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回歸燕州
loading...

第361章 回歸燕州


馬車邊的離清離落看到這突然的一幕,瞬間都像是見鬼了一般。


與此同時,兩人也感覺到了馬車裏有那滲人的寒氣飄了出來,兩人情不自禁地齊齊打了個寒顫。


君白笙也是瞬間黑了臉,差點沒衝上去揍君青煜。


就連君青煜自己都愣住了,完全沒想到花嬈月會這麽大膽,竟然在這樣光明正大地就抱他。


雖然驚訝,不過他心裏還是很歡喜的。之前看她跟君墨染打得火熱,他心裏是吃味的。


花嬈月伸手抱著君青煜的脖子,晃了晃手腕上的鏤空桌子。


一股異香飄來,君青煜頓時便有些心猿意馬了。


“表妹~”君青煜啞著嗓子開口,伸手剛想抱她,卻見她突然又退了開去。


君青煜頓時疑惑地看著花嬈月,花嬈月嬌羞地衝他眨了眨眼:“表哥放心,月兒一定盡早完成表哥交待的任務,表哥也要記得兌現承諾哦。”


君青煜眸子一軟,看著花嬈月笑道:“等你回來,你一定是朕的皇後。”


花嬈月瞬間便燦爛的笑起來,然後給了君青煜一個魅惑的小眼神:“表哥等我。”


花嬈月說完便轉身,唇角揚起一抹邪笑。


這次可就不是不能人道這麽簡單了,看他以後還有沒有經曆再找他們麻煩。


君青煜盯著花嬈月的背影,仿佛那異香還在鼻尖,心不受控製地狂跳起來,突然生出一絲不舍,甚至想要不顧一切地把她留在身邊,可是想到君墨染的兵符,他隻能咬牙忍下。


再忍忍,要不了多久表妹就會拿到兵符回到他身邊了,到時候他一定會封她為後,讓她一輩子陪在他身邊。


花嬈月走到馬車邊,就見君白笙臉色不愉地看著她。


花嬈月上前,給了他一個小瓶子:“十一表哥,這是我給裴夫人煉的藥,半月一粒,跟她說下,我不能再去給她醫治了,不過這些藥吃完,她便能痊愈了。”


君白笙見她這時候還記著裴夫人,心兀地一軟:“好,我會給她。”


花嬈月不舍地看著君白笙:“我們要走了,京城的事就要麻煩你了。”


君白笙也是一臉不舍:“你放心吧,一切都交給我。”


花嬈月自然是放心他的,衝他揮了揮手,便上了馬車。


離清離落駕著馬車便出發了。


等馬車走遠,君青煜才回過神來,自己是來送行的,竟然連君墨染的麵都沒見著。


不過想到剛剛表妹的那一抱,也就釋然了,若是見了君墨染,表妹怎麽可能抱他。算了,這次放他們離開,下次他會將他們一網打盡,讓他再無翻身之日。


馬車上。


感覺到君墨染身上的寒氣,花嬈月諂諂道:“你看到我抱他了?”


君墨染黑著臉,拉過她的手,拿著帕子就開始給她擦手。


花嬈月頓時哭笑不得:“我手沒碰到他。”


君墨染愣了下,也不給她擦手了,直接將她攬到懷裏:“你給他下藥了?”


“誰讓他這麽閑的還要管你後院的事。”花嬈月嘟囔道。


君墨染愛憐地親了親她的額角:“你個小醋精。”


花嬈月抬起腦袋,戲謔地嗔他一眼:“到底誰是醋精,說的你好像不吃醋一樣。”


見她這般理直氣壯,君墨染有些氣惱地輕咬了下她的唇瓣:“以後不許抱他,下藥也不許抱。”


“好。”花嬈月頓時便甜笑起來。


那甜甜的笑容瞬間化了他的心,他眸色一黯,俯身便吻上她的唇。


花嬈月睫羽輕扇,緩緩閉上眼。


因為君墨染受傷,這一路他們行得不快,不過卻走了捷徑,沒有走北地,而是走了錦州的水路。


這一路,沈星竹那個女人倒是一點兒沒作妖,甚至都沒怎麽出現在他們麵前。


不過太過安份,反倒讓花嬈月有些不安,她總有種她在憋著什麽大招的感覺。


有花嬈月的細心照顧,君墨染的傷倒是好了很多。


等他們到燕州的時候,君墨染已經大好了。


簡漠北早早就得了消息,在西境邊關等了好幾天了。


“簡大人,王爺回來了。”有士兵來稟報,簡漠北立刻激動地跑了出去。


看到君墨染的馬車,簡漠北大喜,“開城門!”


城門一開,離清和離落便駕著馬車進了城。


簡漠北激動地迎了上去:“王爺,您可終於回來了。”


花嬈月笑著撩開車簾,“簡大人,王爺請您上馬車。”


“小王妃,好久不見啊!”看到花嬈月,簡漠北頓感親切,巴巴地便上了馬車。


馬車繼續往燕王府行去。


“您這一去可真夠久的啊,可擔心死我了。”簡漠北一看到君墨染,便笑著朝他肩膀錘了一拳。


花嬈月見狀,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你小心點兒,王爺受傷了。”


簡漠北嚇了一跳,立刻緊張地看向君墨染:“王爺受傷了?傷哪兒了?”


君墨染摸了摸胸口道:“已經沒事了,好的差不多了。”


簡漠北鬆了口氣,皺眉道:“到底是怎麽回事?怎麽受的傷?”


花嬈月和君墨染對視一眼,便將在京都的事情大致跟簡漠北說了一遍。


簡漠北聽完頓時便怒了:“那人可真夠陰狠的啊,竟然使了那樣的毒計。”


說著,又朝君墨染叨叨,“王爺您也是,怎麽能用這樣的苦肉計,這萬一傷治不好怎麽辦?還好我們小王妃醫術好,不然您可就……”


君墨染一臉嫌棄地聽著簡漠北的念叨。


怎麽同樣是念叨,嬈兒的就那麽好聽,這家夥的就這麽難聽。


花嬈月被君墨染的表情給逗笑了:“行了,他已經知錯了,以後肯定不會犯了。”


“那這次他放你們回來,是完全相信你們了。”簡漠北好奇地問道。


花嬈月揚眉瞄了眼君墨染:“是完全相信我,他讓我回來偷兵符的。”


簡漠北猛地吞了口口水,驚詫地看向花嬈月。


連這種話都能明白說出來,看來王爺是完全相信了小王妃,而目前來看,小王妃也的確是值得信任的。


“還是小王妃的手段高啊!”簡漠北衝著花嬈月豎了豎大拇指。


依著小王妃的戲精本質,那人估計是被耍得團團轉了。這樣也好,有小王妃做反奸細,王爺倒是能清靜了。


沒一會兒,馬車便到了燕王府門口。


簡漠北下了馬車,剛要去扶君墨染,就見後麵馬車上被兩個丫鬟扶下了個美人。


簡漠北兀地皺起眉頭,看向花嬈月,小聲道:“她怎麽跟來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