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不愧是天下第一
loading...
除了譚道士之外,換成世上別的任何人,恐怕都無法從陳閑的故事裏,聽出什麽“大道五十、人遁其一”的天機。

而他本人剛好正在現場,這特麽就巧了!

譚道士緊盯著人群中央的陳閑,越聽越激動,心底波瀾壯闊,“此人出言平淡通俗,卻暗藏至理,能讓人輕鬆領悟它的精髓!這絕對是世外高人!”

他躲在那裏,聽得如癡如醉,完全忘了自己前來的意圖。

在場間別的觀眾眼裏,這就是個設定新穎、爽快純粹的故事。但對他而言,儼然成了契合天機的修道感悟,字字珠璣,令他如沐春風,身心得到極大的滋潤。

“妙啊!妙不可言!”

譚道士眯起眼,老臉上洋溢著滿足的笑容,聽得極其陶醉。

不知不覺,一上午過去了。

在眾目睽睽下,陳閑緩緩站起身,神情肅穆,為《鬥破蒼穹》這部經典網文收官。

“結束,也是一種開始。這一刻,蕭炎終於明白,大陸曾經的鬥帝強者們,其實都去了更遙遠的世界。得道飛升,是這段人生的終點,也是另一段征程的起點……”

說完最後這番感慨,他長舒一口氣,朝全場觀眾抱拳致意。

全書完。

曲終人散,感謝觀眾們,願意花費時間、金錢和情緒,陪他經曆一段蕩氣回腸的傳奇人生,度過了短暫而美好的時光。他相信,大家日後回想起來,肯定會嘴角上揚,仍有無窮的回味。

天坑鎮這一遭,不虛此行!

場間響起最熱烈的掌聲,久久不息。

觀眾們眼眶紅潤,都為之動容,對故事的完結感到不舍。

心潮澎湃,無限幻想,迎風揮擊千層浪,少年不敗熱血。這就是網絡小說的魅力,讓讀者們能感受到血脈賁張的激情、無所畏懼的信念、快意灑脫的姿態!

這麽精彩的故事,再來一百個都不夠!

陳閑向觀眾們致意後,把收賞錢的銅盤放在桌上,轉身進屋。

書說到這份上,他誠意十足,內容也過硬,相信肯慷慨解囊的人,會主動打賞鼓勵,用不著他催討。摳摳索索、隻想白嫖的書友,他就算費再多口舌,也沒有用。

最重要的是,他書說得痛快了,這便足矣。

至於賺錢,隨緣吧!

觀眾們見狀,誰也沒議論交談,都默默地走到桌旁,掏出各自的錢袋,將全部銀錢倒了進去。

一個接著一個,無人例外。

錢不在多,盡心即可,這是他們的誠意。

嘩嘩嘩……倒錢的聲響不絕於耳。

譚道士站在後方,將這一幕看在眼裏,表情複雜難言。

他雲遊天下,走遍大江南北,不知說過多少次書,遭遇過各種各樣的情形。但今天,他真是大開眼界,生平第一次見到如此震撼的場麵,場間觀眾毫無保留,全體傾囊,致敬說書人!

能博得所有人認可敬重,這是何等的魅力!

作為同行,譚道士佩服得五體投地,比在場所有人更服陳閑。

在他看來,陳閑不僅把書說得高潮迭起、精彩紛呈,還能寓大道於其中,用最通俗的話,解最玄奧的禪,非聖賢高士不能為。起碼他自己做不到這一點,望塵莫及。

更神奇的是,陳閑明明隻有初境修為,本來不足以入他的法眼,然而,任憑他如何洞察、推衍,都看不透陳閑的氣運命數,仿佛天上仙人一般,縹緲莫測。

都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今天總算見識到了!

待觀眾們散場後,他整理衣襟,確認不失禮儀後,才鄭重地走進書鋪,來到陳閑麵前。

“適才聽公子說書,如撥雲見皓日、似久旱逢甘霖,著實獲益匪淺!老……在下特來道謝,並為昨日的冒昧之舉賠禮!”

他擔心得罪眼前這位世外高人,措辭謹慎,說完便一揖,將姿態放得很低。

陳閑認得譚道士,不禁愣住。

這是唱的哪出戲?

噗……

徐鳳年正坐在旁邊喝茶,一口茶水直接噴到地上,險些給嗆到。

他站起來,看著譚老道一本正經的姿態,笑得前仰後合,“哈哈哈!臭道士,你變得這麽乖,我有點不適應!怎麽樣,我沒吹牛吧,跟我兄弟相比,你說的書就是坨臭狗屎!”

譚道士深以為然,由衷感歎道:“不愧是天下第一,公子說書的功力登峰造極,這天下確實無人能及!這位公子說得沒錯,我盲目自大,來鎮上賣弄口舌,餓死都不冤。”

地球上有個典故叫班門弄斧,還有個叫夜郎自大,形容他都很恰當。不過,這世界既沒有魯班大師,也沒有夜郎國,他自然說不出這些詞。

“咳、咳!”

陳閑一臉尷尬。

天下第一……自己還沒說什麽,徐鳳年倒是先裝逼上癮了!

“這老道的談吐,跟昨天大相徑庭,看來他是真心佩服我,前來賠罪。說什麽獲益匪淺,難道他已經從《鬥破蒼穹》裏,總結出創作爽文的規律了?悟性挺高啊!”

他以為,譚老道是站在說書人的角度,發出這番感慨。殊不知,陰差陽錯之下,老道已經拿他當絕世高人了。

他微笑還禮,答道:“道長謬讚了,我哪有什麽功力,無非是追求自然而已。其實大道至簡,隻要能契合人性天生的性格規律,以最簡潔直接的形式呈現出來,往往就最容易被接受!”

這談的是寫作之道。

爽文嘛,追求的不就是簡單粗暴、輕鬆明快?

但這話傳到譚老道耳朵裏,卻聽出了迥然不同的意味。

老道暗暗驚詫,“大道至簡,希言自然,這不正是我們道教追求的理想境界?少年主動聊到這茬,顯然是對道教精義了如指掌,造詣非凡,所以敢跟我探討啊!”

沒個真本事,誰會跟道士聊道法啊?這不是班門弄斧嘛!

他愈發摸不透陳閑的虛實,連忙點頭道:“公子所言極是,您若能指教一二,在下感激不盡,願洗耳恭聽!”

他找上門來,除了想探探陳閑的底細,還指望能收獲別的至理玄機,得到啟發。說白了,他真是來求教的,並不是客套話。

陳閑不明就裏,客氣地道:“道長太過謙了!我今天說的這段,有些內容膚淺幼稚,其實算不得什麽,隨便聽聽就是。以後若有機會,我再給你講更高明一些的!”

此言非虛,在浩如煙海的網文圈裏,論內涵、講思想、談情懷,比鬥破這種小白文高明的作品,確實有的是。

譚老道聞言,麵容一僵。

那遁去的一,關係到武道最巔峰,堪稱千百年來最大的謎題,玄之又玄,至今都無人參透,這還膚淺幼稚?這還不算什麽?

這位高人,是有多高明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