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我來找靈藥,治你的腿
loading...

第382章 我來找靈藥,治你的腿


花嬈月終於意識到還有別人在,立刻從君墨染懷裏退出來,臉色通紅地給他診脈。


查探到他混亂不堪的脈象,花嬈月頓時變了臉。


這家夥到底是怎麽作踐自己的身體的,怎麽才半個月不見,他的身體就虧空成這樣了。


麵對花嬈月虎視眈眈的眼神,君墨染頓時心虛地不行,立刻抽回自己的手:“我真的沒事,咳咳……”


話還沒說完,君墨染便又劇烈咳嗽起來。


花嬈月臉色一黑,立刻從懷裏掏出兩顆丹藥塞到君墨染嘴裏。


丹藥入口即化,很快君墨染便覺得輕鬆不少,也不咳嗽了,那慘白的臉色都紅潤了不少。


花嬈月卻是依舊一臉嚴肅:“你的身體虧空的厲害,就算是我,也得要至少半個月才能讓你恢複。”


君墨染笑著拉上她的手:“那我們回去再治。”


反正他也死不了,回去了慢慢治。


花嬈月皺眉,“我還不能回去。”


君墨染臉上的笑意瞬間收斂,“你還有事要做?”


花嬈月笑起來,“你果然是最了解我的人。”


其實他能追到北地來,她還是很高興的,一來他是真的在意她,二來他也的確很了解她。


如果他不在意她,恐怕根本猜不到她會來北地吧。


“所以,你到底來北地做什麽?”君墨染知道她會來北地,卻不知道她來這裏做什麽?


“我來找靈藥,治你的腿。”花嬈月也不瞞他。


“靈藥?”


眾人聞言,頓時都是一陣欣喜。


離落最是激動:“真的有靈藥可以治好王爺的腿嗎?”


“北蠻有靈藥?”簡漠北也是有些激動。


離清雖然沒說話,不過眼睛裏也全是異彩。


如果真的有靈藥能治好王爺的腿,那真是太好了。


君墨染卻根本不想靈藥的事,隻想著她跑這麽遠竟然全是為了他,他就百般滋味在心頭。


這個傻女人!


“我還不確定,我在書上看到了有一種靈果能讓人起死回生,脫胎換骨,而這種靈果長在最北邊,所以我才到這裏來。”花嬈月跟大家解釋。


“隻是書上看到,那你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有這種靈果了?”簡漠北算是聽明白了。


“是,我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有,但是既然有希望,總要碰一碰。”花嬈月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能找到這個靈果,但是她還是想要試一試,萬一真的有呢。


君墨染皺眉,“不找,咱們回去。”


“不行,必須找!”花嬈月急眼了,她好不容易才到了這裏,怎麽能不找。


“必須找!”


“必須找!”


“一定要找!”


離清離落和簡漠北也一起表態。


之前以為沒了希望,現在好不容易又有了一絲希望,怎麽能放棄呢。


君墨染看著他們有些哭笑不得,他都不急,怎麽他們倒急成這樣。


“我查過了,最北邊是座大雪山,一邊有靈氣的東西都會長在極致的地方,比如極熱的火山岩漿,或者極寒的雪山冰洞,那座大雪山就很符合靈物生長的條件。所以我打算先去大雪山看看。”花嬈月自己的打算說了一遍。


“那就去大雪山!”不等君墨染說話,離落立刻道。


“那還等什麽,走吧,出發大雪山!”簡漠北也有些興奮。


花嬈月晃了晃腦袋:“王爺現在的身體上不了雪山,必須要調養一段時日。我的想法是,咱們先不上雪山,也不出北蠻,先找個地方修養一段時間,等王爺的身體好一些,咱們再上雪山。”


說著,花嬈月又歎了口氣:“原本我是帶了不少藥的,也有藥箱,不過車廂壞了,好些東西都掉在關口那邊了。”


離落聞言連忙道:“王妃的東西都在我們馬車上。”


花嬈月驚得瞪圓了眼睛:“怎麽會在你們馬車上?”


離落連忙解釋:“王爺一看到那些車廂碎片,就知道您出事了,所以就急忙趕過去了,屬下看到那藥箱和藥材,也想著王爺的身體,所以就順手拎在馬車上了。”


花嬈月有些動容地看向君墨染。


還好他來得及時,不然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那你們的馬車?”


“馬車我丟在半道了,我去取。”離落連忙翻身上馬。


花嬈月看向鬼九:“你們一起去。”


“是。”鬼九應了,跟離落同乘一匹馬,去取馬車了。


沒一會兒,離落和鬼九便騎著馬,駕著馬車回來了。


“他們沒發現我們的馬車,東西都還在。”離落有些高興。


離清抱著君墨染便上了馬車。


花嬈月也跟著上馬車:“此地不宜久留,咱們先找個地方落腳。”


“不如去其他部落暫避一下。”簡漠北建議道。


這北蠻可不隻蒙拓一個部落,部落和部落之間也並不和睦,時常打仗。就算他們得罪了蒙拓,也可以躲到其他部落去,更何況除了某些不要臉的人,一般的草原百姓還是很熱情好客的。


“好。”花嬈月立刻同意了。


北地寒冷,他們確實需要一個安身之所。


離落駕著馬車便往前尋去。


兩個時辰之後,幾人終於遇到了一群遊牧族群,用從蒙拓那搶來的幾匹馬,租了兩個蒙古包。


花嬈月選了一個小的,她跟君墨染住,大的那個留給了簡漠北他們。


安頓好之後,花嬈月便給君墨染徹底檢查了一遍身體,發現他除了內傷嚴重,氣脈混亂之外,一雙腿已經腫得不像樣子了。


花嬈月淚眼婆娑地開始給君墨染紮針,紮完針,又給他熱敷,折騰了半宿,那腫脹的雙腿才終於消了下去。


“以後我再也不離開你了。”花嬈月淚眼婆娑地窩到君墨染懷裏。


隻要一遇到她的事,他就會這樣瘋狂,以後她再也不敢離開他了。


君墨染緊緊摟著她,深吸著她的氣息,悶悶道:“別離開我,我會瘋!”


花嬈月將臉埋在他懷裏輕輕蹭了蹭,“以後都不會了。”


以後她一定一定一定會冷靜的。


君墨染愛憐地親吻著她的額角:“我跟那個女人什麽事都沒有,我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


花嬈月沉默半晌,才慚愧地抬眸:“我知道,是我太衝動,中了她的計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