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我叫漩渦鳴人,逃課黨!(第三更!求訂閱!)
loading...

砂隱村四代風影死亡的波瀾還未褪去,又一個新聞徹底引爆了整個忍界,這個消息來自於遠在海外的霧隱村。


霧隱村發布了一條關於宇智波帶土的通緝令。


非但如此,霧隱村還公布出來了宇智波帶土的訊息,比如年齡和照片,還有他的萬花筒寫輪眼能力。


除了這些以外,霧隱村幹脆把宇智波帶土的事甩鍋到了三代火影的身上,借此和木葉進行談判。


霧隱村認為宇智波帶土應該是受木葉的命令,在第三次忍界大戰過後,控製了霧隱村的四代水影,主要是為了謀奪四代水影體內的三尾磯撫。


木葉村內一陣焦頭爛額。


猿飛日斬迫不得已之下,終於不再支持旗木卡卡西,公布了宇智波帶土的s級通緝令。


一夜之間,大國忍村的人柱力人人自危。


自從他們知道宇智波帶土的能力之後,單獨一個人柱力麵對宇智波帶土根本是毫無還手之力,幾個忍村都開始變得警覺。


宇智波帶土真正意義上成為了一個無立錐之地的忍者。


白絕的小山洞裏。


宇智波帶土的臉色很不好看,他早就預料到自己會有這一天,沒想到這一天會來得這麽快。


原本他還想得到將來一切都盡在掌握的時候,氣勢洶洶地向整個忍界宣戰,隻是現在他已經被忍界列為了敵人。


“霧隱村是怎麽得到的情報?”


宇智波帶土抓著自己的頭發,思考著自己哪裏泄露了破綻:“白絕,會不會是幹柿鬼鮫也背叛了我?”


宇智波帶土抓完了頭發之後,眼神冰冷地看向了旁邊的絕:“還是說…你也背叛了我嗎?黑絕。”


“……”


黑絕的臉色有點不太好看。


宇智波帶土的這個‘也’字用得極好。


現在帶土這家夥還真的有必要繼續留著他合作嗎?動不動就疑神疑鬼的,不愧是宇智波出身的忍者。


這一點宇智波帶土比宇智波斑可差太多了。


宇智波斑可是全然相信黑絕就是他自己的意誌。


但是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宇智波帶土這麽生氣,懷疑這個懷疑那個也很正常,畢竟他的照片都被印到了通緝令上。


一張戴麵具的,一張不戴麵具的。


這兩張照片也不知道是哪個混蛋提供的。


“追查情報泄露根源的問題隻能慢慢來…”


黑絕歎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宇智波帶土道:“接下來你在忍界寸步難行,以後隻能潛伏著幫我搜集情報了。”


“哼!”


帶土恨恨地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沉聲道:“這個情報是霧隱村那裏傳出去的,曉的三個忍刀七人眾都有可能是叛徒,不行就把他們三個全部處死吧!”


“帶土,曉已經不是你的了。”


黑絕搖了搖頭,看著情緒不太好的宇智波帶土,歎息道:“五大國忍村都在尋找你的下落,外麵到處都是你的通緝令。”


“他們抓不住我。”


“但是很有可能會妨礙到我們的計劃。”


黑絕的話語中有些不滿,沙啞著嗓音道:“這一次顯然對手是衝著你來的,他們或許還不知道月之眼計劃的真相,我們必須隱藏下來慢慢查探情報,免得我們所有人都暴露。”


黑絕訓斥完了帶土之後,終於決定使出自己的殺手鐧:“萬一你的活躍牽連了曉組織,牽連了我的暴露…帶土,不要做衝動的事,絕對不能破壞斑大人的計劃,”


“我知道了。”


宇智波帶土的臉色陰沉地點了點頭。


等到黑絕離開之後,他的手一點點地移動到了自己的胸口,在這個心髒裏麵有一張控製他的咒文。


這張咒文,隻能讓帶土暫時忍耐。


木葉村內。


火影辦公室裏。


旗木卡卡西比宇智波帶土的心情還差。


猿飛日斬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叼著一根煙鬥吧嗒吧嗒抽個不停,煙雲霧繞地遮隱了他的臉,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卡卡西,我理解你的想法。”


三代火影有些略顯蒼老的聲音流動在火影辦公室內,他的語氣裏滿滿都是遺憾:“帶土終究還是走錯了路,我們不能再放縱他了。”


“我知道了,火影大人。”


旗木卡卡西推了推了一下自己的忍者護額,輕聲道:“我申請去追查帶土的蹤跡,把他抓捕回來…”


“追查宇智波帶土的事,我已經另外委派給了其他人。”


猿飛日斬搖了搖頭,吧嗒了一口煙鬥道:“你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吧,我給你安排了新的任務,我們已經不能再沉湎於過去,而是應當著眼於木葉的未來。”


