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你以為我像大蛇丸一樣那麽容易對付嗎?(第二更!)
loading...
清晨。

三天的時間過去了。

上原奈落和漩渦鳴人聊了不少次。

隻是每次聊天都會走向中斷,上原奈落在漩渦鳴人這裏一次又一次遭遇到了和春野櫻一樣的窘境。

因為漩渦鳴人是個最純粹的熱血白癡,想要讓他黑化的難度還真不是一般的高,畢竟上原還不能輕易泄露太多情報。

現在的漩渦鳴人隻關心兩件事。

他一定要成為火影和怎麽超過宇智波佐助。

為此,漩渦鳴人還衝著上原即興演講過一番。

上原奈落有時候甚至還感覺自己都快被漩渦鳴人說服了,他既然擁有了強大的力量,為什麽還要在這裏參加中忍考試?

去他媽的影帝,去他媽的支線任務,幹脆直接化身毀滅忍界的大魔王,朝著一個目標向前衝就行了!

管他什麽宇智波斑大筒木輝夜,打不過就直接拚命唄,拚命也打不過那也要接著打!

幸好他還記得雨隱村的小南和長門。

所以上原奈落又偷偷給藥師兜下令,讓他在死亡森林搜索一個叫香磷的女忍者,等到上原回雨隱村的時候一起帶走。

見到香磷的話,長門應該會比較開心吧?

畢竟香磷也是漩渦後裔,算是長門的同族。

至於應該給小南帶什麽禮物,上原奈落還沒有想好,實在不行的話就把誌村團藏抓走,或者就把團藏殺掉,把他的屍體帶回雨隱村去。

小南和長門肯定都會喜歡這份禮物的。

不過這件事不著急。

距離中忍考試結束,還有一段時間。

這段時間就是上原奈落引誘鳴人黑化,或者引誘鳴人成為叛忍的時間了。

上原奈落忍不住又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漩渦鳴人,臉上的表情越來越費解了:“媽的,怎麽感覺讓一個主角黑化的任務難度跟賭贏綱手一樣?”

這個任務看起來十分容易,畢竟漩渦鳴人的人生在戰勝佩恩之前一直處於低穀之中,然而實際操作起來,比想象的困難得多。

講真的,宇智波佐助還挺好騙的。

現在的宇智波佐助對上原奈落非常感興趣,時不時地就想從他這裏套取點兒關於宇智波鼬和宇智波帶土的情報。

如果上原奈落願意的話,他完全可以悄悄詆毀幾句卡卡西的弱小,然後引誘佐助叛逃。

媽的,這都叫什麽事兒啊!

如今整個死亡森林處在木葉暗部的監控之下,上原奈落也不想毀了自己的人設。

想要引誘鳴人黑化,那就隻能再找個機會了。

上原奈落瞥了一眼遠處嘻嘻哈哈的漩渦鳴人,看來他得等到第二場考試結束之後,看看能不能利用一下誌村團藏的身份向漩渦鳴人吐露真相試試了。

利用宇智波帶土的身份也行。

或者還可以用猿飛日斬的身份嚐試一番,也可以用海野伊魯卡的身份試試,隻是這樣很容易留下破綻。

“真是麻煩啊!”

上原奈落幽幽地歎了一口氣:“實在不行的話,看來得找個機會,把我的人設改成一個小反派了。”

隻是一個小反派,應該不會被人注意。

而且一個小反派,也很容易就能洗白,比如他是接受了山椒魚半藏的命令什麽的。

作為一個表演藝術家,上原奈落覺得洗白自己這種事其實還挺簡單的。

前往森林深處的路上。

宇智波佐助和漩渦鳴人兩人合力擊敗了一支敵對忍者之後,竟然從這隊忍者的身上搜下來了一整套完整的卷軸。

宇智波佐助微微有些詫異地問道:“你們明明湊齊了卷軸,怎麽也沒有去高塔那邊?”

“哼,等你們到了就知道了。”

這隊下忍也不在意,隻是冷笑地看著第七班道:“祝你們好運吧!希望你們能突破那兩個家夥的防線!”

大家好,我們公眾.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隻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說完之後,他們就此離去。

宇智波佐助皺了皺眉頭,臉上的疑惑還未散去,反倒是旁邊的漩渦鳴人開心地收起了天地卷軸。

鳴人的每一步,都在朝著火影的方向前進。

鳴人的快樂,就是這麽簡單。

漩渦鳴人拍了拍佐助的肩膀,嬉笑著開口道:““好了,別擔心了,佐助!我們現在就趕去高塔不就知道了嗎?反正不論前方有什麽敵人,都絕對不能阻止我們完成考試!”

“嗯。”

宇智波佐助的眉頭頓時舒展開來,不過他並未提及去趕往高塔,反而是轉頭看向了上原奈落:“喂,我們之間的約定,現在是時候完成了吧?”

