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你們在幹嗎?我想學啊!(第十五更!首訂加更!求訂閱!)
loading...
上原奈落和第七班處的關係不錯。

因為上原在大蛇丸的手下救了他們,順便也幫助宇智波佐助和漩渦鳴人治療,雖然之前看到上原很囂張的樣子,但是現在第七班卻感覺上原奈落是個非常和善的人。

果然,有時候要透過現象去看本質啊!

“沒想到你竟然還會醫療忍術…”

宇智波佐助看著上原奈落幫助漩渦鳴人治療,忍不住道:“我記得醫療忍者一定會受到戰鬥忍者保護的吧?你的兩個同伴呢,他們怎麽沒有在你身邊?”

說著這些話的時候,佐助的心裏忽然又重新警惕了起來,假如上原奈落和他的隊友對他們第七班動手呢?

“不用擔心,我安排他們去其他地方了。”

上原奈落擺了擺手,他拍了拍自己的忍具包,輕聲道:“而且我已經收集齊了天地卷軸,不會對你們有什麽企圖的,隻是因為你們是卡卡西的弟子,才會出手幫忙。”

“哦,你的身上有卷軸麽?”

剛剛被治愈的宇智波佐助,瞬間又重新燃起了鬥誌:“不如我們的約定裏再加一條,隻要我戰勝你的話,除了鼬的情報,你也要把你手裏的卷軸送給我們!”

春野櫻神色不解地抬起頭:“佐助君…”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即使春野櫻這個下忍實力很弱,她也能夠根據之前的事,感覺得到上原奈落的實力非常之強啊!一個連大蛇丸都要退避的忍者,佐助怎麽可能是對手呢?

“不錯。”

上原奈落眯著自己的眼睛微笑道:“我很看好你,即使明知不是對手,也要有一顆永不放棄的心,我相信你遲早會戰勝宇智波鼬和宇智波帶土的。”

宇智波佐助聽到上原的讚賞,有些驕傲地開口道:“哼,其實我知道自己的實力還不夠,但是我現在也想讓你告訴我,我和宇智波鼬之間還有多少差距!”

“嗯…”

上原奈落治療完了漩渦鳴人之後,伸出了兩根手指比劃了一下:“雖然我們還沒有戰鬥過,但是你們兩個之間的差距,怎麽也得有七八個卡卡西吧?”

“???”

宇智波佐助滿頭問號。

這是哪裏來的計量單位啊!

“好了,今天太晚了。”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天色,輕聲道:“你們幾個在這裏休息吧!我去抓幾條魚準備晚飯。”

“啊,您太辛苦了吧?”

春野櫻驚訝地抬起頭看著上原奈落道:“不如我去抓魚,畢竟我也沒有能做到什麽特別的事,而且你已經幫了我們那麽多忙,還幫佐助和鳴人治療…”

“……”

宇智波佐助的目光閃爍,他並沒有自告奮勇接過抓魚的工作,畢竟現在漩渦鳴人和春野櫻沒有戰鬥力,他還要留下來保護隊友。

其實現在最適合去抓魚的是漩渦鳴人這小子!

“不必了。”

上原奈落擺了擺手,輕笑道:“我很快就會回來,順便我去看看周圍有沒有敵人,萬一大蛇丸還在附近,你遇到他會有危險的。”

說完他也不等春野櫻拒絕,離開了這裏。

上原奈落離開之後,宇智波佐助緩緩鬆了一口氣,沉聲道:“原本我還以為那家夥是來搶奪我們卷軸或者有什麽陰謀,現在看來他似乎是真的想要幫我們的?”

“或許是因為卡卡西老師?”

春野櫻思考了一會兒,輕聲道:“我的感覺告訴,卡卡西老師和他的關係應該不錯,可能是因為卡卡西老師,他才會幫我們?”

“有這種可能性。”

宇智波佐助點了點頭之後,繼續道:“但是我們也絕對不能放鬆警惕,在這個森林裏,任何人都是我們的敵人。”

第七班還算理智。

他們倒不是沒想過現在的上原奈落在一直瘋狂地對他們飆演技,然而有些善意釋放出來,很容易慢慢侵蝕他們的態度。

誰會拒絕一個人的善意呢?

