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回歸和治療長門的可能(第一更!)
loading...
雨隱村。

村子裏的大雨依舊磅礴。

自從小南成為村子裏的天使之後,開始對雨隱村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建造了孤兒院和忍者學校。

輝夜君麻呂和白恰好趕上了年齡的末班車,哪怕他們已經漸漸學會了開發血繼忍術,在小南的命令下,兩人也不得不進入忍者學校為學弟們做出榜樣。

今天小南恰好在忍者學校裏監督,順便指導學生們修煉,小南發現了其中一個小姑娘頗有時空間天賦。

這個小姑娘名叫紫陽花。

小南的掌心浮出了一張鐫刻著封印的紙張,遞給了紫陽花:“你來嚐試一下解開封印,取出裏麵的東西。”

“是,天使大人。”

紫陽花的聲音聽起來軟軟糯糯。

明明紫陽花是在認真堅定地說著話,卻讓人感覺是小姑娘在撒嬌,即使是釋放忍術時,聽著也有點兒可愛。

“開封術·苦無!”

紫陽花撫摸著那張白紙,從白紙的封印咒文裏取出了裏麵的苦無,引來了周圍學生的一陣驚呼。

小南挑了挑眉,看了一眼紫陽花,衝著她點了點頭誇讚道:“做得不錯,你很有修煉通靈術的天賦…”

咚咚咚!

有人敲了敲忍者教室的窗戶。

教室裏的諸多忍者學生和小南忍不住同時轉頭望去,隻看到一個穿著特製黑色忍者製服的少年忍者。

“奈落!”

小南的嘴角噙上了一絲微笑,正當她打算出門去迎接自己歸來的弟子時,卻看到上原奈落打開窗戶跳了進來。

上原奈落眼神莫名地看了一眼紫陽花,才看向了小南道:“老師,其實我也很有修煉通靈術的天賦啊!”

“你…”

小南正要說話,卻想到了上原奈落又孤身進入險境,她臉上的笑意頓時收斂了起來:“你還知道我是你的老師麽?”

“呃…”

上原奈落神情尷尬,連忙從忍具包裏掏出了一幅卷軸,遞到了小南的麵前:“我在回來的時候,為小南老師準備的禮物,老師你一定會喜歡的。”

“這是…忍術卷軸吧?”

小南的目光有些遲疑地看向了自己的弟子。

上原奈落這個小家夥到底懂不懂應該送什麽禮物?哪兒有人送忍術卷軸這種禮物的,當年的自來也老師都幹不出這種讓人生出腦溢血的事!

“等回去之後再打開,這裏不合適。”

正當小南要打開的時候,上原奈落抓住了她的手掌,微微搖了搖頭後,繼續笑道:“不過我相信,小南老師你一定會喜歡的!”

互乘起爆符之術是最適合小南的忍術。

隻要學會了互乘起爆符之術以後,宇智波帶土想要傷害小南的話,就必須先想想怎麽逃離起爆符之陣。

“好了,我先不耽誤老師的正事了。”

上原奈落鬆開了小南的手掌,飛身跳出了窗戶,留下了他的聲音:“我還要去把禮物送給…佩恩大人。”

忍者學員們望著上原奈落飛上了天空,眼神中紛紛流露出了一股羨慕。

唯獨紫陽花沉思了一會兒,忽然開口道:“天使大人,剛才那位忍者大人就是您的弟子嗎?”

“是啊,他是我唯一的弟子。”

小南的眼神中有些溫暖,她珍而重之地把忍術卷軸放入了自己的忍具包內,至少這次的禮物比爆刀飛沫看起來正常多了。

就是這個弟子的審美和情商,還需要好好學習。

雨隱高塔。

長門居住在這裏。

上原悄悄進來的時候,長門正在打磨著一根查克拉傳感器,他若有所覺地轉過頭笑道:“你的老師恨不得離開村子去抓你回來,再不回來的話我就快被她嘮叨瘋了。”

“哈,長門大人也會覺得老師嘮叨麽?”

上原奈落笑了笑,走到了長門的麵前,低頭看著這個明明應該是壯年的男人卻隻能坐在輪椅上,以枯瘦如柴的形象度日。

長門的心情似乎漸漸變得不錯,他聽到上原奈落的話連忙搖了搖頭道:“我可不敢,對了,你在外麵執行的任務怎麽樣?”

