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花嬈月,你愛不愛君青煜?
loading...

第105章 花嬈月,你愛不愛君青煜?


花嬈月頓時鬱卒了,不爽地瞪了眼那簾子。


怎麽又是她,離落那小子是不是故意的?


“我選真心話,不過不能問一樣的問題。”花嬈月還是選擇回答問題,不過又怕他們問一樣的,提醒道。


簡漠北又看向君墨染,示意將機會讓給他。


君墨染也不客氣,再次直接道:“你愛本王嗎?”


花嬈月再次一臉鬱卒,偶的個親娘誒,她到底為什麽要玩這個倒黴催的遊戲?


看著花嬈月那比茅坑裏的屎還難看的臉色,君墨染的臉色再次難看起來。


簡漠北再次在旁邊當吃瓜群眾。


歐呦,好勁爆的問題啊,君墨染這家夥還真是什麽都問,他也不怕自己會承受不住。


花嬈月糾結了半晌,隻能又湊過去親君墨染。


君墨染這次是氣狠了,花嬈月剛一湊過來,他就扣著她的腦袋,狠狠吻她。這次可不是蜻蜓點水了,而是直接法式狼吻。


簡漠北再次看傻了眼,這什麽遊戲,君墨染這家夥也太爽了吧!


花嬈月也被君墨染給吻懵了,她能清楚得感覺到君墨染的怒氣,有那麽一瞬間她是心虛的,所以她也不敢動,傻傻地任由他吻著。


礙於簡漠北在場,君墨染倒是沒有吻多久,稍微解了點氣,便鬆開了花嬈月。


“咳嗯……”花嬈月俏臉微紅,強裝鎮定地輕咳一聲,“繼續吧!”


說著,又朝外麵的離落喊了一聲:“離落,這次還是我的話,你就等死吧!”


外麵,很長時間都是靜默一片,許久才聽到了拍門聲。


玉佩重新開始傳,這次玉佩果然沒有再花嬈月手裏了,而且到了簡漠北手裏。


簡漠北頓時無語地看了眼馬車外:“離落,你倒是不怕我弄死你哈!”


花嬈月得意地看著簡漠北:“行了,別掙紮了,選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肯定真心話啊!”簡漠北完全沒有考慮。


花嬈月聞言,頓時看著他陰險地笑起來,然後屁顛顛地湊到君墨染耳邊:“他成親沒?”


帶著香氣的呼吸全都噴灑在他耳邊,那嬌軟的酥麻感一下滑到他心裏,癢得他真想再次將她攬到懷裏狠狠吻她。


君墨染微微撤退,稍稍壓下了心中的悸動,看著花嬈月晃了晃腦袋。


花嬈月眸子一亮,立刻陰惻惻地看向簡漠北:“你還是不是處男?”


處男……


簡漠北懵懂地看了想花嬈月,雖然他不懂,可是他怎麽聽著不像好話呢!


君墨染也感覺到了什麽,臉色有些黑。


看著簡漠北的表情,花嬈月就知道他沒聽懂,好心地解釋道:“處男就是童男的意思,我問你還是不是童子雞?”


……簡漠北頓時一頭黑線地狂抽著眼角。


果然不是什麽好話。


君墨染也是幽幽地看了眼花嬈月。


花嬈月沒注意到君墨染,隻梗著脖子看著簡漠北:“你答不答,不答就選大冒險。”


簡漠北黑沉著臉看著花嬈月,撇撇嘴低如蚊蠅道:“我還是。”


“什麽?”花嬈月聽到他的答案,卻裝作沒聽到的樣子,豎著耳朵再次問道,“大聲點,沒聽清。”


簡漠北頓時怒了,扯著嗓子就喊:“我是我是,我潔身自好怎麽了?”


花嬈月被逗樂了,不過還是衝他豎了豎大拇指:“非常好,要是以後哪家的姑娘嫁給簡大人,那絕對幸福死了。”


簡漠北原本還有些不好意思,這會兒被花嬈月這麽一誇,頓時有些飄飄然了,“是吧,我也這麽覺得。”


君墨染揚眉看了眼花嬈月,猜測著她這話裏有幾分真意。


“咱們繼續。”花嬈月說著又看向那簾子,“就照剛剛那節奏來啊!”


