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小靈雪的正義之心
loading...

第689章 小靈雪的正義之心


見靈絕就這樣走了,花嬈月他們感覺就像是做夢一樣。


宮羽煌一臉懵逼地看著外麵:“他這是什麽意思?就這樣放我們走了?”


這也太好說話了吧,之前不是還要死要活地要把小靈雪留在島上嗎?現在連小靈雪也要放走了。


君墨染和帝玄翎也是眉頭緊皺。


花嬈月看了眼懷裏的小靈雪:“或許他是為了小靈雪,才放我們走的。”


那個人也是逼不得已才把小靈雪留在島上的吧,如今他們找過來,他也是自責的,所以才想放他們走。


其實他們不算壞,至少他們選擇留在了這孤島上,哪怕是每個月圓自相殘殺,也沒想過要出去禍害人類,否則以他們這龐大的體己,和這超強的殺傷力,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看著外麵還在自相殘殺的巨獸們,大家並沒有即將離開這裏的喜悅,反而全都眉頭緊鎖,心事重重。


“我們真的就這樣離開了嗎?”花姒鸞看著外麵血腥的場麵,一向冷硬的心,此刻都不忍起來。


大家瞬間都看向君墨染和花嬈月。


兩人也是心事重重地互相對視一眼,接著不約而同地看向小靈雪。


花嬈月真的不想傷害小靈雪,可是外麵的情形卻不容她這麽自私。


花嬈月心疼地親了親小靈雪:“靈兒,大姨一直說你聰明,能聽懂娘親的話。娘親現在問你,你願不願意幫幫他們?現在他們的情況很危機。”


花嬈月說出這話的時候,心疼極了。


孩子還這麽小,她真的不該跟她說這些事情的,不管別人承受多大的痛苦,都不該她一個孩子去承受的,可現在偏偏就隻有她的血能幫助他們。


小靈雪像是聽懂她的話,默默朝外麵舉起了她的小肉手。


雖然他們知道小靈雪能聽懂他們的話,可是這會兒小靈雪舉手,他們還是驚到了,這小丫頭真的成精了。


“小靈雪這是同意了吧。”宮羽煌真的太喜歡小靈雪了。


這小丫頭不僅聰明伶俐,還那麽心地善良。


花姒鸞也愛憐地摩挲著小靈雪的小手:“既然孩子自己願意就取血吧,別辜負了孩子這一顆正義的心。”


花嬈月看向君墨染,君墨染也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心疼地將小靈雪接過來親了親,便抱著她飛出了那小屋。


見君墨染就這樣抱著小靈雪出去,花嬈月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


宮羽煌他們也都緊張地看向外麵。


君墨染剛一出去,那些巨獸瞬間便像是聞到了獵物的氣息,瘋了一樣朝他湧過來。


“小心!”花嬈月看到這樣的情形,頓時急得就要衝出去,卻被花姒鸞和花卿塵拉住。


宮羽煌和帝玄翎則是立刻飛了出去,一左一右護在了君墨染和小靈雪身邊。


見他們就這樣跟著飛出來,君墨染頓時眸光一軟。


患難見真情,不管是宮羽煌,還是帝玄翎,都算是他君墨染的恩人了。


那些巨獸隻是瞬間便將君墨染他們給包圍了。


屋裏,花嬈月他們看到這樣的情形都急得不行。


“快看,他們沒事,那些巨獸沒有進攻。”花卿塵也一直盯著外麵的情形,立刻便喊道。


花嬈月他們都看過去,隻見那些巨獸就隻是圍著君墨染他們,似乎並不敢上前,前麵第一排巨獸甚至都賣乖地匍匐到地上,像是再對君墨染他們撒嬌似的。


不,確切地說,它們應該是在對小靈雪撒嬌。


看到這樣的情景,大家都驚呆了,就連君墨染都驚得不輕,看了眼懷裏奶生生的小靈雪,心緒複雜。


靈絕再次從半空落下,飛到君墨染麵前,克製又驚訝地看著他們:“你們……”


君墨染心疼地看了眼小靈雪,親手用銀針紮了她的手指。


似乎是怕君墨染心疼似的,小靈雪完全沒有哭,連小眉毛都沒有皺一下。可她越是這樣懂事,君墨染就越心疼。


別說君墨染了,宮羽煌和帝玄翎都心疼不已。


殷紅的血珠從小靈雪的指尖滑下,靈絕見狀,立刻拿了玉盅接了那一滴寶貴的血。


然後又伸手在小靈雪的手指上輕抹了一下,小靈雪指尖的傷口瞬間恢複如初。


“謝謝!”靈絕拿著玉盅,感激地看著君墨染道。


“快去製藥吧。”君墨染看著靈絕,“希望還來得及。”


“來得及。”靈絕拿著那盅血便走了,剛剛還圍著小靈雪的那些巨獸,全都跟著靈絕跑了。


看著那一群群比房子高了幾倍的巨獸從他眼前跑過,宮羽煌感覺自己好像做夢一樣。突然間,他有種要想去海的那一麵,去見識見識靈絕說的那個世界究竟是個什麽離奇的地方。


見巨獸們都跑了,花嬈月他們也都跑了出來。


花嬈月看了看小靈雪的小手指,並沒有看到傷口。


“他給抹平了。”君墨染簡單解釋。


花嬈月眸子晃了晃,抹平了?所以他們會法術嗎?


過了一刻鍾,所有的獸吼聲就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樣,整個七星島瞬間就安靜下來,再也沒有任何不正常的聲音了。


花嬈月看著天上的圓月,心裏默默鬆了口氣。


他們的血咒被壓製了吧,他們再也不會自相殘殺了吧!


又過了一個時辰,靈絕再次出現在他們麵前,這一次他不再那麽隱忍克製,顯然已經恢複了正常。


靈絕先是看了眼小靈雪,又感激地看著君墨染和花嬈月:“這次真的謝謝你們了。”


靈絕說著便朝君墨染和花嬈月深鞠了一躬。


就在君墨染和花嬈月不知道要說什麽的時候,靈絕後麵冒出來很多很多半獸人,他們已經恢複了人形,都睜著血紅的眸子巴巴地看著他們。


“都過來道謝。”靈絕頭也沒回地吩咐。


半獸人們立刻聽話地朝君墨染和花嬈月鞠了個躬。


兩人都不是冷血的人,見他們這樣,輕歎了口氣道:“算了,沒什麽好謝的。”


就連小靈雪都不忍心看著他們自相殘殺,更何況是他們。


花嬈月見那些半獸人都傷得十分嚴重,皺眉道:“他們是因為剛剛的廝殺受傷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