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知道的那個上原奈落,是我嗎?(第八更!求訂閱!)
loading...
夜色漸漸深了。

火影辦公室內燈火長明。

猿飛日斬坐在椅子上叼著煙鬥,看了一眼單膝跪在他身前的旗木卡卡西道:“卡卡西,你試探出來多少那名雨忍的情報?”

“很多,這個人終究還是太年輕了。”

旗木卡卡西點了點頭,沉聲道:“根據我自己分析出來的情報,雨隱村的內戰肯定造成了極大的削弱,導致他們迫不得已隻能選擇派出上原奈落參加中忍考試這種級別的軍備競賽。”

說完之後,卡卡西又開口補充道:“毋庸置疑的是,上原奈落的實力很強,四年前我親眼見到他以一人之力殺穿了一座霧隱村的邊境哨所。”

“他的個人傾向呢?”

猿飛日斬吧嗒了一口煙。

雨之國的邊境和風之國、火之國、土之國相連。

雨隱村的態度決定了木葉能否維持西北邊境的防禦優勢,倘若有機會的話,猿飛日斬一定不介意扶持出來一個傾向與木葉聯盟的雨隱村首領。

今天猿飛日斬偷偷聽到過上原奈落的話,山椒魚半藏的年齡的確已經很老了,雨隱村的下一代首領也是迫在眉睫的事。

“很難說。”

旗木卡卡西搖了搖頭,出聲解釋道:“雖然從目前來看,上原奈落對木葉的感官不錯,但是之前大蛇丸和…帶土,應該都對雨隱村做過不可磨滅的傷害。”

那兩個家夥可都是他們木葉的叛忍。

猿飛日斬瞥了一眼旗木卡卡西,慢悠悠地開口道:“沒關係,我們可以和雨隱村一起打擊叛忍…今天他說的有一點沒錯,我們這一代人終究是老了,未來還要交到你們年輕人的手裏。”

“……”

旗木卡卡西垂下頭沒有應答。

猿飛日斬執掌木葉四十年左右,今年都已經六十九歲了,但是第五代火影的人選至今還未確立。

倘若木葉三忍剩下的兩位回來的話,他們就是最合適的人選;假如他們不肯回來的話,木葉一群忍者裏麵也挑不出來幾個能夠服眾的,連幾大忍族都擺不平。

除非矮子裏麵拔高個,直接拔出來一個猿飛阿斯瑪。

畢竟猿飛阿斯瑪的弟子是豬鹿蝶三大忍族,這也實屬正常,戰國時代猿飛一族和豬鹿蝶三族就是盟友。

“你先下去吧。”

猿飛日斬慢悠悠地轉過身,站在了火影辦公室的窗口處,輕聲道:“對了,卡卡西,幫我把村子裏的下忍丸星古介找來吧!”

“是。”

旗木卡卡西退出了火影辦公室。

第二天。

上原奈落把亂七八糟的事統統交給服部平川、白和輝夜君麻呂,自己在木葉村內閑逛,打算遇到幾個有頭有臉的人物。

豈料等到上原奈落打開了命運技能的顯示之後,才發現今天的木葉的指導上忍們似乎都在開小會。

“真是完全不給機會啊!”

既然這樣的話,上原奈落那就隻能等待中忍考試正式開始的時候,才能開始收獲他的獎勵了。

短短兩天的時間,上原奈落的收獲倒是不小。

原本他在雨隱村辛辛苦苦攢夠了兩千七的金幣,在木葉村內隻是看看風景,喝點兒拉麵,吃幾個三色丸子等等一係列的普通任務,竟然就收獲了一千五百枚左右的金幣。

而且一樂拉麵的任務就非常離譜,比如裏麵的大胃王任務,上原奈落拚盡全力喝了十二碗拉麵之後,獲得了係統贈予的600點生命能量,這個獎勵讓上原的腸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大胃王挑戰裏麵一碗拉麵獎勵50點生命能量,上原奈落拚命也要多吃幾碗啊!