拍門聲再次響起,這次玉佩果然還是在簡漠北手裏。


簡漠北頓時黑著臉,表情不是很好。


“真心話還是大冒險?”花嬈月倒是對這個結果滿意得很。


“真心話。”簡漠北還是覺得真心話簡單一點兒。


“你有沒有喜歡的姑娘?”花嬈月雙手托腮,眨巴著大眼看著簡漠北。


簡漠北頓時又是老臉一紅,這個問題真的是……


花嬈月朝簡漠北抬了抬下巴:“說吧,你一個大男人,又不是女人,有什麽不好意思的?”


簡漠北紅著臉看向君墨染,意思是讓他管管他的女人。


可是君墨染卻也頗有興致地看著他,似乎是等著聽答案。


簡漠北一頭黑線,最後隻能咬著牙,低如蚊蠅道:“有。”


花嬈月聽在耳裏,故意大聲重複了一遍,“原來還真有啊,看不出來簡大人也是一屆凡人啊!”


簡漠北黑著臉不爽地瞪著花嬈月:“繼續!”


花嬈月得意地揚著小眉毛:“來啊,誰怕誰啊!”


拍門聲繼續,很快又停下,玉佩再次落在了簡漠北手裏。


“哈哈哈哈……”看著簡漠北那張比糊了屎還難看的臉,花嬈月再也忍不住地大笑起來。


就連君墨染都忍不住嘴角上揚起來。


簡漠北氣急敗壞地抓起桌上的糕點就往外麵擲了過去:“離落,你小子死定了。”


車外,離落一把抓了糕點就往嘴裏塞。


心裏太苦,他得吃點甜的填補填補。


花嬈月笑夠了,才一本正經地看著簡漠北道:“怎麽樣,選哪個?”


“你說呢!”簡漠北沒好氣地瞪了花嬈月一眼,這個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你喜歡的姑娘是誰?”花嬈月完全不在意簡漠北的態度,不給他任何反悔的機會便拋出了問題。


這問題一出,簡漠北的臉色頓時難看到了極點,黑臉瞪著花嬈月,恨不得把她捏死。


這都什麽問題?還能再刁鑽一點嗎?


花嬈月卻是一臉好奇地睜大眼睛看著簡漠北。


這家夥喜歡的姑娘到底是誰啊?說來他也老大不小了,如果喜歡人家的話,怎麽還不娶人家回家。


簡漠北又朝君墨染求救了,可是君墨染顯然並不打算救他。


簡漠北無奈,隻能看著花嬈月,哀求道:“我能不能選大冒險啊?”


花嬈月倒是很好說話的樣子:“可以啊,那你過去親君墨染一下,就算你過了。”


簡漠北:“……”


君墨染:“……”


簡漠北哀求地看著花嬈月:“能不能換一個?”


花嬈月得意地揚眉:“你還可以選擇回答問題。”


簡漠北頓時一臉鬱卒,然後目光幽森地看向君墨染。


君墨染一頭黑線地瞪著簡漠北,仿佛是在說你敢過來你就死定了。


“這可不能怪我啊,是你媳婦兒非要我親的,我也沒辦法啊!”簡漠北心虛地看著君墨染,一邊碎碎念的解釋,一邊挪著屁股朝君墨染移去。


君墨染黑沉著臉瞪著簡漠北,想要用眼神殺死他。


簡漠北被君墨染的眼神震懾地汗都出來了,挪到君墨染身邊時腳一滑,直接撲到君墨染腳邊,嘴巴引到他的膝蓋上。


簡漠北連忙直起身,然後看向花嬈月:“這應該也算吧。”


花嬈月一頭黑線,剛想說算個屁,可是看到君墨染那黑得不能再黑的眼神時,隻能點了點頭:“算了,就當你過了。”


簡漠北聞言頓時鬆了口氣,摸了摸額上的冷汗。


真是要命的,這大冒險果然不能選。


“再來。”簡漠北將那玉佩往君墨染懷裏一丟,然後陰惻惻地轉向車簾外麵,“離落,爺再給你一次機會,你給爺好好表現。”


拍門聲再次響起,很快玉佩再次有了著落,落到了花嬈月手裏。


花嬈月的臉色頓時不好了。


簡漠北則是大笑起來:“哈哈,終於輪到我了吧!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你說呢!”花嬈月將簡漠北的話還給了他。


簡漠北陰惻惻地笑起來,然後拋出了一個覺得能震懾花嬈月靈魂的問題:“你愛不愛君青煜?”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