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在木葉演悲情角色的日子(第六更!求訂閱!)
loading...
木葉街道上。

前來參加中忍考試的砂忍隊伍停了下來。

馬基的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望著站在街邊的上原奈落,眼神裏滿滿的都是不敢相信。

上原的長相早已有些變化,馬基依舊能從上原臉上的輪廓認出他的模樣,那個不可一世的少年形象早已刻入了他的腦子裏,就是因為他殺掉四代風影,險些讓砂隱村陷入崩潰。

“好久不見了啊,馬基先生。”

上原奈落慢慢走向了馬基,貼在他的身邊小聲道:“什麽話該說,什麽話不該說,記得要有分寸,明白嗎?否則的話,這一次我可不敢保證會放過你和一尾人柱力了。”

馬基的身體微微顫抖著,沉聲問道:“你這家夥…來木葉想要幹什麽?”

“當然是參加中忍考試了。”

上原奈落繞過了馬基,走到了我愛羅的麵前,看著麵露凶狠的紅發少年,伸手摸了摸我愛羅的頭發。

勘九郎的臉色陡然一變,生怕我愛羅在這裏暴走,他的姐姐更是驚慌地開口阻攔道:“不要!”

這四年來,我愛羅的脾氣越來越暴躁。

哪怕勘九郎和手鞠是我愛羅的親人,也不可避免地會對自己的弟弟心生畏懼,生怕我愛羅大開殺戒。

然而我愛羅卻沒有絲毫動作。

黃沙從我愛羅背後的葫蘆中漸漸泄露出來,慢悠悠地出現擋住了上原奈落的手掌。

嘭!

黃沙被上原拍散,灑落在了我愛羅的身上。

上原奈落輕輕地拍打著我愛羅身上的黃沙,低聲道:“小家夥,如果你也是來參加中忍考試的話,那我們就是對手了喲,希望這一次你不要逃得太快…”

我愛羅神色陰沉地抬起頭,注視著上原奈落的眼睛,冷冷地開口道:“放開你的髒手!”

“那你為什麽現在不殺了我呢?”

上原奈落按住了他的腦袋,嘴角輕笑道:“因為你知道自己的弱小,根本不能與我匹敵,對吧?”

“遲早我會殺了你!”

我愛羅咬了咬牙。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那你就要小心了。”

上原奈落拍了拍我愛羅的腦袋,笑著繼續道:“中忍考試可是允許出現死亡的,要加油啊,我愛羅!”

“……”

我愛羅臉色陰沉地望著上原奈落離去。

雖說我愛羅越發嗜血殘忍,但還是有那麽一點自知之明。

哪怕是全力出擊的一尾守鶴都被上原奈落吊起來打,更別說現在的他實力並沒有特別強。

這次中忍考試還沒有開始,就蒙上了陰影。

“那個家夥是雨隱村的忍者嗎?”

勘九郎滿臉不悅地望著上原離去的背影,就要解下自己背後的烏鴉傀儡,卻被馬基揮手攔了下來。

手鞠的神色也有些凝重道:“那個家夥未免也太囂張了,他的實力會有很強嗎?”

“那個混蛋啊…”

我愛羅的身體漸漸開始顫抖,臉上的筋脈一點點地露了出來,他的眼中漸漸透出一股瘋狂:“非常…非常強!”

馬基臉上浮現了一抹憂色,他搖了搖頭道:“你們幾個先去旅店,我先去和其他人商議,向千代大人稟報。”

沒想到這次中忍考試竟然還吸引到了上原奈落那樣的忍者前來參加,木葉隱村的人,腦子瘋掉了嗎?

一個能夠殺死四代風影的人物,竟然放進來參加中忍考試?

簡直不能更荒唐了!

然而等到馬基向砂隱村的千代和海老藏稟報的時候,海老藏卻認為這件事並沒有什麽太大問題,一切依舊以中忍考試的計劃優先。

至於那個叫上原奈落的家夥在中忍考試可能大肆屠殺的事,海老藏十分清楚木葉絕對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假如真的發生了,剛好讓雨隱村和木葉反目成仇。

除了馬基以外,木葉也有人發現了上原奈落。

事實上除了他以外,也不會有人關心雨隱村派來參加中忍考試的下忍名單裏,有一個叫上原奈落的家夥。

正是第七班的指導上忍旗木卡卡西。

一樂拉麵。

上原奈落喝得十分歡快。

現在上原的心情非常好,在木葉做任務總是那麽簡單,這些任務又是那麽容易完成,喝碗拉麵都有任務獎勵。

如果沒有旁邊的旗木卡卡西,大概他會更快樂。

旗木卡卡西坐在上原奈落的身邊,握著一杯白水,出聲問道:“原來你是雨隱村的忍者…看來帶土那家夥在忍界大戰結束之後,就一直藏在雨隱村內,對吧?”

