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我和王爺皆是大度之人
loading...

第39章 我和王爺皆是大度之人


他們說的這些,森戰都不感興趣,見花嬈月一直陪著森戈和閼氏說話,完全沒有將他放在眼裏,森戰頓時失了看歌舞的興致,不爽地將酒杯往桌上一擲。


“你們南焱的歌舞不怎麽樣啊?還有這美人也一般,本王看這南焱的這些物件也都一般,根本入不了我們的眼!”


看森戰那一臉輕蔑不屑的樣子,花嬈月就氣得捏起拳頭,恨不得過去把他狂揍一頓。


這玩意兒到底拽什麽拽啊,如果他不是森戈帶來的人,誰會把他當根蔥啊!


“森戰!”見他這麽無禮,森戈也忍不住斥了他一聲。


結果森戰非但沒有收斂,反而更囂張起來:“本來就是,他們南焱的歌舞還沒有我們西部的歌舞來勁呢!”


森戈臉色沉下臉,懶得再斥責森戰,而且抱歉地看向君墨染和花嬈月:“舍弟年幼,還請王爺王妃恕他無禮之罪。”


君墨染衝著森戈笑了笑:“無礙,一直聽聞西部人最是能歌善舞,想來西部的歌舞定是要比南焱好的。”


森戈連忙謙虛頷首:“哪裏,森戈倒是更喜歡南焱的歌舞,自有一番中原味道。”


有森戈的對比,花嬈月更覺得那森戰就是個猥瑣的二流子,根本不配做西塔的儲君,也不知道這森戈是怎麽想的。


人家謙虛溫和,花嬈月也不好發作,笑著附和道:“南焱的歌舞也好,西部的歌舞也好,定是都有各自的味道的,不過我今天特意為單於和閼氏準備了新的表演,不知單於和閼氏有沒有興趣觀看。”


花嬈月隻對森戈和閼氏笑臉相迎,完全不理會森戰,她這副倨傲清冷的樣子,倒是更把森戰的邪火給吊了起來,當即不屑地冷哼一聲,“還有新的表演,不會又是些不堪入目的東西吧。”


“森戰!”森戰話音剛落,森戈又厲喝一聲,跟著連忙衝花嬈月抱歉拱手,“冒犯王妃,實在該死,森戈和閼氏十分感興趣。”


花嬈月笑了笑,絲毫不在意森戰:“單於言重了,我和王爺皆是大度之人,自然不會跟小……孩子計較。”


聽著她拐著彎罵他是小人,森戰那雙三角眼更加陰森起來。


“讓他們開始吧!”花嬈月看了眼離落,離落立刻會意地去辦了。


很快,中間的舞姬退下,曲子也瞬間便得慷慨激昂起來。


聽著這新奇的曲子,森戈和閼氏道倒感起了興趣,就連森戰也提了提精神。


就在大家還不明白這激進曲調意思的時候,一個女人穿著一身新奇的衣服走了進來。


女人每一步都走在那激進的曲調上,身子妖嬈,動作嫵媚,看著倒是別有一番滋味。


森戰眯起了眼,看著女人那妖嬈身子兩眼放光。


森戈和閼氏倒是對女人身上的衣服感起了興趣。


女人直接走到君墨染和花嬈月麵前,轉了一圈之後又退下,接著便是第二個,第三個……


女人後麵是男人,男人們也都穿著新奇的衣服,看著那些新奇的款式,森戈很感興趣。


雖然看過她畫的設計圖,不過這些人真的穿著衣服走在他麵前的時候,君墨染還是驚豔到了。


不得不說這些衣服設計得太漂亮了,既結合了西部的特點,還融合了南焱的特別,更重要的是把絲綢的亮點完全凸顯出來了,非常特別也非常好看,他想不管是南焱人還是西部人應該都會很喜歡的吧。


君墨染偷瞄了眼身邊津津有味看表演的女人,眼底閃過一抹疑惑。


她到底是如何懂這些的,還有他的輪椅,以前可從沒有聽說過花家的嫡次女有這樣的本事,難道之前她都是在藏拙,可是現在突然暴露又是為哪般?


末尾的簡漠北看到那些衣服,眸子頓時亮起來,像是又找到了一條發財之道。


男人之後便是跟男女混合走台,一對接著一對,各種火熱姿態,看得森戰心癢難耐。


“王府果然出美人,不僅王妃長得美,這底下的舞姬也都美得很,不知道這舞姬能否送幾個給本王。”森戰故意地目光灼灼地看了眼花嬈月,才看著君墨染問道。


君墨染不喜歡他看花嬈月的眼神,臉上的笑意有些寡淡:“後院之事都由王妃做主。”


花嬈月也不喜歡這個森戰,這些也根本不是舞姬,都是府裏的丫鬟,花嬈月自然是不想把人送給森戰,不過她還是比較民主的,掃了眼那些丫鬟:“你們中間可有願意跟著西塔左賢王的。”


丫鬟們身子一顫,紛紛跪下求饒:“奴婢卑賤,不敢妄想。”


見沒有一個人答應,森戰的臉色瞬間難看到了極點。


丫鬟旁邊的侍衛們倒是鬆了口氣,這次王妃安排他們表演節目,他們中間很多都配成了對。


花嬈月也很滿意丫鬟們的選擇,笑嘻嘻地看向森戰:“左賢王也聽到了,我這些都是府裏的家生子,都是些粗使丫頭,怕是伺候不好左賢王,免得他們粗手粗腳地惹怒了左賢王,我也就不讓她們去丟人現眼了。”


森戰陰鷙地盯著花嬈月那張幸災樂禍的明動小臉,幽深的眼裏不斷躍出火光。


旁邊森戈的臉上也有些掛不住,倒不是生氣,隻覺得有些丟臉。


閼氏見自家夫君滿色不愉,連忙轉移話題,“閼氏瞧著這些衣服不錯,款式十分新穎,這些也都是王妃設計的嗎?”


花嬈月輕笑了笑,“偶爾得了幾張設計圖,便想到了這些宴請,特意讓底下的繡娘們用最好的絲綢做了,這些衣服不僅好看,而且穿起來十分舒服。”


君墨染詫異地看了眼花嬈月,設計圖明明是她自己畫的,她倒是會藏拙。


“竟然都是絲綢做的,沒想到絲綢還能做這麽多款式的衣服呢!”森戈和閼氏都有些詫異。


其實他們都知道絲綢好,隻是絲綢到了他們西塔的作用不是很大,因為他們隻會做極簡單的款式,而這些款式還並不符合他們西塔的審美,甚至也不實用。


如今這麽一看,這絲綢倒真是好東西,不僅穿著舒服,款式還特別好看,而且這些款式也都很實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