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蘇月梅跑了
loading...

第476章 蘇月梅跑了


聽著蘇月梅嘲諷的話,蘇蔚更是氣得臉色鐵青:“你姐姐不得寵,你有什麽好處,能讓你高興成這樣。”


蘇月梅哼了一聲,笑道:“我哪有高興,我這不是也替她著急嗎?我進宮就是想刺激刺激花嬈月,最好她能流產了,這樣蘇若婉不是還能有機會嗎?”


“胡鬧!”蘇蔚頓時氣炸了,死瞪著蘇月梅:“你若是真的把她弄流產了,你覺得太後和皇上能放過我們嗎?”


原本因為若婉不得寵,他的身份就已經在皇上那裏很尷尬了,要不是他手裏有兵權,他們鎮國公府怕是早就被皇上扔到角落裏去了。


現在皇上信任趙西,比信任他還多。這個忤逆女還一個勁地給他惹事。


“不放過就不放過,大不了一死。”蘇月梅很是不耐煩地道。


見她這麽不懂事,蘇蔚又炸了:“要死你一個人死,別連累國公府。”


蘇月梅被蘇蔚吼得紅了眼,也是急赤白臉地吼道:“我就知道我和我娘在你心裏都是可有可無的,我娘算什麽啊?我又算什麽?我是鎮國公府的小姐嗎?不是!我是你的女兒嗎?不是!隻有蘇若婉才是你的女兒。”


蘇月梅氣得都想跳馬車了。


從小到大,隻要蘇若婉做什麽都是對,她做什麽都是錯的。明明她娘先嫁給他,就因為蘇若婉的母親家世好,她娘就得退成平妻。


平妻?


蘇月梅冷笑,說好聽點是平妻,其實還不就是個妾。


娘親到死都無怨無悔,他呢,有半點覺得愧對娘親,愧對她嗎?


蘇蔚臉色鐵青,怒聲道:“你說這些做什麽?是你自己做錯了事,你還有理了。”


“我知道,什麽都是我的錯?”蘇月梅倔強地紅了眼睛。


她已經習慣了,沒所謂了。


蘇蔚看著她這幅樣子,罵也不是,不罵也不是,沉默了片刻,終究是軟了聲音:“以後別幫著君墨染說話了,他現在就是皇上和太後的禁忌。你都已經不是他的側妃了,你已經被休了……”


聽他提君墨染,蘇月梅瞬間炸毛,“不用你一直提醒我,我知道我已經不是王爺的側妃了,但是我的心永遠在王爺身上。”


“你……”蘇蔚頓時被蘇月梅氣得怒火中燒,她總是有本事能把他給氣得想掐死她。


深吸了好幾口氣,蘇蔚才壓下心底的怒火,“明天我就給你找個人家,讓你嫁了,免得你把我們全家都害了。”


蘇月梅十分生氣地瞪他:“我不嫁,要嫁你自己嫁!”


蘇蔚也怒了:“嫁不嫁的,由不得你!”


將蘇月梅壓回房間,蘇蔚便連夜讓人去請媒婆了。


蘇月梅一回房間,則是立刻將花嬈月給她的一百萬兩銀票給翻找出來,塞到懷裏。


翌日一早,蘇蔚還睡著,就聽蘇月梅的嬤嬤來稟報。


“老爺不好了,出大事了。”


聽到喊聲,蘇蔚立刻披上衣服起身出來。


一看是蘇月梅身邊伺候的人,蘇蔚倏地皺起眉頭:“出什麽事了?”


“二小姐她跑了!”那嬤嬤急得直捶腿。


“什麽!”蘇蔚臉色瞬間大變。


那嬤嬤急紅了眼:“昨天二小姐說餓了,老奴送了些吃食進房間,就被二小姐給敲暈了。早上醒來才發現二小姐跑了!”


蘇蔚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立刻叫來管家:“帶些人往燕州我追,無論如何都要把人給我帶回來。”


這個時候千萬不能讓她跟燕王混在一起。


“是。”管家立刻就應了。


蘇蔚想了想,又補了一句:“別傷到她。”


“老奴明白。”管家應了一句,便退下了。


蘇蔚眉頭緊皺,眼底閃過一抹懊惱。


這個死丫頭,真是一點兒不省心。


星月殿。


“昨晚鎮國公就把她給接回去了。”鈴蘭不明白小姐為什麽這麽關心蘇月梅,那個蘇月梅明明就還罵了小姐。


聽到蘇月梅被接回去,花嬈月終於是鬆了口氣。


還好沒連累到她,看來這個鎮國公終究還是在意她這個女兒的。


“不過……”鈴蘭看著花嬈月不知道,該不該說後麵的事情。


“怎麽了?”花嬈月皺眉看她一眼。


鈴蘭糾結了下,“她好像跑了。”


“跑了?”花嬈月一臉呆滯,“什麽意思?”


“聽說昨晚鎮國公把她接回去之後,她連夜跑了。”鈴蘭解釋道。


花嬈月徹底呆了,完全沒想到蘇月梅會來這麽一出。


鎮國公是做了什麽,竟然讓蘇月梅怕得連夜跑路了?


“奴婢聽說鎮國公已經派人去追了,還是朝……燕州追的。”鈴蘭小心翼翼地偷瞄著花嬈月,生怕她會吃醋。


“燕州?”花嬈月揚眉,十分肯定道,“蘇月梅不會往燕州去的。”


“為什麽?”鈴蘭一臉不解。


那位蘇二小姐好像很喜歡王爺,王爺現在在燕州,她往燕州跑,也很合理啊。


“因為她沒那麽傻。”花嬈月邪笑著道。


蘇月梅肯定知道蘇蔚會朝燕州追她,她一個女人怎麽可能跑得過鎮國公府的侍衛。若是她真有心跑,那就絕不會往燕州跑,至少不會走正常的路去燕州。


花嬈月輕歎一聲:“跑了也好。”


如今的京都還算太平,不過過不了多久應該就不太平了。現在離開京都其實算是明智之舉。


花嬈月看了眼鈴蘭:“給我梳妝吧!”


她今天可是還要去跟太後鬥智鬥勇呢。


“是。”鈴蘭應了一聲,立刻便伺候花嬈月梳洗了。


梳洗之後,花嬈月便帶著鈴蘭去了慈寧宮。


“貴妃娘娘。”德公公見她過來,立刻便迎了她進去。


“姑母。”一進屋,花嬈月便朝太後行禮。


“免禮免禮。”太後立刻熱情地將花嬈月扶了起來:“你現在是雙身子,以後就不用跟哀家行禮了。”


花嬈月扯了扯唇:“禮不可廢。”


“都是自家人,之前咱們是姑侄,如今又是婆媳,哪裏還有那麽多規矩。”太後笑著嗔她一句,便拉著她到桌邊坐下。


“哀家讓大廚房做了很多有營養的東西,你多吃點。”太後說著親自給花嬈月盛了一碗燕窩,“這裏麵哀家讓他們放了花膠。”


“多謝姑母。”花嬈月衝太後笑了笑,喝了一口燕窩。


太後看著她,眼眸輕晃:“月兒啊,之前是哀家不好,不過哀家也是怕煜兒擔上惡名,你這麽愛煜兒,你一定能體諒哀家的對不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