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我對裝逼不感興趣
loading...
從穿越到現在,才過了短短三四天時間,陳閑忙著說書賺錢,還沒來得及研究修行的事。當然,他也懶得研究。

但這不妨礙他氣定神閑地麵對周家主仆的挑釁。

他的底氣源於開天珠。

那天回家的路上,他用珠子分解事物,驚喜地發現,分解出的金色靈氣進入身體後,各項身體機能都大幅提升,不僅速度越來越快,連最薄弱的力量一項也完成蛻變。

當時他便意識到,自己脫胎換骨,跟以前的宿主不可同日而語。憑開天珠的分解神技,再加上如今的敏捷身手,足以對付同境界的敵人。

李虎所說的初境攀山,武修淬煉肉身、滋養氣血,不也是為了提升速度、力量等機能麽?比拚這些方麵,陳閑怎麽可能會輸!

所以,他站在原地,等著李虎的拳頭襲來。

以他的速度,本可以長驅直入,直接襲擊李虎的腦袋,使其當場斃命。但他沒這麽做,選擇硬剛這一拳,不是為了裝逼,而是想讓李虎看清,自己剛才的狂噴多麽可笑。

連真正驚豔的天賦都沒見過,就敢叫囂天賦沒用?

誰說修行沒有捷徑?你自己看不見路,就以為天下人也眼瞎?

到底是誰狂妄自大、不知敬畏?

一掌對一拳,陳閑選擇用最直觀的方式,回應李虎對他說書的質疑,比任何語言上的爭辯都更強硬、更有說服力。

這下所有觀眾都看到了,正如他所說,有天賦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短短數息間,李虎的半條手臂被分解掉,露出森然白骨。他倉皇倒退十餘丈後,癱坐在地,劇痛侵襲之下,險些當場暈厥過去。

“你……你練的是什麽魔功!”

他滿臉冷汗,驚恐地盯著陳閑,仿佛看見世間最可怕的魔頭。

他不明白,陳閑修煉的所有功法,都是從周家的靈寶店裏買的,他為何從沒聽說過,還有一部如此強橫的魔功,能瞬間侵蝕敵人的身軀!

陳閑得到金色靈氣補充,精神一振,“這不是魔功,而是你瞧不上的天賦。你如果不服,就再來試試,正好你還有一隻手!”

他有些遺憾,可惜讓周升升跑了,否則把這位公子哥擒下,就能跟周老爺談一談,免去父親欠下的債,這樣遠比說書省事。

李虎聽到這番誅心之語,肝膽欲裂,再不敢爭辯半個字。

陳閑若想殺他,再釋放恐怖金光,他不僅毫無抵抗之力,還將死無全屍,如何敢嘴硬?

陳閑懶得跟這種鷹犬計較,朝觀眾們抱拳,凜然道:“諸位都看見了,並非我心狠手辣,而是周家主仆欺人太甚,當眾欺辱我,我才不得不出手自保!”

開天珠的威力太大,吃人不吐骨頭,他擔心把觀眾們嚇怕,真以為自己是修煉邪功的大魔頭。

眾人紛紛稱是。

此事的是非黑白,有目共睹,他們見陳閑寵辱不驚,淡定自若,談吐之間頗有名士風度,不僅沒有猜疑畏懼,心中的景仰之情反而更濃厚了。

天縱奇才,真令人豔羨啊!

陳閑又轉過身,看向徐鳳年那邊。

見他一掌廢掉李虎一臂,那三名隨從已然恐懼,停止圍攻。他們戰戰兢兢,拉起重傷的李虎,狼狽地逃向街尾。

徐鳳年正想追擊,被陳閑叫住,“徐兄,不用追了,取他們的狗命也沒意思!”

敲山震虎遠比趕盡殺絕更有用。

他現在還不清楚,周家這潭水究竟有多深,是否藏著大修行者。把傷口詭異的李虎放回去,讓對方看不透虛實,驚疑不定,這樣他們父子會更安全,能爭取到更多時間。

他什麽都不缺,隻缺時間。

徐鳳年回到他麵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感慨道:“我總算明白,你剛才為什麽打斷我,要親自解決這場麻煩了……”

“啊?為什麽?”

“原來是怕我搶走風頭,你沒法當眾施展絕學啊!”

如果這世間有“裝逼”這個詞,徐鳳年此時一定會脫口而出。

陳閑哭笑不得,“你想多了,我對……出風頭不感興趣!今天多虧你拔刀相助,幫我拖住三個敵人,不然,局麵可能會很棘手!”

他很欣賞徐鳳年的豪俠性格,即使沒有之前的巨額打賞,也願意跟此人交朋友。以後如果有機會,他不是不可以給徐鳳年說一說、另一個徐鳳年的故事……

“我信了你的邪!”

徐鳳年瞪他一眼,臉上帶著笑意,“你剛才那一掌,似乎是佛門功法吧?就算是快破境的我,也難以抵擋它,多收拾幾個蟊賊,還不是隨便揮揮手的事?”

陳閑不置可否,從這話裏聯想到更深的層次。

發金光的就是佛法嗎?這麽說,或許我真的可以練一門佛法,當作明麵上的幌子,這樣誰都看不透我真正的底牌了……

這時候,陳敬梓從屋裏走出來,振聲道:“多謝諸位朋友來捧場!犬子今天累了,還是早些散場,請明天再來吧!”

說罷,他深深看陳閑一眼,又走回屋裏。

陳閑心頭微凜,知道父親這麽做,肯定另有用意,於是向觀眾們道別,開始收拾攤子。

徐鳳年意猶未盡,走過來說道:“別當我是揮金如土的傻子!我猜得出來,你不閉門修行,肯拋頭露麵說書,應該是有難言之隱。如果手頭緊,我可以借你一點!”

陳閑手頭動作一僵,抬頭看向徐鳳年。

徐鳳年怕他誤會,急忙補充道:“別害怕,我不收你利息!隻求你日後飛黃騰達了,還記得當年在天坑鎮,曾經有一個姓徐的兄弟,很欣賞你這個人,這就足夠了!”

陳閑無言以對。

這話說得太有水平了!

姓徐的是在走心,還是看出了我的無敵光環?

在他精神恍惚的時候,徐鳳年揚長而去,沒有等待他的回答。

他收拾完東西,來到後院。

陳敬梓端坐在石桌前,神情嚴峻,如臨大敵。

陳閑坐到對麵,察覺出不對勁,問道:“爹,我今天做得不對嗎?”

陳敬梓搖了搖頭,摩挲著指節,眼神複雜,“不,他們當眾欺辱你,你出手自衛,沒什麽不對。但麻煩的是,周家的威嚴掃地,絕不會善罷甘休,更大的危機還在後麵!”

陳閑兩世為人,明白其中的利害,問道:“周家最強的高手是誰?”

陳敬梓不假思索,“家主,周大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