“我…”


旗木卡卡西的臉上有些遲疑。


“卡卡西。”


猿飛日斬打斷了旗木卡卡西的話,輕聲道:“我已經把你列到了明年的指導上忍名單裏麵,不要讓我失望。”


“…我知道了。”


旗木卡卡西無可奈何地站起身離開了火影辦公室,臨走前他忽然轉身道:“三代目大人,如果學員不符合忍者標準…”


猿飛日斬抬起頭看著他道:“卡卡西,你是指導上忍,有權力決定他們是否畢業能夠成為合格的忍者。”


當旗木卡卡西離開了火影辦公室之後,迎麵撞到了一個纏著繃帶的獨眼老人,這讓卡卡西的心情越發煩悶。


誌村團藏這家夥自從被解除了禁閉之後,又重新開始在木葉活躍了起來,根據卡卡西的猜測,誌村團藏應該就是猿飛日斬委派追查帶土的負責人了。


誌村團藏和旗木卡卡西擦肩而過的時候,忽然開口叫住了他:“卡卡西,不必惋惜你那位過去的朋友,一個村子裏的叛徒,不值得搭上一位木葉上忍的未來。”


“團藏大人的話是什麽意思?”


“我的意思很簡單。”


誌村團藏慢悠悠地轉過身,望著卡卡西的背影道:“希望你以前沒有和宇智波帶土有什麽牽扯。”


“……”


旗木卡卡西沉默了一會兒,沒有回答誌村團藏的話,直接離開了火影樓,他需要找個地方好好思考一下。


卡卡西有理由懷疑,誌村團藏以後可能會因為帶土的事攀扯誣陷到他,謀奪寫輪眼。


新的黑暗,即將降臨了。


整個忍界的和平還未開始多長時間,就已經再度陷入了混亂,誰也無法輕易脫離這個漩渦。


木葉慰靈碑。


旗木卡卡西走到這裏的時候,恰好看到了幾個人正在掘開宇智波帶土的墳墓,移走他的墓碑。


既然不是木葉英雄,自然也沒資格在慰靈碑裏。


旗木卡卡西心裏歎了一口氣,把一束花放在了野原琳的墓碑前,蹲下身扶住了自己的額頭:“琳…現在該怎麽辦?”


正當卡卡西想要在這裏安靜一會兒的時候,一陣喧鬧聲打斷了他的思考,似乎有人發生了爭執。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滾!”


“這也太過分了!”


“滾!”


“人都已經死掉了啊!”


不知道什麽時候,這裏忽然出現了一個看熱鬧的黃頭發小男孩兒,他應該是經常在慰靈碑這裏玩,也不懼怕這裏的環境。


隻可惜那些負責挖掘帶土墳墓的忍者卻不想見到他,把小男孩兒推搡開來,嘴裏還在罵罵咧咧的。


“滾遠一點!”


“喂,你們怎麽可以這樣!”


黃頭發小男孩兒用力揮動著自己的手臂,有些憤憤不平道:“怎麽能把別人的墳墓挖走呢!”


“滾!”


挖墳的人言簡意賅。


有人終於忍不住,用力把黃頭發小男孩兒推倒在地。


旗木卡卡西眉頭皺了皺,走到了小男孩兒的身邊,製止了他們之間的爭執,總算讓這片土地平靜了下來。


黃頭發小男孩兒坐在卡卡西的身邊,還有些不滿地嘟囔道:“他們怎麽能挖死人的墳墓呢!


旗木卡卡西沒有回答,隻是看向黃頭發的小男孩兒道:“這個年齡的小鬼應該都在忍者學校上課吧?”


“我逃課了啊!伊魯卡老師今天的課非常無聊啊!”


黃頭發小男孩兒似乎對逃課這件事還頗有些洋洋得意,根本沒有意識到逃課的嚴重性。


旗木卡卡西噎了噎,拍了拍自己的額頭,無可奈何道:“能從伊魯卡的課上逃出來…你還真是了不起啊!”


這個小鬼,除了長相以外,其他的真是一點兒也不像他的父親,黃毛小鬼的父親可是被稱為完美忍者的存在。


“你也覺得我了不起吧!”


黃頭發小男孩兒滿臉笑容地轉頭看向了旗木卡卡西道:“前輩,我叫漩渦鳴人,你叫什麽名字啊!”


“…你以後就知道了。”


“哦。”


年幼的漩渦鳴人頓時有些懨懨,他隻是專注地望著那些人用力把帶土的墓碑砸碎,忍不住又有些不滿道:“前輩,為什麽他們要挖開這裏啊!”


旗木卡卡西摸了摸黃頭發的小男孩兒,深吸了一口道:“因為那個人不配待在這裏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