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藐視考場的兩人(第九更!求訂閱!)
loading...
藥師兜不需要去看。

因為他的身體不由自主地有些危機感,體內的查克拉是不會騙人的,後麵的那個人就是上原奈落。

藥師兜的臉上不住地冒出了冷汗,口中低聲道:“沒想到這次的中忍考試,奈落大人竟然也會參加…”

這個家夥!

至今藥師兜還記得他們被上原奈落的通靈獸擊敗時的慘烈,隻是短短半分鍾的時間,就瞬間擊潰了他們。

後來大蛇丸大人親口提到過,上原奈落才是曉組織那群怪物中隱藏的怪物!

絕對…絕對…不能輕易招惹!

“雨隱村太無聊了,就想出來看看。”

上原奈落蹲下身來,隨手揭開了地上的一張忍法帖,忍不住輕笑了一聲道:“怎麽,你這裏沒有我的情報嗎?是我不值得你浪費一張忍法帖嗎?”

“不。”

藥師兜有些緊張的心情慢慢回複了過來,多年的間諜生涯讓他的心理素質變得很好,麵對任何危機都有著自己的處理方式。

上原奈落來木葉參加中忍考試,肯定不可能當場大開殺戒,這也就意味著危機並未到來。

藥師兜心中稍微鬆了一口氣,低聲道:“奈落大人的實力太過強大,忍法帖還不配記錄您的情報…”

“你還是那麽有趣。”

上原奈落終於忍不住笑出了聲。

宇智波佐助聽著他們的對話,心裏有些不爽,臉上幹脆就表現了出來:“你這家夥就是上原奈落?不過隻是雨隱村的下忍…”

“……”

上原奈落望著宇智波佐助大放厥詞,心裏暗暗給他記了一筆,弟弟欠下的賬遲早要讓宇智波鼬拿命來還的。

下一刻,忽然有人出現在了佐助的身後!

輝夜君麻呂一手捏住了佐助的喉嚨,他的動作之快,讓旁邊的人根本無法看清。

“好快!”

漩渦鳴人在旁邊驚呼了一聲之後,才意識到自己的隊友被人製住,立刻飛身撲了上去:“快點放開佐助!嘶…好冷!”

漩渦鳴人慢慢地低下頭,他的腳下卻出現了一團寒冰,凍住了他的雙腳,讓他根本無法支援佐助。

“放開他們吧!”

上原奈落擺了擺手,望著木葉村的新人們,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中忍考試還有很長時間,那個時候再和他們好好玩玩兒,不過下一次再見的時候,一不小心的話…會丟掉性命的!”

“…混…混蛋!”

宇智波佐助臉上頓時一陣暴怒。

正當佐助還想要繼續衝上去的時候,一個身手矯健的老人攔住了佐助的動作,輕聲勸阻道:“好了,不要再鬧了,第一場中忍考試馬上就要開始了…再鬧的話,會被逐出考場的。”

“是是是,我們知道了。”

春野櫻匆匆拉開了佐助,她有些擔心佐助吃虧。

其他人也紛紛散開,免得再鬧出什麽事,萬一第一場考試沒有參加就直接被逐出考場,那就太浪費機會了。

隻是當他們散開的時候,犬塚牙還有些好奇道:“那個老爺爺不會也是來參加中忍考試的吧?”

漩渦鳴人也偷偷看了一眼正在和上原奈落對峙的老人,有些一言難盡道:“老爺爺也能來參加中忍考試的嗎?考了那麽久都沒有通過,中忍考試到底會有多難啊!”

“……”

少年天真無邪的話語,讓空氣中多了一絲尷尬的氣息。

考試集合點的下忍們聽到了漩渦鳴人的話,看向了那位蒼老矮小的老人,一時間整個考場轟然大笑。

隻有上原奈落沒有笑。

甚至他的臉上沒有絲毫開心的表情。

因為這個老人的名字叫丸星古介,是木葉的萬年下忍,是一個絕對不能小瞧的人物。

依照常理來說,古介不應該參加中忍考試。

丸星古介肯定想做一輩子下忍,他要是想晉升的話,直接可以晉升為上忍的,哪裏用參加什麽中忍考試啊!

至少猿飛日斬就曾經晉升過他,隻不過被他拒絕了。

結果現在丸星古介竟然以老年下忍的身份來參加中忍考試,這裏麵沒有問題才怪了!肯定是猿飛日斬派來保護他們木葉下忍的吧?