媽的,真是吃麵都能變強…

木葉這地方真的就是很離譜。

假如依照困難度來計算的話,雨隱村屬於末日人機開局,木葉就是簡單人機日常。

不愧是忍者主場。

而且作為中忍考試的東道主,木葉派出參加這次中忍考試的足足有七十五人之多,這個數字比其他忍村加起來還要多。

上原奈落並不知道,這個數字比起木葉村原本應該參加的人數,多了一支小隊。

等到木葉確認了中忍考試名單,所有參加考試的忍村到齊之後,中忍考試才正式拉開了序幕。

上原奈落帶著輝夜君麻呂和白趕到考場集合點的時候,參加中忍考試的下忍們都匯聚在了這裏。

不出上原奈落意料的是,木葉村今年畢業的九個新人下忍也參加了考試。

第七班:漩渦鳴人,宇智波佐助,春野櫻。

第八班:犬塚牙,油女誌乃,日向雛田。

第十班:奈良鹿丸,秋道丁次,山中井野。

或許是他們第一次參加中忍考試,這幾個新人正圍著一個前輩說著話,似乎是想要從前輩口中得到一些消息。

從他們的一聲聲驚呼中,顯然他們得到的消息還不少。

剛好上原奈落也認識那個所謂的前輩,也是上原即將留著收割的韭菜之一。

大蛇丸的間諜,藥師兜。

當年大蛇丸和藥師兜從上原奈落手中逃走之後,就安排藥師兜潛入了木葉,參加每一年的中忍考試,搜集一些有天賦的忍者。

“兜學長。”

粉紅色頭發的少女春野櫻忽然開口道:“我還想再問一個人的情報,他應該是雨隱村的下忍,名字叫上原奈落。”

“……”

聽到了上原奈落的名字,藥師兜手中的動作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下意識地推了推他自己的眼鏡。

這個名字,藥師兜很久沒有聽到了。

不論是他還是大蛇丸,他們都很默契地沒有提過上原奈落的名字,那一次他們兩人敗得太過狼狽。

藥師兜低下了頭,不想讓人看到他臉上的表情:“你們怎麽會知道這個名字?”

“卡卡西老師提起的…”

春野櫻局促著自己的眉頭,這個雨隱下忍的名字是旗木卡卡西特意告訴他們的,特別提醒過需要小心謹慎對待的人。

即便旗木卡卡西認為上原奈落不會痛下殺手,但是難免這些小家夥們不知天高地厚。

宇智波佐助站在春野櫻的身邊,冷聲道:“剛好,我也有點兒好奇這個人的情報,畢竟能讓卡卡西老師都認為是我們這次中忍考試要麵臨的最強的對手。”

“你們的指導上忍說的沒錯。”

藥師兜的聲音有些晦澀低沉,他的手指漸漸有些僵硬:“如果是我所知道的那個人,他應該足以把在場所有人輕鬆殺光…”

“開什麽玩笑!”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宇智波佐助頓時一臉不悅。

就算卡卡西口中的那個家夥再強大的話,難道還能以一己之力殺掉上百個下忍嗎?

然而聽完藥師兜的話之後,春野櫻、漩渦鳴人、山中井野和奈良鹿丸等一堆新人的臉色倒是變得越發凝重。

“你們也不用擔心,或許隻是重名…”

說完之後,藥師兜緩緩抬起頭來,打量著中忍考試的集合賽場,看看這裏有沒有上原奈落的痕跡。

等到藥師兜發現考場裏沒有上原奈落的時候,心中稍微鬆了一口氣,或許真的隻是重名?

噠噠噠…

一陣腳步聲落入了藥師兜的耳中。

這群木葉新人不由自主地抬起頭,呆愣愣地望著一個戴著雨隱護額的青年忍者站在了藥師兜的身後。

上原奈落低頭望著地麵的藥師兜,口中輕笑道:“兜,轉過身來,看看你知道的那個上原奈落,是我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