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談筆買賣
loading...
著名玄學家馬花藤先生曾經說過,沒有什麽問題是氪金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是還沒氪到位,需要再猛氪一波。

陳閑相信這個真理,所以前世,他從不玩麻花旗下的遊戲。就算玩,也隻當豹子頭,絕不助長南山必勝客的氣焰。

然而,萬萬沒想到,到了這一世,竟然冒出這麽一個難以拒絕的誘惑,誘惑他氪金變強。

這種變強,可不像遊戲裏的虛擬符號,而是實實在在的強大、可以掌控的力量啊!

怎麽辦?氪,還是不氪?

陳閑站在這堆銀子前麵,回味著金色靈氣入體的美妙爽感,心底陷入劇烈掙紮。

“一旦開這個頭,氪金上癮,以後就得拚命掙錢,永遠填不滿這個無底洞……但是,氪金真特麽爽啊!”

錢果然是個好東西!

沒有哪種物品,能像銀子一樣,分解出這麽多、這麽純的金色靈氣,帶來肉體和精神上的雙重愉悅。

一旦沉迷其中,戒不掉這種癮,從今往後,他就沒法再安貧樂道,當混吃等屎的鹹魚了。

他從不是自製力強的人,很快,心裏有個邪惡小人跳出來,開始煽動他。

“氪吧氪吧!隻要花一點錢,實力就會立即暴漲,幫你打敗周大佛!你說書收入不菲,賺了就是用來花的,氪這點算什麽?”

沒花幾分鍾,他便輕易說服了自己,伸出氪金的魔掌,抓向那堆銀子。

……

……

一個時辰後。

天色大亮,書鋪前又熱鬧起來。人群熙熙攘攘,不約而同地趕過來,等著聽陳閑繼續講《鬥破蒼穹》。

陳閑遲遲沒現身,他們枯等無聊,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

“昨天最後那段情節,真特娘的過癮!可惜,讓狗仗人勢的李虎打斷了,浪費咱們大半天時間!”

“陳閑受到騷擾,提前收攤,不是不可以理解。但今天一直沒開門,又是什麽情況?該不會被周家嚇慫,連夜跑路了吧?”

“不會說話,就閉上臭嘴!昨天你難道沒看見,小閑雲淡風輕,就把那個狗東西廢了?他那麽強,會像你一樣慫?”

作為陳閑的媽媽粉,張寡婦叉著腰,怒斥說陳閑壞話的隔壁老王。

等老王閉嘴後,她轉過頭,望向緊閉的店門,眼底浮出一抹憂慮之情。

說歸說,其實她也沒底,擔心陳閑的處境。

李虎隻是狗仗人勢,替周家賣命,打敗他並不能解決問題。靠單打獨鬥,抗衡周家父子的權勢?陳閑太難了!

她咬著銀牙,默念道:“跑吧!輸給大家族不丟人!你還年輕,沒必要留戀這裏,去別的地方發展,肯定前途無量!”

她的心情複雜,既想聽陳閑說書,又希望他能審時度勢,做出最安全和明智的選擇。

眾人正議論紛紛時,後方又來了一大群人。

為首者凶神惡煞,正是周升升。

如陳閑所料,他昨天的確纏著柳薰兒,在城外逛了一天,回家得知李虎被廢時,天色已晚,故而沒能立即趕來泄恨。

此刻,他興師動眾,帶著不少打手,顯然是有備而來。

在他身旁,有名老者銀發飄飄,捋著長須,一看就非等閑之輩。不少人感到驚訝,為了對付一個少年,大長老周明,竟然親自來了!

見旁人神色異樣,周升升有些不悅,低聲道:“伯父,我這身本事,是你手把手教大的,你難道還信不過?”

周明眼眸微眯,凝視著書鋪前的人群,瞳孔裏透出精湛寒芒,“不是信不過,而是不能冒風險,再在陰溝裏翻船!”

周升升仍不服氣,想到陳閑那副懶洋洋的欠揍神態,怒罵道:“就憑那廢……”

周明抬手打斷他,沉聲道:“我親自檢查過,李虎的傷勢很詭異,這是其一;陳閑的資源都是從咱家買的,明明沒有類似功法,這是其二;他跟徐家小子勾搭上,未必沒有強援,這是其三!”

說完這話,他負手而立,渾身湧起一股若有若無的殺氣。

“三者相加,便不容小覷。所以,老夫破例出門,倒要看一看,這貧賤窩裏養出來的草根,還能翻出幾分浪花!”

他成竹在胸,儼然是要斬草除根,不給陳閑留半點出奇製勝的餘地。

周升升聞言,便不再爭辯,捏著一柄長劍走向人群。

“大家都來了,很好!昨天是李虎無能,讓你們看一場笑話,今天就讓你們再看場戲,看看激怒我周家的後果!”

他長劍一指,厲聲道:“砸門!”

家丁們領命,殺氣騰騰地衝上去,準備強拆書鋪。

恰在這時,吱呀一聲,木門緩緩打開。

陳閑從裏麵走出來,一邊伸著懶腰,一邊打哈欠,口齒不清地打招呼,“大家早啊……”

這副沒睡醒的慵懶姿態,跟劍拔弩張的局勢格格不入。

周升升見狀,不怒反笑,“我真不明白,薰兒到底看上你哪點?你的豬腦子?莫非你以為,我會放任自己的屬下被廢不管?”

陳閑無視他的嘲諷,活動著腰關節,對眾人說道:“昨天睡得早,精神就不錯,諸位放心,今天多說一個時辰的書!”

睡得早是假,精神不錯是真的。

雖然整宿未眠,但他剛才分解幾百兩銀子,補充了大量金色靈氣,精力正飽滿充沛,通宵的疲憊感都一掃而光。

收拾周家這群人,不在話下,就當是做早操了。

聽到他的話,眾人默不作聲,心裏感到惋惜。

周家大長老親來問罪,到了這份上,裝淡定有用嗎?到底是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放著昨晚的好機會不逃,今天就算插上翅膀,也逃不掉了!

周升升濃眉一挑,命令道:“這蠢貨交給我,你們進屋抓陳敬梓那老狗!”

陳閑暗暗慶幸,還好,昨天未雨綢繆,已經把老爹送走。否則,自己縱有三頭六臂,今天也要吃虧了。

他收起慵懶神態,認真地看一眼後方的周明,說道:“這位前輩,咱們談筆買賣吧!”

周明一愣,沒料到他會直接跟自己對話,“什麽買賣?”

陳閑眨了眨眼,一本正經地道:“我爹還欠你們一千兩銀子,對吧?這樣,我把你家少主的腦袋賣給你,舊賬一筆勾銷。”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