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菜雞克天才!(第一更!)
loading...
第七班的營地。

上原奈落回來的時候,順手撈了幾條魚。

或許是第七班的三個小家夥餓得狠了,漩渦鳴人都被餓醒了,他們自己解決了夥食,還給上原奈落留了一份。

宇智波佐助看到上原奈落的時候,挑了挑眉毛,輕聲問道:“你終於回來了,我去周圍轉了一圈也沒有發現你的蹤跡。”

“我又遇到大蛇丸了。”

上原奈落臉上的表情頓時有些沉重,看著第七班幾個人的表情勃然變色,他心裏偷笑了一陣,才繼續道:“剛才他就在你們的周圍欺負我們中忍考試的主考官…”

春野櫻的臉色頓時嚇得煞白,緊張地吞咽著自己的口水:“…主考官也沒有戰勝他嗎?”

旁邊的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的臉色也不好看。

顯然大蛇丸給他們帶來的陰影有點大。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沉聲繼續道:“大蛇丸可是傳說中的三忍,曾經是站在木葉頂點的少數幾人之一,我們這次中忍考試的主考官禦手洗紅豆隻是他的學生。”

上原奈落想起了禦手洗紅豆的表現,又補充了一句:“估計還是最不成器的那個學生…”

“……”

第七班集體陷入了沉默。

春野櫻和宇智波佐助下意識地轉頭看向了漩渦鳴人,顯然漩渦鳴人一直都是他們集體裏最不成器的那個學生。

漩渦鳴人登時暴怒地回望過去:“喂喂喂,佐助,小櫻,你們兩個是什麽意思!”

“沒什麽意思。”

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櫻慢吞吞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異口同聲地說完之後,輕輕地搖了搖頭,動作出奇地一致。

“好了好了,先休息吧!”

上原奈落笑了笑,拍了拍漩渦鳴人的腦袋,輕聲道:“明天你們還要繼續搶奪敵人的卷軸呢!今晚誰來值夜呢?我的精神不錯,晚上可以陪著他一起。”

不出上原奈落所料。

漩渦鳴人睡了一下午,自告奮勇地舉起了手:“我我我…我來吧!我休息了好長時間,可以熬夜很久的!”

正當上原奈落的嘴角勾出一抹笑意的時候,旁邊的春野櫻反倒是搖了搖頭,拒絕了他的提議:“鳴人,你和佐助君明天可能還要戰鬥,還是讓我來吧!”

說完之後,春野櫻還有些拘束地握著自己的拳頭:“而且我今天戰鬥的時候也沒能為你們做什麽…”

上原奈落臉上的笑容漸漸有些僵硬。

春野櫻這個小女生怎麽回事,現在學會為隊友考慮了?

宇智波佐助拍了拍鳴人的肩膀,衝著他使了一個眼色,輕聲道:“鳴人,就讓小櫻值夜吧…”

佐助有些擔心春野櫻內疚,反正與其讓小櫻抱著歉疚組隊,不如讓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也能安心;漩渦鳴人嘮嘮叨叨了一會兒之後,也隻能同意了春野櫻的請求。

上原奈落滿臉費解地看著春野櫻。

該出頭的時候不出頭,不該出頭的時候冒出來。

他跟春野櫻一起值夜有什麽用?

上原奈落是真心想和漩渦鳴人聊幾句人生啊,竟然被想要承擔一些責任的春野櫻打亂了計劃!

夜晚有些寧靜。

春野櫻倒是想和上原奈落多聊幾句,畢竟作為一個新人忍者,春野櫻還是挺願意從前輩這裏得到一些經驗的。

上原不怎麽想理她,因為她壞了自己的好事。

再說跟一個粉頭發小姑娘有什麽好聊的?要是能跟漩渦鳴人談談心就好了,哪怕是宇智波佐助也行啊!

春野櫻的情商可能有問題,她沒有察覺出來上原奈落的冷漠,隻是認為實力強大的忍者都是有點兒高傲的,佐助是這一屆的最強新人,平時都對自己同學愛理不理的。

“上原前輩,你們雨隱村是什麽樣子的啊?”

“每天都在下雨…”

“我很喜歡下雨天呢!”

春野櫻的臉色微微泛紅,眼神中有些憧憬道:“如果每天能和佐助君一起打著同一把傘在雨中漫步,一定會很浪漫吧?”

上原奈落有氣無力地回應了一句:“我看了看你們木葉的排水,估計下一個星期的雨,木葉就會被水淹了…”

“……”

春野櫻的表情頓時一滯。

不過她並沒有氣餒,很快就換了另一個話題:“上原前輩有喜歡的人嗎?我之前見到你們小隊也有一個長得很可愛的前輩…”

“……”

上原奈落慢吞吞地抬起自己的眼皮,緊盯著春野櫻,嚇得小姑娘的身體下意識地向後瑟縮了一下。

上原奈落望著春野櫻,他的語氣漸漸有些詭異:“雖然他長得比你漂亮,但是他是個男人,你的腦回路是異次元的嗎?”

“抱…抱歉。”

春野櫻匆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小聲繼續道:“那上原前輩的兩個隊友去哪裏了呢?”

聽到春野櫻的話,上原奈落的目光漸漸詭異起來,仿佛看透了春野櫻的心思:“等到你們三個拿到卷軸趕到中心高塔的時候,就會見到他們了。”

“是…是嗎?”

春野櫻小心翼翼地點了點頭。

上原奈落的臉上難得露出了一絲笑容,友善地眯起了自己的眼睛:“是你自己想要打探我的情報嗎?似乎有點做忍者的樣子了啊,春野櫻小姐!”