“大蛇丸逃了。”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道:“我和大蛇丸大戰了一場,他的身體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可惜我的查克拉耗盡了,隻能任由他逃走了。”

“……”

長門沉默了一會兒,繼續打磨手裏的查克拉傳感器:“那也不錯,大蛇丸那家夥已經沒什麽用處了,用他來證明你已經變強了,也算是他的運氣。”

“不過也不是沒有別的收獲。”

上原奈落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搭在了長門的背上,一股溫暖的查克拉和生命能量進入了長門的體內。

短短一瞬間,長門的臉上多了一絲紅暈。

長門不敢置信地轉過頭,驚疑不定地看著上原奈落道:“這是什麽忍術?治療忍術嗎?怎麽可能恢複查克拉?”

“唔,差不多吧!”

上原奈落輕聲解釋道:“我從大蛇丸那裏搜羅到了幾幅卷軸,其中有的涉及到醫療忍術,我從兩個術式裏麵研究出來一個忍術,勉強算是一個忍術實驗。”

“那兩個術式是什麽忍術?”

長門的目光頓時變了變,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體內的力量和生命能量發生了變化,這可不是一般的忍術能夠做到的。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哪怕是醫療忍術,也隻是加速人的細胞分裂治愈傷勢!

像他這種情況,根本不可能有忍術能夠治愈。

“唔,挺廢物的兩個術式。”

上原奈落拍了拍自己的額頭,輕聲道:“反正我也隻是粗淺地運用,長門大人感覺怎麽樣?”

長門卻沒有回答上原奈落,隻是冷冷地望著他道:“上原,這是生命轉移的禁術吧!”

作為忍術天才,長門隻是思考了一會兒之後,立刻就明白了這個術式的本質,生命能量轉移必定是禁術。

一人生,一人死。

“不是。”

上原奈落匆匆搖了搖頭,出聲解釋道:“隻是利用查克拉就能做到的,我很快就能恢複過來。”

長門伸出了自己的手掌,不相信他的說辭:“把你學會的術式交給我。”

“不能。”

上原奈落隻是搖頭。

然而看著長門執拗的臉色,上原奈落無可奈何地掏出了兩個卷軸放在了桌子上:“我自己研究出來了一點兒粗淺的應用,隻能做到醫治別人,還不能做到起死回生。”

“…己生轉生,掌仙術。”

長門看了一會兒卷軸之後,揮手把它們撕成了碎片。

長門慢慢地轉過頭看向了上原奈落:“這是壽命的轉移,以後你絕對不可以用這種術式,我不需要。”

“但是我們需要。”

上原奈落目光堅定地望著長門,沉聲道:“長門大人,我們的敵人還有很多,宇智波帶土,誌村團藏,木葉,岩隱,砂隱,霧隱,雲隱,曉的理想還沒有實現呢!”

話裏話外,上原奈落又偷偷夾帶了私貨。

閑得沒事,他就給宇智波帶土上上眼藥。

說完之後,上原奈落又開口補充道:“我在路上找人實驗過了,浪費的隻是我的查克拉,哪怕身體有些虛弱,第二天就會重新恢複活力。”

長門皺眉問道:“那麽你的術式運行原理呢?”

“額,不太容易形容。”

上原揚起了自己的手掌,覆蓋在了長門的身上:“大概就是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就能醫治別人,但是浪費的查克拉很多,甚至我也隻能用幾次就會耗盡查克拉。”

“先緩緩再說。”

長門依舊沒有同意,隻是冷聲道:“以後不能再做這些危險的術式嚐試,和你的老師好好學習一段時間。”

“好吧。”

上原奈落無奈地攤了攤手,又用星之灌注把查克拉和生命能量送入了長門的體內,讓長門的臉上越發有些惱怒,揮手趕他離開。

不過,長門的身體看起來的確變好了。

至少不再是一副隨時可能會變得奄奄一息的狀態。

上原奈落的目光頓時變得有些遊移,倘若他的猜測不錯的話,從數值上來算,長門體內的查克拉肯定已經超過了一萬點吧?

漩渦一族後裔,都這麽恐怖的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