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半獸族的特性
loading...

第690章 半獸族的特性


大家一起朝那些半獸人看過去,之間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滿是傷痕,有些胳膊都隻有半截掛在那,像是隨時都會掉下來一樣,有些直接被咬斷了一條腿,還有些骨頭都露出來,肉都被啃沒了。


看到他們身上這麽大的傷痕,君墨染他們全都不忍地皺起了眉頭。


靈絕朝後麵看了一眼,苦笑道:“這已經算是好的了,至少今天他們沒有死。”


在沒有聖女之前,每次月圓之後,這七星島上遍地都會是屍體,他們半獸人也從幾十萬熬到現在隻剩幾萬。


如果聖女再不出現,他們別說回那邊複仇,隻怕剩下這幾萬也會不知道什麽時候就沒有了。


靈絕這帶著希望的話,卻讓大家聽得心酸不已。


這是經曆了怎樣的絕望,才覺得現在這樣的傷算是好的。


身為醫者,花嬈月真的沒辦法坐視這些人的傷勢不管,抬眸看著靈絕道:“讓他們都坐下吧,我給他們治傷。”


“我這個老頭子也能出把力。”鬼醫也連忙開口。


“我們船上有藥材。”帝玄翎說完,離清便接話道:“屬下去拿。”


“屬下也去幫忙。”班路也立刻跟著走了。


靈絕看著他們,頓時感動得不行:“真的謝謝你們了。”


說著,又看向身後的半獸人做了個手勢。


半獸人們看到手勢,全都乖乖坐到了地上。


花嬈月和鬼醫一起上前,給他們檢查傷口。


看到他們深紅色的血,兩人都有些詫異。


“這是半獸人的標致?”鬼醫忍不住看著靈絕問道。


靈絕有些迷惘:“半獸人的血一直都是這個顏色,獸族的血顏色會更深一些,是暗紅色。人類的血是紅色,可能是因為半獸人時候獸族和人類結合所生,所以血的顏色介於獸族和人類之間。”


其實他開始並沒有覺得他們的血跟人類的血有什麽區別,直到那次他去抓那個逃跑的半獸人,看到他吃掉的那個人類的血,才知道原來人類血的顏色要比他們淡很多。


花嬈月和鬼醫恍然,這也說得通,或許這也側麵印證了那個傳說的真實性,這半獸族或許還真是獸族跟人類結合的產物。


兩人給他們都檢查了一遍,發現他們的傷勢都非常嚴重,幾乎不是斷腿就是斷手,不然就是一大塊肉沒有了。


如果是普通人類受這樣的傷害,隻怕現在不死也早就疼暈過去了,可是他們卻都像是沒感覺一樣,臉上都沒有痛苦的表情。


“傷勢很重,這些傷隻怕一時半會兒都好不了,可能得養好幾年。”鬼醫麵色凝重道。


靈絕聞言連忙道:“不會的,隻要不死,半獸人的恢複力是很強的,就是斷了的手腳都能重新長出來的。”


“什麽?”眾人聞言都有些驚到了。


宮羽煌呆呆地看著前麵那沒了胳膊的半獸人,“你是說他們的胳膊還能長出來?”


“對。”靈絕點頭,“這也是我們半獸人的特製,不管受多大的傷,隻要我們不死,我們的傷勢都很快就能恢複,這也是暗靈族他們想要奴役我們的原因。”


大家再次震驚得不行,他們還真是第一次聽說斷的手腳還能重新長出來的,真是活見鬼了。


花嬈月好奇地看著他們身上的傷:“那一般多快能恢複傷勢?”


其他人也都好奇地看向靈絕。


“一般不動到骨頭的傷勢不用藥三五天能恢複,如果用藥兩三天就能恢複了,傷筋動骨的就要慢一些,得恢複半個月左右,至於斷了手腳的,得一個月的時間才能長出新的來,還有斷了整條腿和胳膊的,或者傷了五髒六腑的,會慢很多,至少得三個月以上。”


靈絕說的風輕雲淡,大家卻都驚呆了。


斷了手腳都隻要一個月就能長出新的,這委實是快了些。半獸人這麽強大爆發力,以及這麽強大的修複能力,難怪別的族會動那樣的心思。


“藥來了。”離清和班路拿著藥材過來了。


離清和班路幫忙收拾藥材,花嬈月和鬼醫則是給他們的傷口一一上了藥。


雖然知道他們恢複得快,不過既然有藥,那他們也不會吝嗇。


介於傷者太多,最後不僅是花嬈月和鬼醫,大家都下場幫忙了,就連君墨染,宮羽煌,帝玄翎三個皇帝都下手幫他們包紮了。


忙活了整整一天,一直到天黑,大家才處理好所有傷者的傷口。


“今天真是謝謝各位了,晚上我們半獸族一起請大家吃個晚宴。”靈絕看著大家感激道。


君墨染他們倒是沒拒絕。


很快,晚宴開始,半獸人們將自己珍藏的所有好東西都拿了出來,給他們的恩人享用。


依舊是各式各樣的海鮮,還有很多新鮮的果子,以及釀造了很久很久的美酒。


可能是真的餓了,也可能是真正放下了心結,君墨染他們第一次沒有嫌棄這些海鮮,吃得津津有味。


“嗯~”宮羽煌嚐了口酒,頓時便驚喜地瞪大了眼睛:“這酒不錯啊!”


靈絕笑起來,“這是我們剛來的時候釀造的,算來有兩百年了。”


一聽是兩百年的酒,宮羽煌立刻又品了一口:“我今天算是長見識了,這才是酒嘛,我們西淼皇宮的那些最多算個馬尿。”


眾人聞言全都笑起來。


君墨染和帝玄翎品了品兩百年的酒,也都覺得味道是真的好。


見他們喜歡他們的酒,靈絕笑道:“等你們回去的時候,我多送你們一些。”


不等君墨染說話,宮羽煌就立刻激動道:“這敢情好,說話可要算話啊。”


“這是自然。”他們幫了這麽大的忙,一點兒酒他怎麽會舍不得。


靈絕端著酒杯站起來,朝大家舉杯:“這次真的謝謝你們了,這杯我敬大家,感謝大家的救命之恩。”


靈絕說著便舉杯一飲而盡,接著又倒了一杯酒,這次是朝君墨染和花嬈月舉杯:“鬼霧把聖女帶來,害你們骨肉分離這麽久,這杯我自罰。”


靈絕再次一仰頭,喝了杯中酒。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