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月圓之夜
loading...

第688章 月圓之夜


宮羽煌瞬間心酸得不行,還一本正經道:“我現在可以確定她聽不懂了。”


“是嗎?”花卿塵揶揄地看了宮羽煌一眼,也蹲到小靈雪麵前:“小靈雪,小姨好喜歡你,你也親小姨一下好不好?”


小靈雪聞言還真湊過來,濕漉漉的小嘴在花卿塵臉上親了一口。


花卿塵瞬間驚喜地瞪大了眼睛,從花嬈月手裏把小靈雪抱過來:“小靈雪真的聽得懂誒。”


花嬈月和君墨染也是有些意外。


小靈雪才兩個月就能聽懂他們的話,這真的是太出入他們的意料了。


花姒鸞也湊了過去,抓著小靈雪的小肉手晃了晃:“靈雪寶貝,也親大姨一下好不好?”


小靈雪也是沒有絲毫猶豫,就傾身過去在花姒鸞臉上親了一下。


花姒鸞頓時也高興了,接過小靈雪,歡喜地親了又親:“哇,大姨真的太喜歡我們靈雪寶貝了。”


旁邊的宮羽煌見狀,眼角不受控製地抽了又抽。


為毛每個人都親,就是不親他。


宮羽煌覺得自己這莫名其妙被嫌棄地有點委屈,又幽幽看了眼帝玄翎:“你要不要也去試一下。”


帝玄翎看著花姒鸞懷裏的小靈雪,一臉的羨慕。


小丫頭的確是玉雪可愛,讓人不喜歡都不行。


眼看著帝玄翎也湊過去,宮羽煌連忙阻止他:“算了,小靈雪肯定也不會親你,你還是別自作多情吧。”


可不能讓他試,這萬一小靈雪也親了他,那他不就更尷尬了。


帝玄翎看出宮羽煌的心思,倒是真沒開口。


花姒鸞抱著小靈雪,看向花嬈月:“小沐堯也能聽懂你們的話嗎?”


這個問題?


花嬈月跟君墨染對視一眼,兩人瞬間都有些慚愧起來。


這些日子因為小靈雪,他們真的是對小沐堯忽略太多了。


花嬈月仔細想了想:“我也不太確定他能不能聽懂我的話,不過他很乖,從來沒有將屎尿弄到身上過,而且從來不哭也不鬧,就算真餓了,也從來沒見他哭過。”


花姒鸞聽完頓時有些驚訝,“這簡直是聞所未聞啊,哪有嬰兒能這麽自製的。”


花嬈月也有些愣然,其實細細想來,這些還真都是小沐堯特別的地方。


一般的孩子哪怕到一歲,也不一定有這樣的自製力,小沐堯真的是太特別了。


就連宮羽煌這樣不了解孩子的人,聽了都覺得稀奇,“這孩子聽著也不像是凡人呢,君墨染,你們這是生了兩個神童啊!”


君墨染想了 想,蹙眉道:“會不會是因為靈果的原因?”


宮羽煌聞言眸子頓時亮起來,巴巴地看向花嬈月:“二姐,那個靈果還有嗎?你看我們家卿兒也懷孕了,你是不是也賞我們一顆,拯救一下你外甥和外甥女的智商。”


……花卿塵一頭黑線地瞪了宮羽煌一眼:“智商需要拯救的隻有你,我兒子閨女聰明著呢。”


說著花卿塵又看著花嬈月道:“二姐,你不用理他。”


宮羽煌被花卿塵罵了一句,非但沒有生氣,心裏還偷著樂。


花嬈月也是哭笑不得,“倒是還有一顆,不過那顆還沒成熟,也不知道能不能用?”


這也是花嬈月擔心的,如果真是因為靈果,那另外一個靈果還沒成熟,不知道對他們有沒有用,不過如果真是靈果的原因,她告訴他們地址,讓他們自己去找,到時候要怎麽用這個靈果,她也就管不著了。


大家再次看向君墨染,“希望君墨染的血管用吧。”


隻有君墨染的血有用,他們才有可能安全帶小靈雪離開。


一天很快過去,天色漸漸黑下來,隨著月亮的出現,整個七星島便充滿了獸吼聲。


小屋裏,大家聽到那縱橫交錯的獸吼聲,表情全都凝重起來,緊張地看向外麵。


眼看著外麵的月亮越來越圓,突然一聲狼嚎尖銳地響了起來,還沒等大家反應過來,一頭眼睛血紅的巨狼便從天而降,朝他們撲了過來。


大家瞬間嚇了一跳,君墨染他們立刻將花嬈月她們擋在身後,就在他們要出手的時候,那頭紅眼巨狼就猛地被一道強大的墨色光束給彈飛了出去。


而在那巨狼飛出去的瞬間,幾個巨型獸類一起撲了過去,對著那巨狼撕咬,隻是頃刻間,那頭巨狼便被撕成粉碎,成了那幾個巨獸的盤中餐。


看著眼前這一幕,君墨染他們全都驚呆了。


“這些都是什麽獸?變異的嗎?這也太大了?”宮羽煌驚得心都在顫抖了,每一個獸類都比小屋高了幾倍,而且全都形態怪異,比他們大陸普通的獸類要厲害太多了。


這些巨型獸類如果真的流落到外麵去,隻怕整個天玄大陸要不了多久就會覆滅了。


就在大家震驚不已的時候,外麵已經徹底亂套了,放眼望去,所有的巨型獸全都在相互廝殺,完全沒有意識,徹底失控了。


花嬈月眉頭緊皺:“他們的詛咒開始了,看來阿染的血並沒有用。”


君墨染也是表情凝重,他的血沒用,那他們想要離開這座孤島就難了。


“這樣看來或許就不是靈果的原因了。”花姒鸞看著懷裏的小靈雪,犯了難。


靈絕紅色的聲音飄到他們屋前,血色的眸子此刻有些模糊,似乎在強力克製自己一樣。


最後他血紅的眸子落到君墨染身上:“你的血,沒有用。”


君墨染皺眉看著他,手已經握在了劍上。


“他們,失控了,你們,走吧。”靈絕吃力地說著,又有些擔心道:“不過現在外麵太危險,等天亮,月亮消失的瞬間是我們最虛弱的時候,你們趁那個時候走。”


眾人聽到這話,頓時都有些意外,麵麵相覷,都不知道這人怎麽突然這麽好說話地要放他們走了。


花嬈月抱著小靈雪,警惕地看著他:“我們不會把小靈雪留下的。”


靈絕血紅的眸子又轉移到小靈雪身上,眼眸輕晃了晃,“既然你們不想把她留下,那就帶她走吧,這段時間對不起了。”


靈絕說完,像是怕自己會克製不住傷害他們似的,立刻閃身消失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