用對手來磨煉彼此的術式吧?”


這話也是半真半假。


白的冰遁血繼簡直是遠程攻擊利器。


輝夜君麻呂的屍骨脈血繼又在體術戰鬥中展示出來無可匹敵的力量,在遠程攻擊上也毫不遜色!


他們無法輕易突破輝夜君麻呂和白的防線也不算都是假的,但是通過和高塔附近的下忍小隊戰鬥提升自己的實力的確是真的。


“容我提醒一下各位。”


油女誌乃推了推自己的小墨鏡,低聲道:“站在我們對麵的可是兩個血繼忍者,以及一個隨時可能襲來從正麵擊潰我們的敵人。”


犬塚牙歎了一口氣道:“但是如果沒有新的戰力提升,我們也未必能真的打破眼前這兩個家夥的防禦啊!總不能去聯係砂隱村那三個家夥吧?”


“如果能利用他們的話,我倒是不反對。”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奈良鹿丸輕笑了一聲,靠在一棵樹下:“要是能讓我輕鬆通過中忍考試又能利用砂忍的話,何樂而不為呢?”


奈良鹿丸就是個懶散的人。


關鍵是他旁邊的山中井野和秋道丁次還他媽點頭!


這一代豬鹿蝶怕不是要完蛋啊!


可惜這些新人看起來謙遜,其實現在是誰也不服誰。


他們商量了大半天沒什麽結果,反而迎來了兩隊其他忍村小隊的襲擊,這些木葉下忍們習以為常,輕鬆就擊潰了敵人。


他們打算休息一會兒恢複體力,再去迎戰輝夜君麻呂。


隻是在戰鬥的時候負責在外圍偵查的第八班回來了,他們帶回了兩個消息,一個稱不上特別好的消息,一個稱得上非常壞的消息。


犬塚牙的臉上有些苦中作樂般的笑容,正如他的心情一般:“哈,我們帶來了兩個消息,你們想先聽哪個?”


“那就先聽好消息吧!”


奈良鹿丸輕笑著開口道:“不會是第七班的佐助鳴人他們趕過來了吧?”


“沒錯。”


犬塚牙臉上的笑意漸漸褪去,隻是開口繼續道:“喂,鹿丸,要不要猜猜第二個消息?”


“連你這家夥都被嚇到了。”


奈良鹿丸臉上的笑容頓時變作了一抹苦笑:“喂,不會是上原奈落那家夥也來了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