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擇一城終老
loading...
該去哪兒生活,這是很重要的問題。

陳閑前世裝文藝青年時,社交賬號的簽名就是“擇一城終老、遇一人白首、挽一簾幽夢、許一世傾城。”

挑居住環境跟挑對象是一樣的,直接決定自己餘生睡得爽不爽、吃得香不香,這事重要極了。對異鄉的浪子來說,隻有產生歸屬感,才算是找到了家、找到歸宿。

陳閑剛穿越到這世界不久,除了天坑鎮之外,哪兒都沒去過,對外麵的天地一無所知。讓他現在挑選定居地點,他甚至連四個選項都湊不齊,還怎麽選?

唯一聽過的城市,隻有北唐長安,但那是個天坑,萬萬去不得!

他抬起頭,看著嚴肅起來的徐鳳年,問道:“你先說說看,當今天下,有哪些繁華富庶的風水寶地?一時之間,我還沒挑定理想去處。”

這便是他主動請客的意圖之一。

徐鳳年雖是小鎮青年,沒到大天地闖蕩過,但畢竟家境富裕,消息靈通,見識要比普通人多得多。跟他交流,陳閑應該能收集到有用的情報,以供參考。

果然,聽他這麽問,徐鳳年打開了話匣子,滔滔不絕。

“這還用問?要說繁華富庶、人傑地靈,最著名的當然是那四大雄城。北有長安、洛陽,南有金陵、望北,哪處不是富得流油,匯聚了兩朝豪傑!”

陳閑心頭微凜,聽起來,這四座城顯然就是一線城市,相當於前世的北上廣深啊……

房價肯定不低吧?

“咱們是晉人,隻要你腦子沒進水,就排除北朝的兩都。金陵和望北,你更傾向於哪處?前者是帝都,離廟堂中心最近,後者作為輔都,軍事地位最高,整體也差不了多少!”

陳閑聞言,搖了搖頭,“我生性懶散,沒有權力欲,對政治毫無興趣,金陵就算了。那裏遍地都是官,隨便扔塊磚頭,就有可能砸到一個豪族權貴!”

他沒去過金陵,但能想象得出,此帝都跟前世的帝都大同小異。

權勢交織的廟堂中心,必是風雲變幻、刀光劍影,充滿各種博弈和殺機,不適合他這種鹹魚混日子。一旦稍不留神,得罪哪家權貴,他就別指望隱於市井、獨善其身了。

“至於望北城,嗬嗬,更是龍潭虎穴,不適合我這條小魚。我去了那裏,都不夠給那群大鱷塞牙縫的!”

他敏銳捕捉到徐鳳年話裏的關鍵詞,軍事地位。

兵家必爭之地,必會囤積重兵駐紮,防止敵國來襲。望北城的軍事地位這麽高,拿屁股想都知道,城裏藏龍臥虎,頂尖高手不計其數,危險程度不亞於金陵。

去那裏蹚渾水?是嫌死得不夠快麽!

徐鳳年翻了個白眼,有些不悅,“那你到底想挑什麽寶地?放眼驪江以南,你可勁兒挑,哪有比這兩處風水更好的!”

驪江從西向東奔流,浩浩蕩蕩,是南北兩朝的分界線,也是陸地第一大江河。

陳閑眸光微凝,盯著菜單上名叫“驪江大鯉魚”的招牌菜,若有所思,“有沒有那麽一座城,氣候宜人,適宜遊玩,關鍵的是,要有很多美女、美景、美食!”

他隻想吃喝玩樂,享盡人間情趣,類似東莞那樣的風景勝地,才最合他的胃口。

前世他是齊魯人,受地理位置限製,沒錢長途旅遊,始終沒能去東莞看看風景,成為一樁遺憾。到了這一世,他不再是窮屌絲,有優越的經濟條件玩樂。

況且,都穿越了還不享受,簡直是穿越界之恥。眼前的娛樂氛圍很開放,他可以大膽地奢靡快活,不用擔心被請進局子、接受思想教育了。

“早說啊!”

徐鳳年一拍大腿,恍然大悟,“繞了半天,你在意的壓根不是什麽狗屁風水,而是風月!這好辦,我建議你去雲煙城,那裏被稱作天上人間,絕對包你滿意!”

說罷,他壞笑起來,弄出一副“你懂得”的猥瑣眼神。

陳閑麵不改色,一本正經地道:“我是正人君子,隻想看看風景,僅此而已……那個雲煙城,大致在什麽方位?”

他在心底的小本本兒上,記下了這個地名。

徐鳳年答道:“從咱們這裏往北,差不多有三千裏地,你路上隨便打聽打聽就行!雲煙城的位置很微妙,在望北以南、金陵以北,等你哪天玩膩了,若想施展抱負,可以再做抉擇!”

陳閑反駁道:“你想多了,我沒抱負,這輩子都不可能玩膩!”

“隨你,”徐鳳年神色一黯,惆悵地道:“你文武雙全,絕非池中之物,到了外麵的天地,隨便展露點才華,想不成功都難。不像我,空有一腔豪情熱血,卻沒本事施展……”

陳閑有頭腦、有天賦,具備獲得成功的各項素質,隻是沒野心去拚搏罷了。

他卻恰恰相反。

他年輕氣盛,並不想一輩子都留在天坑鎮,當井底之蛙。可惜,他資質平庸,隻要離開家鄉,遊入廣袤的江海之中,就放棄了自己引以為傲的家境,真的什麽都不是了。

因此,他縱然不甘心,也隻能留在鎮上,過安分頹廢的日子。

所謂寧為雞頭、不為牛後,就是這個意思。

這是他的宿命。

陳閑前世也曾平庸過,明白徐鳳年的心酸。但憑他現在的能力,離大修行者還差得太遠,做不到點石成金,幫自己的好友脫胎換骨,徹底擺脫宿命。

他想了想,說道:“我有部功法,威力不俗,看在咱倆的交情上,可以賣給你。但是,它的價格不菲,一文錢都不能少!”

這份禮物太貴重,如果直接說送,會給徐鳳年造成不小的心理負擔,甚至會誤以為,他是在憐憫施舍。

另外,他要長途跋涉三千裏,路上少不了花銷,正需要一筆盤纏。做這筆買賣,一箭雙雕,再合適不過。

徐鳳年眼眸驟亮,“什麽功法?多少錢?”

陳閑說道:“空明掌,具體是什麽品階,我也不清楚。它共有七十二路,我昨天打敗周大佛,隻用了一路。”

徐鳳年蹭的一下,從椅子上跳起來,“你……你確定要賣給我?”

他激動地結巴起來,不知該說什麽好。

隻用一路就打敗周大佛的掌法,威力毋庸置疑。如此絕學,本來不是憑他的層次能接觸到的,陳閑卻願意賣給他,這固然是可遇不可求的機緣,更是一個天大的人情。

陳閑是用行動告訴他,自己認他這個朋友,並不嫌棄。

本來嘛,交朋友最重要的是走心,隻要心意相通就行,何必考慮別的外在條件?

“三千兩銀子,一點都不能少!”

陳閑相信,這點家底徐鳳年還是有的。

徐鳳年眼眶紅了,大步走到門外,高聲喊道:“小二,上酒!”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