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無心插柳
loading...
父子倆帶著起床氣,打開店門後,同時瞪大了眼。

謔~~~

門前街上,此時人頭攢動,正是昨天聽書的那群人。徐公子、張寡婦、陳平平……都是熟麵孔,幾乎全部到齊了!

瑟瑟寒風中,他們又聚集在一起,彼此打招呼,像趕集一樣,很是熱鬧。

“日頭打西邊出來了?老王竟然沒睡懶覺!”

“廢話!蕭炎殺上雲嵐宗,要幹那小娘們兒,老子能睡得著?”

“哈哈哈……看大家的黑眼圈,應該都沒睡好吧!”

“麻煩把好字去掉!不是沒睡好,是壓根沒睡!”

正如這人所說,陳閑昨天的神斷章,可把眾人給坑苦了。

他們回家以後,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腦子裏想的全是鬥破劇情,都在幻想蕭炎如何大殺四方,一雪前恥。

這一宿跟打了雞血似的,能睡得著才怪!

天光初亮,他們就不約而同地來陳閑家砸門,生怕錯過精彩的大高潮。畢竟,這是聽書,跟看書不同,一旦錯過了,就隻能頓足捶胸,等陳閑下次重說了。

陳閑看在眼裏,哭笑不得。

看這些人的狀態,明明徹夜未眠,臉上透著疲憊,但他們的眼神裏,卻都流露出旺盛的活力,躍躍欲試,顯得很亢奮。

這跟他前世通宵看書的情形,簡直一樣一樣的!

毫無疑問,從昨天開始,這群人就已經成為他的書迷,並且是鐵杆書迷,不然,能幹出來堵門催更這種事?

追個書不容易啊……

站在台階上,他整了整衣襟,無奈地道:“諸位想聽書的心情,我能理解,但現在就來,是不是太早了點?”

網文界有寄刀片的梗,調侃書友催更狂熱,但跟眼前這副堵門的陣勢相比,差得有點遠。

張寡婦聞言,叉起小蠻腰,潑辣十足,“害我們一宿沒睡,你還想睡安穩覺?沒門!”

隔壁老王跟著附和,“對!昨天被你小子陰了一道,今天我們就堵在門口聽,看你能跑到哪兒去!”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如此一來,斷完更就跑的招數不好使了。

“兄弟!”徐鳳年從人群裏擠出來,大手一揮,姿態豪邁,“你隻管賣力說書,想要什麽就直說,本公子不差錢!”

陳閑接住扔過來的錢袋,隨手一掂量,臉上的困意頃刻蕩然無存。

“得嘞!”

昨晚酒後,他跟老爹一打聽,才知道這位徐公子家裏,是天坑鎮的百年望族,樹大根深,的確不差錢。

但是,最令他感興趣的,並非徐家背景,而是徐鳳年的名字。

這特麽就巧了!

如果這位公子能再大方點,打賞幾千兩,他甚至不介意來個私人訂製,直接讓“徐鳳年”當主角,說它一部《雪中悍刀行》!

他將錢袋揣進袖裏,抱拳答謝,“公子打賞不少,今天不能再讓你幹站著,我這就去搬張椅子!”

不怪他勢利眼,徐鳳年花重金打賞,成為新書大盟,讓人家享受vip待遇,弄個盟主寶座,不過分吧?

至於其他人嘛,他可以考慮再加座……

這麽赤裸裸的暗示,眾人豈會聽不懂,紛紛說道:“打賞的事好說!我們自帶馬紮兒,用不著椅子,來點茶水就行!”

書還沒開始說,他們便競相掏錢,搶占前排。

陳敬梓站在門口,看著這一幕,心情複雜。

有生之年,他還是頭一次看到這麽多人搶著送錢,為了聽書,甚至連覺都顧不上睡。

老子畢生都達不到的成就,兒子輕輕鬆鬆就做到了。生子如此,他應該驕傲才對!

他收起思緒,回屋燒水沏茶,用行動表達對陳閑的支持。

陳閑將書桌搬到門口的台階上,布置妥當,現在不用再嘩眾取寵,可以有模有樣地說書了。

他清了清嗓子,一拍驚堂木。

人群立即安靜下來,鴉雀無聲。

“上回書說到……”

這大概是這世界上開始最早的一場書。

旭日東升,陳閑沐浴在晨光裏,顯得更加朝氣蓬勃,鬥誌昂揚。這種美好狀態,是他前世好多年裏都不曾有過的,也是他穿越後邁出的重要一步。

鹹魚在悄然成長。

不知不覺,一個時辰過去。

前來聽書的人越來越多,他們先去海晏樓撲了個空,又調頭找到這裏。

一夜之間,陳閑說書的消息甚囂塵上,全鎮老少都聽說了,他不僅會說新段子,而且說得非常精彩,令人欲罷不能。

獵奇心驅使著他們,想親自來驗證一下,看這個叫《鬥破蒼穹》的新書,是否真的精彩絕倫。

觀眾隊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壯大。

書鋪前的場麵愈發壯觀。

陳閑坐在台階上,能清晰地看見,不同方向出現的眾人朝這邊集結,仿佛整條街,都以自己為中心。被人追捧的滋味,原來是如此美妙。

在這條街……不,在這個鎮上,他就是最靚的仔!

過了一會兒,幾名青年男女有說有笑,結伴而來。

為首的是個少女,容貌明麗,眉眼間靈氣十足。她身材纖長苗條,穿著淡紫色繡袍,極為養眼,無論走到哪裏,都能成為引人矚目的焦點。

身旁的白袍青年賠笑著,露出一副舔狗嘴臉,“薰兒,咱們不是早就約好,今天一起出遊嗎?你怎麽突然變卦了?”

另外幾人見狀,裝模作樣地調侃起來,“周公子,啥時候見你主動約過人?平時那些美女投懷送抱,你都愛搭不理,嘖嘖,薰兒的麵子真大!”

“確實!薰兒小姐,今天風和日麗,正是遊玩的好時候,你別辜負了公子一番美意啊!”

“你們去玩就是!”

名叫柳薰兒的少女往前走,沒有看白袍青年一眼,興奮地道:“聽人家說,閑哥這兩天在街上說書,我要去領略一下,他胸中藏著多少才華!”

說罷,她加快步伐,來到人群後方。

恰在這時,裏麵傳來一道少年嗓音,清脆幹淨,蘊含著難以言說的柔情。

“蕭炎抬起頭,望著亭亭玉立的薰兒,心中泛起埋藏許久的柔情,輕訴道:‘抱歉,讓你等了這麽久……’”

聽到這話,柳薰兒羞澀地低頭,雪白臉頰上暈起一抹潮紅,似不勝涼風的水蓮花,嫵媚動人。

書中女主叫薰兒,而她也叫薰兒,這怎麽會是巧合嘛!

她杏眼含春,低喃道:“閑哥哥,既然你心裏有我,為什麽還要故意矜持呢……”

原來在此之前,她就對陳閑傾慕不已。但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那位宿主本尊對她並不感興趣,一直拒於千裏之外。

今日,陳閑明明隻想說書,卻誤打誤撞,被當成是委婉表露愛意。此刻的他,還在台上說得起勁,根本不可能想到,人群裏有個美女把他當作發情對象,悸動不已。

這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周公子站在旁邊,眼裏隻有柳薰兒一人,將她的神態看得真切,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他妒火中燒,轉頭看向台上的陳閑,拳頭咯咯直響,“敗家的廢物,敢跟我搶女人,那就把你揍得落花流水!”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