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我叫上原,影帝級綠茶(第二更!求訂閱!)
loading...

回到了雨隱村之後,上原奈落的生活漸漸變得規律起來。


每天上原除了跟著小南一起修煉以外,偶爾溜去長門那裏幫他偷偷來幾次星之灌注,剩下的時間就是做雨隱村的會計。


這種生活挺悠閑的。


時不時還會遇到一個想要挑戰他地位的紫陽花,上原看得出來紫陽花很想成為小南的弟子。


上原奈落實在不好打消她的積極性。


自從幫忙管理雨隱村的賬務之後,上原奈落遇到最多的人就是角都和赤砂之蠍,因為角都總是有來錢的渠道,赤砂之蠍則是成功製作出來了羅砂的人傀儡。


赤砂之蠍丟出了一幅封印卷軸,望著上原奈落道:“我來交砂金,提取我的實驗經費。”


角都走進了上原奈落的辦公室,放桌子上一箱錢:“我來交錢,領取賣錢用的砂金。”


“行吧。”


上原奈落接過了角都的錢,從中抽出來了一半左右,剩下的交給了赤砂之蠍,接過了蠍的砂金卷軸:“蠍前輩,你要的實驗經費。”


上原奈落又接過了蠍的砂金卷軸,遞給了角都:“角都前輩,這是你要的砂金,記得多換點錢。”


這份工作讓上原奈落覺得自己在做中間商。


赤砂之蠍和角都看著上原奈落的操作實在有些無語了,這個家夥哪怕是做個中間商,就不懂得避諱一下嗎?


一旦這兩個人開始私下交易的話,上原奈落可能就會被動失業啊,幸好他們還算守規矩。


等到角都和赤砂之蠍離開之後,上原奈落開始重新練習結印手勢,一個不速之客上門了。


絕的身體浮出了辦公室。


黑絕望著上原奈落,陰惻惻地開口道:“上原,看起來小南很信任你呢!”


“畢竟我是小南老師的弟子啊!”


上原奈落歪了歪頭,打量著絕的身影,開口道:“絕前輩,你來這裏也是為了申請經費嗎?”


“不。”


黑絕搖了搖頭,望著上原奈落陰森森地笑道:“我想和你談一談,關於曉的未來。”


“……”


上原奈落的眼皮跳了跳,無語地看著絕:“我隻是曉的一個實習生,絕前輩也隻是曉的情報員,我們沒有必要關心那麽多吧?”


“不,很有必要。”


黑絕慢慢站到了上原奈落的麵前,沉聲道:“看來小南有一些事瞞著你,是時候告訴你曉組織存在的真相了…上原,你聽說過月之眼計劃嗎?”


“……”


上原奈落的額頭有一滴冷汗,感覺情況不太對。


如果沒記錯的話,長門和小南做的隻是複活十尾這個超級兵器,隻有黑絕和帶土、幹柿鬼鮫才知道十尾之後延伸的月之眼計劃。


黑絕這是想要拉攏他加入月之眼的小集團嗎?


現在,他應該怎麽回答呢?


十分鍾後。


半個小時後。


一個小時後。


上原奈落和黑絕談完了月之眼計劃,意猶未盡地感歎道:“沒想到能夠創造新世界的月之眼計劃才是和平的真諦…”


“嗬嗬嗬嗬…依靠武力維持的和平終究不能長久。”


黑絕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樣,衝著上原奈落點了點頭道:“雖然斑大人已經去世,但是我依舊會繼承他的意誌,讓忍界實現這種沒有任何缺憾的和平…”


“我會支持絕前輩。”


上原奈落一臉堅定地點了點頭,眼神中閃過了一絲狂熱:“等到月之眼計劃完成之後,這個忍界再也不會有戰爭,從彌彥大人時代傳承的曉的夢想,就會在我們手中實現!”