“嗯?”

上原奈落眯起了自己的眼睛,捏了捏自己的手腕:“看來佐助認為自己變強了,足夠挑戰我了麽?”

為什麽每次宇智波佐助變強之後,他都喜歡去挑戰一個自己根本不可能戰勝的敵人,這可真是忍界的一大謎題。

“如果連你這家夥都無法戰勝的話…”

宇智波佐助慢慢地從自己的忍具包中掏出了一柄苦無,猛地朝著上原衝了上來:“我怎麽才會有實力去殺死那個男人啊!”

一隻手掌輕鬆地抓住了佐助的手腕!

上原奈落順勢一記膝撞頂在了佐助的下巴上,瞬間將人撞飛了出去,仰頭望著天空慢吞吞地開口道:“哦?現在我該怎麽說?天晴了,雨停了,佐助覺得自己又行了?”

“混蛋!”

宇智波佐助聽完這句話,整個人瞬間暴怒。

上原奈落的攻擊並沒有太重,佐助飛身爬了起來,他的雙眼瞬間變得一片猩紅,瞳孔之內映襯著兩枚黑色勾玉!

“火遁·豪火球之術!”

一團烈焰火球撲麵而來!

上原奈落望著那團烈焰,伸手抓向了空氣,口中低聲吟道:“奧義!暮刃!”

紫色的查克拉闊劍出現在了上原的手中。

下一刻,這柄查克拉闊劍猛地前伸,將豪火球的烈焰一分為二,上原奈落站在火焰之中如若無物!

“單單隻是火遁忍術,你比起宇智波鼬還差得很遠。”

上原奈落漫不經心地拄著紫色闊劍,看著佐助開口繼續道:“宇智波鼬的豪火球之術,我需要用防禦性忍術來進行抵擋。”

宇智波佐助也不氣餒。

顯然他早就知道自己和宇智波鼬之間的差距,四年的努力怎麽可能那麽容易追趕得上宇智波鼬?

即使宇智波佐助每天深夜恨得咬牙切齒,他也必須承認的是,其實他從小就是一直在追逐宇智波鼬的腳步,甚至他的父親宇智波富嶽也從來都不認為他能趕上宇智波鼬。

“我會證明,我不是會追上他,而是一定會超過他!”

宇智波佐助額頭上的筋脈都露了出來,他的臉上閃過了一抹少年人的凶狠,兩根手指豎在了自己的唇邊:“不,我一定會殺掉他的!火遁·鳳仙火之術!”

一團團烈焰從佐助的口中吐出,朝著上原奈落急射而來,鳳仙火的溫度明顯低了豪火球一籌,隻是依仗著數量逞凶!

宇智波佐助預料到了這個術式的缺點,他原本就隻是用這個術式佯攻而已!

趁著上原奈落拿起紫色闊劍劈落火團的時候,佐助甩手擲出了幾柄苦無。

每一柄苦無上都纏繞著細長的絲線。

讓人根本無法察覺這些絲線的存在,一不小心就會落入佐助的陷阱之中!

上原奈落的眉毛挑了挑,看了一眼宇智波佐助:“哦?這是想用對付大蛇丸的招式對付我嗎?”

前幾天的戰鬥之中,大蛇丸就是被這樣富有戰鬥智慧的佐助吸引,才盯上了佐助的身體。

上原奈落的身形忽然消失在原地,瞬步出現在了佐助的身後,一腳踢在佐助的小腿之上,將他瞬間擊倒在地!

上原奈落伸出了手中的紫色闊劍搭在了佐助的身體上:“你用對付大蛇丸的戰術來對付我,是不是太瞧不起我了?”

“那你可就猜錯了!”

宇智波佐助在地上劃了一個倒懸,一腳踢在了上原奈落的身上,想要借力將上原奈落踢向空中!

正是佐助複製的李洛克的體術,影舞葉。

他們在中忍考試之前交過手,佐助雖然敗得十分狼狽,卻依舊學到了點兒東西。

上原奈落的身體如同泰山一般紋絲不動,甚至他的臉上還微微有一些迷惑:“你這是在幹嘛?”

“……”

宇智波佐助臉色變了變,下意識就要飛身退開。

隻是下一秒上原奈落就消失在了他的麵前,再度出現在了他的身後,猛地揮起手掌將佐助重重擊倒!

“你輸了。”

上原奈落麵無表情地宣布了結局。

支線任務:擊敗宇智波佐助(1/1),任務已完成,獎勵技能碎裂之火。

碎裂之火:釋放一團指向性火球,技能消耗查克拉40點,技能冷卻時間1.6秒。

支線任務:吐槽一句宇智波佐助(1/1),任務已完成,獎勵一次隱藏傳承任務。

隱藏傳承任務:在痛苦中重生吧!說出一個正確的名字(0/1)。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