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他不喜歡你,你不許還想著他!
loading...

第639章 他不喜歡你,你不許還想著他!


簡漠北聞言倏地瞪大了眼睛。


不是趙西!


簡漠北瞬間想到什麽,立刻往他臉上一撕,一塊人皮麵具瞬間被撕了下來,而眼前的趙西,卻完完全全成了另外一張臉。


簡漠北猛地咽了口口水:“你果然不是趙西!”


難怪他怎麽覺得這趙西變得這麽不厲害了,像是連武功都沒什麽了,之前趙西多厲害啊,那是能跟君墨染對戰的人呢,這會兒竟然能被兩個士兵提溜一路。


還有他的眼神,也太不像趙西了。趙西那人的陰鷙,全都體現在他的眼神裏,趙西是個狠人,而這位顯然還算不上狠人!


旁邊的阿達看到簡漠北撕下人皮麵具,也是驚呆了:“為什麽?你為什麽要冒充趙西?潛伏在我們北蠻,你到底是誰的人!”


這個人竟然不是趙西!那他為什麽要慫恿他們大王攻打南焱,這後麵的事情更加說不通了,他到底為什麽要這麽做?


簡漠北卻是比阿達多知道一些,眯眼看著這人道:“你是聖火宮的人,你們宮主到底讓你做什麽?還有趙西是死是活,你給本將軍說清楚,否則剛剛本將軍說的那些,通通都會在你身上試驗一遍,也讓你這個假趙西試試真趙西的待遇。”


那聖火宮弟子猛地咽了口口水,顫抖著身子緊張道:“你們說的那個趙西已經死了,當初我們宮主在路上撿到他的時候,本來是想利用他對付你們皇帝君墨染的,可是那人傷得太重,還被廢了武功,宮主不想救他這個廢物,就扒了他的臉皮,把他殺了。”


簡漠北眨眨眼,這個聖火宮宮主還真是一如既往地狠呢。


趙西之前沒被君墨染弄死,倒跑去聖火宮那閻藍那女人給弄死了,倒真是造化弄人呢!


簡漠北陰戾地看著他:“你知道的不少啊,看來你是閻藍那女人身邊人啊,說,你女人到底讓你來做什麽?”


那弟子不敢隱瞞,繼續道:“我是宮主培養的死士,宮主讓我戴著趙西的臉皮混到北蠻大王蒙紮身邊去,為的就是慫恿蒙紮出兵南焱。”


“為什麽?”阿達不明白地一把抓起那弟子,眼睛通紅地瞪著他,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了:“為什麽要害我們?”


如果沒有他,蒙紮不會死,他們也不會全部成了南焱的俘虜。


剛才那弟子被阿達打得不輕,這會兒有些懼他,顫顫巍巍道:“因為我們宮主想要北蠻,現在北蠻所有兵力都在南焱,我們宮主就會領著聖火宮弟子去侵占北蠻,現在恐怕已經成事,北蠻或許已經是我們聖火宮的了。”


阿達瞬間震驚了,手上一下脫了力,那弟子也瞬間滑落到地上。


要他們北蠻!


原來一切都是陰謀,都是那個聖火宮宮主的陰謀!


蒙紮死了!他們所有人成了俘虜!現在連北蠻也沒了!


簡漠北倒是沒這麽震驚,北蠻一直是聖火宮宮主的目標,這個君墨染早就知道了,傻的是蒙紮,明明之前已經被聖火宮擺了一道了,還傻傻地給人當了搶使,現在更是雙手把北蠻送給了聖火宮,真是愚不可及!


簡漠北看著那弟子,陰戾地眯眼:“來人,把他給本將軍帶回去,嚴加看管!”


這個人知道聖火宮不少事,不知道對君墨染會不會有用,先帶回去再說。


立刻有士兵過來,將那弟子給押走了。


簡漠北看了眼還呆滯的阿達:“走吧,跟我回去吧。”


阿達回神,一把抓住簡漠北:“讓我去打聖火宮,我要報仇!”


簡漠北到時候能理解他,不過……


“我現在不能答應你,我得請示我們皇上,一切都以我們皇上的意思為主,不過你放心,我會替你說好話的,如果我們需要攻打北蠻,我會求我們皇上,讓我帶你去的。”


“謝謝。”阿達感激地看著簡漠北,通紅的眸子裏滿是國仇家恨。


聖火宮把他們害得這麽慘,他一定要報這個仇!


簡漠北帶著阿達回了燕州城,讓尹重和副將他們把阿達和北蠻那些俘虜全都安置了,便親自寫信傳給了君墨染。


將這邊的近況,以及趙西和那聖火宮弟子的事,還有閻藍的計劃,全都寫到了信裏。


蘇月梅在屋外,躊躇了很久,還是敲了門。


“進來。”簡漠北一邊封信,一邊道。


蘇月梅推門進屋。


簡漠北抬眸看了她一眼笑道:“這邊已經結束了,我們應該很快就能回去了。”


“恭喜你!”蘇月梅由衷道。


其實他能力不錯,也難怪君墨染那時候會這麽欣賞他了。


簡漠北笑了:“等君墨染回了信,我就帶你回京。”


蘇月梅不自在地臉紅起來:“我可以自己回去,我想明天就走。”


聽到她明天就要走,簡漠北頓時便急了:“為什麽突然要走,你很急嗎?還是他們怠慢你了?”


蘇月梅晃了晃腦袋:“沒有,是我自己的問題,我想早些回去。現在已經不打仗了,不管是燕州,還是南焱其他地方都很安全。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簡漠北聞言心裏更慌了:“那也不用急於一時啊,這邊很快就能結束,你跟我一起回去不是更好,路上還能有個照應。”


“不用了,男女授受不親,更何況我是這樣的身份,我們不該走得太近。”蘇月梅依舊拒絕。


簡漠北皺眉,有些不爽道:“什麽身份?你是不是還想著君墨染?”


一聽這話,蘇月梅頓時氣到了,臉色煞白地瞪他:“是,我就是想著君墨染,你滿意了吧!”


委屈地狠踩了他一腳,蘇月梅轉身就走。


簡漠北心裏像是堵了什麽難受得他快要窒息了,見她要走,下意識地就拉住她。


“放開我!”蘇月梅氣得要死,拚命想要甩開他,可是這人的手就跟鐵鉗一樣,怎麽甩都甩不開,氣得蘇月梅又去踩他的腳了:“放開我,你聽到沒有!”


“沒有!我就是不放!”簡漠北也生氣啊,臉色黑沉地瞪著蘇月梅:“他不喜歡你,你不許還想著他!”


蘇月梅簡直要被他氣暈了,又狠狠踩了他好幾腳:“我跟你什麽關係,我想不想著他要你管!”


“我就管!”簡漠北怒火衝天地說了一句,便俯身封住了她的唇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