這個實在考驗演技。


因為上原奈落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會噴出笑來。


絕的嘴巴彎了彎,露出了一絲笑意:“之前宇智波帶土也是月之眼計劃的參與者,他的為人太過愚蠢,以至於不被大家喜歡。”


這話說的是認真的。


黑絕是真的不喜歡總是壞事的宇智波帶土。


這些宇智波一族的人總是喜歡以自我為中心,以為忍界都在他們的操控之中,結果現在變成什麽樣了?


直接被人踢出局了吧!


黑絕注意到了上原詫異的目光,繼續道:“不過帶土也是一個未來能夠幫助我們收集尾獸的強大人手。


最近我查探了一下他的情報,發現他過得似乎並不太順心,曉或許可以重新利用他對月之眼計劃、對輪回眼的了解。”


“我也認為是這樣。”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一臉無奈地開口道:“帶土前輩雖然性格偏激,至少也是一個強大忍者…但是曉的成員裏,並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樣看待帶土前輩。”


上原奈落低頭沉思了一會兒,才繼續道:“絕前輩,我們隻能暫時等待時機,才能向小南老師提一下關於帶土前輩的事。”


“嗯。”


黑絕也不認為上原奈落第一時間就能辦成。


隻要通過潛移默化,它就能重新把曉掌握在自己手裏,至少現在說服了上原奈落,不管怎麽看都是一次較大的進展。


從此之後,上原奈落的日常又多了一項,那就是挑個合適的機會在小南和長門麵前給宇智波帶土上眼藥。


偶爾的時候,黑絕也偷偷觀察過。


可惜無一例外,上原奈落的綠茶式發言反而引起了小南更為不滿,讓黑絕聽得有些懷疑人生。


直到有一天,黑絕終於按捺不住,主動出麵詢問:“上原,帶土那家夥,真的那麽招人討厭嗎?”


“怎麽會呢?”


上原奈落習慣性地露出了一抹微笑:“雖然他之前因為泄露身份的事就襲擊了身為同伴的我,但是我還是覺得帶土前輩還不錯,我早就已經原諒他了。


哪怕他當時失手殺了我也無所謂的,隻要能夠讓月之眼計劃成功,讓忍界進入了真正的和平,即使我犧牲了也在所不惜。”


“……”


黑絕的神色微微有些詭異,它抬頭看了一眼上原奈落,歎了一口氣道:“帶土那個白癡,確實挺討厭的。”


“不會啊!”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笑道:“其實除了他不小心差點兒殺掉我以外,其他時候還是個挺活潑的前輩,感覺應該很好相處的。”


“不,那是話癆。”


黑絕的臉色有些冷漠,心裏把宇智波帶土罵了個狗血淋頭。


上原奈落這麽容易就被它說服的棋子,帶土的腦子當時都不轉一下,就想要直接殺掉,果然是個白癡。


等到黑絕離開之後,上原奈落去見了鬼燈滿月。


上原奈落直接交代給了鬼燈滿月一個任務:“找個機會去一趟霧隱村,告訴照美冥,一直以來控製著四代水影執行血霧政策就是宇智波帶土。”


“真的是他?”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鬼燈滿月的臉上有些驚訝。


至今為止,鬼燈滿月還不知道真相。


這個消息隻有上原奈落和幹柿鬼鮫知道。


“真的是他,鬼鮫也知道這件事。。”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沉聲叮囑道:“宇智波帶土擁有傳說中宇智波斑曾經擁有過的萬花筒寫輪眼,控製一個人柱力非常輕鬆。”


說完之後,上原奈落又遞給了鬼燈滿月一個紙條:“這是宇智波帶土的信息,你可以全部說是自己刺探出來的。”


“明白。”


鬼燈滿月答應了下來,滿口利齒中露出了一抹笑意:“那我也剛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去見見水月。”


他離開霧隱村有段時間,還真想自己的弟弟了。


然而上原奈落看了他一眼,一瓢冷水澆了下來:“不要忘了你的計劃,這次回去之後可以讓你的弟弟再多恨一點。”


“…好。”


鬼燈滿月沉悶地點了點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