即使是宇智波佐助,也不好意思拒絕。

至於躺在地上睡著的漩渦鳴人,這家夥其實就是一個熱血白癡,隻要有人對他釋放善意,現在的鳴人幾乎百分百都會相信!

畢竟除了第七班、猿飛日斬、鹿丸、丁次、日向雛田等人,漩渦鳴人還沒見過多少人給他好臉色…

黃昏來臨。

太陽漸漸落下。

一切不出上原奈落所料,大蛇丸果然還潛伏在第七班的附近,因為他已經看上了佐助的身體。

雖然宇智波佐助的實力天賦比起宇智波鼬還有些差距,但卻是大蛇丸得到寫輪眼血繼最好的機會。

然而當大蛇丸看到上原奈落離開之後,根本不顧自己身為木葉三忍的顏麵,就想偷偷對第七班再次發起突襲,大蛇丸還是想要在佐助身上種下天之咒印。

一條長蛇忽然竄了出來,張口咬向了大蛇丸,也製止大蛇丸想要對佐助襲擊的舉動!

“嗯?”

大蛇丸的臉色微變,一手拽住了那條長蛇,也拽出了操縱著長蛇襲擊他的人,他看清來人之後,臉上露出了一抹微笑:“紅豆,還在用我教你的忍術嗎?”

“果然是你啊,大蛇丸!”

禦手洗紅豆飛身撲到了大蛇丸的身邊,一把將他推到一棵樹邊,緊緊地束縛著他的動作:“不論隔多遠,我都能聞到你的氣味…”

這一刻,紅豆臉上的笑容再也不複存在。

這一刻,這個喜歡在木葉叼著三色丸子亂跑的女忍者,望著自己舊日的老師,臉上無比複雜和痛苦。

正當大蛇丸想要調笑著說幾句的時候,禦手洗紅豆卻猛地將一柄苦無紮在了大蛇丸和她自己的手掌上:“大蛇丸,這一次絕對不會讓你逃走了!借你的左手一用!”

“想要使用我教你的忍術,讓我們兩個人同歸於盡嗎?你可是我的弟子,怎麽卻永遠都改不掉這個衝動的習慣呢?”

眼前的大蛇丸忽然化作一團泥土消失。

另一個大蛇丸悄然出現,望著臉上有些驚駭的禦手洗紅豆,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撫摸上了她的臉頰:“在傷心嗎?是在傷心我當初拋下你了嗎?”

“……”

禦手洗紅豆的臉色無比陰沉和複雜。

紅豆的確十分痛恨這位老師叛逃,拋下她自己一個人留在木葉,迎接其他人指指點點的目光,讓她活得分外痛苦。

“咳咳咳…”

一個青年忍者的身影站在大蛇丸和禦手洗紅豆的上方,俯視著大蛇丸對紅豆有些親昵的動作,忍不住道:“師徒戀?一個s級叛忍和他的小徒弟的虐戀情深?教教我啊,我也想學!”

“上原奈落!”

大蛇丸的臉色一變,這個王八蛋怎麽陰魂不散的!

看到還有其他人的時候,禦手洗紅豆臉上的頹喪瞬間褪去,她捂著自己後脖頸上隱隱發疼的咒印,猛地和大蛇丸拉開了距離!

她必須要有自己木葉忍者的堅持!

何況她還是這場中忍考試的主考官。

“我是不是不該出現在這裏?”

上原奈落望著禦手洗紅豆,輕笑著繼續道:“原來我們的主考官和木葉的s級叛忍大蛇丸還有這一層親密關係,難怪他能潛入到這場考試裏麵襲擊我們這些下忍呢!”

“你不要胡說八道!”

禦手洗紅豆冷冷地抬起頭看著上原奈落,冷聲道:“白癡,這裏很危險,你快點離開這裏,我可護不住你!等等…你隻是一個雨隱下忍,怎麽會認識大蛇丸?”

等到禦手洗紅豆又想起大蛇丸一口叫出了上原的名字,她徹底反應了過來,轉頭看向了大蛇丸,隻見她自己這位昔日的老師,臉上滿是陰森和警惕地望著剛出來的雨隱下忍!

這個剛才在集合點的熱血白癡,到底是什麽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