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是全村的希望(第七更!求訂閱!)
loading...

“火影大人!”


旗木卡卡西見到三代火影的時候眼神一凝,神色又慢慢緩和了下來,指著上原奈落道:“這位是雨隱村的上原奈落先生,我們之前在外執行任務的時候偶然遇到過一次。”


“哈?這麽生疏?”


上原奈落搭著旗木卡卡西的肩膀,臉上有些不滿道:“我可是無償告訴過你不少情報的,就這麽對待自己的老朋友嗎?”


“……”


旗木卡卡西頓時苦笑不得。


這個叫上原奈落的忍者怎麽這麽自來熟呢?


猿飛日斬和旗木卡卡西的心情卻不一樣,他已經知道了上原奈落參加中忍考試的意願,不過是區區一個小忍村想要宣揚下村子裏的天才而已。


猿飛日斬的心裏稍微有些安穩。


隻要這次聯合中忍考試不出什麽大亂子,那就無所謂了。


更讓猿飛日斬認為有收獲的是,上原奈落和旗木卡卡西的相處方式似乎有些不拘一格。


根據猿飛日斬的觀察,這個叫上原奈落的雨隱忍者看起來對他們木葉很有好感。


一個對木葉有好感的天才雨隱忍者,倘若他將來能夠繼承雨隱首領位置的話,對於木葉來說簡直不能更好。


想到這裏的時候,猿飛日斬老臉上的笑意更濃鬱了:“歡迎來到木葉,感覺我們村子的風景怎麽樣?”


“很漂亮,是我從未見過的風景。”


上原奈落這話半真半假,因為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動畫裏無數次見過的風景,而且看風景還能完成支線任務。


猿飛日斬明知故問:“閣下就是這次雨隱村參加中忍考試的帶隊上忍嗎?我早就聽說雨隱村出了一位天才忍者…”


“呃,我還隻是一位下忍。”


上原奈落適時地浮現了一抹尷尬的臉色:“而且還要參加木葉舉辦的這次中忍考試過後,才能晉升中忍。”


“真正的強者往往不會是以職位能夠區分的。”


猿飛日斬依舊十分和善地笑著:“我們村子裏就有一些實力非常強大的下忍,其實他們的實力與上忍都不相上下…”


這句話的確是真的。


木葉下忍這個名頭還真不是誰都能做的。


遠一點不說丸星古介和戰死的邁特戴,單單隻是眼下的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未來的成就簡直不要太嚇人。


上原奈落臉上露出一抹笑意,沒有去接話茬,反而輕聲道:“是,我隻是沒想到,三代火影閣下果然像傳聞中一樣平易近人。”


“哈哈哈哈…”


猿飛日斬對於上原奈落越來越滿意了,認真地衝著卡卡西使了個眼色,輕聲吩咐道:“卡卡西,既然你的朋友來了,那就帶他在村子裏多轉一轉吧!”


“是,火影大人。”


旗木卡卡西點了點頭,望著猿飛日斬的背影遠去。


等到那位老人離開之後,旗木卡卡西對上原奈落之前切磋的提議開始隻字不提,悄然換了一個話題。


“你這家夥變化好大,幾年之前在水之國的時候,你懷疑我覬覦你們忍村的寶物,讓我滾遠點的氣勢呢?”


“那個時候年少輕狂啊!”


上原奈落歎了一口氣,頗有些懷念道:“有時候經曆的事情多了,就會不得不變得圓滑起來,而且我也是真的認為木葉和雨隱村友好是對我們兩國都有利的。”


旗木卡卡西點了點頭,竟是有些同情上原奈落:“和平來之不易,的確需要所有人都去珍惜…”


畢竟當年在水之國的時候,上原奈落何等張狂,肆無忌憚地指揮一群霧隱村的叛忍圍攻大蛇丸,揮手讓他這位木葉上忍滾蛋…


隻是沒想到短短幾年時間過去,歲月就磨平了棱角。


不過對於木葉來說,這也是一件好事。


隻有真正擁有無畏的強者之心,不懼怕任何困難艱險,才能變得更加強大。


在旗木卡卡西看來,上原奈落其實是在揮霍著他的天賦,很快他的實力會抵達上限,泯然於眾多普通忍者之中。


“手打老板,錢放在了桌子上了。”


上原奈落喊了一聲之後,掏出一張起爆符壓在了桌子上,就要拉著旗木卡卡西離去:“我聽說木葉有很多好吃的,快帶我去看看!”