之前他們在霧隱村的時候遇到過。

旗木卡卡西在那個時候,從上原奈落口中得知,宇智波帶土一直隱藏在一個小忍村內,和上原奈落爭奪首領繼承人的位置。

隻可惜卡卡西沒有想到,宇智波帶土竟然是躲在了雨隱村內,並且還是在忍者半神山椒魚半藏的麾下。

“他的身份敗露之後就叛逃了。”

上原奈落放下碗,拿著筷子慢悠悠地挑著碗裏的拉麵,輕聲道:“後來的事我統統都不知道,卡卡西先生也不用來問我,現在我可是恨不得把你們木葉的那位s級叛忍大卸八塊。”

“呃…我們不提這個。”

旗木卡卡西的眉頭皺了皺,握緊了自己手中的水杯,轉頭說起了另一件事:“我在波之國任務中遇到了兩個人…”

說著這番話的時候,旗木卡卡西的眼睛死死地盯著上原奈落的動作,聲音漸漸有些凝重:“恰好在那之前,我也曾經遇到過他們,親眼見到他們聽從你的號令…”

旗木卡卡西說的是鬼燈滿月和桃地再不斬。

顯然在波之國任務中,這兩個人給他和第七班造成了很大麻煩,倘若不是雷遁忍術恰好克製鬼燈滿月的水化之術,怕是第七班要全部交代在波之國了。

“他們可不是我們雨隱忍者!”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臉色有些慍怒道:“這件事不如你去問你們那位s級叛忍,問問宇智波帶土,他自己做了什麽事!”

“他們投靠了帶土?”

旗木卡卡西險些捏碎自己的水杯,他心裏大概通過上原奈落的話猜測出來了為什麽上原奈落會大發脾氣。

“嗯,你們木葉的宇智波帶土真是厲害。”

上原奈落轉過頭看向了旗木卡卡西,似笑非笑道:“拜那位宇智波帶土所賜,我們的損失可謂是十分慘重,雨隱村多年的辛苦被他竊取付之東流。”

“……”

旗木卡卡西的神色微微有些尷尬,大約確定了自己的想法,隻是強行解釋道:“當初你在霧隱村誘拐的那兩個小孩兒,不是已經加入你們雨隱村了嗎?”

“君麻呂和白不是霧隱忍者,他們是水之國的流浪兒。”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一臉認真地解釋完之後,略有些嘲諷地看著旗木卡卡西道:“宇智波帶土肯定是你們木葉的間諜,畢竟我們雨隱村如果強大了,木葉的處境就不太好了吧?現在他讓我們雨隱村損失慘重,你們木葉高層肯定很滿意吧!”

“怎麽會呢?木葉和雨隱村內可是有和平盟約的。”

旗木卡卡西的眼神微妙,他卻猛地想到了什麽,緊盯著上原奈落的臉色開口道:“閣下來參加這次中忍考試的目的…是為了宣揚雨隱村的強大嗎?”

旗木卡卡西可是親眼見識過上原奈落的實力,這家夥十二歲的時候,在水之國殺一群上忍中忍的時候,簡直如同屠雞宰狗。

依照上原奈落的力量,怎麽會需要參加中忍考試?

“是啊。”

上原奈落借著這個機會,直接說明了自己參加中忍考試的來意:“因為宇智波帶土那家夥叛逃帶來的損失太大,我們村子的情況不太好,半藏大人擔心鄰國對我們的覬覦。

自從我畢業之後,一直是中忍考試這種軍備競賽準備的秘密武器,現在隻能過來參加這些小鬼們的遊戲了。”

聽著上原奈落的話有些悵然若失。

一股英雄失意的感覺油然而生,旗木卡卡西都不由得有些感歎中小忍村生存之難。

倘若上原奈落是他們木葉忍者的話,根本不需要準備中忍考試,肯定都能坐到暗部分隊長的位置了。

隻是上原奈落參加中忍考試的話,這場中忍考試似乎會有些危險,旗木卡卡西有點兒想要打消讓第七班參與的想法。

旗木卡卡西歎了一口氣道:“如果閣下來參加的話,我的班級裏那些小鬼就沒必要參加了,免得他們受到的打擊太大…本來我還想讓他們在中忍考試曆練一番的。”

“別啊!”

上原奈落險些一口水噴出來,倘若因為他的原因第七班不參加中忍考試,他那些支線任務該怎麽辦啊?

上原奈落的實力停滯了一段時間,就等著收割第七班和木葉十二小強的韭菜呢!

“這裏可是木葉,我又不可能做太危險的事。”

上原奈落搭上了旗木卡卡西的肩膀,露出了一個爽朗的笑容:“不如這樣吧,卡卡西先生,我們兩個切磋一場,檢驗一下我現在的實力,不論輸贏我都會特別關照你們班的那群小鬼,陪他們好好演一場戲怎麽樣?”

“沒必要吧?”

旗木卡卡西簡直是哭笑不得。

“我可是遠道而來的。”

上原奈落十分堅決,甚至他還主動開口提議道:“卡卡西先生還可以把你的好友也叫來,大家一起切磋一下。

不論是半藏大人還是木葉的火影閣下,他們的年紀都已經大了,未來兩個忍村的任務或者交流都是由我們這些人來執行,對吧?”

“我覺得這個提議不錯。”

蒼老的聲音忽然落入了兩人耳中。

猿飛日斬叼著煙鬥,戴著火影鬥笠走進了一樂拉麵店裏,他看著上原奈落的時候,臉上慢慢浮出了一絲老人和善的笑意:“卡卡西,不向我介紹一下你的朋友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