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打賞,打賞,打賞
loading...
書歸正傳,陳閑展開《鬥破蒼穹》的劇情後,漸漸融入其中,緊張的狀態得到舒緩,顧盼之間也多了幾分神采。

都說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以前他看文抄公類的小說時,一目十行,書頁翻得飛起,沒太當回事。直到今日身臨其境,麵對觀眾,他才深刻體會到故事跟現實之間的差距。

穿越這碗飯,原來不好混呐!

很快,故事步入第一個高潮,他麵色潮紅,情緒有些激動。

周圍的觀眾更是如臨大敵一般,都屏住呼吸,緊緊盯著他的嘴,仿佛故事裏正被欺辱打壓的是自己,忘記了這是在聽書。

樹下的氣氛愈發沉悶,讓人喘不過氣。

“蕭炎直視著納蘭嫣然,目光裏毫無畏懼之意,話音鏗鏘有力,傲骨錚錚,‘看在你家老爺子的麵上,蕭炎奉勸你一句: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陳閑嗓音清脆,抑揚頓挫,在眾人耳畔回蕩,震撼著他們的心神。

他劍眉垂豎,從馬紮兒上豁然站起,憋在胸中的抑鬱之氣噴薄而出。激動之下,他拔出那根細長的布幡,又狠狠地插回去。

“莫欺少年窮!”

樹下先是一寂,緊接著,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好!”

“真硬氣!”

“幹她丫的!”

觀眾們紛紛喝彩,個個眼眶紅潤,義憤之情溢於言表,都被蕭炎威武不屈的氣概所感染。少年壯誌不可欺,這一波爆發輸出,令他們酣暢淋漓。

一盞茶工夫,他們愛上了《鬥破蒼穹》。

他們感到慶幸,幸虧今天起得早,跟著這小家夥過來瞧瞧,不然就錯過了這麽豪氣衝雲的好故事。

江山代有才人出,後生可畏啊!

期間有不少人路過此地,看到這副熱鬧景象,都忍不住駐足,打聽議論起來。

“老兄,那邊怎麽那麽多人?還鼓掌?”

“好像有人在說書……”

“哼,沒見過世麵的樣子!我倒要聽聽,又在說哪個老掉牙的段子!”

他們陸續加入觀眾隊伍,都抱著同樣的好奇心,想看看陳閑到底有啥魅力,能讓大家在這大冷天的,站到街上不回家。

像滾雪球一樣,樹下從最開始的十幾人,逐漸擴張成三四十號人,規模越來越龐大。裏三層外三層,圍得滿滿當當。

鬥破蒼穹的大世麵,他們還真沒見過!

在如潮的掌聲中,陳閑深吸一口氣,臉上流露著自信的笑容。跨出最難的一步後,他沒有察覺到,自己渾身的氣質都不一樣了。

“被觀眾認可,感覺原來這麽爽?比當年自己看書時爽多了!早知道是這樣,我肯定也出道寫網文!”

他心裏樂開了花,手裏端著一麵銅盤,走到觀眾們麵前。

“諸位父老鄉親,小子出來說書不容易,還請各位賞臉,隨便給點潤嗓子的茶錢!更精彩的還在後麵,稍後就會奉上!”

他絲毫沒忘記,自己是來賣藝賺錢,而非下鄉慰問義演。

按網文界的套路,往往卡在高潮前上架收費,斷章越狠,收入越高。他直到說完一段高潮才討賞,讓大家聽個痛快,堪稱良心作者。

老話說得好,沒有君子不養藝人,這要是還舍不得打賞,繼續白嫖,大家的良心不會痛麽?

聽完他謙和而真誠的討賞,前排有個衣衫華麗的青年立即把手伸進袖裏,掏錢的動作既優雅又帥氣。

“技術活兒,當賞!”

清脆的當啷聲響起,陳閑定眼一看,隻見銅盤上放著兩錠白花花的銀子,他頓時笑得眼眯成縫兒。

二十兩銀子,這是開門紅啊!

如果用購買力做參考,本地的一兩銀子,相當於地球上的一百元軟妹幣,二十兩就是兩千塊。

換成某點網站的話,等於這位公子一下子打賞兩個盟主。純新人發書當天就得到倆盟主,那是相當有排麵!

陳閑早上出門時還想,今天能賺一二十兩,就開業大吉了。沒想到,光靠這位公子,就幫他完成目標,要是這麽順利,何愁還不上債!

他頷首致意,答謝道:“不愧是公子,果然豪爽!就衝這份豪爽,我今天多說一個時辰,讓你聽個痛快!”

打賞是一種富有修養和氣質的行為,這個必須得點讚加精,並且為公子加更。

名叫徐鳳年的公子聞言,哈哈大笑,得意之情無以複加,“陳兄高才,不愧是書香門第!你這麽有誠意,我再不加點,就顯得摳門了!”

說罷,他又往銅盤裏放了一錠銀子。

得意歸得意,徐鳳年挺會做人,商業互吹了一波。被他一帶節奏,大家都慷慨解囊,往銅盤裏放賞錢,或多或少,沒人好意思袖手。

粗略估計,至少得有四十兩!

考慮到陳閑是新人,之前沒有忠實觀眾,這樣的成績堪稱驚豔。如果讓同行看到,怕是會眼紅如血,赤裸裸地羨慕嫉妒。

“多謝多謝,好人一生平安!”

聽著嘩嘩的打賞聲,陳閑滿麵春風,不停道謝。有生之年,他還從沒聽過如此美妙的聲音。

必須要說,這屆觀眾的素質很高啊!

這時候,角落裏有個青年忽然舉起手,高聲道:“閑哥,我雖然窮,沒法跟徐公子比豪闊,但可以幫你叫人來捧場!”

說這話的叫陳平平,是天坑鎮有名的小混混,在年輕一輩裏很有人緣。他以前就跟陳閑關係不錯,論起來,倆人還是遠房表兄弟。

不等陳閑答話,他轉身衝出人群,跑向鎮子另一頭叫人。

正應了那句話:有錢捧個錢場,沒錢捧個人場。陳平平是熱心人,這一言一行,熱情中透著些瘋狂,有點像陳閑前世認識的粉團頭子……

他沒有食言,一邊在街上疾跑,一邊高呼:“快去看啊!海晏樓出大事了!”

這就是他精明的地方,不說清楚什麽事,別人才更好奇,前去吃瓜看熱鬧。至於為啥跑得快,他也想快點回來,繼續聽蕭炎怎樣鬥破蒼穹……

陳閑站在樹下,被觀眾擋住視線,雖看不見陳平平遠去的身影,心裏說不出的感動。

誰說異界到處爭名逐利、爾虞我詐,誰說武道殘酷、弱者如螻蟻?隻要心裏充滿陽光,用平和的眼光看待別人,世間何處沒有善良溫暖的人心?

這樣的日子,其實也挺好。

人間值得。

他收回思緒,幹咳一聲,繼續往下說書,“諸位如此抬愛,小子怎敢不賣力說書?剛才說到……”

話音戛然而止,他的餘光瞥向人群後方時,神色不由僵滯。

我靠,老爹竟然也來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