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葉玲瓏可能懷了她的孩子
loading...

第190章 葉玲瓏可能懷了她的孩子


那人見侍衛衣著華貴,又見他拉著這麽多糧食便笑道:“你們也是來賣糧的,就是前麵剛開業的米鋪,他家正收糧食呢。”


侍衛皺眉往那邊看了一眼,果然有個沒牌匾的鋪子,正往裏麵收米糧。


侍衛又看了眼那路人後麵的一車糧食:“今年收成不是不好嗎?你們怎麽還有餘糧拿來賣啊!”


那人奇怪地看他一眼:“這位官人是外地來的吧。”


侍衛愣了下,這跟他是本地外地人有什麽關係?雖然疑惑,不過侍衛還是點了點頭:“是。”


那人笑起來:“難怪你不知道呢,燕王正在驛站門口施粥呢,我們這些人天天都能去喝,有白撿的吃,誰還吃自己家的糧食啊,這不就多出來了嗎?想著來換些銀錢花花。”


侍衛了然,又皺眉道:“可是現在糧價這麽低,你們還賣啊!”


那人無奈地瞥他一眼:“這位官人一看就不知百姓疾苦,這糧價什麽時候高過了,今年這價也跟往年差不多,更何況現在家家有餘糧,這糧食都多了,價格可不就低了嗎?”


說著又看了眼他後麵那幾十車的糧食:“我勸你也趕緊賣了吧,等明天收糧的價格隻會更低。”


說完,那人又告誡道:“要賣的話就賣這家,這米糧鋪子收糧價格還實在些,若是賣給那些地主啊,隻會更便宜。”


侍衛呆愣的看著那米糧鋪子,回過神來卻見那路人已經推著糧食去賣糧了。


侍衛躊躇了一會兒,也去米糧鋪子問了價格,倒是比地主報的高了一成,不過到底比昨天還低了兩成呢。


侍衛害怕等明天價格會更低,不敢有任何怠慢地回去找趙西了。


等那侍衛一走,離落便從米糧鋪子的後廂出來,讓前麵賣糧的幾人都進來:“這次表現不錯,尤其是你。”


離落表揚的正是剛剛跟侍衛對話的那路人。


那路人連忙憨憨地撓了撓腦袋:“我也沒說啥,全是按您教的說的。”


離落笑著點頭:“都不錯,你們先回去歇著,等明日讓剩下那幾個來。”


這幾個便是那天他們剛到北濱買下的人,一共十來個人,今如演戲來了一半。這戲應該最遲明天就結束了,相信趙西應該不會拖到明天的,畢竟明天可又要跌價了呢。


“好。”幾人應了,便都回去了。


離落又交待那掌櫃:“你繼續在這兒守著,若是他來賣糧,我也一定會來,到時候你來後廂找我,我給你銀子。”


“是。”掌櫃連忙應了。


這邊交待好,離落也跟著回驛站了。


侍衛回來連忙把今天賣糧的情況跟趙西說了,聽到糧價又掉了三成,趙西頓時又氣得要砸東西了:“怎麽回事?昨天收好的價格怎麽又降了呢,你莫不是被人耍了吧。”


“不是。”那侍衛連忙將自己從幾個地主那裏聽到的話跟趙西說了一遍。


趙西聽說這米糧今日不賣,明日價格更低,頓時便更加煩躁起來:“都是這個價嗎?其他人那裏你去問了嗎?”


侍衛連忙苦著臉點頭:“所有地主那裏屬下都去問了,都是這個價,而且都說糧食還會降,我還問了這邊賣糧的路人,也是這麽說。”


趙西聽完表情更加嚴肅了,低了三成,那可是又少了十幾萬呢,這些糧食他收來可是花了一百六十萬,如今本來就虧了一半了,這再虧十幾萬,想想趙西都覺得不甘心。


侍衛見狀連忙又道:“屬下打聽了,有個米糧鋪子價格還算公道,比地主那裏的價格高一成,大人若是想賣糧食,那米糧鋪子最合適。”


