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故事真正的開始
loading...
雖然徐鳳年就是在吹牛,但被他言中了,論說書,這天下還真沒人是陳閑的對手。

畢竟,陳閑腦袋裏裝著眾多經典網文,那是另一個世界、一代人的智慧結晶,無論這世界的人再怎麽才華橫溢,也無法憑一個人的腦洞,對抗整個網文時代。

陳閑會輸在說書上?不存在的!

譚道士哼了一聲,不服地道:“好大的口氣!你兄弟是誰?在哪裏說書?我這就去聽聽,天下第一的說書人,到底有幾斤幾兩!”

他走南闖北,見識極廣,如果隻是聽徐鳳年吹牛,並不會當真。但過路人對他不屑一顧,也是不爭的事實,這種情形太罕見,興許,徐鳳年說的真是實情。

徐鳳年翻了個白眼,眼神朦朧,“明天早晨,閱文書鋪!別怪我沒提醒你,去晚了可搶不到前排……”

陳閑真的丟掉了老招牌,換上這個牛逼哄哄的新店名。

徐鳳年說完,懶得再理譚道士,揚長而去。

“呸!”

望著他晃悠悠的身影,譚道士啐了一口,怒罵道:“狗東西,神氣什麽!說書就是求賞錢的窮行當,啥時候敢這麽囂張!老子還真不信,那小雜種有本事讓人搶著送錢!”

他在那裏狂噴半天,沒心情再說書,準備拄幡離開。

海晏樓裏,又有一個年輕醉鬼走出來。

跟剛才的徐鳳年如出一轍,陳閑晃晃悠悠地路過樹下,瞥見譚道士的幌子後,也湊上前搭訕。

不過,他比徐鳳年客氣不少,口齒含糊地道:“道……道長,你不在山門修行,怎麽也跟說書的搶飯吃?”

算命是道士的老本行,還能說得過去,但說書,明顯專業不對口啊!

譚道士狠狠瞪他一眼,挽著袖子,露出一副要打人的凶相,“老子就不修行,就要說書,你特娘的管得著嘛!天坑鎮的小畜生,一個比一個猖狂,竟敢嘲笑老子……”

陳閑醉意上湧,臉頰漲紅,憨笑道:“你會說哪些書目?來一段聽聽!隻要說得精彩,我有的是賞錢!”

他剛從徐鳳年手裏賺到一大筆錢,今天又不營業,難得有心情當顧客,大方消費一回。

然而,他想聽,譚道士卻不想說。

“滾滾滾!老子今天沒心情,誰都不伺候!哪怕是夫子重生,跪在我麵前哀求我,也休想讓我說書!”

他一甩袖子,不屑於再看陳閑一眼,自顧離去。

此時的他哪能知道,這個年輕醉鬼,正是他迫不及待想見識見識的那位“天下第一說書人”!

陳閑被駁了麵子,也不惱怒,懶洋洋地走在午後陽光裏。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恨不能相逢……嗬嗬,命運這玩意兒虛無縹緲,不到後來,誰能知道,自己會跟誰相逢、發生什麽故事……”

刀劍如夢、人生如夢,他這幾天過得更像大夢一場。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對天坑鎮來說,他隻是個過客,不會永遠停留;對他來說,這座小鎮也隻是暫時的落腳點,不值得停留,承載不了更多美好的篇章。

這一篇,就這樣翻過去吧!

他回到書鋪。

屋內寂靜冷清,無人相伴,他躺在床上望著房梁,無聊到爆炸。

現在才下午兩三點鍾,離天黑還早,遠沒到睡覺的時候。這個原始社會裏又沒有手機,沒法聽歌逛論壇看小說,要打發時間可太難了!

“這裏沒網,蕉姐那本《贅婿》,我注定看不到大結局,跟太監也沒兩樣了!那位暗形大佬,不知道有沒有開新書,會不會撲街,真希望他能封神啊……”

他幹瞪著眼,發了一會兒呆,覺得這樣實在不是辦法,便爬起來,找點事情做做。

“網文看不成,這世間的書籍,我總能挑幾本讀吧!這兩天忙著說書,一直沒顧得上看看,自家書鋪裏都是賣些啥書。小鎮的客流量不大,光靠賣書,能養家糊口麽?”

開書店這一行,很難做大做強。

前幾天他剛回家,聽陳敬梓聊到生意不景氣時,曾想插嘴問一句,這生意就算景氣,又能賺多少錢?把希望押到賣書上,是不是太樂觀了?

反正此時無聊,他剛好隨便逛逛,了解一下家裏的生意。

他走進前院書鋪,來到架子前,漫不經心地抽出一本。

封皮上寫著書名:《射雕英雄傳》。

他翻到扉頁。

兩秒鍾後,他打了個激靈,迅速合上書頁,目光重新落在封皮上。

什麽?!

射雕英雄傳!!!

他瞪大眼睛,反複念了好幾遍,確認自己沒認錯字,正是自己無比熟悉的那個書名。

他仍不敢相信這副畫麵,懷疑是自己喝多了,眼前出現幻覺,便徑直揚起手掌,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刮子。

啪!

耳光響亮。

他的頭腦空前清醒,終於確定,這是真的,這不是夢。

身為穿越者的他,竟然在這異界,看到了《射雕英雄傳》!

“我拿的是什麽神仙劇本啊……等等,會不會純屬巧合,兩本書恰好重名而已?”

他忽然想到這種可能性,伸出顫抖的手去翻書頁。這一刻,他的心髒緊懸到嗓子眼上,從未有如此緊張過。

“錢塘江浩浩江水,日日夜夜無窮無休地從兩浙西路臨安府牛家村邊繞過,東流入海……”

看清“牛家村”三個字的瞬間,他如遭雷擊,頓覺腦袋嗡地一聲,仿佛炸裂開來。

他傻站在那裏,丟了魂似的,心態徹底崩潰。

牛家村、郭楊、丘處機!

千真萬確,正是那部金庸巨作!正是那部武俠史詩!

它在異界出現了!

“我尼瑪……”

這意味著什麽,陳閑再清楚不過,但遲遲不敢置信——在自己之前,竟然有一位地球老鄉,已經穿越到這世界!

不僅如此,英雄所見略同,那老鄉跟他一樣,也想到文抄公的套路,在這世間開掛抄出《射雕英雄傳》。

連天坑鎮這種窮鄉僻野,都有這部書出售,不難猜測,在那些繁華城市,射雕肯定早就家喻戶曉,風靡天下。

那位老鄉捷足先登,已經揚名立萬,成為天下最頂級的大文豪。

他深吸一口氣,沉浸在極度震撼的情緒中,久久回不過神,“穿越以後,我曾想過各種套路流派,自以為能應對如流。萬萬沒想到,鬧了半天,原來是雙穿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