“不…不是。”

春野櫻連忙搖了搖頭,緊張地解釋道:“我隻是覺得如果隊友不在身邊的話,前輩會不會有些不太習慣?而且前輩也救了我們呢,我怎麽可能會懷疑前輩呢!”

“是這樣嗎?”

上原奈落俯視著春野櫻,手指輕輕地動了動。

似乎他可以從春野櫻這一方麵旁敲側擊地嚐試一下?

上原奈落沉思了一會兒之後,立刻就打算開始引導話題:“喂,春野櫻小姐,我今天看到漩渦鳴人和大蛇丸戰鬥的時候,他的狀態有點不太對。”

大家好,我們公眾.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隻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嗯。”

春野櫻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憂色,低下頭後繼續道:“我也不知道鳴人他到底是怎麽回事。”

“……”

上原奈落的話題頓時立刻卡殼。

他隱隱約約有一種感覺,春野櫻現在這種不諳世事不懂忍者的狀態,好像能夠完美打亂他的節奏。

辛辛苦苦想出了一堆套路,結果人家來一句我什麽都不知道,直接就被一句話打懵逼了!

媽的,真是菜雞克天才!

他這種天才忍者,遇到春野櫻這種一問三不知的,除非直接泄露情報,否則這個粉頭發的女生根本不會思考到別的方向去。

上原奈落感覺自己要被氣死!

“前輩,你怎麽了?”

春野櫻看到上原奈落情緒有點兒不太好,輕聲繼續道:“是我說錯什麽話了嗎?”

上原奈落壓抑著自己想罵人的衝動,轉頭露出了一個優雅不失禮貌的微笑:“沒有,我現在想靜靜。”

上原奈落的心裏隱隱有些憂慮感。

依照第七班這群人的智商,想要對他們用點兒套路的話,隻怕有點兒不太容易。

除了宇智波佐助這人容易被套路外,漩渦鳴人和春野櫻很有可能不會上鉤。

不是因為他們智商太高。

而是因為現在的他們太蠢。

幸好,今晚還有些別的調劑。

上原奈落悄然打開了命運的顯示功能,輝夜君麻呂和白那裏還沒有出什麽問題,至今還沒有人突破他們的防線。

哪怕是最強的我愛羅也退避三舍,帶著他的哥哥姐姐在高塔外圍休息,似乎在等待著機會。

大蛇丸和藥師兜在私下密會。

除此以外。

猿飛日斬親自率領大批暗部忍者和上忍們駐紮在了死亡森林之外,幾乎集合了木葉大部分的精英忍者。

逃離的禦手洗紅豆和丸星古介先後向猿飛日斬匯報了情況,誇讚了一波上原奈落,讓猿飛日斬的心裏稍微有些放鬆。

“看起來這位雨隱村的小朋友幫了我們不少忙啊!”

猿飛日斬來的時候已經脫下了他的火影裝,披上了一身戰袍,他的表情依舊有些凝重:“這次中忍考試參與的盟國眾多,現在不能中止,暗部和結界班要時刻監視死亡森林的異狀,每個小時向我匯報一次情況!”

禦手洗紅豆沉聲道:“可是火影大人,如果這個時候我們不進去圍捕大蛇丸的話,他很快就會逃走的!”

“比起大蛇丸,維持盟國的穩定才是最重要的。”

猿飛日斬皺了皺眉頭,看了一眼禦手洗紅豆,沉聲道:“等到中忍考試結束之後,我會派人繼續搜捕他的蹤跡。”

“火影大人。”

森乃伊比喜也跟了過來,他也開口問道:“那個上原奈落怎麽處理?他可是幹擾中忍考試的不安因素!”

猿飛日斬搖了搖頭,輕聲道:“根據卡卡西那裏的消息,那個小家夥應該是雨隱村未來的首領,也是雨隱村想要在這次中忍考試宣傳的天才,暫時不好對他進行處理。”

更何況,這可是唯一一個主動對木葉散發善意的人,非但他的身份重要,實力也很強大。

對於木葉而言,他們隻要等到上原奈落上台之後,雨隱村就會成為木葉天然的盟友,怎麽能輕易開罪?木葉還指望著雨隱村幫忙頂住西北方岩隱村的壓力呢!

森乃伊比喜轉頭看向了旗木卡卡西,沉聲道:“卡卡西,你覺得那家夥靠譜嗎?”

因為伊比喜曾經被一個叛逃到雨隱村的木葉叛忍坑過,他對雨隱村實在沒什麽好感。

“性格上不太靠譜。”

旗木卡卡西思考了一會兒,想了想上原奈落在木葉的一舉一動,輕聲道:“人品上應該靠得住吧?”

“咳咳咳…”

丸星古介咳嗽了幾聲之後,出聲回應道:“這個小家夥的性格的確很惡劣,但是為人還是可以的。”

“是個好人。”

禦手洗紅豆接過了話茬:“如果不是他的話,或許我就有可能死在大蛇丸的手裏。”

禦手洗紅豆並不知道的是,就在死亡森林之內,大蛇丸和藥師兜剛剛交流完他們的計劃之後,又在偷偷罵她。

臨走之前,大蛇丸離開又悉心叮囑了一番藥師兜:“兜,離上原奈落那個家夥遠一點,不要像紅豆那個白癡一樣,離他太近的話,那個家夥依仗實力強大,心情陰晴不定,一不小心就會喪命的…”

“是,我記下了,大蛇丸大人。”

藥師兜微笑著點了點頭之後,望著大蛇丸漸漸消失,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鏡,臉上的笑容更濃鬱了。

自己的新老板,自己還不了解?

藥師兜現在想起上原奈落的時候,感覺脖子還隱隱發疼。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