趙西眯眼看了眼那侍衛,要不是這是自己最信任的侍衛,他一定會懷疑此人跟外人串通了來騙他。


可現在這種情況他的確是等不起,且不說這糧食的價格明日到底會不會跌,就葉玲瓏那邊他也不能等!他必須盡快趕回京都,阻止葉玲瓏出嫁。


定遠侯府那邊不僅給葉玲瓏定下了親事,還將婚期定的很急。讓他不得不懷疑葉玲瓏是不是有了身孕,所以定遠侯府才這麽急著把她嫁出去,好遮醜。


想到葉玲瓏可能懷了他的孩子,趙西便更加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飛回京都去。


思來想去,趙西也隻能咬牙看向那侍衛:“你現在就去把米糧都賣了,把銀票拿回來,咱們連夜回京。”


“是。”侍衛雖然不知道京都到底發生了什麽,可是見之前趙西那樣生氣便也知道肯定是出了大事了。


侍衛立刻又帶著那些糧食折返去了米鋪。


隔壁,離落屁股還沒坐穩,剛把事情稟報給王爺王妃,就又見那侍衛出去了。


花嬈月見狀頓時大喜:“趙西要賣糧了。”


花嬈月說著便激動地拿了自己的匣子來,拿了一百萬兩銀票,又給了他一袋銀錠:“你帶著銀子快過去。”


她又壓了兩成價,這一百萬兩估摸著花不完,不過銀子多備點總是好的。


“是。”離落也是有些激動,拿著銀子就跑了出去。


離落剛跳進了米糧鋪子的後廂,前麵掌櫃就找來了,見離落果然在後廂了,那掌櫃鬆了口氣:“那人來賣糧了,前麵已經在過稱了。”


“好。”離落點了點頭:“銀子我都帶來了,你去外麵盯著,算好多少銀子再來找我。”


“是。”掌櫃應了一聲,便立刻出去了。


離落有些興奮,不過也知道外麵米糧多,怕是還要等一會兒,所幸便坐到桌邊倒了茶來喝。


等了一個多時辰,掌櫃終於又跑過來了:“一共四十一萬六千五百石,總共需要七十一萬一千五百三十二兩。剛剛小的讓他抹了零頭,公子給個整數就行。”


離落點了點頭,跟他心裏估摸的差不多,便很爽快地數了七十一萬一千五百兩銀票給掌櫃。


掌櫃接了銀票便出去了,沒一會兒又進來:“公子都辦妥了,那人已經拿著銀票走了,那些糧食……”


掌櫃有些發愁,雖然他們這是米糧鋪子,可是糧食太多,這實在是沒地方堆啊。


離落也皺起眉頭,想了想道:“先往後麵擺,盡量放屋裏,放不下,往其他幾個鋪子後麵放,先這麽安置著,應該過兩日就會有人來運糧了。”


好在之前他們買了四個鋪子,鋪子後麵都有後院和倉庫,倒是能放一些。離星應該就快來了,等離星到了讓他把這些糧食都分散到各個城的鋪子裏就好了。


掌櫃立刻明白地點了點頭:“小的明白了。”


“行了,你找人來搬吧,我先回去了。”離落又交待了些細節,便回驛站了。


他回去的時候,正好看到趙西在君墨染的院子裏,便偷偷隱到了暗處。


“王爺王妃,趙大人求見。”離清在門外躬身稟報。


“讓他進來。”是花嬈月的聲音。


離清轉向趙西,也不說話,意思卻很明顯,就是讓他自己進去。


趙西推門進了屋,屋裏,花嬈月跟君墨染正在吃晚飯。


君墨染瞥了眼趙西,又低頭吃飯了。今晚嬈兒做了飯和炒菜,都是他喜歡吃的。


“趙大人可用了嗎?”倒是花嬈月笑意盈盈的,似乎心情很好。


趙西卻沒有心思應付花嬈月,隻沉著臉看向君墨染:“下官是來找王爺辭行的。”


聽到“辭行”兩個字,君墨染終於抬眸看了他一眼:“趙大人是要回京都了?”


“是。”趙西垂眸應了,“京都那邊出了點事,所以下官必須提前回去。”


君墨染唇角揚起一抹冷笑:“還以為趙大人是奉了皇上的旨意,要跟隨本王進京都,卻原來不是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