比如三色丸子,甜栗汁什麽的…


這些都是一般食物,但是架不住它們存在的意義。


旗木卡卡西順從地就要離開的時候,卻看到了上原奈落留下的起爆符,嚇得他的眼皮一跳:“你在這裏留下一張起爆符什麽意思?是想毀掉這家店嗎?”


“習慣了習慣了。”


上原奈落掏了掏自己的身上,又看向了旗木卡卡西,神色間有些無辜:“我出門都不帶錢,都是花隊友的錢,一般都是花起爆符的,卡卡西先生帶錢了嗎?”


因為小南對他的教育十分嚴格。


木葉三禁的每一項都絕對是不準許上原觸碰的,哪怕上原奈落是雨隱村的會計,身上也沒有多少零用錢。


“嘶…”


旗木卡卡西神色複雜地看了一眼上原奈落,丟下了一張紙幣後,歎了一口氣道:“我現在嚴重懷疑你是來蹭飯的…”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我沒記錯的話,是你主動送上門的吧?”


上原奈落擠眉弄眼地開口道:“走了走了,帶我去集英社看看,順便幫我代付一套書!然後我們去切磋一下!”


“什麽書?”


“一套流傳於忍者間的神書。”


上原奈落偷偷靠近旗木卡卡西,壓抑著自己的笑意,在卡卡西旁邊道:“親熱天堂,這套書你聽說過麽?”


“……”


旗木卡卡西的眼神越發詭異,他現在有點兒想炫耀一下自己擁有的簽名典藏版,再帶上原奈落去買普通版。


隻是看著上原奈落那張還有些青澀的臉,旗木卡卡西皺了皺眉頭道:“你今年十八歲了嗎?”


“十六。”


“未成年人是不允許看戀愛書籍的。”


旗木卡卡西頗有節操地製止了上原奈落的想法,並且以自己舉例:“在我十八歲生日的時候,我才收到自來也大人送給我的禮物。”


卡卡西手裏的那套《親熱天堂》限定簽名典藏版,就是自來也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上原奈落歎了一口氣:“真的沒辦法商量嗎?這本書很不好買,在木葉買不到的話,我就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買到了…”


“沒辦法。”


旗木卡卡西扯了扯自己的麵罩,輕聲道:“或許等到你十八歲的時候,我可以幫你申請一套自來也大人的簽名版。”


“嘖…”


上原奈落嘖嘖感歎。


如果不出什麽意外的話,這一趟中忍考試,或許他還真的有機會能夠見到自來也。


“行吧。”


上原奈落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木葉的風景已經看得差不多了,我們去見見你們班的幾個小家夥,讓他們提前認識一下我這個對手?”


聽到上原奈落的話,旗木卡卡西神色間有些不太好看,搖了搖頭拒絕了上原奈落:“還是等你們考試的時候再說吧,避免他們提前見到你,喪失了參加中忍考試的信心。”


上原奈落這家夥的實力太強。


萬一第七班最強的宇智波佐助見到上原奈落,就想向他挑戰,結果被打得滿地找牙怎麽辦?


第七班估計就沒信心參加中忍考試了。


“其實我也沒什麽信心。”


上原奈落伸手抱著自己的後腦勺,幽幽地歎了一口氣:“這一次中忍考試應該是這些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了吧?全村的希望都放在我的身上,希望我能在中忍考試上取得好成績…”


“不要賣慘了啊!”


旗木卡卡西忍不住扶了扶自己的護額道:“雖然這次中忍考試可能會有很多有意思的新人,但是再強也未必能戰勝你這怪物吧!


四年前,我和花鈴離開之後,我估算過自己和你的戰鬥,連我自己想要擊敗你的勝算可是都少得可憐。”


“不可能。”


上原奈落迅速搖了搖頭,認真地分析道:“你想要戰勝我的概率,至少也有百分之五十吧?”


“你這家夥還真是不客氣。”


旗木卡卡西的眼角忍不住抖動了一下。


不得不說,上原奈落的活潑很容易讓人生出一些親近感,旗木卡卡西慢慢減少了一絲對上原奈落的警惕。


麵對上原奈落這種有些人畜無害的對手,旗木卡卡西原本舉棋不定的心思徹底決定好了,讓自己班級裏的那三個小家夥去真正見識一下中忍考試的可怕。


隻是當他們兩個人聊了一天,傍晚的時候兩人分開之後,上原奈落望著旗木卡卡西離開的身影,嘴角微微勾了起來。


“卡卡西這家夥的警惕心太嚴了,想要接觸漩渦鳴人的話,真的隻能等到中忍考試的時候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