這就有點兒不要臉了啊…

集合點的門外。

旗木卡卡西聽著裏麵漸漸安靜了下來,心裏稍微放鬆了一點兒:“三代目竟然把古介前輩安排在這場考試裏麵麽?真不該說這群小家夥的運氣到底是太好還是太壞了…”

過了一會兒。

隨著時間漸漸延長,集合點裏的下忍漸漸開始都按捺不住脾氣的時候,一個臉上帶著猙獰傷疤的男人走了進來。

“久等了,各位。”

猙獰傷疤的男人微微點了點頭,沉聲道:“我是第一場中忍考試的主考官,森乃伊比喜。”

下忍們的騷動終於停了下來。

一個接一個地按照隊伍走入了考場。

中忍考試的第一場是筆試,名義上是考察忍者的知識,實際上是考察忍者偵查情報的能力。

巧合的是,上原奈落旁邊座位上的人正是丸星古介,上原感覺這位老爺子似乎是專程來盯著他的。

白走到了上原奈落的座位前,捧著一杯果汁放在了他的桌子上:“奈落大人,已經為您冰凍好了。”

上原奈落順手拿了起來,指了指旁邊的老人道:“白,給這位老爺子也來一杯。”

“是。”

又一杯果汁被放在了丸星古介的桌子上。

“謝謝。”

這位老年下忍顫顫巍巍地伸出手抓住了果汁,眯著眼睛看著白離開之後:“冰遁血繼麽?好久沒有見過了…隻是用來冰鎮果汁的話,真是有些暴殄天物呢!”

上原奈落嘬了一口果汁,看著古介晃悠悠地抓著杯子,心情有點兒不太美麗。

怎麽走到哪兒,都有人跟他爭影帝?

丸星古介不同於其他人,他裝了一輩子的下忍,也是一個實實在在的老戲骨了。

這場筆試過程並沒有太大波瀾。

一群忍者各顯神通,想方設法地從答題者的卷子上得到答案,考場上到處都是作弊者。

正當其他忍者都在沙沙沙地寫字答題的時候,上原奈落和丸星古介正在慢悠悠地喝著果汁,卷子都不帶看一眼的。

“吸溜吸溜…”

“吸溜吸溜…”

一些忍者因為作弊被發現而被取消考試資格趕出考場的時候,上原奈落和丸星古介還在嘬著那一杯果汁。

其實果汁隻剩下一點點,近乎空杯,兩人卻還在那裏較勁。

“吸溜吸溜…”

“吸溜吸溜…”

森乃伊比喜看到這一幕之後,臉上的肌肉不住地抽動,他快要被兩人的作風氣炸了,竟然敢有人當著他的麵藐視中忍考試!

這是在挑釁他吧?

眼看其他下忍被他們影響,森乃伊比喜終於忍不住扔出了兩柄手裏劍紮向了上原奈落和丸星古介的杯子。

嗖!

上原奈落和丸星古介幾乎同時伸出手指,接住了森乃伊比喜的手裏劍,輕鬆得仿佛是接住了一個紙團。

“……”

森乃伊比喜又氣又急。

要不是三代火影的吩咐,他肯定現在就把人趕出去!

這場筆試的最後一個考核在於無畏的勇氣,隻要在主考官的審訊逼迫的言辭中,堅持參加考試就能直接通過筆試。

答題什麽的,其實沒那麽重要。

穩坐釣魚台的上原奈落和丸星古介一言不發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仿佛在看猴戲一樣看著森乃伊比喜表演。

這場筆試,兩個人以一張白卷過關。

他們其實可以答題可以作弊,但是沒那個必要。

不,應該說是三個人以白卷過關。

除了一直在慢吞吞地喝果汁的上原奈落和丸星古介之外,還有一個想答題卻不會答題、想要作弊卻不會作弊的漩渦鳴人。

考試結束後,森乃伊比喜的脾氣終於壓抑不住了,他沉聲道:“這一次有些人僥幸過關了,但是等到你們將來成為中忍隊長竊取情報的時候,你們會後悔自己今天做的事!”

上原奈落慢悠悠地開口道:“隻要殺掉所有保護情報的敵人,自然就能拿到情報了,像主考官這樣的敵人,我能打十個。”

“這種方法不一定對。”

丸星古介斟酌著點了點頭,補充道:“強者的方法不適用於弱者,一切要以任務和隊友的安全為重,但是像主考官這樣的敵人,我年紀大了,隻能打九個。”

“……”

森乃伊比喜聽完是真的想打人。

幸好他隻負責第一場考試,反正第二場考試的時候,這兩個家夥就沒有什麽辦法通過小手段作弊了。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丸星古介轉過頭看向了上原奈落道:“我沒記錯的話,中忍考試的第二場應該是為期五天的天地卷軸搶奪戰,裏麵涉及到生存演習,你要跟我一起行動嗎?我的廚師手藝還不錯。”

“不了,我對食物沒那麽高的要求。”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

丸星古介果然是負責監視他的。

既然知道了這件事,上原奈落怎麽可能還願意跟丸星古介一起行動?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