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風雨欲來
loading...
說出這個家喻戶曉的名字後,陳敬梓有些不解,“這還用問麽,整個天坑鎮誰不知道?修行方麵的事,你懂的遠比我多啊!”

形勢危急,陳閑不願分心,隨口答道:“前些天外出采藥時,我磕到了腦袋,喪失不少記憶。爹,你說說周大佛的情況,這很重要!”

陳敬梓哦了一聲,心裏的疑惑稍閃即逝。

他之前就曾察覺到,兒子性情大變,不僅變得成熟穩重,而且文武雙全。進可一掌震全場,退可說書賺大錢,如此驚才絕豔,陳家的祖墳都要冒青煙了。

他隻當是陳閑長大了,高興都來不及,沒必要猜疑太多。到了現在的節骨眼上,再想這些更沒有意義。

“好吧,既然你忘了,我就說得具體點!”

他清楚事態的嚴重性,介紹道:“周老爺真名叫周大福,福氣的福,之所以有‘大佛’的綽號,不止是因為諧音相近,更深層的緣由在於,他是佛門的俗家弟子!”

陳閑聞言,表情愈發凝重。

跟佛門有淵源,看來這個周大佛的底蘊很深厚!

“據我所知,他修煉過不少佛法,品階很高,憑此稱霸方圓百裏,無人能敵!不僅如此,早在多年前,他就已晉入第二境,功力爐火純青,絕不是你能抗衡的!”

他憂心忡忡,雖然見識了陳閑的強大天賦,但仍絕望地認為,在那尊大佛麵前,陳閑毫無勝算。

陳閑若有所思,問道:“周大佛跟哪座寺廟有關聯?他會不會……”

“想這些沒用!”

陳敬梓明白他的心思,凜然道:“即使周大佛沒有外援,憑他一個人,殺你也易如反掌!現在咱們的出路,不是考慮如何迎戰,而是盡快逃走!”

若非在街上爆發衝突,僅僅是債務關係,他還可以想辦法斡旋。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下半輩子為周家賣命,不會有性命之危,不至於背井離鄉、流落江湖。

然而,雙方大動幹戈後,再指望周家坐下來講道理,太不切實際了。哪怕陳閑湊齊銀子,周家依然不會饒過他,還不還錢,現在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們想讓陳閑死!

因此,在陳敬梓看來,逃跑成為唯一的選擇。

陳閑略微沉吟,點頭道:“您說得對!胳膊擰不過大腿,咱們勢單力薄,隻能離開天坑鎮!事不宜遲,趁周家還沒反應過來,您這就動身啟程!”

說罷,他走進屋裏,幫父親收拾行囊。

周升升忙著追柳薰兒,此時不知在哪裏快活,應該還沒收到李虎被廢的消息。周家的人也不可能想到,陳閑剛大獲全勝,出盡風頭,便見好就收,安排老爹撤離。

這時候走,正是最佳時機。

陳敬梓跟著進屋,“讓我獨自啟程?傻小子,你是他們複仇的對象,更得立即逃走啊!”

他細心地留意到,陳閑剛才說的是讓自己逃,而不是父子倆一起逃。難道兒子想留下來?

“我當然不會留在這裏等死!逃是肯定要逃的,不過,咱倆得分頭行動。我要去北唐找魚兒,往北走,吸引他們的注意力,爹你往南走,這樣更安全!”

老爹不懂修行,會被敵人針對,這是他的軟肋。隻要老爹一走,他沒有後顧之憂,就可以放開手腳,跟周家大幹一場了。

架還沒打,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就讓他這樣認慫逃走,他怎麽可能甘心!

陳敬梓並不好騙,緊盯著他的表情,試圖捕捉到破綻,“不用!我跟你一起往北走,送你一程,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不行!”

陳閑搖頭,臉上沒有情緒變化,“咱倆如果一起跑,誰都跑不了!等周家發現咱倆不在了,肯定派人去追。恕我直言,以您的腳程,能跑出多遠?”

陳敬梓聞言,神色驟黯,“是啊,爹這個凡夫俗子不會輕功,腿腳又不利索,跟不上年輕人的步伐嘍……”

每個為人父母的,都害怕發現自己老了,成為子女的累贅。這種自卑,讓人心疼。

陳敬梓也不例外。

陳閑假裝充耳不聞,繼續說道:“我輕功好,隨時都能擺脫糾纏,所以晚走一步,先穩住他們。您放心,佛門強橫的是內功,周大佛修為雖高,身手卻不如我快!”

陳敬梓被剛才的話傷到了,沒再出言反對,默默收拾東西。

很快,一切妥當,父子倆悄悄出鎮。

偏僻小道上,陳閑揮手作別,眼眶有些紅潤,“爹,等您安頓下來,就寫封信送往書院,跟我和妹妹報平安。我倆一有機會,就回來看您!”

凝望著陳敬梓蒼老的麵容,他於心不忍,明明沒打算真去書院,此時卻覺得,有必要再撒一次謊,給老人留些盼頭。

都說養兒能防老,陳敬梓操勞一輩子,為了子女不惜傾家蕩產,最終落得這樣的下場,未免太殘酷了。

當然,如果陳閑沒回家,直接不告而別,那才是最大的殘酷。

陳敬梓沉默片刻,囑咐道:“你也早點離開吧!爹老了,餘生隻有一個心願,希望你照顧好魚兒,別讓她受欺負!”

陳閑低頭,無言以對。

誰知道陳魚如今在哪裏?

……

……

千裏之外。

茫茫荒野上。

兩道身影一前一後,緩緩走著。

他們的方向是北。

走在前麵的少女低著頭,無精打采,那對羊角辮有些髒亂,往下耷拉著,也沒了往日的活躍。

“咱們到底要去哪裏?”

在她身後,有道極高大的身影,頭戴著鬥篷,渾身被一襲黑色大氅裹得密不透風,找不出絲毫破綻。

聽到少女陳魚問話,此人陰陰一笑,嗓音宛若幽靈,“這剛好是第一百遍。”

陳魚哭喪著臉,飛起一腳,將麵前的石子踢出老遠,仍不能解氣。

“誰讓你一直撒謊的!真想找我哥,幹嘛要把我帶走,直接留在夫子廟裏不就行了!”

這個黑袍人,正是教陳閑覺醒開天珠的那位。

對於陳魚的抱怨,他充耳不聞,默默監督著她趕路。

陳魚受不了他的冷漠脾氣,苦惱地一跺腳,轉身直勾勾地盯著鬥篷,“要我拜師,不是不可以,但我得先看看,你有幾斤幾兩,配不配教我!”

黑袍人一怔,旋即縱聲大笑起來,仿佛聽到這世間最荒誕的笑話。

“幾斤幾兩?娃娃,聽說過風雲榜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